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獵人(16) 鄉野美色小說完結版

第12章 總裁特助換人當(3/4) 「啊?」分手又再回來……難保這個女人不是看上他現在的成就,所以要求復合;可這句話輪不到她說,因為她沒見過湛宸風的前女友,不知道她的為人,沒資格做任何評論。
「直到半年前,偶然的機會下我才知道她現在身邊有另一個男伴,跟當初那一個是不同人……應該說她來找我時并沒有跟男人分手,她是因為金錢困難而找上我,我給她的一切資源都被她拿去接濟那個男人。」
安之妍低頭喝著咖啡,心里直為他的遭遇惋惜……唉,是男人也會遇人不淑啊!
「被她傷害過一次本以為可以坦然面對,誰知道她居然跟我說不能斷了對她男人的金援,因為她已經懷了那個男人的孩子,問我怎么忍心看她一家三口餓死……」湛宸風交疊的雙手終于伸向咖啡杯耳,將苦澀溫潤的褐色液體灌入喉中。
「難道她就忍心這樣欺騙你?你不會現在還繼續援助她吧?」聽到這里她可沉默不下來了,光聽就生氣了何況是當事人?
「基于同情,我給了她一筆錢,避免往后的糾纏,我讓她簽了切結書,請我助理把她送到遙遠的地方去。在那之后,我也就去了緬甸。」
「原來你去緬甸有一半原因是去療傷的。」她男朋友人也太好了,她得看好他了。
「這下妳知道我的感情路上不是一帆風順,還愚蠢地給同一個女人騙了兩次。」說完他自嘲地笑了一下,但在安之妍眼里卻是無比的傷痛。
她也給人劈腿過,她懂那種無能為力、無以挽回的難受感覺。
安之妍伸出柔細的手捧住了湛宸風一邊的臉頰,憐惜地看著他受傷的眼,輕聲說道:
「我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
他把臉頰更往安之妍的手上靠,難得露出脆弱一面,說:
「我知道。」我知道妳不會,我相信妳……「不管發生什么事情,我都相信妳。」
「知道就收起你那憂郁小生的模樣,我們走吧?」安之妍狠心地把手抽離,恢復她平常的嬉笑模樣。「大總裁,你剛剛是不是點了五杯咖啡?我們不是兩個人嗎?服務員也只送了兩杯來而已,剩下三杯呢?你請服務員喝啊?」
「那是待用咖啡(suspended coffee),意思是寄存咖啡在這家店里,給沒錢喝咖啡的街友在夜晚暖身用的。」他牽著安之妍,滿足感將前女友帶給他的陰霾一掃而空。
「你這么有愛心啊,呵呵。」他真的是富二代嗎?富二代哪會有這些親民思想?
「好了,解決了妳的疑問,我們去找公牛。」
「啊?找公牛?」安之妍被他拉著走,心里卻完全沒譜。
「看到那里聚集一堆觀光客沒有,大家都是來找公牛許愿的。」湛宸風把她護在自己胸前,看著觀光客的嘻笑玩耍。「公牛的重點部位有個凹洞,用后腳跟踩著凹洞轉三圈,一邊默念愿望,可以實現。」
「這么浪漫?那你先示範給我看,我再試試。」安之妍把他推向人群中間,大伙看到突然來了一人高馬大的英挺男子,配合地將機會讓給他。
「妳這家伙!」湛宸風也把她扯了過來,從背后把她牢牢抱住。「想讓我一個人丟臉,門都沒有。」
說完,湛宸風后腳跟踩著凹洞,雙手環抱住安之妍的腰肢轉了三圈;因為離心力而雙腳騰空的安之妍,正哈哈大笑著。
「快許愿,小姑娘。」
「我希望、我希望我們一直這樣在一起。」安之妍邊笑邊說,歡樂的氣氛和銀鈴般的笑聲感染了圍觀的旅客,儘管他們聽不懂安之妍在說什么。
湛宸風也笑了,停下了旋轉的腳手卻更加收緊,把安之妍困在他胸膛前那一方小天地,低聲在她耳邊說:
「女孩,許愿是在心里默念,妳不知道嗎?」
「總裁,我說的是你的愿望,你不知道嗎?」想看她出糗再過一百年吧,哈哈哈!
