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大炕在線閱讀 女上男下下吸奶動態

第三樂章 陽光下的深邃陰影 6 紀沐恆右手插在褲袋里,陪著方芷昀走在走廊上,她一路沉默著,注意力集中在下腹的不適上,雙腿也不敢夾太緊,怕擠出什么沿路滴下,所以走路的姿勢左搖右晃著。
他靜靜看著她蒼白的臉,溼髮黏在額頭和臉頰的兩側,白色制服貼著纖瘦的身體,勾勒出胸前的優美線條,隱約可以看到淡粉色的內衣,那風景還不錯,難怪那么多男生喜歡和女生打水仗。
「你看什么?」她突然抬頭瞪他,口氣有點兇。
「看妳很可愛,走路像小企鵝,順便保養眼睛。」他溫溫淡淡笑道。
「保養你個鬼!」她低頭朝身上看了眼,突然伸手用力推開他。
「哎呀呀。」他被她推出走廊外,差點踩進水溝里,隨后又轉回她的身側。
方芷昀忍不住嘆氣,想到剛才在這么多人的面前出糗,這潑水潑出血水的事件,可能會在梅藝高中的社團間流傳一陣子,甚至成為康輔社的教學範例,說心里不介意實在很難。
瞧她眼神有點無力了,紀沐恆淡然地揚起脣角,微笑安慰:「妳不要太糾結這件事,反正事情都發生了,就坦然面對它吧,如果有人問起,妳就一笑帶過就好。」
「一笑帶過?這是你的專長吧。」
「哈哈,被妳猜中了。」
「你不用上課嗎?為什么跑來……哈啾!」午后的涼風吹來,她感覺身體發了個冷顫,忍不住打了一個大噴嚏。
「音樂班不用參加社團,我社課都拿來練自己的主修,剛好一段旋律拉得很不順,你們又吵到我很煩,就沖下來罵人了。」
「騙鬼!」她才不信。
「妳是鬼嗎?」他挑眉反問。
「呃……」
「不是鬼,那我騙妳干么?」
方芷昀啞了好幾秒,又伸手用力推開他,有點生氣地說:「反正……我就是覺得你是一只笑臉貓,只會暗地里伸出爪子抓人,不可能大吼大叫去罵人。」
「哎呀呀。」紀沐恆又被她推出走廊外,第二次差點踩進水溝里,輕聲笑了笑,「小企鵝這么了解笑臉貓呀……的確,大吼大叫太累人了,我也懶得做這種事。」
「那你為什么跑下來?」
「因為無聊。」
又是無聊?奇怪的答案,搞不懂學長的腦袋在想什么。
方芷昀明白問了也是白問,也不想和他繼續打啞謎,這話題就此打住。兩人踩著樓梯爬到二樓,樓梯間的右側是女生廁所,她忍不住停下腳步,感覺好像望見天堂。
「妳有備用的衣服嗎?」紀沐恆關心問道。
「沒有,我不知道社團會潑水,今天也沒有體育課……」她盯著衛生棉販賣機,好想馬上解決生理上的不適感,真的很佩服小嬰兒,怎么可以忍受那么大包的尿布貼在屁股上……
紀沐恆看著她滿是渴求的臉,又看看衛生棉販賣機,隨后從口袋里掏出一枚硬幣,直接投進販賣機里。
「快點進去處理吧,我回教室一趟。」語畢,他背著吉他朝音樂班走去。
方芷昀愣愣地望著他的背影,學長不戲弄人的時候,性情其實很親和、很自然、很隨便、很體貼、很符合校園形象大使的模樣,即使談到尷尬的生理問題,也不會讓人覺得羞窘。
不行不行!她怎么在幫他講好話?
收回思緒,她連忙轉動販賣機的旋扭,帶著衛生棉走進廁所里,脫下校裙一看,后面真的紅了一大片,也沒辦法清洗,只好把裙子扭乾一點再穿上,重新繫上學長的襯衫。
走出廁所的時候,紀沐恆已經在外面東北大炕在線閱讀 女上男下下吸奶動態候著,他身上套著體育服,手里拿著運動外套。
「聽說生理期的時候,女生的身體比較虛弱,」他把外套展開,輕輕披在她的身上,凝視她的眼神透著淡淡溫柔,「今天體育課打籃球,衣服有一點汗臭味,妳將就一點穿著,千萬不要感冒了。」
方芷昀微訝地望著他,愣愣伸出雙手穿進袖子里,看著紀沐恆彎下身,幫她扣住外套,輕輕拉起拉鍊。
社團時間快結束了,陸陸續續有學生返回教室,許多人遠遠看見兩人親暱的互動,眼神莫不帶著好奇和曖昧。
方芷昀的心情莫名感動著,沒心思理會那些曖昧目光,想起被潑水后,看到高浚韋帶著林心緹離開時,心情那么無助和慌亂,幸好……幸好有學長在。
可是,他為什么要對她那么好?
是因為琴房里的那個吻,讓他對她感到歉疚嗎?
