六年級過小年日記_混世小農民馬小樂全文免費閱讀

第二樂章 莫札特也瘋狂 3 「小四……你跑來這里干么?」蘇愷佑的聲音有點虛弱。
「聽你同學說,你身體不舒服來保健室了,蘇愷佑+喬舒晴=滿滿的謎團,這么有趣的事,當然要來湊熱鬧了。」江少肆側躺在床上,單手支著臉頰,笑得高深莫測,「結果證明:你們兩個真的有鬼,而且鬼很多,其實以前早就認識了吧?」
蘇愷佑睡著般不再說話,喬舒晴默默回到藥柜前面,保健室再度陷入沉靜,江少肆來回掃視著兩人,眼底閃著好奇的微光,一副非挖出兩人祕密不可的模樣。
隔了片刻,護士阿姨吃完午飯回來了,她幫蘇愷佑做了身體評估后,開了病假通知單,由江少肆送他到校門口搭車返家。
傍晚放學,喬舒晴一如往常,獨自走在回家的路上。
來到樂器行門口,或許中午經過保健室的事件,心里已經有所準備了,所以當江少肆大剌剌地攔住她的路時,心里反而不覺得訝異。
既然躲不掉,喬舒晴決定把話攤開:「江少肆,我跟蘇愷佑以前是同班過,但那都過去了,更不關你的事,拜託你不要再挖掘……」
「我又不是要跟妳講這個。」江少肆一臉無辜打斷她的話,從書包里掏出一個保鮮盒,打開盒蓋遞給她,「我只是想請妳吃一個餅乾。」
「這是什么暗黑料理?」她低頭看著盒內,里頭裝著一堆破裂的餅乾,全部都烤焦了。
「這是我昨天晚上烤的小餅乾。」他皺眉,微微扁嘴,「妳試吃一個,我想多聽幾個人的意見。」
瞧他若有所求的期盼神情,喬舒晴伸手拿了一小片餅乾試吃,口感又硬又乾還帶著焦味,抬眼對上江少肆的臉,他不知道哪來的自信,竟然一副期待被稱讚的模樣。
「味道怎樣?」他露出討好的燦笑。
「難吃。」
「可是……」
「你同學怎么評語?」
「紀沐恆咬了一口,就說牙齒痛,一直跑給我追,死不肯再吃第二口;后來愷佑吃了三個,結果中午就發燒回家了;其他女生只看了一眼,都說怕胖要減肥……」
「那就是非常難吃!」她毫不留情地吐嘈。
「可是漫畫里不是有那種外表做得難看,可是味道卻非常好……」
「那是漫畫,這是現實,你醒醒吧。」
江少肆一臉受到打擊的表情,右手壓著胸口,轉身趴在樂器行的玻璃墻上,那背影看起來十分凄涼。
喬舒晴有點于心不忍,想了想又說:「你的奶油加太少,麵糰過度攪拌產生了筋性,烤起來才會失敗。」
「原來是這樣!」他恍然地大叫,突然轉身,就像男生間的打鬧一樣,朝她的后背拍了一掌。
喬舒晴腳步一個踉蹌,差點被他拍得跌倒,江少肆趕緊環住她的肩膀,穩住她的腳步,略帶歉意說:「抱歉!我今天一直被同學吐嘈,難得聽到一個有用的建議,真的很開心,謝謝妳!」
「不客氣……」她近距離凝視他的笑臉,感覺耳根莫名一熱,趕緊推開他的手,「我要回家了。」
「明天見!」江少肆側頭看著她,脣角又勾起一抹壞笑,「對了!中午在保健室外面,病床離門口太遠了,我聽不到妳和愷佑的悄悄話,放心好了!我不會去挖掘妳的過去,因為……」
「因為什么?」她疑惑著。
「因為妳不是我的誰。」
「誰?」
「就女朋友啊。」
「……」
「如果妳是我的女朋友,那就不是這種程度了,我會用力挖掘妳的過去,就算是妳包著尿布的照片,我都會想要看一眼;所以啦,妳不用擔心我會對妳調查什么,不過……若是妳主動跟我坦白,就像剛才那樣,我也沒辦法拒絕聽吧。」
喬舒晴心里一陣震驚,原來是她太沉不住氣了,才會中了他的心理計。
江少肆歛起臉上的笑意,就目前知道的線索開始分析:「我曾經聽黃姿伶說過,妳是國二轉進她的國中,剛才妳又承認和蘇愷佑同班過,這就代表妳在轉學前,跟愷佑是讀同一所國中,是國一的同班同學,對吧?」
「……」
「說不定也是國小或幼稚園同學。」
「江少肆,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只是想了解愷佑的過去,如果會牽連到妳的過去,那只能跟妳說聲對不起了。」
「你……真的很討厭!」喬舒晴狠狠瞪他一眼,氣沖沖地扭頭走開。
江少肆的臉上露出勝利微笑,對著樂器行的玻璃墻跨開雙腳,做出彈奏電吉他的姿勢,狂野地甩動一頭紅髮,嘴里還哼著曲子幫忙配樂,毫不理會路人的異樣目光。

第二樂章 莫札特也瘋狂 4 那天過后,江少肆開始闖進喬舒晴寧靜的生活。
下課收作業簿到導師室,喬舒晴獨自走在中庭里,突然一道熟悉聲音從身后傳來。
「喬喬,妳頭上有樹葉。」
喬舒晴下意識伸手摸著頭髮,頭髮上什么都沒有,轉頭冷冷瞪住走在后面的江少肆,他滿臉壞笑指著旁邊一棵大樹說:「頭上真的有樹葉。」
欠扁!
