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用力用力要到了 兒媳婦啊好充實好漲

第七場(1)   微風徐徐的吹著,輕輕撫過我的皮膚,顫動著我的睫毛,一個讓人心情舒暢的午后暖陽照耀在圖書館桌面上,參考書和自動筆都被照出影子,安靜的躺在實體背后。
寂靜的氣氛仍籠罩整個圖書館。
「這時候再代入最后一個式子。」韓海旭柔和的嗓音輕輕掃動耳膜,帶著輕風的微涼傳來。
「可是這樣不是會有分數嗎?」我專注的盯著課本上的算式,正色的問。
「所以換成代分數求最大整數。」寫出最后的答案,韓海旭有些疲憊的往后靠在椅背上。
「喔。」理解以后,我點點頭將考卷收回,然后照著他的方法在上面演算一次。
他不愧是三年級的第一名,這樣有條有理如此清晰的算法,我還是第一次看見。
「明天段考就看你們數學老師會不會接受而已。」韓海旭補充回答,眼神多了一點疲倦。
「嗯。」我再度點頭,然后沉默不語。
我是不是應該要道謝?
溫釀了很久后,我才將喉嚨間那兩個字硬生生的吐出來:「謝謝。」不過聲音如同螞蟻一般大小。
韓海旭似乎是聽見了,輕輕勾起嘴角,好看的眼眸也形成彎月形,潔白的牙齒在薄唇間顯露,我聽見他柔聲道:「不客氣。」
我看著他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間失了神。
「噹!」這時,下課鐘聲響起,也宣告午休時間結束。
收拾好桌面的東西,我站起身準備離開,身后卻傳來韓海旭喚住我的聲音:「尹婉岑!」
我一愣,轉過身看著窗戶邊陽光下的韓海旭,他的臉龐被陽光襯得柔和。
這還是他的一次叫我的名字。
「燕萱說,她雖然叫顧宇廷考好試才和他出去,不過其實燕萱已經決定好要和他出去了。」韓海旭略帶無奈道,「她想順便約我們出去,不過因為她怕妳還是很討厭她,所以不太敢約妳,請我來幫忙轉話。」他將深邃的眼眸放在我身上。
我看不清他眼里的意思是希望我不要去打擾徐燕萱他們,還是不要讓她失望要我去的意思。
「不要。」我斬釘截鐵的回答,語氣沒有一絲猶豫,「去當一千瓦電燈泡做什么?」
他們那么閃,瞎的會是自己的眼睛。
而且……我去那邊做什么?讓自己感到可悲的嗎?
我看向韓海旭,發現他眼底閃爍著一道不知名的光彩。
「你要去?」我問。
「有何不可?」韓海旭露出一抹微笑,笑中卻帶著極苦澀的味道。
我微愣,看著他一時說不出話來。
「那你好自為之。」過了很久,我挑起眉梢淡淡的回答后,轉身離去,「反正我是不會去的。」離開之前,我再度聲明。
然而……
星期日。
我沉著一張臉,站在人來人往的火車站前,滿胸怒火無處發洩。
「不要擺一張臭臉嘛。」站在我身旁的顧宇廷尷尬的用手肘推推我,乾澀的笑著。
我轉動眼珠子,斜眼打量著他。
今天顧宇廷身穿一件綠色運動外套,搭配一件普通的灰色運動褲,加上再戴一頂黑色的鴨舌帽,讓看起來一身平凡裝扮的他,卻因為他的臉蛋和完美身材比例,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
「哼,要不是你昨晚半夜十二點還在我家陽臺唱《我有一只小毛驢》,吵的害我睡不著,最后為了睡覺我才妥協你,要不然我會來嗎?」我帶著殺意的眼眸瞪向他。
該死,從小到大我根本不怕顧宇廷的種種攻擊,譬如拳打、腳踢,甚至是撒嬌功,對我來說都沒用,但我只怕他一個東西,就是歌聲。我的天啊,那連天空都要塌下來的歌聲,在我六歲那年見識一次后,打死我再也不要聽第二次,誰知道昨天耳朵又被虐待,只能在他的要求下,我答應星期日要來,他才停住歌喉。
「對不起嘛……但是我和徐燕萱是第一次約會,我們都會很尷尬啊……所以才拜託妳和旭來幫我們……」顧宇廷羞澀的搔搔頭,頰上浮現一抹紅暈。
『約會』二字重重敲在我的心頭,我垂下眼眸,隱藏自己的情緒。
所以我們對你們來說算什么?
