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嫩女直噴白漿 馬車上 h 肉 文

第十七回 瘋了,你們這兩個都瘋了,還有干嘛每次都把人拉進跟推進空教室啊啊啊!?閻珩被這么突然一推,往后踉蹌了好幾步在停下來
「喀擦」教室的門在小高跟著走進來時被關緊跟鎖上,連窗簾也唰啦的通通拉起來,只剩幾盞昏暗的燈光
閻珩馬上步步退后往后面的窗戶準備跳窗逃逸,不過這里好歹是二樓,開了窗還是有一定的高度
在他還在猶豫要不要跳之間,小高已經走上前抓住他的手腕往地上甩
「痛」閻珩吃痛的要從地上撐起身子,卻又被小高直接整身壓倒在地上
「我說…你干嘛這樣做?」閻珩雙手被牽制綁住后向上高舉,閻珩明白他的力氣絕對敵不過小高,不想白費力氣在掙扎上
但是他還是想知道…私底下人氣似乎也是很高的面癱家伙干嘛要對他做這種事
「因為我討厭月見」小高將臉逼近閻珩,馬上被閻珩撇頭躲開
「為什么…」會討厭啊?還有,這跟對我做這種事有什么關係?
「本來提醒你以為你會讓月見抓住把柄,沒想到反而是反效果」小高將閻珩的臉硬轉過來拿下眼鏡說道
「你…?!」閻珩看到拿下眼鏡小高的面貌,有點被嚇到,因為他長的居然跟月見至少有三分相像,但是瞳孔顏色不一樣
「很驚訝嘛?果然你也看的出來我長的跟誰像,老實跟你說吧,我跟月見是同父異母的兄弟,我是月見爸爸外遇時生下來的」
「但是我們根本沒把對方放在眼里過,月見那家伙,想得到的一切都能得到,而我呢,卻連跟他相提并論的機會都沒有過,永遠要躲藏著避免讓別人發現我跟他是兄弟」
「….」這種躲躲藏藏的體驗,閻珩不是沒有過,但他不知道安慰眼前這個人,因為畢竟處境是不一樣的
「所以,只要是月見看上的女人,我都只能在他玩膩時才能碰,不過,看來我們兩個的喜好挺相近的呢」小高輕輕用手滑過閻珩的臉頰跟頭髮,有些陶醉的說道
「不過沒想到我這次居然能比月見先品嚐到你的滋味,一想到這,我整個人都亢奮起來了」閻珩聽到小高說完,馬上感覺到身體下面有抵住的燙熱觸感,讓他整個人馬上冷汗直流
「你冷靜點,還有,我不是月見的女人」我是個男生,只是喜歡看BL被月見誤會是同性戀而已!閻珩在心里吶喊道
「不是月見的女人?讓你怎么會讓他出手碰你?我看你們應該只差沒有插入了吧?」
「什…什么插入!!我是男生!你們這群神經病不要每個都想插入我后庭啦!」閻珩都快哭了,為什么他明明是男生,他們對待自己都好像在強暴女生一樣啊?!
「你還真沒有自覺欸,在我看來全校男生看你的視線都是非常想插入你后庭」
「而且你自己還會不自覺散發香氣呢,這是什么?刺激同性的費洛蒙嘛?」小高低下頭嗅聞著閻珩鎖骨跟脖頸上的體香
「摁…..」溫熱的鼻息讓閻珩敏感的下巴處發癢,緊閉雙眼不小心發出聲音出來
「這種聲音真的會讓人把持不住」小高抬起頭看著閻珩,他的臉已經有紅暈的顏色,讓人看了十分動情
「嗚!」接著閻珩的嘴巴隨即被柔軟的兩片唇瓣覆上,讓他嚇的一縮張開眼睛搖頭做出緊閉著雙唇的動作
「閻珩,打開嘴巴」小高開口有些不悅的命令道
不只長相像,閻珩現在才發現,小高學長為什么連聲音都如此像月見啊?聽到這個聲音,無論如何他就是不敢反抗的乖乖輕啓嘴巴
「呃…嗚…摁」但是他的接吻跟月見的完全不一樣,是又強勢又激情的方式,直接撬開嘴唇反覆擠壓吸吮著他的舌頭,這是一種強烈的佔有,不斷的將閻珩的唾液吸到他那吞飲,舌頭跟舌頭間還不斷牽出透明的絲狀液體
「呼…呼…呼…咳..」好難呼吸…承受不了小高這樣的激烈,閻珩用力將手抵著他的胸膛想要趕快結束這場接吻
小高感覺到閻珩的反抗后停下了強勁的攻勢,將綁住閻珩的領帶解開來
接著他一把拽住閻珩的手硬是將他疲軟的身體拉起至半跪的姿勢
「喂,靠向我這」小高拿了張椅子坐下來朝閻珩命令道
「….!!」閻珩默默的撇開頭,不過馬上身體還是被整個外前拽,讓他整張臉直接被推到小高下半身突起物面前
「幫我舔」小高低下半身貼著閻珩的耳畔說道
「為…為什么我要幫你舔?!!」閻珩憤恨的推開靠近他的臉
「你做的好,我可以考慮不要做到最后,如何?」小高輕鬆的閃過閻珩的手說道
「你現在有兩個選擇,幫我舔不然就乖乖被我上,你選一個」

第十八回 「嗚…」閻珩別無選擇,只能伸手去解開制服褲上的拉鍊
「誰準你用手了?」才剛伸向前,閻珩的兩手就被牽制住
「不用手怎么…」幫你用啊!
