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男給我添下面 粉嫩的陰部10p

Chapter7 – 噤若寒蟬 (2) 「程小冬。」于寞趴在窗邊,雙眼直盯著我看。
「我要背默寫,別吵。」
「我剛剛被班上女生告白了。」
「還真搶手。」
「那妳還不懂得好好珍惜……」
「我沒要一起搶的意思,叫跟你告白過的人都去看看眼科吧。」說完這句話,郭凈詩正好從我旁邊的走道經過,用一種躺著也中槍的哀怨眼神瞪我。
「可是我只想讓妳搶。」于寞邊對我這么說,邊對郭凈詩微笑點頭。
「于寞。」
「終于愿意了?」
「才不是,我是要叫你不要吵我。」
「我好心痛哦。」
「白癡。」
生日隔天是星期五,于寞像是什么事也沒發生過地來找我聊天,而我也找回跟他斗嘴的節奏。他似乎有意避開畫像的話題,我自然沒機會表達昨天是我生日他卻沒跟我說生日快樂的失落。
有人說,被最愛的人冷漠對待,比被全世界遺忘來得痛。我多么慶幸于寞不是那樣的人,他始終對我溫柔,就算我總是讓他那樣失望……我并不是貪戀戀愛最美好所謂曖昧的部分,而是我沒有勇氣戀愛。
更正確的說法是:就因為對象是于寞,所以我沒有勇氣。
他對我來說太特別了。
「程小冬,明天要不要一起去跨年?」于寞微笑。
「一起?」我心驚了一下,心跳也瞬間加快。
「我們,還有寂和張敏兒。」
我喜歡于寞說「我們」,所以儘管知道最好別去,還是說:「我回家問問,今天晚上再傳訊息給你。」
「好。」于寞說,「可是我們沒有要出去,只是要到我家跟我姑姑吃頓飯然后看電視跨年……這樣可以嗎?」他很認真看著我,大概是在觀察我的表情。
「可以啊,我討厭人擠人。」我說。
加快的心跳不能平復,這一刻,我才明白──這種孤獨的喜歡是會讓心那么痛苦的一件事。
我轉頭朝張敏兒的位置望,沒想到她不在教室。
于寞看出我的疑問,于是出聲:「張敏兒和寂偷偷去約會了,他們有很多話按摩男給我添下面 粉嫩的陰部10p需要說。」
「知道了。」我做了一個深呼吸,心跳逐漸恢復正常,終于可以好好看著于寞了,「謝謝你。」
于寞倒抽一口氣,「程小冬,以后別隨便對我說謝謝,我會嚇到!」
『如果哪天妳能對我說出「謝謝你喜歡我」,到那時候,我才會認真考慮,甚至練習……放棄喜歡妳。』
『妳認真說那句話時,我一定看得出來,因為會覺得心痛。』
我失笑,頓時說不出話,好險上課鐘聲拯救我,我叫于寞快回教室,便繼續低頭念書。
張敏兒遲了五分鐘進教室,好在國文老師還沒來。我看了她一眼,她卻匆匆回到位置,沒有注意到我。
張敏兒看起來很疲憊,臉色不好,讓我不禁亂想:是不是她和于寂又怎么了?
他們的那段感情只有張敏兒投入全部,說的也是,怎么可能不累?我開始擔心,看起來那么堅強,從以前就想要于寂能好好看著她的張敏兒,如果真的有失敗的那一天,她會不會做出什么事?以前是她還沒得到,所以不覺得失去,如果終于得到以后再失去,內心肯定千刀萬剮……
國文老師進教室,我沒機會再胡思亂想,只是當開始默寫時,我的腦袋一片空白。
下課被于寞干擾,上課又擔心張敏兒一大堆,所以這次的國文默寫幾乎寫不出來。我也漸漸了解自己,我是這種,明明自己分心,卻要死拖人家下水的人。
心被掏空了一塊,這是避免不了的,我無法掩飾那份驚恐,無法掩飾因為和于寞在某種程度上越離越遠而失落的心情,甚至每當我想起張敏兒孤單的身影,我都無法確定自己算不算她的朋友……
頓時又陷入低潮。

Chapter7 – 噤若寒蟬 (3) 于寞說看完電視后他姑姑會帶我和張敏兒回家,原本我還有點猶豫,沒想到睡前和媽媽提起時,她沒有考慮就答應讓我去了,她說正好她想和程叔叔出去跨年。我微笑祝福她,也請她替我和程叔叔說聲新年快樂。
「他如果知道了一定會很高興。」回房間前,媽媽這么說。
隔天,我睡到自然醒,起床時媽媽已經不在家,冰箱上的留言紙寫:「和程叔叔約會一天,有什么事就打給媽媽,媽媽就算丟下程叔叔也會立刻回來的。」讓我不禁失笑,在心中默默祝福她和程叔叔能有愉快的一天。
我和于寞他們約下午五點,距離五點還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開始整理家里。因為只有我和媽媽兩個人一起住,所以不用半小時就整理得乾乾凈凈了,看起來賞心悅目。整理完后我進了爸爸的書房,坐在椅子上環顧四周。
只剩我一個人在家,本該寧靜的書房卻突然出現爸爸那因疲憊而沙啞的歌聲。
親親我愛多么希望你會明白 我需要安靜下來 想像未來怎么安排
時間飛快 時間飛快 來不及抹去昨日塵埃
時間它不讓我等待 就這樣迎面而來
我的腦袋一片空白,卻下意識動作──我回到房間拿出很久沒碰的吉他,盡力拍掉上頭的灰塵。
再次推開書房的門,爸爸的歌聲還在,我用這把走音的吉他開始彈起<遠行>。
回想過去曾經黯淡幾許光采 有時候我不知道 這樣決定應不應該
時間飛快 該來的會來 我從來不曾這樣坦白
啊 往日絢爛的夢已不再 我已經累了 我需要離開這舞臺……
我跟著爸爸的歌聲唱,慌恐地發現自己的聲音因哽咽變得沙啞,吉他的聲音也早已變得不好聽,我卻無論如何都停不下來。
「就要離開,雖然我心中有無限傷懷;就要離開,雖然我心中有難言悲哀,明知寂寞叫人難以忍耐,也許一切就此從頭再來。」
我刻意放慢速度,嚴重拖拍讓我的聲音無法和爸爸的重疊,反而像是壞掉的麥克風發出的回音。
就算這一切只是我的幻想,只是我的夢,我也希望它不要那么快就結束。
「雖然不知何時回來,我只盼望你會明白……你會明白,你會明白。」
不知是哪來的怪力,我彈斷了一根弦,而爸爸的歌聲也隨著歌曲結束消失。在偌大的書房里,這樣的安靜是那么寂寞。
我撫摸吉他,又想起媽媽的笑臉。
媽媽,就算妳幸福了,我還是可以繼續想念爸爸的吧?
『我愛妳們。』
不對,應該說,懷念。
改天有空,我想我會把吉他拿去修理,順便買本書回來繼續學習新的曲子,告訴爸爸我還有在練習,而且會越來越好。
這是我懷念爸爸的方式。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248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