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咪又跑了主角 h把腿張開我要檢查

第七十五回 H 「摁…不要突然這樣動啦….」本來只是想捉弄一下這個冒失的貓咪,沒想到閻珩還真的被他惹哭了
而且現在卻連舔了下耳朵就敏感的身子柔軟彷彿像一攤春水,讓小高忍不住開始向上抽動還在他溫暖的體內肉徑不斷收縮夾緊的分身
「我們盡早結束如何?」聽到嬌軟的囈語,小高緊攬住閻珩的腰身用力撐起臀部讓肉柱挺進到腸道的深處
「啊摁!輕…輕一點」閻珩的身子被下方的腰腹間持續的撞擊,好似整個五臟六腑都被震的亂七八糟,身子不斷向坐在浮板上般在隨著波浪的起伏不定,蜜穴里的鮮紅媚肉不斷的被翻攪抽出后又被分身擠壓進去,腫脹的肉壁不斷緊緊吸附著肉身試圖減緩抽拉的速度跟力度
「忍一下,快結束了」「摁….摁啊…嗚…」話才剛說完,閻珩便感覺在體內深處猛沖的肉莖又更加脹大的撐擴里頭的溼熱穴徑,閻珩坐下的姿勢稍稍一挪動就能讓前端使力擠開肉突的皺褶開拓探進更深的蜜道
「自己動一下,摁?像這樣…啪啊!」「啊摁….不要….摁….」小高在閻珩的耳邊輕聲說完,輕托起他的臀部讓分身抽離一節后又將閻珩向下壓坐下去,讓深處四面的花肉的在緊密合成一條縫時又隨即被一個粗柱的燙鐵向外擠開
閻珩被學長接二連三的撞擊,搞的身體只能全力的迎合著身下的動作律動,肉棒不斷的把嫩穴裏頭的殘余的淫水推擠出來,身子下的性器不斷的向上昂起持續淌著好幾絲蜜液吊掛,情色的動作在月色照射下形成的一道明顯的晃蕩黑影
「啾噗….啪!!摁…摁…啪!!….快要去了…啾咕….不要再撞了…啪!!….哈摁…嗚…」得不到閻珩自己動的允許,小高只好抽出了泛著青紅色與黏液滴淌的粗長肉莖后,將閻珩放倒在媽咪又跑了主角 h把腿張開我要檢查地上,脫掉他身下的所有障礙后,直接壓住他的身軀后將陰莖繼續直插進往還沒合起的穴口后開始全力沖刺,黑夜中高空上整座的摩天輪開始跟著搖晃起來,里頭不斷傳來陣陣肉體的啪撞聲與交合的水聲
「不要動那….我真的會去….啊!!摁….!」想要快點結束的小高,開始往閻珩腸壁上方最深處的敏感肉點猛力的抽插磨蹭,讓閻珩身體猛然一顫,下方傳來急切噴精感讓被掰開的雙腳開始不安分地扭動,體內的蜜道也開始將花徑急欲密合的越縮越緊,緊夾住不斷來回擼動的開徑的分身
「學長你做什么…嗚…不要這樣!!…噗啾!」當閻珩隨著前列腺的刺激大量的水液開始全力積在輸精管要向上噴柱時,小高直接撩開他的上衣,往裏頭探索著突出的粉紅蓓蕾,開始用兩根手指捏拉后再彈開
「噗」在乳頭兩端都尖立起來后,小高開始用指尖轉圈摳弄微小的肉粒,敏感的乳腺神經直接讓閻珩的分身向上噴出一道沫束后,持續的射出更多銀白黏濁的溫熱漬液在腹部上
在閻珩將臀部收緊噴精的一瞬間,也迫使小高裏頭被全力擠壓的陰莖朝蜜道的溼熱深處瘋狂的灌溉著嫩紅的肉田,盈滿整個花徑的的溢出乳白色黏露沾染在兩人結合的黏縫處

第七十六回 微H 「哈…哈…哈」高潮過后,像是剛做完極限運動的兩人喘著熾熱氣息融合進密閉空間的空調,冷熱交錯的肌膚相親彌散出一股愛慾的氛圍,兩人依舊用著上下交疊的性愛姿勢倒臥在地板上,摩天輪的晃蕩也逐漸因為過程結束平緩下來,兩人貼緊完美結合的下半身滿滿的都是激烈歡愛過的體液
「學長…快拔…拔出來…」感覺到還微微發硬顫抖的分身好似流連忘返的直插在自己流著精液的蜜穴里,閻珩摀著被情慾染紅的臉頰,央求的朝小高說道
