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道具一女多男 男朋友親下面全過程

Chapter15.<青春> 怎么辦?是不是不該向他坦白的?
以后…會不會變的很尷尬啊?
他會不會真的像周可欣說的那樣,以為她和那些女生一樣?
「嗯,所以呢?」
看著低著頭的梁雨荷,他說。
「所以,我一直以來都騙了你…對不起。」
「…咦?」林呈夏沒有怪她嗎?
「既然不是作業,那就沒關係了吧?不會被老師罵。」
「…嗯!」梁雨荷嘴巴微張,看著林呈夏,呆滯的點點頭。
看著這樣的梁雨荷,他微笑。
「但我還是要和你解釋一下啦!」梁雨荷突然激動的站起來。
「嗯?」他看她。
「我會撒那樣的謊,是因為…是因為不小心的啦!」
「不小心的?」林呈夏笑了出來。
梁雨荷似乎也意識到自己說出了一句無厘頭的話。
「因為當時看到那種場景誰都會覺得很稀奇吧!」
「只會出現在電視里的吧!在雨中沉思的人…之類的,」
她又再度低下頭。
「畫著畫著,就想畫完啊。我怕你以后都不會再來,」
聽到這里,林呈夏怔住。
「我就畫不完了!」
啊,梁雨荷怕他以后都不來了,是因為怕作品無法完成。
為什么…他感到有點失落?
「嗯,為什么要解釋這些?我又沒有說我生氣。」他打趣似的看著她。
「因為…因為我怕你以為我和那些女生一樣…」梁雨荷以極小的音量說道。
「嗯?妳怕什么?」林呈夏湊近她。
她握緊拳頭。「我說!我怕你以為我是花癡啦!」她在他的耳邊大喊。
林呈夏摀住耳朵。「妳不是本來就是嗎?」他開玩笑道。
「喂!」她怒吼。
「哈哈…好啦…」看著她生氣的樣子,他笑得好開心。
看著這樣的林呈夏,梁雨荷又瞬間看入了神。
他的笑容,為什么總是這么吸引人呢…?
「喂,梁雨荷。」直到看見一只大手在她的面前揮來揮去。
「啊、喔?」她呆呆的回應。
「今天你還欠我一幅畫。」
「欸?為什么?」
「我每天來這里就是為了看妳畫的畫啊,不然我現在坐在這里干麻?」
啊…對喔,都忘了。
林呈夏是為了她的畫而來的嘛。
然后她點點頭,開始專注于她的畫作。
每到了這個時候,兩人之間都會很有默契的筑起一道沉默。
心里困惑的,似乎也是同樣的問題。
-為什么看見林呈夏笑,就會那么開心?
-為什么不管她做什么,我都覺得有趣?
這時的他們還不知道,「喜歡」就是這么一回事。
「畫好了。…咦?」梁雨荷先是拿起畫冊左瞧右瞧,露出滿意的表情。
然后她又東張西望,像是在找尋什么似的。
「我看看。」林呈夏湊近她身邊。
「嗯!」這次她毫不扭捏,直接把作品交給他。可能是因為真的很滿意的緣故吧?
林呈夏仔細端詳眼前的畫。
還是那么讓他驚訝。
映入眼簾的是一片向日葵花海,
那些向日葵不約而同朝向同一個太陽的方向。
太陽暈開的光芒很柔和。
這就是他喜歡她的地方,每一樣東西都充滿溫柔感。
-這就是他喜歡她的地方?
不,是喜歡她的畫,是喜歡她的畫。
是這樣沒錯吧?
林呈夏搖搖頭,被自己的念頭給嚇到了。
「怎么樣?」梁雨荷笑著看他,臉上透露出滿滿的期待,應該是想聽到一些夸獎吧?
「嗯…還是一樣啰。」
「…什么叫還是一樣啊?」她微微噘起嘴,表示不悅。
「還是一樣,我很喜歡。」
梁雨荷臉一熱,頓時不知道該做出怎樣的反應。
奇怪,他明明是在說畫啊?
「啊,對了,林呈夏,你剛才有沒有聽到什么奇怪的聲音?」
「奇怪的聲音?」
「對啊,像是『咖擦』之類的。」她模仿的唯妙唯肖。
「…沒有。」
然后,他從背后默默的把一臺單眼相機收進書包里。
※呈夏,如果我是那千千百百朵向日葵,那么你就是照亮我世界的太陽。※