湛宸風從背后擁抱著她,柔情似水地對她說:
「陪我一起走過冬雪初夏,一起走過似水年華,好嗎?」
安之妍轉過身來貼在他的胸膛上、聽著那沉穩有力的心跳聲,回抱住他的腰際,笑得好甜好甜:
「我們一起走,說好了喔!」
他笑了,他的計畫雖然中間出了點差錯,但終究是他要的結果。

十月,是米蘭的雨季,每下一次雨氣溫就更降低一些,漸漸地就要進入冬季了。米蘭的冷是乾的,不如臺北的濕冷;米蘭的零度,不比臺北一個冷氣團南下叫人難受。除了綿綿細雨讓人煩悶之外,安之妍在這個城市可說是相當適應。
米蘭時裝周落幕了一些日子,湛宸風也正式回到工作崗位,城市獵人(16) 鄉野美色小說完結版好手好腳依舊帥氣的他讓紛紛擾擾了一個多月的流言不攻自破。
集團上下面對新一季的開始,人事任用也招募了新血。新聘人員的儀式完全是為了安之妍而辦,因為她不希望聽到總裁循私進用的流言蜚語。人事高階主管都知道內情為何,但為了掩人耳目只好開了兩個缺額。
多蘿西坐在面試等候椅上,正滿心愉悅地感激上帝給她這大好機會,剛到米蘭的日子她每天都發愁應該要怎么進去GVGF集團才好,現在給她看到人事聘用的消息,當然二話不說立馬投履歷去了。
能進到奢侈品集團里工作是每個義大利女孩的夢想,人事部收到的履歷就等同于冬天的雪花般夸張,經過整整一星期才挑選出符合面試資格的人員。
「不知道用人的標準是什么呢?」多蘿西看著眼前猶如時尚舞臺的走廊,每個等個面試的女人就都像是品牌的代言人,無不把最好的服裝和配件都戴在身上。
她左顧右盼,看到一個非常顯眼的亞洲女子。
「妳好,我是多蘿西,多蘿西?范堤。」她友善地上前同她打招呼,唯一的亞洲女子安之妍也抬起眼來看她。「妳是混血兒嗎?」
「不,我是旅居義大利的亞洲人。」安之妍知道她一定很好奇為什么一位亞洲女子可以坐在這里與她們公平競爭,她自然想好了一套說詞。「范堤小姐,幸會。」
「叫我多蘿西就好。」多蘿西莞爾一笑,繼續說:「我是荷蘭人,跟妳一樣都是外國人,妳會說義大利文嗎?聽說義大利人很不屑講英文呢!我惡補了兩個月還是很破,哈。這集團真是選才無國界呢!」
「我也補習了很久,還在適應當中。」安之妍的義大利文老師當然是湛宸風,從最基本的日常生活用語學起,再加上天然環境使然,她現在普通的溝通是沒有問題的。「可能這種大集團會需要很多不同國籍的人,處理事情也方便。」
「我們可真像,呵呵。」
安之妍感覺到她的言語和表情里沒有參雜任何其他情緒,也就放心與她交談。但是她絕對不會說出,這次招聘是湛宸風特地為了她而辦的,多收一個人也只是避免她遭受非議而已。
看多蘿西……不,看這里所有的女孩那期盼的樣子,她就覺得有一點良心不安,因為她是內定人選。
剩下一個名額會招誰呢?