體育課坐在樹下休息,喬舒晴習慣把頭髮綁成長馬尾,防止運動時頭髮散亂,坐著坐著,突然感覺馬尾被輕輕扯動一下,轉頭一瞧,江少肆單手托腮蹲在后面,另一只手拉著她的馬尾在研究。
「喬喬,根據調查,百分之七十的男生都喜歡女生綁馬尾。」
喬舒晴無言了一下,馬上抽掉髮圈,把長髮整個放下來。
江少肆起身抿脣一笑:「我是另外的百分之三十。」
好煩!
就算走在校園里,隔著很遠的距離,江少肆都會故意和她揮手打招呼,像在刷存在感,喬舒晴總是冷冷撇頭,當他是透明人。
江少肆瞧她不理人的模樣,反而覺得有趣,總是笑得特別開懷,這讓喬舒晴每天上課,除了被傅明哲鍥而不捨借筆記抄作業外,又多了一個苦惱。
由于熱音社的社員放學后經常要留校練團,黃姿伶和傅明哲自開學以來,兩人都是同進同出,因此漸漸有風聲傳出來,說傅明哲喜歡她。
實際看到兩人在班上的相處,傅明哲總是不斷獻殷勤,主動幫黃姿伶做班務,而黃姿伶也大方接受他的幫忙,一點都不會客氣,這種相處模式,讓喬舒晴漸漸感到不妙。
根據她國中的了解,黃姿伶喜歡曖昧的感覺,喜歡上她的男生都有點可憐,因為沒有拒絕,總是維持著朋友關係,讓男生對她抱持著期待,想放又放不掉,就像是心靈上的凌遲。
這天清早,喬舒晴剛進到教室,傅明哲一如往常走過來,說道:「我問妳,姿伶跟妳聊天時,有沒有聊到我?」
喬舒晴沒有回話,心想該來的終究躲不掉。
「她都跟妳說什么?對我有什么感覺?」
「這種事,你應該自己問她。」
「笨喔!就是問不出口,而妳是她的好姊妹,我才會想要問妳,如果那么簡單就能問,那我干么要拉下臉問妳?」傅明哲露出一副覺得她很笨的嘴臉。
「感情是個人的隱私,既然你認為我是姿伶的好姊妹,那我就更加不能洩露朋友的隱私。」喬舒晴拒絕回答,因為愛慕者透過好姊妹打探黃姿伶的心意,這種事從國中開始,她已經應付過好幾次了。
「我只是想知道姿伶對我的感覺,妳干么想得那么複雜?」傅明哲被她嚴辭拒絕,臉色更加難看,卻又不肯放棄地解釋,「姿伶讓我摸不透心思,明明開學的時候,她主動跑來找我聊天,看起來好像對我有意思;但是熱音社迎新潑水的時候,我就站在她的旁邊,她卻跑去躲在江少肆的背后,拉著他幫她擋水。」
喬舒晴感覺腦筋抽了一下,有點會意不過來,黃姿伶怎么會找江少肆擋水?
傅明哲繼續說:「熱音社有很多樂團想找姿伶當主唱,她卻遲遲沒有答應,直到上個星期,子威社長公布圣誕音樂大賽的資訊,她馬上跑去找江少肆,問他要不要一起組團參賽,我覺得她根本在等江少肆開口找她組團。」
「江少肆答應了嗎?」
「噗——」傅明哲夸張地噴笑,彷彿聽到什么大笑話,「江少肆都不知道會不會彈吉他咧!因為從開學到現在,社團里沒人看過他彈吉他,只有看到他在玩鍵盤,玩得跟瘋子一樣,社長也隨他胡鬧去。」
喬舒晴心里有些納悶,江少肆到現在都沒有彈過吉他,如果喜歡玩鍵六年級過小年日記_混世小農民馬小樂全文免費閱讀盤,那為什么不直接加入鍵盤組?
「說到子威社長,姿伶最近突然想學爵士鼓,社長放學后都會留下來教她,我覺得她對社長也是別有心機。」
「是嗎?」她心里更加詑異,因為黃姿伶沒提過學鼓的事。
「不信,妳放學后去熱音社看看。」傅明哲惱怒地踢了一下桌腳,語氣里滿是輕蔑,「如果姿伶不喜歡我,那為什么我在幫她做事時,她完全都不拒絕?再說,社長的鼓技又沒有很好,打的比我的樂團鼓手還差,怎么會找他來教?」
「子威學長沒有你說的那么差吧。」喬舒晴聽了有點生氣。
「那是妳不懂,才會覺得他打的好,內行人一聽就知道不行!」
「或許學長的鼓技不是最好的,但是熱音社在學校里的風評很好,他的管理一定占很大的功勞,你只是一個社員,對社長最起碼要表示一點尊重吧!」
「管理社團有什么困難?搞不好我會做得比他好。」
「我不想跟你爭辯,麻煩你離開我的座位。」
「等一下!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他伸手按住她的肩頭。
「不要碰我!」像被燙到似,喬舒晴整個人瑟縮一下,用力揮開他的手。
傅明哲臉上覆著一層怒氣,伸手揉著被她甩疼的手背,語帶譏諷:「喬舒晴,妳真的很死腦筋,就跟以前一樣笨,讓人看了就討厭,想狠狠踩妳一腳。」
喬舒晴的臉色瞬間刷白,腦海里閃過小學六年級時,全班男生排隊欺負自己的景象,小霸王的臉逐漸和傅明哲的臉合而為一。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238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