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好硬滿滿的 一口咬住她的乳尖沖刺

第九十五回 「不想吃嗎?」月見在閻珩面前拆開包裝,亮了亮一整根用巧克力片裹著純白香草冰淇淋上頭附著粒粒飽滿淡黃核桃與糖霜的雪糕,美味的看起來很想讓人咬上一口
「想吃…」閻珩看著美食當前,雖然生氣學長為何不早點拿出來,但還是拒絕不了誘惑伸出手朝他那拿過巧克力雪糕一口咬下,甜滋滋的巧克力汁與極有嚼勁核果咬碎后漫出的杏桃香讓他滿足的一口接一口的吸吮
「你就只顧著吃,不給我吃一點啊?」當閻珩還在舔著吃到一半的巧克力雪糕木棍殘留的果醬時,一直在旁邊笑盈盈看著閻珩吃的月見突然朝他冒出問句
「嗚?」閻珩看看剩下一半快溶化掉的散發濃烈甜香的雪糕,又看看月見
「我都分你吃一半了,你也該分給我吃一半吧?」月見噙著笑,用公平原則的指了指他手上的冰棒說道
「摁….給你」閻珩依依不捨的將剩余的雪糕從自己的口中移開,放到月見的眼前
「哎呀!!嗚…」月見沒有伸手拿過雪糕,而是伸手拽住閻珩的手腕低下身啃了一口雪糕后,拉過他一個偏頭吻住后伸出舌頭撬開微啟的朱唇,將口內的霜凍遞進殘留著香草乳香的口腔,黏膩冰涼的淺棕色漿流在兩人燙熱的嘴里化開來,瀰漫著苦甜的巧克力濃郁凝息馬上讓閻珩神智飛離
「摁…」月見的薄荷清香加上核桃巧克力,巧妙的中和了過于死甜的味道,意外韻出另一番的風味,兩人的舌頭開始熱烈的追逐吮啃的將被濕熱的律液融化余留在對方舌肉上的糕汁舔舐乾凈,月見雙手捧著閻珩的兩頰,刻意的用力地吸了吸他唇肉的隙縫巧克力醬發出滋啾滋啾的汁水推擠肉的淫聲,直到呈現脹紅的潤色后才移開
「還不錯吃」月見故意在閻珩眼前笑的一臉惡魔微瞇眼睛的舔了舔嘴唇輕聲說道
「喔…喔…」閻珩被吻的突然,這下完全不知道應該做何回應,唇上還殘留著學長留下來余溫與香氣,臉上被熱氣與激吻浮出兩攤火辣辣的椒紅色
「啊!!」當閻珩回過神來,才發現手上的巧克力雪糕早已經被暑夏的熱氣融化成一道乳白與咖啡色的濁漿從木棍上大量的化出一條條冰黏的河流,些許汁攤還沾染上他的制服與褲子與月見抓住他的手上
「快點把剩下的吃掉啊」月見用拽住他的手拉了拉催促道,閻珩馬上趕緊低下頭要把還留在棒上的甜凍舔乾凈
「嗚…」沒想到當自己用舌頭去舔時,學長也跟他低下頭一起舔著,對方過于靠近的鼻息與吐息噴在自己的臉上與偶爾舌尖上的碰觸讓他心癢難耐
「等等…學長,那裏不用舔了…」發現兩人一起舌對舌舔完冰棒后,月見開始往他的手肘上吸舔著滴到冰淇淋的範圍,閻珩害羞的急急地想抽回手,卻被月見牢牢地抓住手腕后伸直到自己面前繼續舔著
「你身體好甜….」像是將他的手也當成雪糕般,月見將舌頭從手肘一路往下舔到他修長整齊的手指,用著靈巧的舌肉頻頻發出啾啾與滑嫩膚肉吸抽的水聲,用柔軟的唇瓣蠕動按摩含吸著每一根手指的指節

第九十六回 「摁…」好癢…好似有條滑不溜丟的小蛇在自己的手臂上爬挲一樣,可是手抽不回來…閻珩身上肌膚殘留著被沾滿律液的舌肉舔弄過的水痕,每一吋的肉質與香汁產生的鹹甜交錯的滋味讓月見嘖嘖有聲的吞飲著,不放過任何肌理與骨節的雪白嫩膚之處
