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深哦)老將出 一前一后兩根塞滿巨物

第九十三回 「梁…梁同學只是單純想關心我的身體而已,學長可..可能誤會了」閻珩語無倫次地盡量將態度放軟說道,他明白惹到月見到頭來最吃虧的還是自己
「呵,我又沒說什么,學弟似乎有點反應過度了」這小貓,越來越懂得識時務了啊…月見感到有趣的笑了一聲,走到閻珩面前撩了撩他額際上稍顯凌亂的幾綹柔亮髮根刷過唇畔,眼睛微瞇的柔聲說道
閻珩聽到這種溫柔無比的語氣,心里的恐懼反而又多加了三分,當壓迫的人影靠過來挑起自己的瀏海時也讓他嚇得閉緊雙眼全身都抖了一下
「不過下次朋友這么明目張膽的關懷舉動,還是不要在我眼前發生,比較好喔?」月見口語雖然盡是柔和,但在閻珩耳里,卻直覺知道這是近似警告的忠告
閻珩閉著眼睛拼命的點著頭表示知道了,讓月見看著忍不住莞爾一笑
「摁!!」感覺到有個溫熱的物體墊上自己的眼睛后,接著就有一股痛楚傳來逼得閻珩睜開眼睛,看見學長的臉就在自己的眼前不到三公分的距離,但是蔚藍眼珠的方向卻是朝著自己的額頭上的瘀青
「還痛嗎?」月見仔細的看了看黑紫一片的瘀痕用食指的指腹輕按著,言語沒有帶著任何的冷冽或是嘲諷,是真的流露出來的關心語氣問道
「摁…」痛啊!當然痛!!閻珩悶悶的點頭表示回應,不過經過學長那樣毫不留情的力道,閻珩被他這樣輕揉反而沒有那么痛的感覺了
「噗….」看到閻珩因為疼痛導致小臉的五官都皺再一起的滑稽表情,讓月見撇開頭噗哧的笑了出來
「有什么好笑的….」學長你的良心被狗啃了嗎!?還是該不會本來就沒良心啊?閻珩看到月見的反應忍不住委屈的低著頭直接把心里話說出來
「生氣啦?」月見攫住閻珩的下巴將他的臉抬高,面容上囅然而笑的模樣,那一個真誠的笑猶如春風撫過大地般,又似融化所有冰霜的暖陽使得百花爭綻,看的閻珩都有些呆了
「沒有…」可惡,怎么會有男生長的這么會讓人癡迷的啊?!閻珩一瞬馬上察覺自己失神了,趕緊甩開頭慌張地說道
「回家吧」月見看了眼閻珩,似乎沒有查覺到他失態地從椅子上拿回自己的書包后打開門走出去
「喔..喔…」閻珩走出去彎腰撿起放在門外的書包,心想著明天一定要正式的跟梁昊夜道聲感謝
出了校門口,走在學長的后頭,閻珩抱著書包實在是不知道要開口跟月見聊些什么比較好,只見月見一直自顧自地走他自己的,完全沒有理會他的意思
「學..」走了好一會兒,閻珩正想著還是在這跟學長說再見,要自己一個人去書店晃時
「站在這等我」月見突然轉過身朝閻珩說完后,就自己走進旁邊的便利超商去了
閻珩呆愣了一下,他為什么要在便利超商外等學長啊?該不會要叫他幫忙提東西回家吧?
但就算是被當成提物小弟,閻珩也不敢隨便離開,只好選擇坐在花圃上的靠椅上
「嗚!!」當閻珩等的快要閉目養神時,猛然感覺到熱的發燙的圓狀物徒地貼上他的瘀傷,他睜眼向上一看,是一顆白花花的水煮蛋

第九十四回 「拿著」月見手上提了個塑膠袋,用下巴朝放在閻珩額角上的熟白蛋抬了抬說道
「喔…」是特地為了他去超商買的嗎?閻珩想到這里,將手放到雞蛋低下頭,心中漾出一股喜孜孜如飄然欲仙般撥開陰霾的美妙感受
不過學長,我記得超商賣的是茶葉蛋啊….怎么會多出了個白色的水煮蛋啊….?