第12章 總裁特助換人當(4/4) 她知道湛宸風不喜歡花枝招展的女人,不喜歡把辦公場所弄得像星光大道一樣,可是面試的是人事經理,誰知道經理的品味怎么樣呢?如果他夠聰明的話就不會找一個大花瓶擺著。
她不知道集團對外是開了什么職位的缺額,因為她根本就不關心這件事情……湛宸風只是想把她招進來做他的秘書,所以她的職位一定是總裁秘書,其他人她也就不管了。
「怎么稱呼妳呀?」
「貝拉?安。」貝拉是湛宸風給她起的義大利名,他大總裁說貝拉(Bella)在義大利語中是「漂亮女人」的意思,見他這么有心,她欣然接受啰。
「好秀氣的名字,跟妳的人一樣。」多蘿西笑著,友善地伸出手來。「希望妳面試順利,我也是。」
安之妍也伸出手來與她示好,真心希望這個可愛的女孩可以是她的同期同事。
經過了一整個上午密集的面試,結果會統一在下午公布,中場休息時分集團內部的餐廳因為多了這些新人而熱鬧非凡。
「貝拉。」多蘿西端著餐盤跑到安之妍身邊去,笑盈盈地說:「我可以坐在妳旁邊嗎?我就認識妳一個熟人。」
「請吧!」她替多蘿西拉開了座椅,等她入坐再開動。
「公司提供的伙食真的超好的,真不愧是大集團耶!」多蘿西兩眼發亮地看著餐盤里的食物,也看著安之妍的餐盤。「妳怎么吃得這么清淡?不吃好一點下午可沒有多余的體力接受結果呢!」
「我之前動過刀,現在還不能吃重口味的東西。」若是給湛宸風發現了回家肯定要被罵臭頭,還是乖一點的好。
她現在可是在湛宸風的地盤上活動,誰知道他總裁是不是在哪個墻壁上裝了眼睛,盯著她的一舉一動。
可是都過了這么久,她好想吃炸雞排或是披薩什么的,義大利不是披薩很有名嗎?大總裁都不準她吃,唉唉。
「你們亞洲女子都是看起來我見猶憐的嗎?妳看我就一付北方鄉村姑娘的樣子,有一頭的紅鬈髮再梳個麻花辮,根本就是安妮了。」
「這公司不就專門經營有民族風的品牌嗎?妳跟我不正好符合品牌形象。」安之妍笑笑,心里還多加了一句:總裁也是個有緬甸漁夫味的型男,哈。
「喔……我真的好緊張,如果我沒有通過面試我就慘了。」多蘿西想起澤蘭交代她的任務,進不了集團里面她怎么有那機會跟斯拉維總裁說教呢,又怎么能還給澤蘭姐一個清白。
她一定要進集團,接近斯拉維總裁,告訴他地下戀情最辛苦、也最可憐了,還是趕緊給澤蘭姐一個位分吧!
「為什么?妳現在是待業中嗎?」剛剛她說她是荷蘭人,荷蘭人離鄉背井到義大利來謀生,真是辛苦。
「啊……待?對啊,我從畢業之后就一直待業中,找工作好久了,如果這份工作再給刷下來我就真的走投無路了。」多蘿西差點露出馬腳,希望安之妍沒有看出她生硬的轉折。
她怎么能沒見到斯拉維總裁一面就打道回安特衛普?沒把澤蘭姐的心意帶到,她是不會走的。
雖然說名義上她是來幫澤蘭姐完成心愿,可她也有私心,想見見這位行事低調又神祕總裁生成什么模樣,能讓澤蘭姐都傾心的男人一定是氣宇軒昂、不可一世又多才多藝的吧!
「真的啊?那祝妳好運啰!」
「妳也是啊,最好我們可以一起當同事,呵呵。」多蘿西天真地笑著。
安之妍看著多蘿西的笑容,感覺到她很努力想要得到這份工作,而她卻是內定人選……這是第一次她體會到內定沒有優越感,反而是愧疚,對那些在浮沉人生里努力掙扎的勇士的愧疚。
下午她和多蘿西以及所有來應徵的美麗女孩一同在面試廳外等候結果,時間一到,人事主管準時出現在眾人面前,手里的名單好像是印著奧斯卡最佳女主角人選般珍貴。
「貝拉?安。」一張進入GVGF集團的門票給了她。
「恭喜妳。」多蘿西真心誠意地恭賀她的「幸運」。
「多蘿西?范堤。」
當人事經理一唸到她的名字時,多蘿西高舉著雙手叫嚷起來,好像她中了最高金額的彩券一般瘋狂。
「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我有交代了!」
安之妍感染了她的喜悅,跟著笑瞇了眼睛,說道:
「恭喜妳喔!」
兩家歡喜眾家愁,她們兩個的開心反應倒成了其他人的眼中刺,輕者哼聲離開,嚴重者是冷嘲熱諷之后再闊步而去,但是她們兩個一點都不在意。
「把單子拆開,看看妳們的職位是什么,回家準備好之后,明天就開始上班了。」人事經理說完話,便緩步離開現場。
安之妍和多蘿西拆開熱騰騰的通知信一看,反應天壤地別:
「萬歲,我簡直太幸運了!」多蘿西尖叫著,決定今晚一定要去買張樂透。
「咦?」安之妍看著通知書的內容,滿心的疑惑……怎么、她怎么會是產品研發部的職員?到上一秒為止,她都以為自己會在湛宸風身邊工作呢!
難道不是嗎?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275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