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媽真實的亂 腿張開愛愛愛動態圖

73 打從徐文浩無預警地跟白瑞熙說今天要見徐父、徐母開始,她就緊張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欸、徐文浩,你覺得我穿這樣可以嗎?」白瑞熙穿著較為正式的寬鬆衣服,想讓徐文浩檢視。
「對了,是不是也要買點伴手禮?我也真是的,怎么沒有想到呢。」她敲了敲自己的頭,之前當秘書的機靈都到哪去了。「叔叔跟阿姨有沒有喜歡吃的食物?還是他們有特別想要的東西?」白瑞熙忙著想要出門購買。
「好了。」徐文浩阻止了她的動作,語氣滿是寵溺的說著,「妳不用特地做這些。」
「可是……」白瑞熙不想要第一次見面就給徐文浩的父母留下不好的印象。
「我爸媽只要看到妳就會很開心的,他們已經期待很久了,兒子都結婚一段時間了,卻還沒見過媳婦,在怎么說也要讓他們知道兒子是賣給了誰啊。」他抱起白瑞熙,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然后揉了揉她的頭髮,「什么都不用擔心,也不用覺得他們會不喜歡妳,這些事情都不會發生。」
「而且肚子里的寶寶一定也想看看自己未來的爺爺奶奶,你說是不是啊,小家伙。」徐文浩撫上白瑞熙已經明顯變大的肚子,試圖跟小生命溝通。
小家伙似乎能夠感應到,踢了一下白瑞熙的肚子,像是在回答自家老爸似的,當然徐文浩放著的手也感受到了。
「妳看,我說的沒錯吧。」徐文浩賊賊的笑著,卻也逗笑了白瑞熙。
「恩。」
是啊,有什么好擔心的,只要有這個男人陪在身邊,她就一點也不害怕。
站在徐家的大門口,白瑞熙一看到徐父徐母就急忙彎下身打招呼。
「叔叔、阿姨好。」過去跟姚子承去拜訪態度強硬的客戶都沒這么緊張了。
「妳這孩子真是的。」徐母走上前,親密的挽著白瑞熙的手。「怎么還叫叔叔阿姨呢,要改叫爸媽了。」
對于徐母的熱情,白瑞熙一點也不排斥,只是有些不習慣。
「爸、媽好。」
「這樣就對了。」徐母滿意的點了點頭。
「別站在門口說話,先進來再說吧。」站在一旁的徐父開口。
「說的也是。」徐母想到自己居然讓寶貝媳婦站的這么久,趕緊拉著她進到客廳。
跟在后面的徐文浩只能直搖頭,這對父母看來已經把自家兒子拋置腦后了。
坐在徐家客廳,徐母開始好奇的東問西問。
「妳叫瑞熙是不是?」
「恩。」
「哎呀,真是乖巧。」徐母非常滿意眼前這個媳婦,看起來精明能干。「我們家那個不成材的兒子沒給妳造成困擾吧。」
白瑞熙沒想到徐母會這么說徐文浩,急忙地開口,「他待我很好,而且很溫柔也很體貼,應該是我造成了他的困擾才對。」說完,她的臉有些泛紅。
徐文浩聽到白瑞熙對他的稱讚,開心的情緒完全顯現在臉上,沒想到原來他在老婆心目中的評價挺高的,讓他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
「你高興什么。」徐父看徐文浩一臉幸福的樣子,忍不住虧他。「人家瑞熙是客氣才沒有說你,真的以為自己很好嗎。」接著,徐父又轉過身對著白瑞熙說,「我這個兒子就是這樣,希望妳別介意。」
「對啊對啊,他這個性改不回來了,妳就多擔當點。」徐母也跟著附和。
「……」有父母這么說自己兒子的嗎,徐文浩覺得自己已經被徹底拋棄了。
「瑞熙肚子里的孩子幾個月了?」
「媽,我上次不是才告訴過妳已經六個月了嗎。」徐文浩無奈地回答。
「就忘記了嘛。」徐母毫不在意地說。
白瑞熙在一旁看著徐父、徐母還有徐文浩的互動,原本緊張的心情也緩和了不少,過去任母帶給她的陰影太大,她完全不敢想像自己居然也能夠跟另一半的父母有說有笑的談天。
徐文浩也感受到白瑞熙的情緒放鬆了許多,他溫暖的大掌牢牢地握住她的手,然后用眼神鼓勵著她,而白瑞熙也給了他一抹微笑。
「居然在兩個老人家面前公然放閃。」徐母可沒漏看徐文浩跟白瑞熙的眼神交流。「年輕真好,老公你說是吧。」
「那我們可不能在這當電燈泡呢。」徐父也跟著開玩笑。
「我跟你爸先閃人了啊,你們今天就在這住一晚,兒子你帶瑞熙去房間,等等晚飯時間在出來。」說完,徐父和徐母就上樓,快速的消失在兩人面前。
「妳別在意我爸媽說的話,他們倆就是這副樣子。」
白瑞熙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會在意。
「我很開心。」她笑了笑,「爸媽都是很有趣的人呢。」
「妳沒有壓力就好。」徐文浩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因為他也會怕白瑞熙沒有辦法適應。
「徐文浩,謝謝你這么替我著想。」白瑞熙倚靠在徐文浩的胸懷,近距離地貼近讓她能夠清楚感受到徐文浩的心跳聲。「你的心跳得很快。」
徐文浩已經很努力的掩飾,但還是被識破,他只能紅著臉說,「擁著心愛的女人,心跳很快是正常的。」
「恩,我知道。」白瑞熙拉起徐文浩的手貼在自己的胸口,「因為我的心跳得也很快。」
「妳的意思是……」因為她貼近的是心愛的男人,所以心跳很快嗎?他可以這樣想嗎?