「那女的實在是有夠煩,要顆水煮白蛋也可以在那亂發花癡的跟人要電話」月見一屁股的坐到閻珩旁邊喃喃的抱怨道
不要坐在店門口就這樣露出本性好嗎?反正學長一定還是笑笑地將電話告訴女店員那種的吧….閻珩一手撫著蛋,眼神呆然的看著月見想著
「你這樣拿著蛋是要等我幫你在頭上敲蛋殼餵你吃嗎?」根本是掃到颱風尾,月見看到閻珩拿著蛋只顧看著他什么都不做,心里就有一把火
「沒…沒有啊…等等!我知道怎么做了啦!快把蛋還我!」閻珩還沒回完,月見就把蛋一把搶走,閻珩很怕那顆蛋真的會被拿來敲他的頭殼,伸出手想要趕緊將蛋搶回來
「我要敲了,咬牙忍著痛啊」月見看著閻珩神色驚慌的兩手往前亂擺覺得有趣極了,索性一把抓住他的手,表情興致勃勃地抬起手作勢就要往他的額頭上敲
「嗚!」閻珩馬上害怕的閉緊雙眼全身繃緊等待月見下一步的動作
「呃…」下一秒,頭上沒有想像中的被圓狀物砸中之感,取而代之的是輕柔的壓上額間的溫熱感,依畫圈的方式在青紫上按壓旋轉
「噗,被嚇到了嗎?」月見又再次忍俊不止的笑了出來,這種如縮頭小雞般的反應可愛總是能讓人浮現欲罷不能想欺負下去的想法
居然耍我啊!?你這混帳腹黑學長!!閻珩睜開眼后茫然的瞳孔瞪圓看著笑的一臉欠扁的月好深哦)老將出 一前一后兩根塞滿巨物見,真是氣在心里敢怒不敢言啊!!
「又生氣了啊?」月見捏了捏閻珩的小臉,動作親暱的彷似情侶般的動作,但是閻珩在氣頭上完全忽略了這個行為,轉過頭不發一語
「去公園走走?」月見看著上一秒還在生氣的閻珩,才說這么一個問句下一秒就轉回頭眼睛睜的亮亮的似好奇的幼貓般用真的嗎的表情看著他,心情就特別好的想跟閻珩多相處些時間
接著兩人就這樣一起走到公園,因為已經到了吃飯時間,公園里已經只剩寥寥數人還在草叢圍繞的路徑上行走,落日余暉普照在木造的涼亭上,讓云層繚繞飄流的藍空繫上許多亮黃的條條絲帶般帶上一層朦朧的美感,綠油油的草地彷彿被洗染上一層金黃純凈的小麥穗色,青草的土味傳入鼻里帶來一種貼近大自然的舒暢感受
月見陪著正在欣賞沿途風景的閻珩走了一段后,就近的走進一座涼亭,涼亭因為有天然的木檐遮蔽,一進去馬上傳來一陣清涼與木香的氣味
月見一坐下來就從手中提袋里拿出一支薄荷雪糕拆開來靜靜啜吸起來
早知道剛剛就買一支了…..閻珩看著能夠在悶熱的天氣里吃上一支冰涼雪糕的月見好生羨慕的心想著
「要吃嗎?」早已摸透閻珩個性的月見將啃了一半的雪糕晃到他面前笑著問道
閻珩馬上露出一個可以嗎的驚喜眼神看著月見,可是又覺得學長會拐了個彎耍他的猶豫起來
「快點,要化掉了,敢露下一滴,我就在這吃了你」月見刻意在他眼前揚了揚化的欲滴出好幾絲甜汁的雪糕威脅道
閻珩聞言側著頭趕緊伸出小巧粉嫩的舌頭接住清藍的涼液啾啾的吸吮了起來,冰涼的甜糕融膩在漫著熱氣的嘴里,讓自己身心都獲得無比的暢快感
「好吃嗎?」月見露出一抹微笑,看著正在他手掌下啜著木棒上剩余的甘美醇泉的閻珩
閻珩舔了舔嘴唇,呆了呆表情消化月見的問話意思后,點了點頭同意
「好吃的話,順便也把這根吃掉吧」月見滿意的笑了笑又從袋子里拿出另外一支巧克力雪糕出來
…..學長你….!!為?什?么?不?早?點?拿?出?來?啊啊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461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