「你身體的味道也不錯..」舔吸到最后一根小指的指節時,月見刻意從指尖勾出一條泛著粼粼水光的銀絲,露出一抹微笑的曖昧說道
「說…說什么…」閻珩看著抬著頭嘴巴還勾著水絲,帶著邪惡微笑的月見時,臉龐馬上涂上一層的窘紅的色顏結巴的說道
月見看著落暉打在閻珩瀲紅的白如冬雪的純凈臉頰,不敢與他直視的清幽溫潤似閃著一漾春波秋水的眼眸,看上去媚態萬千,腰身柳弱的纖姿,身體突然涌上一股燥熱
「我今天不想放你回家了」月見喉頭一個渴的緊,乾脆的一臂伸出將閻珩抱進懷里讓他的頭靠在胸膛上后在耳邊用著溫柔寵溺的細語道
「啊?」學長你現在開的是哪國玩笑啊?閻珩聽到這句話只有滿滿的驚嚇,覺得月見是不是腦筋哪根不對了,明天他們還要上學欸?
「我今晚不會放你回家,趁我心情好前趕緊跟你爸媽聯絡,摁?」月見看到閻珩聽到這句話臉上布滿驚訝與狐疑的神情,心里不知為何浮上一絲焦躁,但他選擇忽略的用了個輕鬆的微笑朝閻珩半威脅道
「嗚…」怎么這么霸道…閻珩臉色委屈地從書包拿出手機撥了通電話給媽媽,好大好硬滿滿的 一口咬住她的乳尖沖刺媽媽聽到是跟月見一起,不知道為什么馬上就答應了,看來學長從上次來他們家開始就很巧妙的擄獲他們全家人的心了,除了爸爸以外,但是爸爸什么都聽媽媽的
「那..學長,我們現在要去哪啊?」閻珩回了聲會注意安全后掛掉手機,眨著純清無邪眼神的看著月見問道
「來我家吧」月見得到閻珩媽媽的同意后拍了拍屁股起身滿意的朝他說道
去你家??閻珩馬上冒出滿頭疑惑「學長不是住學校宿舍嘛?」
「我自己外面還有一棟房子」不料學長居然很自然地就說出了一句有錢公子哥才會說的話后,就轉身往車站走
閻珩就這樣跟月見坐了快一個小時后才下車,雖然下的站離市中心有段距離,但還算是一個人來人往的鬧區小站
「…」兩人在車上都沒有對過話,閻珩眼倦了后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自然靠在月見寬厚的肩上睡著了,學長也不顧旁人的眼光,大方的讓肩給他靠,讓閻珩有點害怕的心想月見會不會故意隨便亂拍他睡覺的糗樣
「你喜歡吃咖哩還是蛋包飯?」月見往某個方向走著走著,突然轉頭朝閻珩拋來一個問句
「啊…?咖哩吧…」閻珩愣了下,怕月見生氣趕緊挑了個自己似乎比較喜歡的料理
「摁」月見應了聲后,轉身走進了旁邊的一家生鮮超市
「學長…可不可以不要加紅蘿蔔啊?」走在學長側邊時,月見推著車也很順手的從冰柜拿下一袋紅蘿蔔,閻珩馬上皺了下眉頭小聲問道
「可以啊,那馬鈴薯跟紅蘿蔔都換成青椒好了」月見笑笑地說完,就要換下紅蘿蔔跟馬鈴薯
「不…不用了,我覺得我好像愛上紅蘿蔔跟馬鈴薯了」閻珩一聽到青椒,馬上抓住月見要伸去青椒區的的手焦急地說道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461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