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僧侶的色欲之夜 女人吃什么藥會發騷

第三樂章 陽光下的深邃陰影 10 「芷昀,唱給學長聽嘛。」林心緹握住方芷昀的手,水汪汪的大眼滿是祈求。
「我的歌聲不好聽,這樣很丟臉。」方芷昀的肩頭瑟縮一下,怕她使出眼淚攻勢。
「既然要組團,就不要怕人聽,上臺后就要拋開面子,即使斷弦也要拉到底。」紀沐恆笑笑補充。
學長很過分!
偏偏又說得沒錯。
「隨、隨便你啦!」方芷昀怒沖沖地瞪他,有一種被逼到盡頭的感覺,口氣兇巴巴:「你要來就來,來了不準挑剔我唱不好!」
「笨學妹,」紀沐恆眼神一柔,彎身望著她氣窘的臉,輕捏她的臉頰一下,「我怎么會挑剔妳呢?」
方芷昀傻了傻,望著他認真的神情,感覺不像在講反話。
「學長!然后呢?」林心緹拉住紀沐恆的手臂,打斷兩人的四目相凝。
「然后……」紀沐恆仰頭欣賞頭頂的樹葉,眼底閃過一絲淘氣笑意,「我那一組的飲料剛好賣完了,桶子里剩下半桶的冰塊水,我想把冰水倒掉,結果手一滑,就全部潑在傅明哲和他朋友的身上。」
方芷昀和林心緹一臉呆愣,額角彷彿掛著三條線,頭頂掠過一群烏鴉。
「你故意的。」方芷昀脣角抽動一下。
「我手滑。」他正經回答。
「故意的!」
「手滑!」
「學長!手滑得好,后來呢?」林心緹興奮地拍手,想像社長被潑得一頭冰水的糗樣,感覺大快人心。
「后來范翊廷停下腳步,表情跟妳們一樣呆傻,傅明哲和他朋友沖向我,揪住我的衣領,質問我為什么要潑水?」紀沐恆微微瞇眼,抬起右手擱在額頭上,遮住一抹穿透葉隙的刺目陽光,「我說……你們那么多人玩范翊廷一個,他都沒有生氣了,我不小心潑到你們,你們是在氣什么?」
方芷昀目不轉睛看著他,感覺他身上散發一種清清淡淡,卻令人折服的氣度。
「氣衣服沾到水嗎?」他轉頭對上方芷昀的眼睛,微微揚起一抹笑,聲音里隱著一絲細微冷意,「原來衣服比樂器還重要,你們連樂器都不尊重了,難怪演奏出來的音樂這么難聽,身為聽眾里的一個,我沒在臺下潑水叫你們滾下臺,對你們已經很客氣了!」
方芷昀和林心緹一時沒有答話。
「傅明哲不斷狡辯,說大家玩嗨了,沒注意那么多。」紀沐恆瞧兩人神色沉重,突然偏頭笑了笑,語氣輕快地交待最后結局,「這時候數理班和音樂班的同學都圍過來,可惜沒有打起來,不然就更好玩了,然后范翊廷就當眾宣布退出熱音社,園游會事件就是這樣,后來他離開熱音社和誰組了團又退了團,這我就不清楚了。」
方芷昀聽完心情非常複雜,終于明白范翊廷討厭吉他手和熱音社,以及欠紀沐恆人情的原因——如果他先動手打了傅明哲,學校絕對會記過處分,說不定這是傅明哲故意激怒他的用意,因為數理班非常重視學生的操行成績,這關係到大學的推甄,而紀沐恆的亂入等于消弭了這場紛爭。
「學長,謝謝你告訴我這件事。」林心緹聽完紀沐恆教訓傅明哲的話,心里感覺無比暢快。
「不客氣!」紀沐恆朝方芷昀眨眨眼,「那就星期天見嘍。」