「對了,尹婉岑,我跟妳說喔!」顧宇廷忽然雀躍萬分的望著我,孩子氣的眼眸染上一層光彩,「今天早上,教練派我當籃球隊隊長耶!我的天啊,這是在作夢嗎?」一排整齊的皓齒隨著笑容漾開。
我怔住,并不是因為顧宇廷當上球隊隊長的意外,而是震驚。
這么突然?那原本的隊長,韓海旭呢?他又是怎么想?
「他們來了!」在我心情雜亂之際,顧宇廷的聲音喚回我的心神。
人群中,有兩抹身影朝我們走來,一個是身穿長袖襯衫,粉色長裙,顯得文靜動人的徐燕萱,一個則是戴著白色鴨舌帽,身穿深藍色運動外套加牛仔褲,顯的酷帥有型的韓海旭,只是這兩個人看起來臉色凝重,似乎剛吵過架。
「氣氛好像不太好。」顧宇廷皺起眉頭,憂心道。
我的目光卻放在韓海旭肩上背著的一個黑色大袋子,似乎是……吉他?
「抱歉,我們來遲了。」徐燕萱露出一抹嬌羞的笑靨,對著顧宇廷微笑道。
「不會。」后者也是羞澀一笑,兩個人看起來就像情侶。
我撇了他們一眼,又看向我面前的韓海旭,他看見我先是一愣,然后開口問:「妳不是說不來?」
「被逼來了。」我瞄了顧宇廷一眼,臉上滿是無奈。
「喔。」韓海旭吶吶回答,不再多談什么。
「你……」我本來想問他籃球隊的事情,后來想到身旁還有另外兩個人,又將這句話吞回去,改口道,「你干麻背一個吉他?」
「剛才去上課完回來。」提到這里,韓海旭有意無意的看了徐燕萱一眼。
我愣住,有些驚訝的問:「你有在學吉他?」
「嗯,國中開始學的。」韓海旭點點頭,不再多說什么。
對話到這里便斷了,我們開始今天的行程。
「情侶一定都要來這種地方嗎?」我看著眼前的游樂園,挑起眉稍低聲呢喃。
「沒辦法啊,我找不到什么好地方可以去了。」顧宇廷在旁邊對我眨眨眼,一臉困惑。
我不喜歡你這樣,為了她讓你費好多心的樣子。
我不再搭理他們,伸手拿走剛買好的入場券問:「幾點集合?」
「婉岑,妳不和我們一起嗎?」徐燕萱略微驚訝的問。
我輕描淡寫的撇了她一眼,小聲道:「不用了。」
「那就十二點在里面的餐廳集合。」韓海旭忽然插話道,堅定的語氣絲毫不在乎我所做的決定。
我將目光轉向他,剛好對上他的視線,在讀到他眼底那抹意思后,我嘲諷似的勾起嘴角,隨后轉身一個人走入游樂園里。
最后,你終究還是不希望我打擾他們,因為你也會害怕我做出什么傷害徐燕萱的事吧?