「全程,都用嘴弄」小高露出一抹冷笑說道
「可惡…」閻珩將嘴巴靠向拉鍊拉頭處,用牙齒扣住拉頭沿著燙熱凸出的性器形狀向下拉,緊貼著性器的臉頰還不小心沾到濕黏的滲出底褲的液體
「啊…」因為閻珩的臉廓摩擦到已經蓄勢待發的性器,一陣冰涼的舒爽感讓小高整個人舒服的低吟
「摁…」閻珩拉下拉鍊后,看到某個正昂然挺起的陽具包裹物,有些遲疑的將嘴巴繼續靠近到底褲褲頭,將褲頭緩緩拉下時,馬上被激烈彈跳而出巨大肉棒狀物體打到臉頰,燙熱濕滑的觸感讓閻珩的臉瞬間發紅
也太大了吧…閻珩看著此時正在他眼前筆直如箭的壯觀男性象徵十分恐懼,他這種長度跟粗度,他的嘴巴真的可以容納完全嘛?
他試著先用舌頭舔著陰莖前端的噴出口,在輕輕的吸住陰莖頭跟包皮
「啾噗….啾噗」他試著弄出更多的唾液在上頭方便舌頭黏膜摩擦吸吮
「摁…你這淫蕩的家伙…」這家伙真的是第一次這樣幫男生用嘛?
接著閻珩將舌頭往下舔舐到粗大的陰莖體,在將嘴巴的上顎下顎同時含住擠壓著睪丸的頂端后在放開往上輕輕舔到龜頭
「啾噗…咕啾…咕啾…」閻珩試著先吞入半根肉棒后,開始加速的抽拉起來,唾液與肉棒拍打出淫穢的水聲
「呼…」這種感覺真的是太棒了,小高看著下半身的閻珩,這家伙有可怕的魔性啊…
「嗚!嗚嗚!」接著閻珩的雙手被放開,接著小高突然使力的往他的后腦杓頂進去,讓他含住半根肉棒的嘴巴得被迫將整根陰莖吞入到喉嚨深處
「啊啊」龜頭跟前端感受到聲帶跟喉頭的鼓動,讓小高不自覺站起來的扭動身體,不斷在閻珩嘴巴里盡情挺進抽拉
「摁…摁..摁,啾噗….咕啾….啾噗」沒料到小高會失控的閻珩,面對眼前激烈的聳弄只能全盤接受,口腔黏膜跟唾液不斷的跟肉棒使勁摩擦讓他只能痛苦的勉強發出吟叫聲
「摸..我這里」小高粗喘著氣將閻珩的手掌抓起來往他的陰莖根部與陰囊處按壓
「嗚!!咕啾!!」
才剛按壓沒多久,閻珩的嘴巴就瞬間感受到性器將一大片的熱液盡情噴灑在自己的喉嚨深處跟口腔內部,大量的液體集中梗在喉嚨讓他快窒息,閻珩趕緊推開小高,將釋放的性器從自己的嘴里拔出
「咳…咳…咳咳咳…」又腥又鹹的精液味道讓閻珩無法吞嚥全部,好幾滴白濁的液體往他的唇邊洩漏出來滴到地板上
居然不說一聲就射,根本就是存著要他吞精的企圖來的!