白瑞熙不讓徐文浩再繼續疑惑下去,她直接用行動表達一切。
「我就是這個意思。」她拉著徐文浩的領帶,讓他靠向自己,然后方唇就這么送了上去。
徐文浩也隨即扣住白瑞熙的后腦杓,兩個人深情的擁吻著,直到快要喘不過氣,徐文浩才放開她,卻又因為白瑞熙在他耳邊說的話,伸出手將她牢牢困在自己的懷里。
「我想,我愛上你了,徐文浩。」

番外:姚子承生日小劇場 這件事情要從姚子承生日的前一天說起。
他坐在辦公室,積極的處理文件,只因為今天老婆就會回家了。
姚子承一想到昨晚沒有老婆柔軟的身軀可以抱,他渾身都不對勁,而且一早醒來也沒看到老婆可愛的睡顏,他大大的嘆了口氣,沒想到才一個晚上見不到慕可蓉,他就好想她。
所以他打算盡快處理完工作,然后回家迎接親親老婆,不過這個時間,老婆可能已經回到家了,搞不好已經開始準備晚餐等著他回家了也說不定,光是想像慕可蓉在家里歡迎他回家的模樣,姚子承的內心被愉快填得滿滿的。
(云風:現在這個時間連吃午餐的時間都不到,這妻奴到底是有多想可蓉啊,思緒居然已經飄到晚餐去了。)
(姚子承:哼,單身狗怎么會懂這樣的心情。老婆肯定也很想我,搞不好想到茶不思飯不想呢。)
(云風:……這妻奴怎么能不要臉到這地步。)
(慕可蓉表示:我今天早餐吃的挺多的啊。)
另外一方面,公司里的員工也驚恐的討論成一團。
「我剛剛去總裁辦公室的時候,居然又看到總裁在傻笑了!」員工一說出自己看到的景象。
「昨天不是才看總裁苦著一張臉下班嗎?怎么轉變如此大。」員工二也提出問題。
「應該跟總裁夫人脫不了關係。」員工三大膽的推測。
「我想也是,看來以后總裁不開心,找夫人就對了。」員工四說。
「而且夫人真的超級好,她上次還帶了親手製作的下午茶來給我們吃呢。」員工五稱讚著慕可蓉。
「上次我人不舒服,剛好遇到夫人,她替我請了假,還帶我去看醫生,之后又遇到夫人的時候,她居然還關心的問我身體有沒有好點了,真的是天使啊。」員工六迷戀的說著。
討論會就這么莫名地變成了慕可蓉崇拜會(?)
(姚子承:原來老婆居然還做了這些事情,可惡,這些人憑什么也能得到老婆的關愛!)
(云風:至少在你員工們心目中她是天使。)
(姚子承:哼,我老婆本來就是天使,但是只屬于我一個人的天使。)
(云風:……裝作沒聽到。)
「話說,很多天沒看到白祕書了。」員工一疑惑的問著。
只能說公司里討論八卦的能力也是挺厲害的,什么都可以聊。
「聽說白秘書跟徐先生結了婚,還懷孕了呢。」員工二說出自己聽到的傳言。
「前一陣子看徐先生幾乎每天來找白秘書吃飯,我早就覺得他們倆在一起了。」員工三說。
「所以白秘書可能永遠都不會再回來上班啰?」員工四提出疑問。
「應該是,反正徐先生家里那么有錢,他肯定也不捨得讓白秘書繼續工作。」員工五完全真相。
「連白秘書都找到了真命天子,真好啊。」員工六羨慕的說。
姚子承原本還在努力的工作,這時卻接到了一通姚子尚打來的電話。
「哥,不好了,可蓉現在人在醫院。」姚子尚語氣有些緊張,「剛剛可蓉遇到我跟傅翊涵,我們原本要一起去吃飯的,結果她卻突然昏倒了。」
姚子承一聽到慕可蓉昏倒,他急忙的丟下工作,開車到姚子尚方才告訴他的醫院。
到了醫院,姚子承馬上跑到剛剛柜臺小姐告訴他的病房號碼,一顆心七上八下的,他很擔心慕可蓉是出了什么意外,這時他才明白,原來在業界能夠呼風喚雨的姚氏集團總裁,不過也是個會害怕失去心愛的女人的普通人。
當姚子承趕到病房里的時候,看到慕可蓉臉色蒼白地躺在病床上,他心疼的坐在一旁,輕輕地握住她的手,內心自責自己怎么那個時候不在老婆的身邊。
幸好,護士來的時候,告訴姚子承,慕可蓉只是因為疲勞過度而昏倒,而且護士還告訴他,慕可蓉懷孕了一個多月,恭喜他要當爸爸了。
這突如其來的消息,讓姚子承高興的像個孩子似的在慕可蓉的臉頰上親了又親。
「老婆,這是我們的孩子呢,妳聽到了嗎。」
而姚子承也發現了慕可蓉準備給他的驚喜,在這一刻,他真的覺得自己是最幸福的男人。