「在等..一下」「哈摁!!」小高使力往前一挺后開始一抽一抽的抖動,將余留在輸精管的殘液通通再次射入不斷往外流蕩著銀絲的嫩穴里
等到學長抽出在腸道里白色稠液潤洗過的脹青陰莖,閻珩身子馬上整個嬌軟的側臥在地板上大口喘氣,過度的換氣使他在這緊閉的狹小空間感到呼吸困難
「站得起來嗎?」小高從口袋抽出濕紙巾跟面紙,將他的上半身攬抱起后,擦拭著閻珩穴口周圍的黏液開口問道
「…站不起來,都是你害的」閻珩兩手環叉繞緊小高的頸側,用著看似抱怨責怪,但在他耳邊卻近似害羞撒嬌的嫩軟語氣說道
「那在一次如何?等等我抱著你走出門口」小高笑了聲,臉湊了上去的身子作勢要在壓下閻珩
「別…別鬧了,我真的站不動了…」閻珩的臉頰聞言再度浮出醉紅的瀲滟色,推遠他突然逼近的俊臉,緩緩的倚著椅子撐直因為僵硬后瞬間放鬆還在微抖的雙腳
坐上靠椅后,急忙的趁電力尚未恢復時穿上剛剛被棄置一旁的衣物
「啪!!」四周突然變成一片明亮,嚇了穿回衣服的閻珩一跳,接著輕柔的音樂旋律從廣播傳來
「各位乘客,經過適才的維修,摩天輪椅已可以正常運行,請各位乘客繼續欣賞美景,享受夜晚俯瞰市區的氣氛,感謝您的配合」廣播說完,摩天輪便開始繼續運轉起來,很快的,兩人搭乘的座艙就要從二十幾層的高空回到地面
「怎樣,摩天輪好玩嗎?」小高看著閻珩藉著欣賞夜景平緩心情后,坐回到他旁邊將手臂擁住另一端的的肩膀,將閻珩的身子靠過來在耳邊撫上髮絲溫柔的細語道
「不…不知道啦,別問我…」被這一攬,閻珩的臉因為這個問話回憶起剛剛的事情,馬上快被急涌上來的殷紅燙昏了,沒想到居然在停電的摩天輪也能做那種事,自己似乎完全無法理智的去抵抗學長的要求,應該是說,根本是他出自本能地想要索求這種事般,這樣的自己讓他既難堪又害臊,真想在地上鉆洞躲起來算了
「去河堤邊走走如何?你剛剛似乎被嚇的不輕」等到座艙開啟,走下了摩天輪,小高隨即指著一旁的河堤朝閻珩問道
「摁…摁」早上的夏日氣溫雖然悶熱,但經過下午的雨后洗刷,還給大地該有的涼爽,還不時有著涼風吹撫,能夠緩解自己燥熱不已的心跳,閻珩馬上點頭答應
「那…我們走吧?」小高輕扣起閻珩的手,往沒有什么人的河堤邊走去,一天下來自然的情侶舉動讓閻珩雖然依舊心跳加速,但也逐漸習慣的回牽起來
「下星期校慶,學長你們班擺什么?」閻珩邊走邊看著水面平靜,投射一弧模糊的上彎月的河面,隨口的跟身邊的學長閑聊的問道
「鬼屋」閻珩聽到鬼屋馬上心里一抖,他生平最怕的就是鬼了,這樣他是要怎么去找學長探班啊?!
「你會怕?」感覺牽著的手心聽到他說鬼屋的一瞬抖了一下,心思敏銳的小高直接問道
「沒有啦…我想去探學長班而已」閻珩矢口否認,完全沒察覺后面這一句才是會讓學長訝異的話
「你要來探我班?」語氣感覺透著些許的期待,小高握緊著身旁的小手像是確認般的問道
「不行就算了」閻珩才突然發覺剛剛自己把心里話都說出來了,趕緊一手摀著臉說道
「等我結束,我們就去那逛逛吧?摁?」牽起的手手背被烙下一個吻,溫軟的寵溺語氣讓閻珩臉紅的愣愣點著頭后,產生彷彿世界只剩他們兩個人般的錯覺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456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