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快點啊疼太大了 公交跨坐挺進律動深

第十一場(2)  「反正對于這種人,我們也就不必再這樣低聲下氣的求她了,只是浪費時間而已,走,我們現在就去找顧宇廷。」語末,紀彤梅拉著芷蕾便要離開。
我心一慌,還來不及反應過來,我就已經站起身,阻擋在她們面前。
「不會有希望的,這樣,還要去嗎?」我純粹只是勸說,沒想到在她們心中卻是一個更大的引爆彈。
「尹婉岑,妳真的很過分,不要說的好像妳什么都知道!」芷蕾的眼淚終于不爭氣,劈哩啪啦的落下,大家也隨著這陣騷動,紛紛將目光投向這里,「妳懂什么?妳以為妳和顧宇廷很好就可以這樣胡說八道是不是?妳怎么知道沒有希望?」
我喉嚨一澀,所有的話頓時都梗在喉嚨中,正拼命思考怎么去回應。
不能說顧宇廷和徐燕萱交往的事,那我還能怎么解釋?
「尹婉岑,不要仗著自己和顧宇廷是青梅竹馬的關係,妳怎么就知道顧宇廷不會接受芷蕾?」眾多的問號下,紀彤梅再拋一個問題給我。
我差點沒失笑出來。
對于一個走廊上擦肩而過,福利社不小心相撞過之類的女生,有什么人一定會記在腦海中嗎?
真蠢,這又不是小說,可不可以別這么天真?
「走吧。」紀彤梅生氣的拉過芷蕾,朝門外走去,誰知道就這么剛好撞見不知何時站在門口已久的顧宇廷。
「天啊!」芷蕾不禁尖叫出聲,原本氣紅的臉蛋頓時蒼白難看,水亮的大眼睛更是染上一層霧。
顧宇廷似乎是從頭到尾把我們之間的對話都給聽進耳里了,眼神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看向芷蕾,又不安的看向我。
我冷冷的避開他的視線,要他自己想辦法處理眼前這個狀況。
「正好。」紀彤梅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人,她立刻拉著芷蕾走上前,露出一貫的微笑道,「顧宇廷妳好,這是我朋友,潭芷蕾,她有一封信無論無何都想親手交給你,希望你能收下。」
下課時間,走廊上來來往往的人群恰巧看見這一幕的人,沒有一個不是露出曖昧的笑容,等著看這齣戲的男主角怎么回覆。
潭芷蕾羞澀的垂下頭,唯唯諾諾的將手中緊握著淡藍色信封遞給眼前的顧宇廷,手緊張的不斷顫抖,冒出一層冷汗。
時間像是凝固一樣,所有人都在等待顧宇廷的答案,我看見潭芷蕾緊張的不停嚥下口水,等待時間一分一秒流逝掉。
──「對不起,我不能收。」
僅僅一句話,徹底打碎潭芷蕾心中所有希望,她驚訝的睜大眼眸,手顫抖的愈來愈厲害,垂下的臉龐滑下兩條淚痕,細小的哭泣聲在吵雜的聲音下被埋沒。
這一刻,我終于正眼望向這個勇敢的女孩,不安和焦躁在頃刻間也朝我襲來。
如果,如果我也是這么勇敢……我聽到的,會不會和這句話相同?
我無奈的搖搖頭,壓下心中的難過轉為同情。
「宇廷?」這時,徐燕萱從人群中探出頭來,好奇的走上前,「發生什么事了嗎?」
她的身旁,還跟著韓海旭,他面無表情,對于眼前發生什么事情一點也不感興趣,但我卻感受到他打探的目光。
「沒什么……」顧宇廷說出的最后一個字才剛落地,一個身影忽然地跑到我面前,隨著一陣力道用力推開我。
我吃驚的看著眼前的潭芷蕾,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整個人應聲跌在地上,模樣狼狽萬分。
「尹婉岑!」顧宇廷吃驚的朝我看過來,可是我面前的潭芷蕾已經擋住他的視線。
「都是妳!都是妳的錯!」潭芷蕾不顧旁人目光,邊落下滾燙的淚水,一邊憤怒的朝我大吼,失去了剛才為愛青澀的女孩模樣。
我感到很莫名其妙,忍不住失笑出來,在眾人眼里,卻變成一種諷刺的笑容。
關我什么事?妳告白被拒絕,怎么會關我任何事情?
「妳笑什么!」潭芷蕾用力把手中的情書摔到我臉上,失去控制像個瘋子般怒吼,「都是妳說我會失敗,都是妳烏鴉嘴,為什么一切會演變成妳說的這樣!」
我再度冷笑出聲,滿腔的怒火正在燃燒。
所以現在,怪我啰?
