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爹地親一個 小說撩人女主角戀空

【GL】老師外帶-Second  32 上國文課的時候,小薇老師幾乎快要整整一節的時間討論攤位問題;那個家里擺攤做生意的同學提出很多我們連想都沒想過的點子,還能提供家里的道具來幫助擺攤。

最后的表決也變得輕鬆很多,有棉花糖DIY的小游戲,還有BB槍射氣球跟常見的丟水球游戲等等……大概是因為大家都知道山上四月還很冷吧?沒什么人投丟水球這一項,最后決定擺做棉花糖跟射氣球兩種。

雖然討論過程很熱烈,不過我的注意力都放在老師身上!

今天老師戴眼鏡,雖然看得出來有化妝,但是她今天的氣色跟心情都很不錯!畢竟外婆出院了。

她的額頭右邊還是綁了一小條髮辮……最近好像很常看到她這個髮型?雖然老師怎么樣打扮都好看……

「幼璿?」突然接獲她的視線,我趕快從椅子上跳起來。「時間剩下沒幾分鐘……下午的導師時間原本想上課的,但是因為要開會……給妳們寫測驗可以嗎?這份考卷比較難一點,大家要有心理準備。」她對著全班宣布之后視線回到我身上。「那,幼璿等一下跟我去辦公室一趟,下午會比較忙,趁現在把事情交代清楚。」

「好……咳咳。」

「現在日夜溫差還是很大,衣服要記得多穿一點。」咳嗽聲換來老師關懷的笑意;我的臉頰默默熱了起來,她今天的打扮是連身洋裝跟窄裙,搭配膝上襪、短靴。難得露出了從腰線到膝蓋之間的大腿。
老師妳沒資格說我們吧!絕對領域耶!

很快就敲了下課鐘,我整理了一下領子上的蝴蝶結,看見老師拿著課本跟保溫杯,視線時不時往我這邊招呼……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的感冒彷彿瞬間好了!
吼吼!一點小感冒算得了什么嘛!

我捏好鼻樑上的小鐵絲以貼合鼻形,踩著開心的小碎步沖出去;途中遇到子涵,她無聲對我說著「加油」讓我好害羞……

即便嘴巴說「放棄」,但是情感面還是沒辦法說放就放。

說真的,我有點討厭自己的優柔寡斷。

「幼璿,怎么感冒的?宿舍不是有空調?」

小薇老師站在教室前門的位置,回過頭對我伸出手;她的動作就像要把我納入羽翼之下。心里的一絲絲討厭自己的感覺立刻消失無蹤!這種致命般的誘惑根本抵擋不住啊!
果然我一靠近,老師右手輕輕摸著我的捲髮。我一度以為她是在玩我頭髮的蓬鬆感!

但就在她的手停留在我的頭上時,冷不防跳出的,卻是江寧的影子。

「唔!」我嚇得往后縮,也連帶的甩開了老師的手!

「沒事吧?腳步要小心一點。」老師……她以為我是踢到講臺才失去平衡的?我點點頭,跟著她走出教室。

「我也不知道……咳咳,大概是因為,踢被子……」為什么會突然冒出江寧?我不懂。

老師的手很快收回去;純粹是基于師生之間的關心。「山上二月份天氣變化還很大;吃藥了嗎?」

「學姊有給我感冒藥。」

她微笑,「需要藥的話我那邊還有,不然也可以去保健室拿。」

「謝謝老師……咳!」

我們才走沒幾步,遠處就看到一個穿著老土大外套的女人走來,臉上的表情依然是一百零一種——嚴肅又冷酷。是訓導主任。

看到主任就想到……「昨天老師的外婆,出院了?」

「嗯!妳怎么……啊,我知道了,是靜蕓。」現在老師對于我得知額外消息已經不大會感到訝異了。不過她的笑容倒是摻雜一點點無奈?
「昨天她會出現我有點意外……不過也不應該這么說;學校的老師滿多過去的。」她講的一定是八班老師跟戴東諒。

「包括訓導主任嗎?」講這句話的時候,那個本尊距離我們已經不到十公尺了!

