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系氏帶著什么悲壯的表情飛奔離開,留在原地的天生目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拆野新書《第九號愛麗絲》試讀

【???】CHAPTER IV. 《盹眠森癒療所》(e)

? ? ? ?

連續處理了幾個噩夢之后,終于結束了今天的工作。

九號已經先行離開,系氏伸了個懶腰回想,類崎今天的表現,不、他最近的表現都比過去來得陰沉許多,不只是陰沉,還心事重重、被毆打出兩圈黑輪、熬夜、心不在焉,甚至還對他怒吼發脾氣。種種表徵讓系氏放不下心,因此決定在類崎下班后偷偷跟蹤他一窺究竟。

『他到底怎么回事,總不會是跟九號學壞了吧?他這樣子好像是從復職之后開始的,啊!難道說,他還在氣我之前誤射他,把他送進醫院的事?唉~怎么這么小心眼呢?』

系氏在自己的置物柜前監視正準備離開的類崎的背影,邊試著同理,若今天換他被自己的搭檔誤射而受重傷送進醫院,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才康復、復職,復職后還被降為沒錢賺的見習獵手……想到就一肚子火!

要是真有人敢讓他吃這種虧,他絕對會回敬無限量供應的子彈吃到飽大餐給對方。

「啊,怎么覺得越來越對不起類崎了啊。」鬼鬼祟祟躲在墻壁后,露出半顆腦袋偷窺類崎的系氏小聲嘀咕,路過的獵手和公司職員們紛紛投以怪異眼光邊繞道而行。

「系氏前輩,你在做什么?」沉穩柔和的中性嗓音傳來,系氏一回頭,就看見許久不見的天生目站在他后方,一臉狐疑地望著他。

「噢,天生目,你已經回來啦。」

「是的,不久前發過短訊給系氏前輩。」

天生目一如往常地謙恭知禮,全身散發大家閨秀的高雅氣質。但卻仍讓系氏感覺到,眼前的天生目與昔日的他有一丁點的不同。過去的天生目溫和卻充滿朝氣,但現在的天生目,卻彷彿被套上了一層無形的枷鎖,沉寂了許多。

系氏立刻就聯想到,或許原因是之前天生目被他和九號發現了真實性別的秘密有關。他不喜歡這種消沉的氣氛,因此坦言問道:「天生目,呃、之前被我們無意間接穿你是男……」

話還沒說完,天生目的手便倏地摀住了系氏的嘴。柔軟溫熱的手心緊貼住系氏呆然半啟的嘴,一股女性的芳郁縈繞在鼻間。

9042

啊啊,上次看到的男體天生目,其實是噩夢的一環吧?系氏一瞬間篤定地這么認為。

「噓,系氏前輩,這件事請你幫我保密,無論如何都不要再提起。」天生目一手摀著系氏的嘴,一手在唇邊豎著食指比出禁聲的手勢。

被壓在那蔥白食指下的水嫩雙唇,就像是拍電視廣告一樣,閃動勾人的晶瑩光澤。

「系氏前輩?」

天生目在系氏眼前擺了擺手,這才讓盯著對方嘴唇的系氏猛然回過神:「咦、呃、嗄?喔喔,我知道,我不會說嘴唇是男的……等等、不對,我在說什么啊!」發覺自己說錯話,這下讓系氏更慌張。

天生目看驚慌失措的系氏,明明在噩夢里時從不曾因懼怕而慌了陣腳,是個呼風喚雨的強勢帽匠,現在卻像個被戲弄的純情少年一樣。

「噗呵、系氏前輩,才一陣子沒見到你,怎么好像變幼稚了。」不知道系氏真實年齡的天生目調笑道。

「變幼稚?你說我?真的假的,沒這回事吧。」系氏相當訝異,過去他謊報年齡橫行獵手界,雖然常被人虧說長相童顏,但卻沒有人會說他「感覺」幼稚。

具修德烈社長所言,他雖然尚未成年,但當背負起獵手的職責時,便與普通獵手無異。說得直白一點,就是連修德烈也認同系氏擔任獵手時,絲毫不輸成年人的可靠氣概,因此才愿意包庇系氏,承擔他其實是個未成年獵手的風險。