Chapter16.<青春> 『梁雨荷,對不起。』
『…怎么這么突然?』梁雨荷看著眼前的周可欣。
道歉看來不像是她會做的事啊?
『破壞妳的畫。抱歉了。』雖然正在說著認錯的話,但是周可欣的姿態依舊高傲,甚至沒有正眼看著梁雨荷。
然后她把一本新的畫冊塞到梁雨荷的手中。
『給妳。』
『欸?不用了…』
話還沒說完,周可欣已經甩著她那一頭俏麗的短髮轉身離去。
倒是挺瀟灑的啊。
看來,這事是林呈夏叫她做的吧?
在那之后,周可欣對她的態度依舊沒有改善。
看到她就是一陣狠瞪,不然就是「不小心」的碰撞了一下。
撇開上次的誤會不談,其實梁雨荷也不是真的那么討厭周可欣,
甚至覺得…她還挺可憐的。
喜歡一個人居然需要喜歡到這么痛苦。
梁雨荷雖然沒有戀愛經驗,但她一直認為戀愛是一件好事,
喜歡和被喜歡,都是幸福的事。
那為什么人總要讓這些感覺變成痛苦?
梁雨荷思索著這幾天發生的事,心中產生了很多感慨。
一樣的時間,一樣的地點,他和她并肩坐在樹下的長椅上,
共同欣賞著從山丘下俯瞰這座城市的景色,兩人的心里都揣懷著各自的心思。
「這是什么?」林呈夏指著她手中的畫冊。
「噢,這是周可欣給我的。」
「可欣給的?」林呈夏面露訝異。
「對阿,不是你叫她這么做的嗎?」
他搖頭。「我有勸她去道歉,但是我沒有叫她買東西給妳。」
「是喔。」
「對了,這給妳。」林呈夏將手上的東西轉交給梁雨荷。是張照片。
「這是什么?」她好奇的將照片翻面。
下一刻,梁雨荷怔住。
「這…是我嗎?」
照片中的她專注于手上的畫作,夕陽的余暉把她披肩的頭髮照耀的泛出金黃色的光芒,從飛揚的髮絲中似乎能感覺到那陣吹過的微風,真的不是她要夸獎自己,但她真的差點就要以為照片中的自己就要長出一雙翅膀…
「好漂亮…」她看著照片出神,這是第一次覺得自己跟氣質或許沾的上邊。
然后她才意識到剛才自己居然在林呈夏面前說自己「好漂亮」。
天啊,她摀住臉。
「咳,」她清清喉嚨。
「我剛才是說,這張照片里面的我很漂亮,」
「呃…」這樣說起來,她還是覺得自己很漂亮。好像怎么表達都不對。
真是丟臉死了。
「嗯,真的很漂亮。」林呈夏淡淡的盯著她說。
梁雨荷臉一熱,低下頭不敢再看他。
他剛剛說了自己漂亮嗎?
「就知道妳會喜歡。」他輕笑。
「欸,對了,你怎么有這張照片?」
梁雨荷再次端詳手上的這張照片。
照片中的她手中的畫,正是昨天那張向日葵花田。
「昨天…那個奇怪的聲音是你發出來的?」梁雨荷看他。
「不是我發出來的,是他。」林呈夏亮出手中的單眼相機。
「哇嗚!」梁雨荷盯著那臺相機。
「很貴吧?可以借我看嗎?」
「可以啊。小心拿。」林呈夏把相機的吊帶從頸上取下,輕輕掛在她的身上。
這個動作,讓她不禁感到心跳加速。
然后她點選了相簿,欣賞著一張又一張的照片。
她很驚訝,林呈夏的攝影技術真的很好。甚至不需要經過修片,只要稍稍調整角度,就能把一般的事物變得很夢幻。
「林呈夏,我覺得你很有天分耶。有得過什么獎嗎?」她看他。
「…沒有。」他搖頭。

回到家后,梁雨荷很珍惜的打算把那張漂亮的自己放在床頭的相框裏。
她拿起了那個相框。相框里的那張照片,還沒有移除。
照片里,兩個相貌一模一樣的女孩手牽著手,笑得很開心,彷彿什么煩惱都沒有。
那是她和她的姊姊,雨青。
-『雨青,對不起啦,不要再生氣了。』回憶里的小女孩,也就是自己。正拉著姊姊的手撒嬌。
-『不行,雨荷妳怎么可以把我的教科書藏起來?』
-『那是因為雨青妳每天都在看書,不陪我玩啊。』
-『我們已經是國中生了,應該要好好讀書才是。雨荷妳也好好想一想,爸媽從小到大養了我們這么久,應該要好好有道具一女多男 男朋友親下面全過程回報他們啊。只要肯努力妳也是辦得到的,嗯?』姊姊摸摸她的頭溫柔的回應。
-『他們又不是真的對我們好,只是想要炫耀自己家的孩子贏過了別家孩子罷了。我干麻逼著自-己像呆頭鵝一樣唸書啊。不如去畫畫。』
-『但是雨荷,爸媽領養了我們,我們不就是為了回報他們,才會待在這個家,希望好好討他們歡心嗎?』
-『才不是。』
-『要不然呢?』
-『我只是為了和雨青在一起啊。』
接著畫面一黑,出現的是養父母的臉…
-『為什么要做弊?』
-『妳知道即使是這樣在我們心中妳的地位也不會改變,妳永遠都只是雨荷,騙來的成績,妳也不可能成為優秀的雨青!』
-『要不是看在妳和雨青感情好,我們才不會要妳這種沒有用的孩子!』
-『雨青!數到三我們就要合好,一、二、三!』
天,是這段梁雨荷怎么樣也不想回憶起的痛苦記憶。
-『雨青,最近妳有好多比賽要忙喔,我們好久沒有聊天了。』
-『雨青,為什么最近和妳說話妳都不理我了?』
-『雨青…』
-『雨荷,不要再纏著我了,行不行?』
梁雨荷睜開眼,大力的呼吸著空氣。
為什么,這些回憶總是不肯放過她?
明明過了兩年以來,早已習慣和姐姐之間陌生的氣氛了。
但是,為什么,為什么她還是感到很痛苦?
梁雨荷最終將自己的那張照片放進相框里,擋住了兩人的合照。
她決定,從此以后她只是梁雨荷,她要自己一個人邁步向前,
不要繼續被「梁雨青的妹妹」這個身份而綑綁。
她關上燈,選擇什么也不想,閉上雙眼,等待黎明。
而熟睡的她并不會知道,她最思念的人在午夜時分走進了她的房間,并且盯著已更換內容物的相框,沉默不語。
※我好想妳,姊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380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