小薇老師當然也看到主任走過來;她沒直接回話,而是跟主任點了個頭。就算是訓導主任,在面對老師的時候嘴角也帶著淺笑。哇!我好像第一次看到主任笑耶!

「是啊。」她答道。

小薇老師是我們的班導,對于學生的基本資料,還有家長是誰,她想必都很清楚吧?

「那個……老師,我不知道該不該這么問。」跟著老師下樓,旁邊的學生變得比較少,我跟上老師身邊,埋藏許久的問題終于脫口:「靜蕓她……是不是跟訓導主任有什么特別的親戚關係啊?」

「她沒告訴妳嗎?」老師反問,從她的語氣來判斷……她居然有點訝異?靜蕓應該告訴我嗎?雖然我跟靜蕓不算敵人,尤其是坐在一起之后,我還滿常跟她一起去便利商店吃東西……但是也算不上朋友,總之就是很奇怪的聯繫!

我搖搖頭;老師挑起一眉,「嗯……我以為妳們已經熟到可以講這種事情的地步,儘管我知道子涵跟妳還是最好;曼齡有跟我提過她在書店碰到妳們。」

那不就是我被單車撞到緊接著被拐上八班老師的車的那一天嗎!

「靜蕓在學校的身分是有點特別,如果公開說的話,不僅她會感到壓力,身為班導的我也是;何況,我感覺得出她其實沒這么想讓其他同學知道。」小薇老師沒看我,自顧自地說著靜蕓的事。「所以……幼璿的問題,我沒辦法很明確地回答。」

「就看靜蕓愿不愿意跟妳說吧?」沒關係,老師這樣說其實已經提示夠了。

她走了幾步,回過頭突然用上很戲謔的語氣說:「昨天晚上有人已讀不回哦!」
如果說剛剛講到八班老師讓我心驚膽跳,這一句肯定是驚滔駭浪的等級!

我整個人慌到差點去抓老師的手!「啊!我……那個……對不起……」

大概是看出我的窘樣,小薇老師笑得很開心。「哈哈!我其實后面也都一直在接待外婆的客人,所以妳沒回訊息給我反而好,到時候已讀不回的就會變成我了。」

「感覺老師的外婆很……咳……德高望重?」

「嗯,她是退休教授,之前在大學任教。」

「聽起來好厲害!」

「我媽媽那邊的親戚都滿厲害的;我外公以前也教書,所以……桃李滿天下。」小薇老師露出緬懷似的笑容,「好像一直沒跟幼璿說說有關外婆的事;希望今天下午開會完有空。」

下午開會完……對吼!老師說過要跟我一起吃飯!好開心!

不過奇怪……我好像覺得忘記了什么事……究竟是什么去了?跟老師約吃飯、吃飯……

***

「幼璿昨天有去看啦啦隊嗎?」

「啊!」

從學生餐廳的圓板凳跳起來是剛端上熱湯麵的我!

小薇老師因為開會的關係,足足放學了二十分鐘才從會議室離開,我傳了訊息給她,在這之前我都在教室里陪子涵她們做教室布置的東西。

然后,我們直接約在餐廳見面!

才剛點好東西端上桌,連吃都還沒吃,我卻因為老師講到「啦啦隊」這個關鍵字想到……我昨天答應江寧同一件事!

