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亂情亂睡小說 在車里兩個男人舔我

第十章-1 (小汪和姚小白愛的初體驗 ? ) 接連著幾天汪敏赫既沒去公司、也不去錄音室,就是足不出戶把自己關在琴室里,同住一個屋檐的姚心瑀知道他心里壓力有多大,就算心疼也只能將歎息往肚里嚥。
此時夜已深,樓下房間還隱約傳來音不成節的斷續琴聲,在在都洩漏出琴鍵主人的心情有多焦慮。
盯著樓梯口傳來的微弱光線,姚心瑀輾轉難眠索性從床上爬起身, 光裸著沒穿鞋的腳,她躡足走下樓梯、敲了敲木片后打開,「都這么晚了,敏赫你還不休息嗎?」
遠在天邊、近在咫尺的粉嫩素顏。
眼里眨著無辜晶亮,美麗不可方物,這是天上派來的繆思女神啊。
光是看著這張臉全身彷彿就盈滿了美的靈感,如果能將臉埋在那細緻頸窩邊輕輕廝磨,一定能立刻舒緩情緒讓人安眠吧?
啊嗚~~啊嗚~~~~
小人兒的翩然身影直覺讓汪敏赫聯想到”羊入虎口”四字,他低頭坐在桌前,假裝沒聽見心頭上的大野狼嚎叫,「倒是你這么晚還不睡覺跑下樓干嘛?」
值此心靈枯涸極需撫慰之時,作為身心健康的大男人,渴慕心愛之人溫情撫慰是理所當然吧?
昏黃燈光下氣氛微妙到下一秒就快迸出火花,而小傻瓜到底是真不懂還是裝傻,竟然敢在這時間穿睡衣在男人房間悠轉?
低歛的眼眉跳竄著狼狽的熱情,閃閃爍爍、忽明忽滅,汪敏赫嘴里繃著不尋常的闇啞,低聲嘎道:「沒事就上樓吧。」
「讓我陪你好嗎,我會安靜的。」
「欸,你!」
「我保證嘛!」不明所以的姚心瑀俯身更哀近。
她的粉膚、她的秀髮如此鄰近,散發著比以往更馥郁惑人的獨特馨香,就算聞遍女星香水的嗅覺知識里,他也分辨不出這似春櫻又像甜桃的惑神香氣,究竟是哪款新香?
「不用保證了,快上樓!」
「為什么?」
「因為我不能保證,所以你的保證無效。」他彷彿看見自己頭頂蹦出兩只耳朵、屁股長出毛茸茸的尾巴,嘴里好似還隱約露出閃閃獠牙,「快回房吧,我可不保證如果你繼續待在這會發生什么事!」
「蛤?」
「撲倒,懂吧?」存著恐嚇意味,汪敏赫故意想嚇跑她。
小臉表情微愣,心口涌出一波波說不出的熱辣暖潮,紅潤小嘴掀了閉、閉了又掀,好一會兒還是無法吐出完整句子,「欸,我……」
是她先喜歡汪敏赫的,弄不懂為什么的瘋狂喜歡,說不定從Pub那晚還不知道他真實身份時就已經喜歡上了。
無視安雅的威脅、小鳳的警告,寧愿冒著把他害到悽慘落魄的風險也想厚臉皮留在他身邊,雖然最后敏赫安撫的留下了她,可兩人關係好像除了工作好像也沒什么特別突破,就怕這樣相處下去,戀情會永遠原地踏步……
可現在汪敏赫鄉村亂情亂睡小說 在車里兩個男人舔我說想撲倒她啊!