「謝謝……」她微微垂下臉,小聲念出兩個字,「學長。」
「妳說什么?」紀沐恆一怔,不解地看著她。
「我只叫你這一次,你沒聽見就算了。」
「叫什么?」
「笑臉貓。」她沒那么傻,順著他的話再叫他一次。
「小企鵝真難拐,不好玩。」他微微一哂。

第三樂章 陽光下的深邃陰影 7 「謝謝你的衣服,我下星期一會洗好帶來還你,不過……」她停頓幾秒,輕輕咬著下脣,「你不要以為這樣,我就會原諒你之前對我做的事。」
「什么事?」
「你還裝傻!」
「學妹,」紀沐恆歛起微笑,突然朝她進逼一步,「妳要我承認?要我記得嗎?」
「你……」方芷昀氣窘地倒退一步,心想她無法忘掉那個吻,那就不能讓學長一筆勾銷,當做什么事都沒發生,「我要你給我記住!」
「那就如妳所愿,」他脣角微微彎起,低下臉在她耳邊輕喃,「我承認,我會永遠記住,我在琴房里吻了妳,我是妳的初吻對象。」
學長很壞!
方芷昀輕輕跺腳,小臉瞬間被紅暈淹沒,不想再跟他強辯這件事,用力扯過他肩上的吉他,拿著鼓棒袋朝教室走去。
紀沐恆輕吁了一口氣,意味深長目送她遠去。
回到教室,方芷昀站在后門邊,看到林心緹坐在座位上休息,手里拿著冰袋敷在頭頂上,高浚韋坐在隔壁陪她說話,還伸手溫柔地撥開她黏在臉頰上的髮絲。
看到那幅景象,一絲說不清的酸澀感閃過心間,方芷昀輕咬下脣走向兩人,將鼓棒袋遞給林心緹,關心問道:「心緹,妳傷得怎樣?」
林心緹接過鼓棒袋,一臉倒楣透頂地嘆氣:「被水桶砸到的瞬間很痛,整個人暈了一下撞到浚韋,現在頭上腫了一個大包,護士阿姨說晚上如果有噁心想吐的癥狀,就要馬上去看醫生。」
「我覺得社長玩得太過火了,那種不肯認錯的態度,真的讓人很生氣!」高浚韋一臉不滿替林心緹抱屈,起身接過方芷昀肩上的吉他后,突然想起潑水現場的情景,「芷昀,剛剛看到妳坐在地上,有沒有怎樣?」
「沒事沒事!」方芷昀笑笑地搖手。
「妳怎么包得跟粽子一樣?體育外套是哪來的?」他上下打量她一眼。
「只是有點冷,學長借我的。」
「剛才那個校園大使學長?」
「嗯。」
「學長很帥耶!當時樓上還趴著很多社團的人,每個人都在看好戲,沒有一個人肯替我講話,」高浚韋回想被潑水的情形,還有被學長們圍攻的無助感,眼神透著一抹崇拜,「沐恆學長那種淡定的笑容,不怒而威的氣勢,雖然眼神看起來溫和,但是被他掃了一眼,卻有一種被看進心里的透明感。」
「透明感……你一定是遇到靈異事件。」方芷昀忍不住吐嘈。
「芷昀,幫我們介紹學長。」他突然要求。
「紀沐恆是笑臉貓,會暗地里偷偷抓人,沒有你想像中那么美好。」
「沒關係啦,就認識一下。」
方芷昀全身又溼又黏,急著想收拾書包回家,只好答應高浚韋的請求。
***
本來想把襯衫和外套洗乾凈,直接還給紀沐恆,但是星期日到書局買文具,逛到禮品區時,忍不住買了一個小黑貓造型的木夾子,它可以用來夾樂譜。
星期一的早上,方芷昀提著裝著衣服的紙袋,和高浚韋來到二年級音樂班。
紀沐恆走出教室,接過紙袋打開一看,一股淡淡的洗衣精香氣飄出,同時發現一個小禮物盒擺在衣服上。
「這是什么?」他眼神微亮,好奇地拿起那個盒子。
窗戶上趴著幾個音樂班的學長姊,看戲般盯著三人瞧,方芷昀感覺耳根一熱,迅速抽走他手里的禮物盒,胡亂地塞回紙袋的最底層,說道:「那是要……謝謝你的衣服,你現在不能拆,回家才可以拆。」
紀沐恆皺眉苦笑:「我現在好想知道里面裝什么,妳卻叫我要忍到回家才能打開,會不會太狠心?」
「反正……你不準在我的面前打開!」她命令。
「這還差不多,」他心里暗笑,真是憋扭的小學妹,「我會偷偷打開,不會讓同學看到。」
「里面又不是什么情書或不可見人的東西!」她莫名又生氣。
「所以打開后,我可以跟全班同學炫耀嘍。」他微微抿笑,一副想把禮物現給全班看的模樣。
「紀沐恆!」
「好啦,不逗妳。」
「然后……這是我同學,」方芷昀感覺有點虛脫,跟他說話會死一堆腦細胞似,連忙將站在身后的高浚韋拉出來,推到學長的面前,「他的名字叫高浚韋,他說你有寫輪眼,可以一眼看透人心,他很想認識你,謝謝你在社課被潑水時幫他講話。」
「學弟,是這樣嗎?」紀沐恆有些訝異,恬淡眸光轉到高浚韋的臉上。
「不是的!」高浚韋用手肘推了方芷昀一下,連忙搖手解釋,「學長不要聽芷昀亂講,我沒有說你有寫輪眼……」
話未完,紀沐恆突然伸出右手,搭在高浚韋的左肩上,猛地用力一推,高浚韋反應不及,整個人被他推得倒退兩步,后背貼在教室墻壁上。
「你是吉他手吧……」紀沐恆一手壓制著高浚韋,側臉凝視他的眼睛,脣角揚起一抹神祕淺笑,「要不要放學后九號琴房見,你隨便solo一段,讓我聽聽你的實力?」
高浚韋微微睜眼瞪他,啞了好幾秒后,紅暈從耳根開始泛濫,瞬間淹沒他帥氣的臉龐。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297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