小薇老師抬起頭,而跳起來的我則是尷尬到爆炸!還好現在餐廳人很多,我只有嚇到旁邊幾個看起來像是三年級的學姊而已。

我滿臉通紅地坐下來,在拿筷子的時候聽見老師迷人的笑聲。「想到什么了?」

「嗯……我想到……昨天被校長叫去幫啦啦隊買飲料!」只能用這種怪理由搪塞!「還好靜蕓也在場,她陪我一起去,不然我還真不知道該怎么反應。」后面這句話倒是肺腑之言。

「校長啊……關心啦啦隊的進度也是很正常。這算是校慶的重頭戲。」老師還是吃義大利麵,她讓麵條均勻沾上醬汁的同時我又咳了兩聲。「等一下記得再吃一次藥,我有準備。」

我點點頭,喝了一小口湯。

「我很好奇,靜蕓怎么跟妳交代她來讀這邊的事情?」

我把目前觀察到的結果告訴她,順便連上學期因為假日練習而給她請一餐高級的都說了。「她當初只說拿到冠軍的話就跟我講……結果沒有,咳咳!」

小薇老師一手遮著嘴唇,卻擋不住連綿笑意!「呵呵呵……所以,妳的結論是訓導主任跟靜蕓……原來如此,我了解了。」

「難道不是嗎?」

「嗯,我不太好說;但是基本方向沒有錯。」

「什么意思啊……」我嘟著嘴反問,談話卻因為兩個二年級的學姊過來攀談而中斷!她們就這樣直接坐在老師旁邊剩余的空位,吃飯的過程中一直一直跟老師講話,搶走她的注意力!可惡!

我點的湯麵很好吃,湯頭很濃,但是吃下去只覺得整個胃都酸酸的……那兩個學姊好會聊天,跟老師東拉西扯的……一下子講功課,一下子又講擺攤的事情,逗得老師好開心。

我沒跟子涵坦白,其實面對小薇老師,我一直覺得自己嘴巴很笨,每每看到老師的笑容或是接觸到眼神就臉紅害羞,想說句什么話都要一直給自己心理建設才講得出口,又很害怕說錯話或是耍笨給老師笑。

可是其他學姊不會這樣,上學期排球隊練習的時候;靜蕓、佳麒她們也跟老師聊得很開,我看到也是羨慕嫉妒恨……要不是我是國文小老師,有很多機會跟老師私底下接觸,而……老師也會找我吃飯聊天什么的,要我自我催眠說我跟老師有多好根本好笑。

『老師絕對是很關心妳的啦!不用懷疑,真的!』子涵這么說,我其實有感覺到,但……

那會不會只是單純老師對學生的關懷?

小薇老師之所以超人氣不光是因為她漂亮、溫柔,課又教得好,她跟學生之間的關係也都好到沒話講,不然她不會光走在學校里都一直有學生來跟她打招呼。

兩個學姊好不容易吃飽收拾餐盤;老師的義大利麵只吃一半左右,回過頭看到我的碗里面已經空了。「呀,幼璿吃飽啦?真是不好意思,顧聊天忘記吃飯。」

「老師沒關係,慢慢吃。」我擦嘴之后把口罩戴上,或許有口罩是好事;我不想讓老師這么容易看出我的失望。

她停頓了一下,卻主動從包包里拿出保溫杯跟一個乾凈紙杯,再把藥推給我……這是?

「這半盒給妳帶著,覺得不舒服的話睡前再吃一次;妳呀,真的讓人不太放心哩,需要派人好好盯住妳嗎?」

她的眼線不是亭甄就是儀樺!「不要啦……」我的心狂跳,扭捏又害羞地把藥收進手心;小薇老師遞來她的保溫杯,我只能拿下口罩趕快吃一顆感冒藥,她才終于像是放心了繼續吃麵。

大概是因為給我吃藥的關係,保溫杯里裝得是溫開水。老師連這一點都想到,或許真的表示,她就是因為關心我才沒繼續泡茶來喝?