「你射了,我可以走了嘛?」閻珩有些煩躁的擦了擦嘴巴,站起身要去拿書包
「誰說你可以走了?」小高一把環抱住背對著他閻珩的腰部往自己身上攬
「放開我!!」可惡!美工刀放在書包里!閻珩氣憤的在小高的懷里奮力掙扎
「好了,我知道你很生氣,冷靜一點」小高低聲寵溺的往閻珩的耳朵邊輕語道
「嗚…」可惡!這該死的像月見的聲音,讓閻珩瞬間態度放軟的減少掙扎
「怎樣?月見的聲音讓你很開心對吧?平常我都要壓抑住這種聲音呢」看著閻珩臉色發紅的模樣,小高嘲諷的說道
「你去死個一萬遍吧!哇!」閻珩使出全力想推開緊抱住他的小高,結果整個重心不穩跟著他一起跌坐到椅子上,還好椅子還算能支撐他們兩個的重量,不至于往后一起跌的四腳朝天
說是跌坐到椅子上,還不如說是他整個人坐到了小高的大腿上
「!!」閻珩急急忙忙的要起身,結果又被小高硬是摟回來抱緊
「放開我!這跟我們說好的不一樣!!」閻珩死命抵著小高的胸膛喊道
「我們當初說了什么?」
「你明明說只要我幫你舔,你就會不上我的!!」
「我又沒說會上你」
「咦?」閻珩瞪大眼睛
「只要不把性器插入,都不算是上,不是嘛?」小高露出一抹邪笑說道
「什么鬼東西!」你們這群人都在隨便抓語病!閻珩整個惱怒
「所以…不包含愛撫不是嘛?」
「摁!!」小高說完,馬上往閻珩被汗浸濕的襯衫胸前兩端的乳頭上吸住舔舐,讓閻珩忍不住敏感的發出嬌吟
「你夠了沒…摁…摁」閻珩還沒抗議完,小高的手又開始進攻另一邊的乳頭,雙管齊下的方式讓閻珩瞬間招架不住
接著小高趁閻珩注意力不集中時將他的其中一只腳跨過自己的大腿,讓閻珩呈現跨坐在他身上的姿勢
這什么姿勢!閻珩面紅耳赤的要將腳伸回去,不過馬上被壓制住
「你要干嘛啦!!」逃不掉的閻珩焦急的喊道,這種下流的姿勢讓他頓時害怕起來
小高沒有回話,將手移往閻珩后方的下半身處,隔著制服褲揉捏按壓著他緊實的屁股
「摁…摁…」抵擋不了的快感讓閻珩整個人身子一顫一顫的,瞬間變成迎合著小高的挪移的手擺動臀部
「看來月見調教的還不錯呢,才這樣就會學著去誘惑男人了嘛?」看著閻珩誠實面對自己的反應的小高低笑道
「我才沒有被他調教…啊!!」閻珩憤憤的反駁完,馬上發覺后方有只大手直接扯開制服褲跟底褲伸進去撫摸他屁股上光滑的肌膚
「做什么…嗚…」小高完全不理會閻珩的叫喚,修長的手指直接往他的臀部蜜穴直搗花心,在穴孔的黏膜處輕輕的轉圈刮弄了起來
「啊…摁..摁…摁…」激烈的麻感讓閻珩無法控制的吟哦出聲,屁股不斷的上下扭動
「直接插入似乎會很痛呢」
「什么插入….嗚…嗚…」小高說完將另一只手的食指撬開閻珩的嘴里翻攪,勾出大量晶亮豐沛的液體
「噗啾」接著小高將黏糊的食指開始轉移陣地往閻珩的穴口插進至溼熱的甬道里
「啊!痛!」閻珩感覺到后庭有某種被強插入的異物痛感,痛的緊縮身體嬌喊出聲
「放鬆點,才一根手指呢」感覺里頭燙熱的肉璧正在緊緊吸著他的食指的小高,頓時也有些情慾難耐的說道
「好痛!好痛!求求你不要在進去了,快拔出來…」感覺到食指逐漸往從未被探索的神祕甬道內部侵入,閻珩淚眼婆娑的抓著小高的手求饒道
「深呼吸,很快就會舒服的,來,抓著我的肩膀」看著閻珩痛苦的容納著他的手指的臉紅表情,小高忍不住的放軟語氣的安撫他,將他的兩手放到他的肩膀上
「呼…摁…呼」聽到小高的聲音,閻珩試著深呼吸稍微放鬆緊收的括約肌,雖然還是很痛,但是痛度沒有剛剛的激烈
「咕啾,咕啾,咕啾」感覺到閻珩的放鬆,小高開始在他的蜜道中用手指瘋狂的抽送起來
「摁!摁!摁!」猛力的撞擊跟摩擦讓閻珩產生出種強力的快感,整個身體開始往上抽動起來
「舒服嘛?想不想更舒服一點?」
「啪咕,啪咕,啪咕」不只手指,小高接著連手掌也一起加入抽送行列,食指在插入時讓手掌跟一起不斷持續拍撞閻珩的穴口跟媚肉
「啊!啊!啊!!」閻珩從不知道肛門被插原來可以那么舒服,舒服的讓他忍不住大喊出聲小嫩女直噴白漿 馬車上 h 肉 文的擺動身子,制服褲前端也開始慢慢的挺起渲染出水漬
「這反應真讓人上火」看著泛出嫣紅的臉頰還有淚水的閻珩,小高忍不住加重跟加速食指的力道在周圍的肉壁中攪弄翻送
「嗡——–嗡———–嗡」當小高的手指還在閻珩的身體里不斷來回抽插時,放在小高胸前口袋的手機震動起來
「摁…摁…摁」
「喂,月見?」閻珩抓緊著小高,努力的承受著他激情的逗弄,以致于沒聽到手機的震動聲跟來店人顯示,但當小高接起手機說話時,他整個人身體馬上一僵
月見學長打過來的?!!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453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