雖說清純小少女期待被邪惡大野狼撲倒有點丟臉,可是她真的很開心見到汪敏赫為自己動情啊。
「快回房吧。」不懂女兒家幾番流轉的心思,汪敏赫小心從椅上起身拉開兩人距離,重新啟動幾乎凍結的時空。
笨蛋,想撲就直接撲嘛,說出來多尷尬。
姚心瑀在心里嘀咕著,沖動的拉住他遠離自己的衣角,臉上不自覺浮出一層艷麗紅光,「別趕我嘛……」
嗓音很輕柔,卻清楚飄進汪敏赫發燙的耳里。
他胸口微微一震,轉身對視的眼光深幽幽的。
分明警告過你啊,是你自己不逃的,這下發生什么休怪大野狼辣手摧花啊,「姚心瑀,違心的忍耐到此為止!」
下一秒頎長雙臂收攏、挺拔身軀俯近,他緊緊包覆懷中的嬌柔身軀,狂放廝磨著再也不給任何退避空間。
「……敏赫,」火熱氣息像魔霧般輕輕撩騷著粉頰上每一吋細微毛孔,放浪形骸又讓人飄然。
極其眷寵的唇瓣交疊,軟滑靈舌肆無忌憚地滑過唇瓣,探進甜蜜小嘴中勾纏嬉游,汪敏赫溫柔挑逗著她從未被啟發的敏感神經,以不可思議的熱情,一遍遍地品嚐蜜津,勾起身體里那異樣臊熱恣意蔓延。
「唔,」顫慄的電流讓人心悸,姚心瑀眼光迷離、胸口方寸大亂,不由得逸出低吟,雙手舉措無助地攀住結實胸膛。
溫柔呻吟刺激著耳膜,蠱惑著薄弱的理智。
熱情激吻的大動作誤觸電子琴鍵發出無法忽略的清脆警示,恍惚飄遠的理智猛然拉回,在最后一刻險勝了慾望。
唇瓣輕輕貼合著,還捨不得由深吻變淺啄,汪敏赫俊臉因為壓抑慾望而微微發赤,「……數到五,再給你一個逃跑的機會。」
雖然捨不得離開這櫻櫻嫩唇,捨不得離開這溫軟懷抱,可是比起這些,他更怕小女人的感情是一時意亂情迷的沖動。
「別說。」前額相抵、柔軟聲調嚶嚀,姚心瑀輕輕環住他腰際,將那老派理智的身體勾向自己。
心跳這么真實如被雷擊般讓人渾身發顫,長這么大她從沒細想過自己生存意義為何,但這是心里第一次有這般強烈的渴望,迷了就迷了、亂了就亂了,她只是想待在他懷里享受寵愛。
「……小瑀?」
聽見話語中隱含的應允,理智瞬間被炙熱慾望燒成灰燼,言不由衷的唇瓣終于放膽渴慾,深吻上那片櫻紅,汪敏赫一把將嬌軀騰空抱起、讓毫無依靠的長腿攀跨在他結實腰際,絲質滑順的睡衣被撩至大腿上,露出一片誘人雪白。
頭顱埋在白皙頸窩間,她每次急促呼吸、每一下的胸房起伏,他都清楚感受到,健齒輕舔細啃,溫熱電流吮舞過跳動的頸脈、鎖骨,汪敏赫吮吻著抱她滾到床上,頎長身軀覆蓋在嬌軀上,以強健雙腿撐起身體的重量,讓她感受那蓄勢待發的慾望。
「敏赫,」男性反應越來越火熱,出乎意料的大膽作風教人心驚,這時姚心瑀終于后知后覺的慌張起來,她粉臂緊攬著愛人的頭,不自覺想阻止這股讓她焚燒殆盡的熱情。
那張粉嫩臉蛋頰面暈紅、瑰唇水潤微腫,還有她的眼眸迷濛如幻,汪敏赫明白女孩有多生嫩,于是俯下臉耐心地吻起那小嘴,在飽含著濃烈寵愛的帶領下,終于成功轉移了注意力,女孩又化為一攤春雪融化在熱唇里。
修長大指隔著薄薄睡衣貪婪的愛撫著美好起伏、細腰豐臀,肌膚嫩如羊脂,觸感柔軟得不可思議,交纏廝磨的肢體,無端又掀起另一片猛烈慾火,火苗四竄以前所未有的灼人高溫席捲,不斷挑逗著兩人最原始野性渴望、迷惑著即將覺醒的情慾。
姚心瑀不自覺蠕動著弓起身軀,殘余的理智全被感官快感給取代,她已經分不清楚,此刻感受到的究竟是太多還是不足,就怕自己承受不住……
「我會溫柔的……」頸脈劇顫著血液里奔騰的力量,汪敏赫全身肌肉繃得像拉滿的弦,努力克制著沖動,生怕動作太過劇烈會嚇到她。
時間沉吟著神造的古老韻律,濃濁粗喘和嬌喘呻吟交雜,再也分不出來這無法言喻的陌生感受究竟是全然痛苦還是夾雜著歡愉。
過了很久激情悸動的心跳終于達到前所未有的極緻合鳴,兩具疲累的身子互相依偎,終于沉沉睡去……

第十章-2 十二月二十五日圣誕節,一年中屬于年輕族群的熱鬧節慶。
