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污很污的口述 還敢在朋友圈炫富嗎

Ch1.永凍層里的似水流年-08 「我不要!誰跟一個陌生人有什么話好說。」
可是,掙扎不過比她高上15公分的尚恩卓,謝孟楠還是被拉到安全門后的幽暗樓梯間。
「陌生人?看妳這一臉吃到蒼蠅的反應,應該已經想起我了才對。」
尚恩卓一手拉住她,一手緊壓住安全門以免其他人闖入。
「好歹我也在妳家吃過五年多的飯,『陌生人』三個字就想打發我?真是沒血沒淚啊謝孟楠。」
「老同學就老同學,我跟你沒有其他關係吧?你想干嘛?」
「這么糟糕的態度,真的不太好呢謝同學。我可以好心提醒妳一下,為何謝同學妳不該用這種態度對待我。」
尚恩卓神祕一笑:
「據說妳國小五年級那時,之所以滿腔正義的跑出來維護轉學生,其實是想吸引暗戀的人注意;而國中畢業典禮前一天,差點縱火燒光學校的人是妳,但最后被記兩大過的人,卻是妳的小跟班49號………」
「如果我沒記錯,謝孟楠應該是個愛面子到極點的無良女人才對。」
謝孟楠的臉燒到滾燙,就算之前對尚恩卓有一絲絲小歉疚,也因為他勾在嘴角的微笑和威脅,而完全被怒火燒成灰燼。
「你到底想怎樣?那些都是小時候不懂事啊!我愿意道歉!尚恩卓,那些都是我的錯,我誠心誠意的道歉──然后我們就一刀兩斷根本無關,繼續當做不認識吧?」
謝孟楠挑釁的瞪著他。
出乎她意料的,尚恩卓居然放開她的手,很誠懇的握了握她掌心,「沒問題,那些都是小時候不懂事,我們都幾歲了,也都是成熟的成年人了,握手言和。」
他收起戲謔笑容,低頭凝視她。「我接受妳的道歉,謝同學。」
啊?本來已經計畫好要故意大鬧大吵一場的謝孟楠,反而被他既不親近也不疏遠的客套,弄得不知所措。
怦怦怦。
心臟輸送血液的速度有點快,快到謝孟楠懷疑,自己是不是有心律不整的毛病沒被檢查出來。
「啊?哦、那,呃……好。」
她口乾舌燥的看著尚恩卓,一時不知該說什么。
曾對她的喜好了若指掌的尚恩卓,是不是故意用這種很像接吻的角度,低頭看她?
呸呸呸。不可能。
不要忘記他是那個自以為是、不念舊情、不告而別的49號。
尚恩卓握著她的溫暖手掌,立刻放開。
「不過,我之前看了學員資料,謝同學,妳的就學/職業欄沒有填。為什么?」
謝孟楠心虛的撥撥頭髮,撲騰的小心臟被殘酷現實拉回真實世界。
她把自己從回憶里拔出來,再次露出淡然的武裝:「哦,剛失業,我目前待業中。」
「了解,所以妳才需要那筆學費。既然如此,謝同學,我們做個協議如何?」
「什么協議?」
尚恩卓從軍裝口袋里掏出那張紙團,繼續拋。
「妳上次也看到了,這個班很多女生醉翁之意不在酒,我又一向不喜歡跟人群太接近,妳要是肯假扮我女朋友,我就幫妳做假紀錄,讓妳不管翹課幾次、有沒有考過檢定,最后都能順利拿回學費。」
「真的?」
不得不說這提議實在誘人,謝孟楠的眼睛頓時亮了。
但,她立刻警戒的想起自己最近的衰運都跟男人有關,誰曉得尚恩卓這枚蛻變過后的美男,會不會是命運用來壓垮她的最后一顆天菜?
她遲疑了。
「我想,還是不用好了,請假壓在三次以內對我來說不是問題,檢定考不過那當然更不是問題,我完全可以靠自己拿回學費。」她故意甩甩頭髮,瞥了他一眼:「而且,誰知道你會不會假戲真做,那我豈不吃虧?」
尚恩卓挑挑眉,詫異的笑了,抬起下巴又露出那一臉討人厭的睥睨樣。
「謝同學,妳又不是不曉得,我已經徹底了解妳是個多么表里不一的任性小氣心機女,妳再怎么假裝溫柔都騙不到我了──還是,妳是怕自己不小心假戲真做?如果是這樣,那算了,剛才的提議當我沒說,橋歸橋路歸路,我跟妳從現在起不認識。」
尚恩卓轉頭,滿不在乎地把紙團拋進樓梯口的紙類回收箱,伸手去開安全門。
他默數三秒。
三、二、一。
他的外套被扯住了。
「站住!」
謝孟楠怒髮沖冠,氣勢洶涌的吃下戰帖。
「尚恩卓,誰怕假戲真做了?剛才那種提議算什么?我答應!說說看要怎么做?」
她謝孟楠就是再怎么厚臉皮,也不樂意被人這么明擺著打臉。
即使尚恩卓現在外表再怎么美好,她怎么可能喜歡49號那種連骨髓都陰沉的家伙?

