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短篇小說 一個添上奶一個添下面

第九十一回 「學…學長!!」該不會還沒做夠吧?!都已經做了兩次了啊?閻珩被月見撲躺回床上心跳噗通噗通的狂響著,他現在已經沒那么多力氣陪他這樣做了啊!
「…不是擦不到嗎?」月見伸手拿走閻珩手上的毛巾,慵懶地側抱著他的腰側開始將手移往的后穴用濕巾撫上后來回緩慢地擦拭
「摁…摁..」害怕自己又再次因為這個行為而有所反應,閻珩埋著頭,神經緊繃的弓著身子承受著脊椎后方的來回毛絨溫柔的愛撫摩擦傳來的觸感
「啾….啾….啾…」瞅著眼前挺俏露出一條纖骨曲線的平滑后背白亮似一池透徹清明的湖泊的裸背,月見低下頭將溫燙的薄唇點點輕掠的刷過泛著溫嫩沐浴香的雪頸向下游移,讓閻珩身子陡然一顫,扇般的長眸潤化成一片氤氳,快感如骨頭酥軟的像是化開般全身無力
「喜歡我這樣弄嗎?」月見將閻珩翻身過來撫上他粉雕玉琢,膚質似如白脂的美頰,撩撥情意的動作與懾魅迷人浮上一層冰藍水波的瞳眸,英氣逼人的眉宇間深刻的讓閻珩醉迷在他俊逸絕倫的非凡,綿言細雨的渾厚嗓音似是天使吻過的聲帶般讓他不自覺眼翳朦朧,目眩的點了點螓首
月見仰首伸出靈巧的舌頭舔掉閻珩玉眸稜角上的淚珠,動作柔情似水的伸手往后撫碰揉弄閻珩每一吋的肌膚深處,讓他的身子又再次因情慾染上一層春水般的瀲紅
「…你有讓人失控的本領呢」看著手下觸碰的每一處的盈嫩瓷膚像是渴望更多刺激般微顫的泛著誘人垂涎的粉暈如牧丹般的迷紅,月見勾唇一哂,愛撫著下身前后白嫩如霜的臀肉與兩顆蜜果像是捧玩著稀世珍寶般上下緩速的用略顯粗糙的厚掌磨蹭著
「摁…摁…學長」閻珩的眼尾沁出似一縷銀水般的晶剔淚波,這般煽情玩撚的撩撥讓敏感的嬌驅彷彿乾柴再度遇上烈火般,嬌癱在情事的深潭里載浮載沉般地發出懾人心魄的淫魅嗓音勾引著月見
「…要再來一次嗎?」撫著在床上凌亂如玉流秀髮的美人再次沉淪在情悅的浪波里,月見像是計謀得逞般輕笑著在他的耳鬢廝磨的發出渲上情色的啞聲問道
「摁…摁…」閻珩看到學長的表情,馬上知道自己又被誘騙了,但身下的灼熱早已不是自己的理智能夠控制的了,正當他按捺不住拉著月見的手要自動的覆上自己掛著愛液的滑嫩莖身時,
「閻珩,你在這里嗎?咦?這門怎么打不開?」保健室傳來
梁昊夜與試圖開門發出喀拉喀拉的聲音,讓兩人全身都震了一下同時看著緊閉的門板
「奇怪,我明明記得會長說要帶他來保健室的啊?」閻珩聽到門外傳來的疑惑聲音趕緊爬起來慌忙地穿回制服,月見則是坐回椅子在一旁腹誹著怎么每次只要兩人要做時就會有人會來阻撓
「閻珩,你在保健室嗎?你的書包還在我這喔?慘了,該不會睡死了吧?」梁昊夜在敲了一次門確認里面是否有人,他沒有閻珩的手機,拿著他的書包也真的是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我在…」閻珩穿回制服后,理了理頭髮靠近門邊朝梁昊夜力保冷靜地說了一句,他不能開門,一開門梁昊夜如果看到會長,他就沒辦法解釋他為何跟月見獨處時要鎖上門了

第九十二回 「你在啊?你的傷有沒有怎樣?沒事吧?」對于將閻珩叫來參加籃球賽還讓他受傷的梁昊夜,心里有些愧疚,他應該多注意他的行蹤的