只要能給老師關心到就好,究竟是基于什么樣的關心……有時候又好像不是這么重要。

帶著感激又感動的心情,我把她給的感冒藥收進書包里。

【GL】老師外帶-Second  33 吃飽之后,老師似乎還沒有回家的打算;時間才五點多。
「要不要去看啦啦隊練習?」
只要能跟老師多相處一下,不管怎么樣都好!
我們走出餐廳,慢慢晃向體育館。
終于,我聽到老師說起外婆的事情。
「幼璿還記得我們過年的時候傳的訊息嗎?」
我點點頭,剛好旁邊有路燈;入夜的道禾風很冷又強,老師身上多了一件米色的毛毛大衣外套,胸前的釦子很霸道爹地親一個 小說撩人女主角戀空優雅的成排下來,下襬可以包到裙子上緣,唯獨絕對領域的部分露出突兀又性感的白。
光是這樣看就要流鼻血了……
「記得……」我吸了一下鼻涕,差點誤以為我真的流了鼻血。
「我的外婆是小時候從對岸過來的,她們算是書香世家,從小就成績很好;她年輕時就在南部的大學任教。在那邊教了二十幾年的書,直到她退休;我們以前過年的時候都會到南部去看她,這就是我跟妳說的『回鄉下』。」就像回憶起有趣的往事,老師的語調變得輕快,她往我這里看,縱使背對著路燈,她的眼睛好像在發亮。
我捨不得移開視線。
「……以前的外婆家附近是田埂路,我們常常在想買個東西好不方便,但是外婆她堅持不肯搬到北部來跟我們一起住;后來想想,啊!大概是捨不得那邊的鄰居吧?隔壁的伯伯他們沒讀什么書,但是跟外婆感情很好,比鄰而居三十多年……雖然我也在想,可能是因為外公在這里的關係……哎!題外話。反正等到她上來的時候,外公已經過世好幾年了。」
「她們沒有一起住……我是說,咳咳……」外婆跟外公!
「還好吧?要喝水嗎?」一股溫柔又暖和的拍撫拍在我背上;然后是老師身上的薰衣草味。原本距離還有一大步,突然變得可以聞到她身上的味道、被她酒紅色的髮尾搔到臉頰……
她伸手去抓包包里的保溫杯,二話不說遞給我。
原本感冒喉嚨痛實屬正常,但是現在口乾舌燥又臉紅心跳是怎么回事呀!
「老師我……咳……我感冒!」不行!直接喝會不會不小心傳染給老師……可是我又好想喝哦!
「我知道妳感冒,所以要多喝水啊。」不是這個意思啦!吼!
我接過保溫杯,把口罩拉到下巴,「我是說……萬一傳染給妳怎么辦?」講到最后簡直舌頭快要打結……
小薇老師微微笑,她搖頭時,額前的辮子也跟著晃動。
「用瓶蓋喝不會直接接觸啦,我回去會消毒,不用怕。」
靠我怎么忘記有瓶蓋可以當杯子?
糟糕了我現在是不是一副就是滿腦子只想跟老師間接接吻的樣子?我為什么只想著要直接對著瓶口喝沒想到可以用瓶蓋裝?都是八班老師啦!
「幼璿?妳臉好紅耶?」
「沒事、沒事啦!我沒事!」超級丟臉的!老師沒有明講,但她一定知道我在想什么……
把保溫杯還給她,她繼續講外婆的事情,沖淡了不少尷尬;體育館就近在眼前,雖然知道里面很溫暖,外面很冷風很大,但卻默默有一種獨處的特別感覺。
不想結束。
不管是現在的氣氛也好,還是……喜歡老師的心情……當終于可以誠實面對自己的時候;我很清楚自己想得是什么。
「……頭上這個辮子,就是我現在綁的這樣;以前是外婆幫我綁的。我體會過親人離開身邊的感覺……我的外公就是一次。我們上個月急急忙忙跑北歐,也是為了想要再圓一次跟外婆一起旅行的愿望……因為很可能是最后一次。」
小薇老師偷偷抹了抹眼睛,感傷的氛圍立刻就涌了上來。「雖然沒看到極光,但是外婆很開心很開心……一路上我跟她,還有我媽有說有笑的,我們都差點忘了她身上的病。但是……
「上個禮拜送醫院的時候情況一度很不樂觀;我想妳們都有發現到,上個禮拜的我常常課一講一講就瞄手機……真的很對不起妳們,可是我又擔心萬一漏了什么消息,看不到外婆最后一面該怎么辦……我一定一定會覺得很遺憾。」
