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襪騷熟女阿姨 和陌生人在火車上做受

16. 第一節下課時,我馬上到張尚軍的教室找他。
「妳找我?」
沒回應他的話,我直接給了他一巴掌。
這巴掌引來了附近同學的圍觀,也開始大家的議論紛紛。
「我們分了,掰。」
語畢,我二話不說的閃人。
「你看到沒,剛那個是簡羽寧吧?就是爸爸是殺人犯的那個,她居然公然打張尚軍……」
「果然是殺人犯的女兒,好暴力。」
「聽說她跟張尚軍在交往,肯定是用了什么卑鄙手段。」
「不過剛她說分了,就是要分手了吧?太好了,免的張尚軍被她害。」
「就是啊,算她識相。」
周圍傳來了大家的閑言閑語,但我卻絲毫不在意,反而漾起一抹笑。
去講吧,盡量講。
把錯都推到我身上,對,壞的是我、不好的是我、糟糕的是我,所以就罵我吧,然后,別再議論張尚軍。
他是個好男人。
怎么可以跟我這種女人扯在一起呢?
走了幾步后,右手臂卻被使勁拉住,我整個身子被拉了過去,「啊――」
一抬頭,發現拉我的人是張尚軍,只見他面無表情的看著我,然后緩緩開口,「妳什么意思?」
「就是那個意思。」我故意瞪著他,「我們玩完了,就這樣。」
我才想問他什么意思……沒事說什么我對他很重要,就算那天他想幫我,也不用說這種話啊。
兩年前跟我交往過的孟玄因為跟我有過一段情,所以常被人開玩笑,張尚軍竟然還敢隨便說這種話,不怕大家也拿他當笑話嗎?
『孟玄啊孟玄,你條件也算不錯,當年是眼睛瞎了嗎?竟然跟簡羽寧交往。』
『會喜歡上殺人犯的女兒,搞不好其實也是那種可怕的人勒!』
『柳孟玄,你老實說,其實你也想過殺人對不對?畢竟妳和簡羽寧在一起過呀。』
從孟玄的例子讓我徹底的了解,跟我這種人扯上關係都不會有好結果的。
我不會讓張尚軍成為第二個孟玄!
「簡……」張尚軍開口欲言。
我用力甩開他的手,「放開我!離我遠一點!」
我瞥過頭不看他,企圖讓大家以為我跟他不會再有牽扯,沒想到他卻爆出驚人之語,而且像是故意似的,聲音大到足以讓附近的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簡羽寧,我們都接過吻了,妳何必這么抗拒我?」
此話一出,讓我跟他的關係更難斷了……
我傻在原地,他做什么提起接吻的事?他是真的不怕名聲被我害慘嗎?
那天他吻我后,我因為想起孟玄而哭了,他則沒有說什么,靜靜的送我回家,我沒有問他為什么吻我,他也沒有跟我解釋,對于他那天的吻,我也一直不明白。
也許是他想起了誰,錯把我當成那人吧,就像他吻我時,我想起了孟玄一樣。
畢竟像我這種劣女,他不可能是因為喜歡或愛才親吻我的。
不過是個沒意義的唇碰唇。
沒想到他會提起那個吻,這讓我原本的計畫全毀了,原本打算先打他一巴掌引來大家的注意,然后在大家面前說分手,之后大家肯定會覺得是我玩弄張尚軍,最后玩膩了就分手,錯誤會積在我身上,張尚軍則繼續當他的好學生、好模範。
可現在全亂了,我的思緒也打結,這種狀況下該怎么跟他斷乾凈?
「張、張尚軍,反正你不要再跟我有任何關係了!你……」我試著說些什么來挽救,他卻捧著我的臉,迅雷不及掩耳的用唇堵住我欲開口的嘴。
第二次。
他第二次吻了我
他為什么……
我愣在原地沒有辦法反應,余光卻瞄到在張尚軍身后的那人。
是我還愛的那男人,柳孟玄。
一看到他的出現,我馬上使勁推開張尚軍,明知道我們已經分手很久了,卻還是不由自主的想辯解什么,「孟玄,我……」
絲襪騷熟女阿姨 和陌生人在火車上做受 「沒想到是真的……」孟玄一臉不敢置信的表情,「原來你們真的在交往……」
張尚軍冷淡瞧了他一眼,「都接吻了,你覺得呢?」
「才沒有!我沒有跟張尚軍交往!」我惡狠狠瞪著張尚軍,「誰跟你交往了?你別自顧自的胡說八道!」
「哇塞,現在是怎樣,三角戀嗎?呵呵。」一旁的人湊熱鬧的開始討論起來。
「前男友出現了,要來搶回已經分手的女友嗎?」
「搞什么嘛!原來柳孟玄跟簡羽寧還有一腿喔?」
「這女人是怎樣?男女關係也太複雜。」
「柳孟玄也真會裝,如果還喜歡她,干嘛一直否認他們的關係?」
「看簡羽寧錯愕成那樣,八成跟柳孟玄還有一腿啦!」
糟糕,因為我的關係,把事情越弄越複雜了……現在不只張尚軍的名聲,連孟玄的名聲都會因為我而變得更差的。
我得說些什么,「我……」
「我、我跟簡羽寧一點關係都沒有!」孟玄比我早一步說話,「我只是訝異張尚軍會看上她,別把我跟她扯在一起……」
看著他急于跟我撇清關係的樣子,我的胸臆掠過好多痛楚。
好痛,好痛……

17. 『羽寧,答應我,妳會一直喜歡我。』
『你怎么不先答應我你會一直喜歡我?』
『好,我柳孟玄會一直喜歡簡羽寧,這樣可以嗎?換妳啦!』
我笑開,接著做出承諾,『我簡羽寧會一直喜歡柳孟玄!』
承諾算什么?
