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制婚姻小說 寶貝我想讓你含著我

搖身一變為景辰(一) 搖身一變為景辰(一)
「怎么樣,電影好看嗎?」Edward神出鬼沒的突然出現,嚇了我一跳。
我沒好氣地說道:「這是你干的好事?」但是心里卻是甜滋滋的。
「看他不爽,小小教訓一下。心疼了?」
「巴不得?這點實在太小case了,以后的話下手重點,不然不解氣!」
良久,Edward對著熒亮的螢幕幽幽地說道:「Edward永遠會保護Isabella的。」好像誓言一般鄭重。
「萬一Edward不見了呢?」
「他的心不會離開片刻。」
我陷入了沉默,他的心真的不會離開嗎?但是上天注定了是兩個世界的人啊,這是一條無法跨越的鴻溝。好似蝴蝶的自不量力,卻倒是,蝴蝶飛不過滄海。一滴淚,順著臉頰晶瑩而下,折射出瞬間的憂傷氣息……
螢幕上Edward深情款款地對Isabella說道:「我的心差不多有九十年沒有跳動過了,但這一次是不一樣的,這一次好像是我的心不見了——仿佛我是鏤空的,因為我已經把我內心的所有東西都留在你在身上了。」
我能感覺到Edward停滯在我臉上的視線,兩顆彼此好似可以靠近的心,深怕逾越一步,就萬劫不復了。為什么會陷入如此兩難的境地?為什么我的心臟會為他跳動?如果這是上天注定的開始,那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
送算回到溫馨的豬窩了,但是我一點都提不起神,倦倦地叮囑Edward:「不要一天到晚盯著電腦,有輻射,對視力和大腦都不好。早點休息!」
「笨豬,今天有點沉默哦!」破天荒的,居然Edwardaa制婚姻小說 寶貝我想讓你含著我會關心我。他幽藍的琥珀色眼眸漾開的波濤,似乎要把我揉進去了。
「工作累了,我去休息了!」我像逃逸一般匆匆關上了房門,背依著門,喃喃自語,「是不是我剛剛的表現太過于明顯了,會不會傷害到他啊。」嗯!明天買一件孕婦專用防輻射裝給他穿,就不怕電腦輻射,我躺在床上心里盤算著。怎么辦?閉上眼,滿腦子浮現的都是他,看來我期待的《人鬼情未了》真的要上演了。沒有期待中的興奮,而是淡淡的苦澀,淺淺的酸楚……大概這就是在感情世界中當局者和旁觀者的區別了吧!

「懶蟲起床,懶蟲起床,要遲到啦,要炒魷魚啦~~~」我伸手習慣性地把鬧鐘扔到地上,不對勁!自從Edward來我家,他搶了鬧鐘的飯碗,每天都準時出現在我的床頭,一口冷氣直撲我臉上,「笨豬,起床!數到三,掀被子!」當然少不了被他掀我幾次被子,而我的床氣超級臭,左勾拳,右出掌,旋環飛腿起出招。而他技高一等,三兩下就輕輕鬆鬆就能躲過。可奇怪的是,近幾天,居然故意放水,挨了我幾招。但是我的手腳都是在他半透明如同水凝結成的皮肉里穿過。今天他為什么不來叫我起床?
我怒氣沖沖地爬起來,大聲嚷嚷,「Edward,我數到三,你趕快給我滾出來。要不然,捲舖蓋,滾人!」我真是賤骨頭,當他死纏爛打把我從床上拽起來的時候,恨不得他馬上消失,現在看不到他,就覺得少了什么,心里非常不安。
電腦螢幕幽幽發亮,但是Edward不在電腦桌旁邊。我瘋狂地找遍了豬窩的各個角落,衣櫥,桌底,床底,陽臺,甚至連抽水馬桶都打開看過了,就是找不到他。

搖身一變為景辰(二) 搖身一變為景辰(二)
我像泄了氣的皮球,懨懨地坐在床邊,自言自語,「為什么不說一聲就離開了?玩詩意?輕輕的來,輕輕的走,揮一揮手,不帶走一片云彩。」他昨天就很不對勁,不和我抬杠,居然煮飯給我吃,還幫我教訓那個無賴。我的心糾結起來,好像呼吸都會刺痛一般。淚水不爭氣地瀉下,嗚咽地說道:「為什么要走,為什么?」
「我……我沒有……走、走。」氣若游絲的話語從被子里傳來。
「啊?」我跳著站了起來,「喂!Edward,你幾歲啦,還跟我玩捉迷藏!」邊抱怨邊掀開被子,還是能清晰地聽出語氣中的欣喜。
在掀開棉被的一霎那,我的手顫了一下,提不起任何力氣墜了下來。
Edward虛弱地躺著,眉頭緊鎖,似乎隱忍著什么劇痛。氣息若有似無,全身已由半透明已經接近全通明,好像只是幾縷輕煙縈繞而成,淡薄無力……氤氳的光暈縈繞著他全身,似乎他的靈魂在一點一點消散,弭滅……
我深吸一口冷氣,伸出顫顫發抖的手,想緊緊握緊他。但是我瑟瑟地收回了手,深怕一觸碰,就像煙霧輕易地就灰飛煙滅了。
「Edward!為什么會這樣?你到底怎么了?」我急切地詢問。
「笨豬,我會永遠在你的身邊的。」
「死鬼,什么時候了,還什么身邊不身邊,說些有的沒的!」
他虛無的臉上綻放一抹淺淡的微笑,「我喜歡聽你叫我『死鬼』。再叫一次。」
什么時候還有心思和他打情罵俏,「你現在這里等我,回來我就叫一遍『死鬼』,你一定要等我哦!」我拔腿就跑,現在我只能把所有的喜歡寄託在玄機婆婆的身上了。
「砰!砰!——」我使勁地踹著那扇命不久矣的木門,嘴里不停叫嚷著:「玄機婆婆,救命那,快開門啊!」
玄機婆婆打開門,揉著眼睛,「可星啊,你大清早的來卸我的門干啥啊?如果你喜歡就拆了帶回家吧,婆婆經不起你這么折騰……」
我才沒有時間聽她嘰嘰歪歪啰哩吧嗦,我以一百分貝的聲音叫喊道:「婆婆,救命啊,他現在已經全身透明了,會不會馬上消失啊。會不會啊——」
婆婆知道音響比不過我,識相地閉上嘴巴,悠哉游哉地坐了下來:「你不是希望他不要糾纏你,現在不合你意了。」
「呃……他真的會消失啊……我,其實那是剛剛開始的想法啦,現在……我是大大善良的人,不希望看到他在我眼前消失啦!」我跟婆婆打哈哈,實在不知道怎么說下去了,直截了當地問:「他到底有沒有地救啊!」
「有救,當然有救!也不看看你婆婆是誰。」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311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