我終于了解了為什么老師最近常常綁這個髮型了……
「老師……」
她回過頭,勉強露出笑容,我卻在鏡片后面看見她隱含在眶邊的淚水。
我……好想安慰這樣的她……
「幼璿?」
在還來不及仔細思考的瞬間,我抓住了老師的右手;心跳幾乎失去控制,但理智又強迫著自己一定要說些什么才行!
「老師的外婆一定會沒事的……因為、因為老師這么關心她不是嗎?還有……還有很多一樣關心她的學生……老師對外婆這么好,她一定會感覺到妳的心意……所以、所以……」我到底在講什么?抓住老師的手在顫抖,我的鼻子吸進一大堆冷空氣,喉嚨卻好像有火在燒!
「妳不要難過,好不好?不要哭……」我的眼角畫過一道濕意,腦袋卻一片空白;就像是我也被她的情緒感染了,過了兩秒才意識到自己也在哭……
先反應過來的,是她。
她的手帕溫柔的壓在我的眼角,把兩邊的淚痕擦掉;嘴唇動了動,但最后什么都沒說,只是靜靜的點點頭。
「謝謝妳,幼璿……能聽到妳說這些真是太好了。」她輕輕撥著我的衣領,臉上的笑容是我看過最漂亮的。
小薇老師……
我都不知道我說了什么,但是看到她這么高興……胡亂說一通總算沒有白費。(好像不太對!)
中斷我們的是體育館里面爆出的巨大歡呼聲!
「都忘了特地走過來是為了要看她們練習!」小薇老師「噗哧」笑了出來,她回握了握我,「走吧,進去看看,里面比較溫暖,妳也會感到舒服一點。」她特地瞄了我們緊緊交握的手,打開大門時飄出溫暖的熱風。
——她并沒有放開我的手。
奇妙的感覺縈繞在我們之間,但是就像彼此已經有了足夠默契;我跟老師心照不宣,就這樣「自然」的站在場邊觀看啦啦隊練習了!
原本還想跟老師多聊一些話的,例如探探她跟戴東諒的情況啦,或是八班老師是否有講到我跟子涵遇到她之外的事情,但是我的目光很快就被場上的啦啦隊吸引過去!
老師好像也是,雖然穿著大衣外套的她身材還是很吸引人……但比較起一堆只穿緊身小可愛又超短迷你裙,又叫又跳的女生來說,魅力還是有一點點小差別啦!
「這一屆水準好高!」我似乎聽到老師驚嘆的說。
我聽著老師的話,視線卻不停地在人群中尋找江寧的身影;咦……奇怪,怎么沒看到她?
「幼璿?在找什么?」
「啊……沒有啦。」
小薇老師的回答是一記帶著疑惑的瞇眼微笑;那個威力比較起江寧的陽光笑容有過之而無不及……我差點被電到心臟停止。
就在啦啦隊結束一次演練之后,我提議老師一起去樓上看臺找一個位置坐下時,冷不防的,我的肩膀立刻給人拍了一下!
我的疑惑在那瞬間有了解答。
「幼璿!」我差點跳起來,回過頭,化著淡妝的江寧就出現在我面前。「果然還是來看我了吧?我剛剛就一直在想是不是有人忘記約定……」她一邊說一邊瞄向站在我身旁的小薇老師。
老師當然也注意到她了,她們兩人互相打了照面;在我眼中這一刻宛如定格,我的耳邊頓時安靜下來。
「這位是……」
「哦!我知道了!」老師跟江寧同時開口!
卻是說出了截然不同的答案。
「老師好!我是江寧,是芢和二年級的學生,也是競技啦啦隊的隊長。」江寧先發制人,對著老師招招手。
「原來是啦啦隊長。」小薇老師點點頭,視線瞟向我,我猜那是在問我怎么跟江寧認識的。
江寧卻是挽著我的手,向右跳一步站在我身邊!我于是被迫鬆開與小薇老師緊扣的手。
「我知道妳是誰,妳是幼璿的漂亮導師對吧?」她笑嘻嘻的說,望向我就像是做確認。
我的背脊一陣發涼……因為我在她眼中,看見得知一切的了然。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323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