「我沒事,謝謝你」啊..他的語氣似乎帶著內疚跟擔憂,明明是自己粗心造成的,梁同學真的是個好人呢,閻珩在心里欣慰的不得了,但礙于現實口里吐出的還是制式的道謝語氣
「你沒事就好…那個…可以幫我開一下門嗎?門不知為何鎖住了…我要拿書包給你」梁昊夜放心地吁了口氣后,朝著里頭的閻珩問道
「好….啊!!」閻珩正要去旋開門時,背后就猛然被某個高大的人影緊緊兩手環抱住,讓他嚇得驚叫了一聲后連忙遮住嘴
「學長!」閻珩轉頭看著背后攬住他腰側后低頭邊磨蹭頸窩邊探前探后亂摸的月見,氣惱的只敢用氣音喚道
「叫大聲點試試?」月見故意無視閻珩的惱怒,側頭輕咬住他的軟綿耳緣,用著兩根指腹隔著薄似透明的衣衫捻弄胸前兩端的紅珠用膩甜的聲語說道
「嗚…不要鬧了….」根本是故意的!!閻珩瞪著月見但卻好看的短篇小說 一個添上奶一個添下面只能用低吟的用唇語說道,兩只手正在胡亂的想要推開月見的牽制,可是無奈的是自己心余力絀力氣宛如螳臂擋車般,三兩下又被雙手手腕就被向后扣臉頰被抵在門板上
「….閻珩?你怎么了?昏倒了嗎?!」看見里頭應好后許久都沒有反應,梁昊夜神色十分慌張敲了好幾次門的喊道
「摁….沒事…麻煩你將我書包放外面就好了…」月見看著閻珩瞪著他的那雙如圓色晶鉆的斐亮眼瞳,藍色眼仁轉為邪虐深不可測,折腰抱緊他后,開始食髓知味的將放肆的雙手伸進他的褲檔里兩手交握的上下摩搓著腿根那頹軟的陰莖,才搓沒幾下,粉嫩的性器就抖顫了一下緩緩挺立欲放的泌出顆顆泉液,閻珩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快要發出呻吟聲音壓制住,努力趨向平穩的朝門外的梁昊夜說道
居然隔著薄薄一層的門板,與同學面對面的被學長玩弄性器,閻珩臉蛋燙紅的現在就想要找個洞鉆下去算了
「你真的沒事嘛?需不需要我幫忙啊?」聽到回話,梁昊夜安心了下來,本來還心想,如果閻珩在不回,自己就要踹門進去了,但聽到他用顫抖的語氣,不免又增添了擔心的口吻問道
「不用了…謝謝你,你快走吧…」閻珩的下身隨著梁昊夜擔心的問話被激烈的套弄快要瀕臨崩潰邊緣了,他用盡余力用手臂撐在門板上才勉強吐出這句話出來
「好吧,那么你保重,明天見啰」梁昊夜搔了搔頭,感覺有些自討沒趣的說完后,就放下閻珩的書包離開現場
「呼..哈啊……哈啊」聽到離去的漸遠腳步聲,閻珩才頓時放鬆了身體大口的喘著氣
「交到朋友了啊?」月見也跟著停下了狹玩他身體的動作,冷笑的在他耳邊問道
「….」閻珩知道月見是刻意的,但是他也不敢回交朋友關學長什么事的答案,只能選擇低著頭沉默不搭理
「反正也只是對你的身體有興趣的男生而已」月見笑了笑,放開閻珩后說道
「…梁同學才不是這種人呢」這句話,閻珩本來是放在心里的,誰知道該死的就不由自主從口中說出來了
「喔?」接著朝閻珩投射過來的,是一個銳利的能刺傷與帶動他所有神經細胞恐懼的眼神,嘴角還噙著一抹是這樣嗎的笑容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461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