真是夠了,所有人都在坦護她。
走進游樂園里,我卻是直接走向一旁的咖啡廳,對人聲鼎沸聚集處的游樂設施絲毫不感興趣。
「又不是小孩子。」我低下頭握緊背包帶子,低聲呢喃。
我一點都不想來這種鬼地方。
在走進咖啡店前,我發現門口旁有人在表演,一個身材有些圓潤的男生,鼻梁上頂著一個大大的黑框眼鏡,讓我忽然想起蔡沛涵,他大約是大學生年紀左右,似乎是工讀生,正拿著一把吉他坐在一張椅子上,腳尖還不時墊地打拍子。
他身材臃腫,歌聲更是像他的體型一樣渾厚嘹亮,即使在有些吵雜的人聲中,清晰的嗓音配著清亮的吉他聲,只透過麥克風也能輕易傳達他的歌聲。
他不愛我 牽手的時候太冷清 擁抱的時候不夠靠近
他不愛我 說話的時候不認真 沉默的時候又太用心
我知道他不愛我 他的眼神 說出他的心
我看透了他的心 還有別人逗留的背影
他的回憶清除得不夠乾凈
我看到了他的心 演的全是他和她的電影
他不愛我 儘管如此 他還是贏走了我的心 ──莫文蔚<他不愛我>
(詞:揚立德/曲:陳小霞)
聽到此處,一股鼻酸的感覺涌上心頭,就連胸口也被苦澀堵塞住,無法呼吸。
……
……….
『爸爸,彈吉他給我聽!』年幼的我躺在那時候還活著的母親的懷中,撒嬌般的對身旁拿著吉他的父親說。
『好哇,一、二、三……』父親朝我和藹一笑,然后數著拍子配著清亮的吉他聲張口唱出歌詞,『對面的女孩看過來,看過來,看過來,這里的表演很精彩,請不要假裝對我不理不睬……』
聽到這首歌,身后的母親輕聲笑了。
『還記得我們大學的時候,你半夜忽然跑到女子宿舍門口唱這首歌,然后大喊我的名字,向我告白。』她說。
『是啊,年少輕狂,這種害羞的事也做的出來。』父親羞澀的也跟著笑了。
『不過也是因為這樣,我們才會在一起,并生下岑岑啊。』說著的同時,母親緊緊抱住我一下,用鼻尖在我臉上蹭啊蹭。
『呵呵。』我格格笑著,就連父親也湊過來將我們母女倆抱在一起。
房屋里瀰漫著笑聲和溫暖,我們都沉浸在這幸福中,誰都沒有想過一切會有消失了一天……
……
……….

第七場(2)  忽然,我嚐到臉上滑下的鹹濕味,伸手一抹,這才發現我不知不覺的流下了眼淚,這才胡亂的抹去淚水。
為什么現在還拘泥于那些回不去的事物呢?我應該早就知道,那些東西是不可能回來的。
忽然,一個身影站到我身旁,就這么靜靜的待著。
我抬眼望去,才發現原來是韓海旭。
「你在這里做什么?不是要去陪徐燕萱嗎?」我低著頭問,因為不敢讓他看見我臉上的淚痕。
「當電燈泡還是不太好的。」韓海旭淡淡的回答,眼神卻始終望著前方那個胖胖男生的演出。
「你今天和徐燕萱吵架了?」終于等到情緒平復,我抬起頭問。
「嗯。」韓海旭撇了我一眼,漠然回答,像是在訴說一件不關他的事,「我退出籃球社了。」
「什么?」聽到此處,我不免也感到驚訝,后來才想起顧宇廷跟我說過的事,又道,「是因為你被老師從隊長的位置上換下來的嗎?」語氣平淡,絲毫沒有安慰的意思。
他愣住,轉過頭來望著我:「妳怎么知道?」
「顧宇廷說的。」我對上他的視線。
「他……還有說什么嗎?」韓海旭猶豫的片刻才吶吶問道。
「沒有,他還沒啊用力用力要到了 兒媳婦啊好充實好漲說完你們就來了,不過他看起來很高興。」我朝前方那個已經快進入歌曲末端的歌聲看去,「他應該也沒想到那么突然,是你們老師安排的吧?所以……」所以你不要討厭他,你還沒有資格。
「我知道。」他冷冷的打斷我的話,「我知道妳要說什么。」
我沉默的看著他的側臉,輪廓被陽光照射,線條顯得柔和,但他的表情卻僵硬的像冰塊。