***
日子轉眼來到星期天,午后的音樂教室里,交織著各種成調和不成調的樂音,方芷昀、高浚韋和林心緹圍著柜臺在聊天,一同等待范翊廷的到來。
「我現在看到社長,都會跟他保持五步的距離,而且知道翊廷學長喜歡過馬尾學姊后,我看到她心里都覺得怪怪的。」林心緹拎著一個三角鐵,輕輕敲打著。
「我與僧侶的色欲之夜 女人吃什么藥會發騷被馬尾學姊教到,她是鍵盤教學。」方芷昀拿著沙鈴在桌面滾動。
高浚韋抱著電吉他,一邊撥弦做手指運動,一邊說道:「明哲社長是吉他教學,上星期的社團課,他叫我坐到旁邊玩,好像不是很想教我。」
「他在教新社員彈奏電吉他的姿勢,這你還要重頭學嗎?」
「哈哈,那我還是到旁邊納涼好了。」
「欸!你們兩個要記住,」林心緹用力敲打三角鐵,拉回兩人的注意力,「絕、對、不、可、以在翊廷學長的面前,提起社長和學姊。」
「我們不會說的,不過妳也要克制自己的感情,不要把學長給嚇跑了。」方芷昀忍不住提醒,怕她變成范翊廷的背后靈。
「我知道啦。」林心緹扭扭捏捏地點頭。
叩叩!
門口傳來敲門聲,三個人轉頭望去,范翊廷背著貝斯和紀沐恆站在門前。
「我先去練團室。」高浚韋一見到紀沐恆,馬上帶著吉他逃向地下室。
「翊廷學長,歡迎!」方芷昀興奮地打開大門,從鞋柜里拿出拖鞋擺在范翊廷的腳邊,仰頭沖著他燦笑,但視線一觸及紀沐恆的臉,又馬上撇開頭,「哼!」
「學妹,不要嫌棄我啊。」紀沐恆笑得好無辜,無奈學妹不服務,只好自己從鞋柜里拎出拖鞋換上。

第三樂章 陽光下的深邃陰影 11 兩人走進教室,范翊廷一身格紋襯衫搭牛仔褲,看起來穩重內歛,紀沐恆穿著白色的休閑衫,氣質溫雅隨和,兩人并肩站在一起,讓整間教室彷彿亮了起來。
初來乍到,范翊廷轉頭打量四周的擺設,眼神里帶著一點好奇,林心緹被他的視線不經意掃到,突然感覺呼吸變得困難,不敢相信他會距離自己這么近。
「很美的琴……」紀沐恆的眸光落在三角鋼琴上,修長指尖輕輕滑過音箱,低頭看著鋼琴的側面,上頭印了一個金色豎琴的標誌,「真的是史坦威的鋼琴。」
「這是我媽的嫁妝。」方芷昀想到他主修小提琴,副修一定是鋼琴,突然很好奇他的琴藝,「你要不要彈看看?」
「好啊。」他拉出琴椅坐下,掀開琴蓋,雙手輕輕放在琴鍵上,「彈什么好呢?」
紀沐恆偏頭想了想,脣角微微揚起,十指在琴鍵上輕柔躍動,輕巧可愛的旋律流潟開來,午后陽光斜斜照進走廊,隔著玻璃櫥窗映亮他彈琴的身姿,櫥窗上的音樂藝術品,背后一整墻的樂譜,全部成了他的背景陪襯,那畫面美得像一幅畫。
當前奏一下,方芷昀馬上聽出曲名是〈洋娃娃之夢〉,這首曲子的曲風可愛,很多小學生在音樂會上都喜歡演奏它,她小時候也常常彈給奶奶和哥哥聽。
對紀沐恆這種音樂科班生來講,這首曲子根本是小菜一碟,他輕輕鬆鬆、優優雅雅彈完后,起身閤上琴蓋。
方芷昀不依地噘嘴:「我以為你會彈〈土耳其進行曲〉那種程度的曲子,沒想到你卻彈兒歌一樣的〈洋娃娃之夢〉。」
「因為妳要我彈琴,明顯是別有用意,」他雙手抱胸,微微別開臉,「我才不給妳打分數,哼!」
「什么嘛……」突然被他說中心事,她又羞又氣,用力地撇開臉,「我才不屑聽你彈琴,哼!」