除了紀念已逝的愛情,根本沒有效用。
曾經那么認真的話語,如今只有我還在遵守,我還喜歡著你,但你避我像在避害蟲,承諾對你來說,就像玩笑話吧?
說說也就算了,你是這么想的吧?
「是啊,她跟你已經沒關係了,跟我比較有關係。」張尚軍像示威似的摟住我,但我整個腦海里不停閃過跟孟玄的過去,根本無法理會他的動作。
『我看到妳今天跟一個男生有說有笑的,妳是不是要跟我解釋一下?』孟玄一臉不太高興。
我捧住他的臉,『你說誰?我眼里只有你一個男人耶,其他人我都當女的。』
聽到我這么說,他笑開了。
然后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
還記得以前只是跟男生講話,你就會不高興的吃醋,現在我跟其他男人接吻了,你所在乎的,只是不要別人以為我們還有關係。
你不再在乎我對你夠不夠專情,你現在只在乎我離你夠不夠遠。
「是嗎,反、反正那是你們的事,我管不著!」
「你本來就管不著。」
「簡羽寧。」孟玄叫我,語氣里沒有過去的溫柔,「沒想到妳還敢跟人談戀愛,我被妳害就算了,現在妳還想害其他人的名聲,妳明明知道跟妳有瓜葛都會被認為跟殺人犯有關,妳竟然還敢……真不知道該怎么說妳了!」
「我警告你別再詆毀簡羽……」沒讓張尚軍說完,我撥開他摟我的手,走向孟玄。
我兩眼無神的望著他,「別在意啦!一個吻而已有什么呢?」
我看向圍觀的同學們,詭異的笑了起來,「呵呵,不過就是個吻嘛,吻,這種東西我跟誰都可以,又不是只能跟張尚軍。」
為了證明我的話,我隨手抓住附近的男同學,連他長什么樣子都不知道,直接把自己的唇往他的唇上一貼,「看看,接吻嘛,有什么了不起?」
接著我又抓了兩、三個男同學,硬是親了他們,不僅如此,我甚至抓了一、兩個女同學,往她們的嘴上親,「男生女生我都能親,我就是這么低級,所以啦……」
走到張尚軍身邊,我拍拍他的臉,「跟他接吻又有什么呢?又代表什么呢?根本沒什么啊!如果同學們想看,張尚軍他也不介意,吻個一百次一萬次都沒差啊!呵呵呵。」
嘲笑我吧。
取笑我吧。
責備我吧。
鄙視我吧。
諷刺我吧。
反正我不過是劣女簡羽寧啊,被說個幾句又有什么?我才不在乎。
我怎樣都無所謂,只要別再有人跟我落得一樣的下場就好了;別再有人跟我一樣得忍受蜚言蜚語;別再有人跟我一樣被人說三道四;別再有人被冠上「劣」這樣的形容詞了。
孟玄也好,張尚軍也好,都不要再跟我一樣了。
你們就過你們悠哉快活的日子,交一堆好朋友,專心考大學,認真找個好女人談場戀愛,這樣就好了。
別跟我這種人扯上關係就好。
這樣就好……
「羽……簡羽寧,妳、妳怎么會變成這種樣子?」孟玄的語氣有著震驚,我不懂他驚訝什么。
明明都已經不在乎我了,還管我變成什么樣子。
「呵,你訝異什么?我就是這樣啊。」我靠近他,「如果你想,我也可以跟你接吻呀!要嗎?」
他睜大雙眼,眼神里似乎有著失望,但也沒再說什么,嘆一口氣后便轉過頭離開了。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我不禁想起他曾說過的一句話。
『我永遠都不會離開羽寧。』
然后,他走的遠遠的,很快的,我連他的背影都看不到了。
曾有的感情,如今比空氣還更讓人難以感受到……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548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評論列表(2條)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