這刻,我們之間的關係又變得像這份沉默一樣尷尬。
「就是那位帥哥了!」胖胖男生在我們談話的時候似乎說了什么,卻在看見韓海旭后,興奮的指著他說。
所有人的視線全都放到我們這邊來。
「什么?」我和韓海旭同時愣住。
「來、來、來,帥哥,我看你也背著吉他,一起來唱吧!」說完的同時,胖胖男生走過來,拉著韓海旭的手往人群中間走,我也跟著被擠進第一排。
「不,我就不用了。」韓海旭有些驚慌的揮揮手說不。
胖胖男生卻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自己手中的吉他塞給韓海旭,手中拿著麥克風喊:「現在這位帥哥要幫我伴奏,即興演出!現在大家用熱烈的掌聲歡迎他!」
身旁的人們依言鼓掌,甚至有的女生拿手機起來偷拍韓海旭,一邊眼冒愛心。
我看著不知所措的韓海旭,心中竟有一點報復的快感。
「你會什么歌?」胖胖的男生把麥克風遠離嘴邊,小聲的問。
「不,我不太會彈……」韓海旭心虛的說謊,便要把手中的吉他還給胖胖男生。
「林俊杰的歌會嗎?」胖胖的男生卻不理會韓海旭的話,說完便拿著麥克風開始唱起來。
記憶它真囂張 路燈把痛點亮
情人一起看過多少次月亮
它在天空看過多少次遺忘
多少心慌
修練愛情的心酸 學會放好以前的渴望
我們那些信仰 要忘記多難
遠距離的欣賞 近距離的迷惘
誰說太陽會找到月亮
別人有的愛 我們不可能模仿
胖胖的男生一開始是清唱的,一邊用眼神打pass給還在猶豫的韓海旭,直到后來,韓海旭硬著頭皮坐在椅子上,熟練的拿起吉他,將手指放好,修長的指尖輕輕撥動琴弦,清亮的吉他聲頓時傳到每個人耳里。
修戀愛情的悲歡 我們這些努力不簡單
快樂練成淚水 是一種勇敢
幾年前的幻想 幾年后的原諒
為一張臉去養一身傷
別講想念我 我會受不了這樣 ──林俊杰<修練愛情>
(詞:易家揚/曲:林俊杰)
我不禁被韓海旭所彈出的琴聲吸引,那種乾凈、清晰、嘹亮,不帶任何一思雜質的聲音,就像澄清的河水涓涓細流般,甚至連琴弦劃開空氣的波動聲,好像也深深傳達入我的心底,讓我整個人徹底沉醉在這吉他聲中。
不可能啊,我應該是很討厭吉他的……
韓海旭邊彈的同時,嘴邊也緩緩浮上一抹微笑,就像那時候我在圖書館看到的,那種發自內心的微笑,讓我再度愣住。
那種笑容,真的是我很少見到的。
直到演奏完畢,韓海旭起身敬禮后,我才回過神來,卻被一群女生擠到后面。
「帥哥,你叫什么名字?」
「帥哥,你好像還是學生吧!吉他彈的好好喔!」
「帥哥,可以給我你的FB嗎?」女生們把韓海旭團團圍住,都是一些年輕的女性。
我站在一旁看著再度窘迫的韓海旭,結結巴巴的拒絕著。
「哈哈……哈哈……」我低著頭,肩膀不停的顫抖,卻還是忍不住輕笑出聲。
他這副狼狽的模樣,真的太少見了。
我為了忍住笑聲,所以一直壓低身子,沒注意到韓海旭的眼神已經放到我身上,嘴邊也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雖然我和韓海旭的感情一直不是很好,就連說算『朋友』都還不行,只能勉強說是『認識的』,但我卻開始覺得,我們之間的僵局好像慢慢化解了,只是隨時還是都有凍結的危機。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281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