「哼!」
「哼哼!」
「芷昀、芷昀……」林心緹的聲音小聲傳來。
方芷昀轉頭一瞧,林心緹站在范翊廷的背后比手畫腳,提醒她別忘了正事,她趕緊走到范翊廷的面前,歉然說道:「學長,對不起,我馬上帶你到練團室。」
范翊廷沒有生氣,只是默默瞥了紀沐恆一眼。
四個人來到地下室,隱約聽見高浚韋的歌聲從門板后飄來。
「這首是上次寫在學長掌心里的歌,浚韋每天都很認真練習,他的聲線非常乾凈,很有力量。」方芷昀輕輕壓下門把,推開一道兩、三公分寬的門縫,高浚韋自彈自唱的歌聲飄出來。
四個人偷聽了一小段,方芷昀這才推開大門,歌聲也頓時停住。
「你們好慢。」高浚韋讓出麥克風,抱著吉他坐到旁邊的椅子上。
「因為剛才在聽笑臉貓抓琴。」方芷昀將沙鈴拋給他。
高浚韋一把抓住沙鈴,眼神複雜地睨了紀沐恆一眼。
「學弟,我上次不是開玩笑的,是真的想聽你的吉他,」紀沐恆輕聲笑道,從背包里拿出一本小說,在角落的椅子里坐下,「剛才聽你彈唱了一段,唱得比熱音社所有的二年級主唱好,我很期待你們三人年底的成發。」
「真的嗎?」高浚韋被他一夸,馬上把先前的尷尬丟到腦后,不好意思地抓抓后腦杓,「我們三個人會全力以赴的。」
「真是心思單純的孩子……」林心緹朝高浚韋翻了個白眼,帶著三角鐵坐到爵士鼓后面。
范翊廷在椅子上坐下,打開琴包拿出貝斯,插導線開音箱,試好音后轉頭望著方芷昀。
「大家午安!」方芷昀的神情有些緊張,雙手緊緊握著麥克風,「我要唱的歌是戴佩妮的〈透氣〉,這是第一次當主唱,由翊廷學長伴奏。」
范翊廷以Slap的技巧,右手的姆指敲弦,搭配食指和中指的勾弦,彈奏出節奏鮮明和層次豐富的伴奏,讓所有人的耳朵亮起來。
方芷昀輕柔的嗓音,透過麥克風傳出:「快不快樂,不是問題,我不過是你的玩具而已……」
第一個音下得很準,沒想到唱了兩段后,拍子竟越來越不準,越來越不確定,她分神去聽范翊廷的貝斯伴奏,又導致自己的拍子忽快忽慢,接著就唱不下去了。
「等一下!我發誓!我真的有天天練習!」她雙手摀住臉,窘到想挖地洞鉆,「怎么和電腦伴唱的感覺不一樣?」
「當然不一樣,這首歌的拍子不好抓,加上妳唱的是現場,前面沒有螢幕,沒有歌詞在跑,沒有小白點引導妳如何進歌,最重要的是,妳還不熟悉我的貝斯伴奏。」范翊廷沒表情地說,早料到會有這種狀況發生,因為她沒受過主唱訓練,第一次練團不知道怎么唱是正常的。
「原來如此。」她點點頭。
范翊廷繼續補充:「學校里有很多愛唱KTV的學生,都夢想當樂團的主唱,但是會唱KTV不代表能勝任主唱,很多人連樂理都不懂,試音的時候一蹋糊涂,自己唱自己的,完全沒在聽樂團的伴奏。」
「我懂了,學長,再試一次!」她深吸呼定下心,重新握住麥克風,明亮眼神充滿不服輸的堅定。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297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