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夫卡作品《變形記》筆記,清早醒來發現自己變成了甲蟲

半個上午的閱讀體驗非常奇特;第一反應是沒看透,但卻有些許思緒在心里轉;卡夫卡的絕望似乎很晦澀,不像太宰治一般攝人心魄。至于諷刺,這些天卡夫卡與契訶夫交替進行,覺得卡夫卡很隨和。
卡夫卡作品《變形記》筆記,清早醒來發現自己變成了甲蟲
一覺醒來變成甲蟲——這在生理上是荒誕的,但另一方面卻有其合理性。尚不論甲蟲外觀的隱喻意義,黏糊糊的甲蟲給人第一印象應該是“討厭”,而一個人般大的甲蟲就只能被叫做“怪物”,使人覺得恐懼。

但這位變成甲蟲的格里高利先生——他的第一個反應竟然是我還要繼續工作——這令人想起《摩登時代》里卓別林休息時間仍然扭轉扳手的滑稽姿態。這本身是一個黑色幽默,人已經病態了,病態到了對身體不聞不問,仿佛就算變成一個饅頭,也要盡量負擔起分泌淀粉的任務。

緊接著是其他人物們的登場——分為三部分,工作伙伴、家人和陌生的社會人。這三部分人對異變的格里高利態度一致——蘋果核掃帚把等等。但每個人對格里高利的態度又有區別。
格里高利一直覺得自己仍然是個正常人,渴望大家的接受和理解;但它確實已經發生異變,被人以不同程度討厭著。每個人對他的態度略有區別,但短短幾個月,大家就趨于同一。趨同的最大原因并不在于他是個怪物,因為事實上他已經足夠謙和了。
因為他沒有了掙錢糊口的能力,所以被勞動起來的眾人趕了出去。
卡夫卡作品《變形記》筆記,清早醒來發現自己變成了甲蟲
書中有兩個描寫令我印象深刻——
1,家人們把格里高利的東西拖出去又送進來。格里高利只能享受新身體帶來的有限的自由,家人們看似在滿足他,可同時卻在忽視格里高利仍然有人的特性的現實——格里高利爬到墻上護住了一幅畫,這是他唯一所能做到的;而家人們不給他選擇的權利,正如《發條橙》順手剝奪亞歷克斯的貝多芬一般。
而后來,家人們完全不把他當人了,把他的房間當成一個儲物間,給他留下一個“狹窄的,每次輕微的走動都能帶動一片灰塵”的空間。
2,關于格里高利的妹妹。如果牽強的說——這位妹妹是帶有性暗示且是小說中所有女性里最有女性特征的一人,她最關心格里高利,而又最先明確提出要拋棄他。而且在格里高利死之后——她“仿佛獲得了新生”“出落得更加豐滿和美麗”。這更像一個反諷,仿佛沒心肝得人才能在世界上更美好的立足一般。

至于我們——價值觀世界觀都遭到文革破壞,然后被改革開放沖擊的七零八落的現在,我們一覺醒來,是不是也會變成甲蟲呢?不,我們已經是甲蟲了——吃喝拉撒睡,偶爾翻個身放個屁,分泌著粘液,渴望在墻壁上爬。

來源:
豆瓣用戶“楊山魈”:https://www.douban.com/people/Ryugagotoku/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416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