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讓男人興奮 躺沙發扳開腿舔小說

番外 學長,全世界只有我能拐走你! 紀若芯上大學兩個月后。
她歡歡喜喜的拎著自己的便當,要去找曾辰哲,可是,當她看見一個景象時,只能愣在原地――
為、為什么學長會和一個女生走在一塊?
紀若芯定晴一瞧,發現那女生正是系花……
學、學長出軌了?嗚嗚嗚。
系花笑得燦爛,在曾辰哲身邊跳呀跳,模樣有點兒像紀若芯平時對待曾辰哲的樣子。
紀若芯回想前幾天發生的事,會不會是她搶了學長咖哩飯里的雞肉?還是她昨天沒有去找學長?
紀若芯想破了頭,到底是哪個原因讓學長不要她了?
她呆愣愣的自個兒走去餐館,點了一大碗的麵,不顧旁人眼光,開始大吃大喝――直到有個身影靠近。
「若芯,妳一個人?」
呃……這怎么聽起來有點兒像搭訕呢。
紀若芯吞下嘴里的麵條,接著抬起頭――
她瞇著眼,這人怎么好像有點兒眼熟?
「知道我是誰嗎?」男子笑了笑,附近的雌性動物全都朝這兒看,哇嗚,這、這不是她們最近很紅的校園王子嗎?
她們剛入學,立刻被曾辰哲有了女朋友的事深深打擊,幸好最后還有一個校園王子的出現,撫慰她們的少女心。
紀若芯呆呆望著他,搖頭。
這人長得不錯,只是沒有她家學長好看。
「我是鄭霆。」男子依然笑著,他想,全世界大概只有這女孩不知道他是誰吧?這個整天在曾辰哲身邊轉的女孩。
「喔。」紀若芯點點頭,接著歪頭問:「有什么事嗎?」
「只是想問問,我們系的教授不是說要分組作報告嗎?」鄭霆淺笑,「方便一起嗎?」
紀若芯想,明明就跟他沒有很熟呀……
「我已經跟朋友一起了。」紀若芯胡亂地找了個藉口,接著說:「抱歉。」
鄭霆聳肩一笑,「沒關係。」
其實他也不缺人的,這紀若芯難得可以和他一起,又為什么拒絕?他方才明明就看到了,看到紀若芯親自瞧見曾辰哲和其他女生走在一起的場景。
不忌妒嗎?
「蠢雞,不是要來找我嗎?」曾辰哲皺眉往他們的方向走去,「為什么妳會在餐館?」
接著曾辰哲掃了一眼紀若芯身旁的男子,挺帥的,只是沒有他帥。
「我剛剛去找過你了。」紀若芯噘嘴,「可是你很忙。」
曾辰哲也猜到紀若芯看到什么了,但他也不急,一派悠閑的解釋:「我去朋友的聚餐,那女的只是跟我順路,所以才一起走。」
在紀若芯耳里聽起來就像藉口。
她輕輕地哼了一聲,繼續埋頭吃麵。
倒是現在餐館擠爆了人群,所有女孩都聽見了消息,兩個大帥哥正在餐館里頭!
興奮歸興奮,還是養眼重要,所以一群人沖到了紀若芯附近的位置,坐在那兒點餐,希望自己能被兩位帥哥注意到、也能順便好好「欣賞」他們。
曾辰哲挑眉,對著紀若芯說:「我看妳也挺忙的。」
語落,還特意撇了鄭霆一眼。
紀若芯怎樣讓男人興奮 躺沙發扳開腿舔小說想跟曾辰哲說,她不知道這男的為什么要來搭訕她啊!嗚嗚,可是學長看起來也不像吃醋……
「我們只是在討論事情。」紀若芯撇嘴,接著抹了抹嘴角的醬汁。
「我們也只是剛好順路。」曾辰哲淡定回覆。
這蠢雞肯定是吃醋了。
曾辰哲一把抓起傲嬌小雞,霸氣的將她帶出餐館。
「學長你渾蛋!」
「嗯。」
「學長你壞蛋!」
「嗯。」
「學長你蠢蛋!」
「嗯。」
「學長你……你茶葉蛋!」語畢,紀若芯自個兒笑了出來。
曾辰哲將她拽入懷里,難得的一笑,「對不起。」
紀若芯也心軟了,軟綿綿的說:「我沒怪你……」
「嗯。」曾辰哲捧起紀若芯的臉,開始輕啄她的臉頰。
紀若芯一驚,學長怎么這么主動!
「這里很多人……」紀若芯輕喃,但嘴立刻被曾辰哲堵住了。
從淺淺的細吻,到有點「大人式」的吻法,讓紀若芯心跳加快,學長的吻功怎么這么好?
紀若芯被吻得喘不過氣,「學……長……」
「嗯?」
就在紀若芯以為要結束的時候,曾辰哲又低頭吻了下去。
直到紀若芯被吻得雙唇紅腫時,曾辰哲才停止動作。
紀若芯抬頭瞧了瞧曾辰哲,嘿嘿,她家的學長好像害羞了!
她伸手戳了戳曾辰哲的臉頰,笑得極為燦爛,「學長,全世界只有我能拐走你!」

番外 學長,我要霸氣求婚! 今天是我和學長約會的日子。
我穿了一件紡紗裙,夢潔說,男生最喜歡那種服裝。
可是當學長見到我的時候,臉上并沒有任何喜悅,倒是和平常一樣,悠閑又輕鬆的倚靠在我家大門上,戴著耳機。
「學長!」我伸手想拿開他手上的手機,只可惜被他整只手一把抓住。
我瞪著他,「手機有比我吸引人嗎?」
他依舊盯著手機,不發一語。
可惡……
怎么都不關心我呢?
我咬牙切齒的望向他,準備撲到他身上時,我突然發現了一件事――
學長今天好像比較不一樣?
我停下腳步,咦?學長今天穿的不是上次我很興奮的拿著雜誌,說里頭衣服很帥的那件嗎?我記得那個要上萬元的……
學長居然買了?
學長真的買了?
學長為了我買了!
我欣喜地看向他,不顧三七二十一,立刻沖去他懷里。
「學長你好帥!」我瘋狂的抱住他,學長這個臭傲嬌,買了我喜歡的衣服還不說!
學長尷尬地咳了兩聲,收起手機,拍拍我的背,「走吧。」
我牽起他的手,竊笑兩聲。
走到外頭,我發現對面的小公園有人在拍婚紗照。
好多小朋友以及氣球、熱鬧的我也想去瞧瞧。
新郎和新娘看起來極為甜蜜,我望著身邊的學長,厚臉皮道:「學長,你以后要向我霸氣求婚喔!」
他挑眉,「所以妳這是在跟我求婚的意思嗎?」
我愣,「你不跟我結婚嗎?」
「我有說不跟妳結嗎?」
「那你要跟我結啰?」
他勾起一抹淺笑,「我考慮看看。」
我急得跳腳,「不能考慮,一定要結!」
「那我只好勉為其難的答應妳了。」
我瞬間呆住,怎么有種被坑了的感覺……
渾蛋啊啊啊啊啊啊啊。
「蠢雞。」他俯下身,揉了揉我的臉頰。
對其他人冷漠,但又只對我溫柔,這就是我的學長。
我的,冷漠又溫暖學長。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430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