沒多久,慕可蓉果真甦醒了過來。
免不了當然是被姚子承念了一頓,其實他就是捨不得老婆為了他這么辛苦。
不過,當慕可蓉得知自己懷孕的時候,臉上那喜悅的表情,姚子承可能一輩子都忘不了,因為對他來說,只要老婆開心就好。
姚子承的世界幾乎是繞著慕可蓉打轉的。
隔天,姚子承點開手機的訊息,另外三個男人居然在一個小時前連環轟炸群組。
『小承承今天生日,我們來幫他辦生日派對,給他一個驚喜。』韓柏竣這家伙傳在群組里,他都看到了,還給什么驚喜啊。
『你都說出來了,還驚喜咧。』傅翊城沒好氣的說。
『啊,對耶,我忘記了。』
『要不我們老地方見,幫姚子承慶生如何?』徐文浩回應。
『這不錯,我們先把場地布置好,再買些吃的東西,來開個party。』傅翊城覺得這提議不錯。
『好,那就這樣決定了。等我們都弄好,再叫小承承出來。』
『就這么決定了。』
姚子承笑了笑,這三個男人現在肯定是在忙著弄慶生要用的東西。
「老公,怎么了?看你一個人在那傻笑。」慕可蓉從背后環抱住他。
「韓柏竣他們想要幫我辦生日派對。」姚子承讓慕可蓉坐在他身邊,然后溫柔地擁著她。
「生日派對?很好啊,所以你等等要出門?」
「可是我擔心老婆自己一個人在家。」
「真是的,這有什么。」慕可蓉無奈地笑著,「你再這樣會把我寵壞的。」
「我就是要把妳寵壞,這樣妳就捨不得離開我身邊了。」
「這么噁心的話,你也說得出口。」
「在怎么噁心,也只對妳一個人說。」姚子承輕吻著慕可蓉的唇。
慕可蓉完全不意外的羞紅了臉,這男人總是毫無預警的偷襲她!
這時,手機鈴聲很煞風景的響我和媽真實的亂 腿張開愛愛愛動態圖起,打破了空氣瀰漫的粉紅泡泡。
『小承承,快點過來,我們已經準備好了。』韓柏竣的聲音從另一頭傳來。
『你也把你家心愛的老婆帶來,瑞熙跟恩菲都來了。』徐文浩搶過電話,對著姚子承說。
『可別用什么要在家陪老婆的爛理由,連子尚跟翊涵也在這,我們全部人都在等你們這對夫妻檔。』傅翊城也跟著附和。
果然是兄弟,如此了解他。
『好,我馬上過去。』
結束完通話,姚子承看見慕可蓉手上拿著她親手縫製給他的水藍色襯衫。
「穿這件去吧,算是我的小小私心。」慕可蓉淺淺的勾起嘴角,「然后我們一起去。」
「好。」
今年的生日絕對會成為姚子承印象深刻的一天。
而當傅翊城好奇的問姚子承身上這件襯衫哪來的,某個傲嬌馬上毫不掩飾的曬起恩愛。
「當然是我老婆親手做的。」
「嫂子還會做衣服!?」傅翊城不敢置信,慕可蓉也太強了吧!
「這都可以拿去賣了。」徐文浩不由得打從心底稱讚。
「既然這樣,嫂子有空也幫我做一件吧。」韓柏竣話才剛落下,馬上被姚子承的眼神殺死,「呵呵,我剛剛開玩笑的。」
姚子承也無時無刻注意著慕可蓉的安全,雖然有白秘書她們在她身邊,他還是不放心。
至于慕可蓉懷孕的事,他們沒有特地說出來,原因只是因為姚子承的傲嬌性格不愿意這群人只晚他一天就知道老婆懷孕的事,為此他還特地打電話請姚子尚別提起,當然還有傅翊涵,不過他們倆個都以為姚子承只是遵從習俗,三個月內不能說出懷孕的事,所以沒想太多就答應了。
「老婆,會不會很累?」姚子承走到慕可蓉的身旁。
「不會呢,而且看到大家都雙雙成對了,我很開心。」
(傅翊城表示:嫂子妳忘了我這個單身狗的存在了T-T)
「妳就是這樣,只會關心別人,都不關心自己的老公。」姚子承假裝吃醋。
「老公吃醋的模樣好可愛喔。」慕可蓉捧著姚子承的臉。
「那邊的兩位太閃了!」韓柏竣的話打斷了他們之間甜蜜的氛圍。
「壽星快來切蛋糕,別在那邊放閃。」徐文浩跟著說。
「好了,這就來。」
姚子承牽起慕可蓉的手,一起走向大家。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403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