Ch1.永凍層里的似水流年-09 尚恩卓雙眼微瞇。
「不難,只要妳上課時不準分心,專心看著我,以免有人起疑;第二,每次下課后妳就站在旁邊等我,幫我擺脫那些女生,我跟妳一起下樓各走各的離開。」
謝孟楠雙手環胸,開始提條件。
「反過來說,我現在答應你演戲,你怎么保證我到時可以拿回全額學費?還有,我還能有什么好處?」
尚恩卓的眼神又深了。
「用我們認識的那整整五年,還不夠作為擔保?謝很污很污的口述 還敢在朋友圈炫富嗎孟楠,我何時虧待過別人了?」
謝孟楠歪頭想想,確實如此,尚恩卓不只是個超級資優生,而且做不到的事絕對不提,說出口的話無一不兌現,就像他對她任何大大小小的無理要求,一向都會如實辦到。
「好,成交。」
尚恩卓微笑,對她伸出手,謝孟楠不加思索的就提起手拍過去,和他擊掌。
「咦?」身體自己動起來的熟練度,讓她疑惑了一下。
尚恩卓笑了。
「其實妳還是記得的吧?每次妳打算跟我做什么不道德的協議時,都會叫我先跟妳擊掌,然后才把計畫說給我聽。」
「是有這回事。」
謝孟楠忍不住也笑出聲來。
時光好像一瞬間飄回十幾年前,她心里忽然流過一絲溫暖。
「因為那些事,對你沒好處嘛,我怕你不答應,只好先騙你擊掌打契約。」
如果在這個世界上除了家人之外,要她選出一個值得她完全信任的異性,那不會是任何人,甚至不是她的任何一任男朋友……那個人,只可能是49號。
只要和她擊過掌,即使內心再怎么不甘愿,也愿意替她做任何事的49號。
可是,當年他為什么要這么做?他們之間曾有過的牽絆默契,早就被他當時的決絕離去,傷得支離破碎。
謝孟楠嘴角的笑容收了回去。
她已經不是當年的謝孟楠,他也不是曾經的49號了。
尚恩卓抬起手腕看錶。
「再四十分鐘就要上課了,我先進教室準備。」
「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教室有點悶,我先開窗通風。」
「沒關係,我跟你去。如果有學員一進教室就只看見我跟你,傳出八卦的誤導效果會比我們自己刻意宣傳還要好吧?」
「可以,如果妳不排斥的話。」尚恩卓深深看了她一眼。「謝孟楠,雖然妳從以前就很會戴假面具,不過現在騙人的功力更高了。」
「謝謝你的稱讚,尚老師。」謝孟楠裝出一臉假惺惺的嬌羞樣,她記得尚恩卓最討厭的就是這種超級驕氣又公主病的女生。
果然有效。
尚恩卓默默離她遠一步,表情像看見鞋子上不小心踩到的口香糖殘渣。
謝孟楠聳肩,反正眼前這男人知道她過去的每一件破事,就不用再隱瞞自己很有心眼的事實。
「我都28歲了,你還想要我多純真?你不是也變了很多嗎?彼此彼此。」
她嘿嘿笑,伸出四只手指,故作高傲地刺刺刺,戳進尚恩卓的臂彎,繼續噁心他。
尚恩卓雖然僵了一下,但沒甩開她。
走回補習班柜檯,尚恩卓也不理掛在自己右手上的謝孟楠,屈起手指便在大理石檯上輕敲。
「李姐,我要教室鑰匙和新座位表。」
進教室后,尚恩卓點亮所有的燈,謝孟楠邊開窗邊問。
「你有沒有看到柜檯小姐剛剛瞪到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尚恩卓將小蜜蜂別在毛衣領上,寫著黑板,頭也不回。
「如果我看見有人進安全門前一副要打架的樣子,出來的時候卻搞得像一對甜蜜情侶,我也會多看一眼,覺得他們有病。」他透過小蜜蜂傳出的聲音特別有磁性。
謝孟楠噴笑。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431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