緊鑼密鼓籌備半年之久,終于到了汪敏赫自TNW團體單飛后首張個人專輯的發片記者會。
先藝娛樂為了幫他營造天王氣勢,海派包下五星級威斯頓酒店最豪華的宴會廳,現場掛滿巨幅海報和演藝圈相關人士的祝賀花籃,場面盛大。
臺北精華地段的電視墻,電視臺娛樂記者、場外SNG車連線,無不為這重新復出的壯烈戰役投予高度關注。
「老闆Fighting!」姚心瑀笑容雀躍,幫愛人加油打氣。
「記者會結束后,去后臺等我吧。」他自信一笑,口袋里的手緊握著水藍小盒子。
舞臺上的燈光一暗,粉絲們瘋狂尖叫、聚精會神的等待偶像出場,就怕反應不夠熱烈會辱沒了心目中的敏赫王子。
「啊,敏赫沉潛這大半年,真是讓歌迷們期待到都快心碎了,第一次這么長時間離開TNW,一定很想念團員們吧?」節目一開場,主持人就用很有渲染力的感性嗓調介紹起新專輯創作的心路歷程。
「因為單飛,我才有機會發現自己不足的地方,以前看貝倫打鼓嘻嘻哈哈的,總以為那是再簡單不過的事,直到自己的專輯需要配樂,才發現并不是這么回事,離開大家后做什么都很吃力,心里真的很懷念……」汪敏赫表情誠懇。
「看見敏赫這么孤單,我們真的很心疼,在這么值得慶祝的場合,你一定很希望親口對他們說:『我做到了!』吧?」
「那是當然。」
「……那么,今天在場各位就當一次圣誕老公公,為敏赫完成心愿吧?」功力高深的主持人足足吊起所有人胃口,「感謝先藝娛樂苦心安排,讓我們以熱烈掌聲加尖叫,歡迎TNW!」
主持人話甫說完,現場馬上爆出此起彼落的掌聲和歡呼,現場氣氛達到第一個高潮。
隊長兼主唱鍾炫、BASS手啟基和鼓手貝倫,三個人執著帥氣的手勢和臺下打招呼,幾乎還沒站定,就迫不及待給汪敏赫一個哥們的痛快擁抱。
啟基感謝的拍著他的背,「敏赫,謝謝你!」
「辛苦了,敏赫!」鍾炫帥氣的笑著,
「辛苦了,敏赫哥。」團員里年紀最小的貝倫更是難掩興奮。
「終于捨得回來啦!」眼見心頭大石終于可卸下,汪敏赫向團員們露出可愛小虎牙,笑的燦爛。
姚心瑀感動的看著最后一刻TNW的大合體:汪敏赫為了轉移啟基未成年女友懷孕身影被跟拍,故意和狗仔沖突、甘愿扛下打架沖突責任;而團員們為了敏赫,也愿意中斷排開商演行程和音樂訓練,回來站臺力挺。
大家都很有"義氣"啊。
歌迷掌聲長達數分鐘不墜,直到主持人享受夠崇拜,終于捨得用麥克風拿回場面控制權:「哇,真的感動到讓人起雞皮疙瘩的全員大回歸啊,敏赫一定很慶幸自己有這群好兄弟吧,可是,感動還不止如此喔……」
今天汪敏赫是主秀,而他們則是千里歸來情義相挺的。
隨著主持人故弄玄虛,團員們間露出會心的一笑,除了原本已在臺上的吉他,短短訪談的幾分鐘時間,貝斯、鼓架陸續被工作人員請上臺。
「雖然TNW人在國外,心里可沒有一刻忘記敏赫喔,為了新專輯第一首搖滾主打"Why& Why",團員們可偷偷練了好一陣子呢,現在就請TNW爲敏赫的個人專輯初發表作伴奏吧!」
汪敏赫高舉吉他向臺下致意。
獨特的張狂豐沛嗓音伴隨電吉他,汪敏赫接連唱了三首動感搖滾旋律,僅是專注的彈奏演唱,就將益發成熟的明星風采嶄露無疑。
歌迷們熱烈鼓掌,順利製造出發表會高潮。
看著歌迷們陶醉的表情,先藝團隊中人心中壓力總算減下一半。
「啊,久違的TNW搖滾風格,敏赫真是讓歌迷們期待到都快心碎了啊!過完年的二月十四日情人節,新專輯將在全臺唱片行統一首賣,讓我們共同期待這值得紀念的一刻吧,從現在開始就請各位歌迷朋友們用力預購啦!」
現場歌迷情緒亢奮,看來根本沒注意到發片記者會距離新專輯上市日相隔遙遠的問題啊。
姚心瑀站在場邊遙望著臺上脫胎換骨的汪敏赫和合體的TNW,感覺到自己劇烈跳動的心臟,呼,至少最糟的狀況過去了,從現在開始一切會慢慢好轉的!