圍觀的人群聚集的愈來愈多,看熱鬧的目光一次又一次掃過我的頭頂,讓我感到非常刺目。
「就是說。」紀彤梅也憤憤的走過來,我從她眼中捕捉到幸災樂禍的光芒,一閃而逝。
──「喂,不會連妳,也喜歡顧宇廷吧?」我聽見她當著眾人的面,直接問出口。
我的臉頓時失去所有血色,原本熊熊燃燒的怒火瞬間被震驚澆熄,驚慌冰冷的在我心頭蔓延開。
韓海旭輕輕皺起眉心,深邃的目光仍靜靜的放在我身上。
顧宇廷被這么一句話也給嚇住了,愣愣的看著紀彤梅,又看著坐在地上久久沒有回話的我。
「原來是這樣,難怪妳要阻止我去告白!原來都是妳!」潭芷蕾見我沒有任何反抗,再度失去控制的大喊。
我被震驚支配身子一會兒后,才強迫自己從地上站起來,背脊倔強的僵直,開啟乾裂無色的嘴唇,冷冷的說道:「我怎么會喜歡他?」這聲音調,輕輕劃開空氣,清晰的傳入在場每一個人的耳里。
聞言,潭芷蕾的身子僵住,紀彤梅也驀然愣住,教室門口的顧宇廷微縮瞳孔,將焦點緊緊鎖在我身上。
「我怎么可能喜歡他?」我拍拍校服,撥去沾上的灰塵,一邊勾起諷刺的嘴角,一股冷意自嘴邊滑過,「我不會喜歡他。」語氣堅定明確,眼神瀰漫著一股很冷、很冷的光芒,像是在極力掩飾些什么。
韓海旭的睫毛顫動了一下,將眼底的光芒瞬間掩去,變回原本黑如深潭,靜如止水的顏色。
被我毫無猶豫的語氣給嚇住的潭芷蕾,望進我冰冷的雙眼里,雙腿一軟,整個人跌坐在地。
「芷蕾?」紀彤梅驚訝的蹲下身,擔憂的在她眼前揮揮手。
「嗚……」潭芷蕾像個得不到糖果的小孩一般,委屈的坐在地上逕自哭了起來。
我撿起落在腳邊的淡藍色信封,望著上面娟秀的字體,眼神閃過一抹痛楚,最后卻只是輕輕放在潭芷蕾的桌上,鎮定且從容的走出教室。
教室外的人群被我身上所散發出的寒意給嚇住,自動讓出一條路給我,這時我剛好和韓海旭迎上目光,他幽黑的眼色里讓人找不出一絲情緒。
而我只是再一次冷冷的勾起嘴角,遠離這喧鬧的人群。
我不敢看顧宇廷,我不敢發現他的情緒,現在我只是需要一個安靜的地方冷靜下來。
不知何時已經緊握的雙手,雙拳內的指甲深深嵌入手心中,印出好幾個象牙月般的印痕,緩緩流出血絲,伴隨著手心中的冷汗,刺痛著我的手掌,然而我卻毫無知覺,只顧著走向前方,眼神迷茫,心臟還在因剛才的騷動不安的急促跳動,好像要蹦出來一樣。
冷汗悄悄滑過臉龐,這時我才發覺膝蓋傳來一陣刺痛感,我停下步伐低頭一看,原來剛才被潭芷蕾這么一推,膝蓋正巧撞上地板,浮現瘀血的現象。
我凝視著那道傷痕許久,然后才挪動腳步朝保健室走去。
「擦個藥冰敷一下就好了。」護理士在幫我上好藥之后,拿出一個小冰袋給我。
「謝謝。」我面無表情的點點頭,接下它。
「那妳先坐在旁邊休息一下吧,我幫妳開證明。」隨著上課鐘聲一打,護理士也轉頭坐回自己的位置。
我沒有應聲,只是眼神空然的望著保健室外的景色,有一種悶悶的感覺緊緊壓在我的心上,逼得我要很用力的呼吸,才可以獲得足夠的氧氣,慌亂的情緒在此刻才在我心中炸開,軟弱和無助化成眼淚掉下來。
我趕緊低下頭,把自己的臉埋在雙臂間,試圖把眼淚全數吞回去,可是我吞下去的,卻只換來更深的苦澀。
當時的我什么都來不及思考,用了自己最擅長的違心話瞞過了所有人,卻瞞不了自己的心。
現在的我,原來連說出自己不喜歡他的謊言,都需要用上全身的力氣。
違心話血淋淋的剖開我心中一層又一層最深處的秘密,而我卻還要假裝鎮定,假裝什么都沒有發生啊快點啊疼太大了 公交跨坐挺進律動深──這真的很累。
窗外的陽光斜斜的照射進來,卻一點也溫暖不了我冰冷的身軀。
『我怎么會喜歡他?』
──妳怎么可能不喜歡他,而且喜歡好久、好久了。

第十一場(3)   風波很快的就平靜下來,并沒有驚動到班導,班上的人似乎也為了減少麻煩,所有人自動封口,沒人敢提起半個字,好像早上的事情完全沒發生一樣,只是一直到放學,一整天下來以畏懼目光不停掃射我的人變多了。
真麻煩。
我嘆口氣,收拾書包準備放學離開,此時班上人群已散,獨自留我一個人在這。
我將眼神放在窗外,呈現火紅色般的橘色夕陽,柔柔灑下溫暖的橙光,蔓延整個校園,操場偶爾傳來球隊練習的練習聲,卻掩蓋不了這片柔和的寧靜。