見系氏這么驚訝地否認,天生目也趕緊不好意思地搖搖頭收回自己所說的話,并轉移話題問:「對了,系氏前輩,你還沒說你站在這里做什么?你剛剛的動作像是偷窺狂一樣,嚇到好多路人。」

「誰敢說我是偷窺狂,我是在盯緊類崎那家伙……咦!人呢?」這才想到他剛剛還全神貫注監視類崎的一舉一動,中途分神和天生目打個招呼,那小子的人影就從公司里消失了。

「類崎先生嗎?會不是會是已經下班離開了呢。」類崎這個名字天生目時有所聞,那是與系氏搭檔時間最久的白兔,天生目過去還曾因此幾度羨慕類崎。

「大概吧。那家伙最近怪怪的,臉被打成熊貓眼,又時常心不在焉,之前不知從哪借膽來兇我,到現在我都還搞不清楚狀況。」

「哈哈……」天生目苦笑了下,怎么聽起來類崎完全被系氏的狷狂壓得死死的。

系氏自顧自地推判:「我記得他以前好像混得很兇,盡認識些不倫不類的家伙,昨晚才被尋仇什么的。那家伙現在雖然被降級成見習獵手,但好歹也是我的白兔之一,為了預防他半夜又被人尋仇打殘影響工作,我必須要先去好好『了解』一下。」系氏扳折手指,讓指節發出清脆的響聲,嗜戰的灰瞳神采奕奕,看起來根本是樂在其中。

「系氏前輩對搭檔真的很好呢。」看著總是能為同伴豁出去的系氏,天生目就藏不住語調中的羨慕。

系氏聽了后笑道:「不然怎么會叫搭檔。我和天生目你搭檔時,對你也不差吧?」

「當然,我銘記在心。」天生目溫婉地回以微笑,但他突然收起了笑容,悄聲道:「系氏前輩你如今還愿意和我說話、沒有覺得我噁心而避開我,這一點我也感激地銘記在心。」

「喂、喂,別說這種話,覺得天生目你很噁心什么的,你覺得我看起來像是有嗎?」

天生目頓了下,苦笑著搖搖頭:「不,沒有。」

「就是說啊,我夸你漂亮都來不及了。啊,不過不要再用連續技攻擊人了,也不要覺得把人敲昏可以讓對方失憶,你上次那個力道大得簡直是要讓我失智一樣。」

「呵呵。」天生目掩著嘴淺笑,略帶羞怯地說道:「系氏前輩,剛才說你變得幼稚真是不好意思,也謝謝你……說我漂亮。」

漆黑的髮鬢垂落在巧笑倩兮的天生目側臉龐,與白皙無暇的肌膚形成妖豔的對比,再次讓系氏一時望著出神。

「啊、嗯,因為真的很漂亮……不不不對,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我要去追上類崎,天生目我們下次再聊吧!」系氏彷彿大夢初醒般、頓時回過神,猛捏了自己臉頰一把,像是要臉上的癡態給扯下來似的。

「是,那么系氏前輩路上請小心。」天生目朝落荒而逃的系氏微微躬身,并奉上柔和的微笑。

……糟糕,那靦腆的笑容真的很可愛。『給我振作點,天生目是男人啊啊啊!』系氏在心底吶喊,并挫敗悲憤地逃離現場。

見系氏帶著什么悲壯的表情飛奔離開,留在原地的天生目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掏了掏口袋,拿出了一條垂著小顆玉石的吊飾。

「糟了,沒來得及把這個交給系氏前輩,下次一定得記得才行。」天生目將吊飾緊緊的握在手中,鄭重地提醒自己。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