「謝謝各位!」汪敏赫淺淺牽起笑容、比出愛的手勢輪流向每一位歌迷致意,舉手投足間洋溢著完美王子的專屬酷帥,將表演作了完美詮釋。
「看來歌迷朋友對主打歌反應很好啊,其他曲目就請各位持續關注新專輯啰,好吧,接下來是記者提問時間,由于時間關係我們只開放三個問題,可能要向在場的記者朋友們說聲抱歉了。」主人人委婉笑著,欽點雀屏中選的暗樁記者。
爲了避免突發太尖銳的問題,記者提問早在事前就經過篩選,而汪敏赫對音樂創作相關的問題暢所欲言、相當流暢,總算順利的回答完三個提問。
只見臺下有一個人,硬是不守規矩,從工作人員手中搶過麥克風:「首先,我代表水果週刊,先祝賀汪敏赫首張個人專輯大賣。接下來想請教,日前社內拍到你和女性友人親密出游的照片,不知可否在現場作個說明?」
臺下歌迷爆出一片窸窣譁然。
天啊,敏赫王子死會了嗎?
到底是哪個幸運兒,搶走了敏赫王子啊,真是忌妒死人了!
「抱歉喔,記者先生,為了怕模糊新專輯發表焦點,我們不接受和專輯無關的提問喔。」主持人臉上難掩尷尬。
雖說唱片公司早就防範狗仔週刊來鬧場,還特別請工作人員盯場,沒想到百密不如一疏,竟在發表會看似順利結尾這時破功。
眼看各家媒體的SNG轉播車就在外面,會場內一舉一動全部將分秒不差傳到電視上,姚心瑀心急的墊起腳尖往人群中看去,想看清到底是誰在鬧場,就在她看見拿麥克風人是誰時,美麗小臉瞬間閃過萬紫千紅。
天啊,
拿著麥克風的那個人,是老白!
心惶惶不安的、有種很不好的預感,老白該不會跟動物園偷拍他們的記者是同一掛的吧?
「關于這個問題,我想還是由最清楚狀況的經紀人代為回答吧?」小鳳泱泱大度地走上舞臺,反正她早和汪敏赫達成共識,將在發片期間不計代價否認到底。
「為什么汪敏赫不親自回答呢?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曖昧內情啊?那我就問的更直接一點好了,本刊記者多次目擊他和同公司助理私務出游,不知道是否屬實呢?」老白說的篤定。
這種被保護過度的偶像歌手,為了維護自己在粉絲心中的神話形象,鐵定會瞎掰胡扯更多謊言,這樣好啊,雙方斗的越臭越兇,就可以趁勢挖出更多內幕,雜誌銷量也會創下新高。
「雖說照片會說話,但刻意經過變造取角的照片也未必可信,我可以保證這段期間敏赫一直專注在音樂創作上沒有任何親密女友,還請各位歌迷朋友給敏赫一些私人自由,不要過度關注了。」小鳳四兩撥千金,鎮定的結束應答。
汪敏赫跟著深深一鞠躬。
雖然不滿意小鳳答案,但此時卻無法反駁什么,就怕自己模擬兩可、既不承認也不否認的態度會傷了小女人的心。
下次新專輯慶功宴,就算小鳳姐再怎么軟硬兼施,他也不會沉默了,他會堂堂正正公開姚心瑀身份,給眾人一個明確交代。
歌迷們聽到著,懸在半空中的心總算稍微安定了些,她們持續鼓掌加油,直到汪敏赫謝幕從臺上離開還不忍停歇。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295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