心中的壓力與煩躁在不知不覺中消退,我也輕輕將嘴角上揚起一個完美的弧度,靜靜享受這得來不易的平靜氣氛,在忙碌的都市生活步調下,感受一個人可以放鬆心情的空間。
「尹婉岑,妳怎么還沒回家啊?」一道和善的女聲打斷我的思緒,我轉頭一看,對上的卻是不懷好意的目光。
「找我嗎?」我緩緩開口,眼神顯得漫不經心。
「對。」紀彤梅朝我微微一笑,移動腳下的步伐向我走來。
我淡淡的望著她,準備看她打算說些什么。
但我隱約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妳……知道這個嗎?」語末,紀彤梅從身后拿出她的手機,滑開螢幕遞到我面前。
我剛瞥見那畫面,雙眼瞳止不住驚訝的微縮,握著書包帶子的手也不自覺收緊,緊閉著雙唇沉默不語,臉頰卻刷上一層蒼白。
那是一張照片,一張顧宇廷和徐燕萱手牽手,在街上游玩的照片,看他們的穿著,正是昨日去游樂園玩的裝扮。
「驚訝嗎?」紀彤梅笑呵呵的看了手機中的照片一眼,「不過我猜……妳應該早就知道了吧。」她冷冷瞥了我一眼。
「妳怎么會有這張照片?」沉靜許久,我才低啞著嗓音開口質問,眼神散發出強烈敵意。
「我也是今天早上才拿到的,是我一個朋友昨天偶然在街上看見這幅畫面,就拍下來給我看了。」紀彤梅晃了晃手中的手機,得意洋洋的回答,「我沒有告訴芷蕾,因為怕她難過。畢竟誰會曉得……原來我們的校花徐燕萱回頭吃嫩草,和一年級的風云人物顧宇廷在交往啊?」她的眼神閃過一抹算計的陰狠。
我的喉嚨在瞬間緊澀,心中微微感到緊張,沉默片刻后我才又開口:「妳想做什么?」
「他們之間的事情既然到現在還沒曝光就表示──」她意味深長的斜睨我一眼,「秘密,總是不希望人家知道的,對吧?」她勾起詭異的笑容,上揚著輕快的尾音問道。
我的睫毛輕顫,將含著冷光的眼眸射向她,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紀彤梅已經不知道被我上剮上幾次了。
她想要把這個消息散撥出去。
「妳要我怎么做?」我的音調有些沙啞難耐,聽得出來我正因隱忍怒氣而微微顫抖。
既然她會來找我,就代表一定有事情要我做。
紀彤梅的嘴角弧度更加上揚半分,似乎是聽到她等待已久的滿意答覆。
「以后只要我說什么,妳照做就好,當然會在有關顧宇廷和徐燕萱的事上面。」她說。
「到什么時候?」我冷聲反問。
「當然是到達成我的目的為止。」紀彤梅得意的抬高下巴,美麗的丹鳳眼閃爍著不屑的光芒。
我的手在頃刻間顫了一下,一股冷意自指尖蔓延開。
「妳喜歡顧宇廷?為什么要這么做?」我問。
「我才不喜歡他,我只是在幫芷蕾。」她正色的回應我,語氣沒有半分虛假。
我還沒有答應,面前的紀彤梅也還在等我的回覆。
我輕輕將視線放在螢幕相片上,凝視照片里的顧宇廷露出陽光般的燦笑,嘴角滿是幸福的溫度,明亮的褐色雙瞳間閃著溫柔的光芒,和相片里的徐燕萱看起來,是那么的甜蜜,那么的開心,那么的令我椎心刺痛。
我閉上雙眼,不愿再去多看。
其實只要我不管,他們之間的麻煩就會因為這張照片一個接一個,源源不絕的來,如果我狠得下心,我也可以毫不在乎。
腦海再一次浮現顧宇廷那張笑容,刺痛我的雙眼,也刺痛我的心。
──即使如此,我也辦不到。
「我答應妳。」睜開雙眼,在安靜到連掉根針也聽得見的寂靜教室中,我聽見自己的聲音緩緩滑過沉重的空氣。
「很好。」紀彤梅滿意的收起收機,朝我伸出手道,「合作愉快。」
我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沒有伸出手去反握,反而逕自拿起書包走向門口,在與她擦肩而過的那瞬間,我用飽含寒意的警告語氣在她耳邊輕語:「最好是說到做到。紀彤梅,這個游戲妳玩不起。」
語末,我的背影颳起一道冷風,輕輕撩起紀彤梅的髮梢,轉身消失在教室門口。
我要保護那張笑容。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281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