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掌動態圖片 在一起在一起是什么歌

第八十六章 蠱術表演后的脫身之術  第八十六章 蠱術表演后的脫身之術
彝族姑娘見被我識破,臉色大窘,站起身來,主動擁住了我!「對不起,姐姐,我錯了!你真的是高人!我要跟阿爸說,你是我們寨子的貴客!」這突如其來的擁抱嚇得我差點不受控制的掙扎起來,我忍住了跳開的沖動,僵硬的接受了這個擁抱!至少,我看出了彝族姑娘眼中崇拜知識、崇拜高人的虔誠!
「姑娘,此人當著我的面,殺人越貨!背主叛門,此等貨色,你幫他做甚么?」我指向何叔,但是我很聰明的隔著彝族姑娘指,身后一大片空地,方便我溜之大吉!
誰知何叔心有余而力不足,恨恨的瞪向我,卻并沒有反駁,我隱隱看見他嘴角的血絲馬上就要涌出來了!
「再說此人,他陷害忠良,背棄父輩遺訓,叛門叛教,吃里扒外!姑娘,你家阿爸定是被這些賊人所騙!」我又指著陳玉保,他整張臉上全是血,也就是哼哼兩句,疼痛使得他張不開嘴了!
「姐姐,我阿爸是看在柳園的面上才讓我來的,我回去一定要告訴他,這些漢人都不是好人!我們走吧!」彝族姑娘爽直的抬腳就要走!
何叔拼盡了最后一絲力氣,伸手攔住了我們,「請三思,我家主人可是答應了……」這個彝族姑娘表情上略有遲疑!
「姑娘,你把你的蠱解了吧,我的蠱和你們的不是一路,你解了,我的才能解!所謂得饒人處且饒人,想必何叔也是走投無路了才出此下策的!」我背著手繞著何叔轉了一圈,「但是,你得把我的人和貨全數還給我啊!」
何叔一點頭,馬上就有人奔向遠處林中去了,不多一會兒,九哥等人,拉著車就出來了!
這邊卻只見彝族姑娘從懷里掏出了一條小蛇,我的雞皮疙瘩又漫布全身,我明顯的感覺到我臉上的毛孔全部收縮,汗毛紛紛起立!剛才她還抱了我一下來著!
彝族姑娘舉起一點香艾,正放在小蛇腹部,小蛇如同死了一般,僵直著身軀,直到香艾燃盡才像身陷鐵板燒一樣熱烈的舞動起來,我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小蛇舞得沒了氣力,說時遲那時快,彝族姑娘舉起尖刀釘住了蛇頭,往下一拉,小蛇頓時變成了兩半,彝族姑娘取下了蛇膽,命人取來燒酒,和在一起讓何叔灌下了!
我的天呀!我快要暈倒了,這樣都行?真的假的?這……這是賣雜耍的吧?雖然我不信鬼神,可是這個也太奇怪了,我心里頓時毛起來了,算了,這種神奇的事情現代也多得是,我還是至少表示下對彝族姑娘民族傳統信仰的尊重吧!我貌似記得很多少數民族崇拜蛇、魚、火、水之類的自然物,別惹惱了這個姑娘,讓我吃這種東西的話,還不如讓我死了算了!
我站退兩步,對著桌上被殘殺的小蛇鞠了一躬,雙手舉過頭頂,口中隨意亂念,我看著彝族姑娘瞪大了眼睛看著我!我舉起那半杯血,左右晃了三遍,在地上撮起些泥土,從懷中的藥管中取出了一粒藥,太緊張,也沒有細看,管他呢,反正我的藥吃不死人!我放進了杯中,讓何叔吞了!
何叔皺著眉頭,望了望我,又望了望彝族姑娘,一閉眼喝下去了!
我的天呀!媽媽咪呀!真的喝了哎!我都快忍不住作嘔了!彝族姑娘一臉崇拜的望向我!「你用人血做引子,確實是想得巧妙!你下的果然是大蠱,是沾血的!你是哪個部族的人?」
「這個,我不方便講!我現在是漢人的掌門!我想我們走了吧!」
何叔此刻才稍微恢復常態,一舉手,屬下全數圍住了我們!彝族姑娘急了,「你要做什么?我告訴我家阿爸,你們全部都拿去喂蠱蟲!」
「巴納朵,你可別忘了,你答應過我們的事情!」何叔轉而望向我,「丁姑娘,在下多有得罪了!」他大手一把封住了我的領口,我條件反射的護住了胸,手中還握著我的香水瓶,我急中生智,順勢就對著何叔的眼睛噴去!
很見效!何叔捂著眼睛哀嚎著蹲下身去,四周的人們也不敢再靠近我和彝族姑娘了!
一陣清越的笛聲響起,那日救走何叔的女孩又出現了,一身的彩衣翩然而至,嬌嗔道:「何老三,你老是壞事!下次我可不救你啦!」
轉過頭來,笑魘如花的望著我,「丁姑娘,您的易容術可真高明,連我都認不出來了!我代何老三向你請罪了!我家主人說了,放你們走,可是您得留下冷家權杖!」
冷家權杖?呃……我徹底忘了這茬了!
「你家主人呢?你讓他出來!我親自跟他談!」老使喚別人跟我要東西!我得看看是什么人!順便也好給蒙面男一個交代呀!
彩衣姑娘臉色頓時變了變,轉而又扯開了笑容,「丁姑娘說笑了!若是您留不下權杖,就算是柳園人死絕了,也決計不會讓您走的!」雖然這話充滿了笑意,可是我從彩衣姑娘的眼神中看出來了,她沒有開玩笑!彝族姑娘,呃……巴納朵也被嚇得掩住了驚呼的嘴唇。
「姑娘,既然你都下了這么大的決心,我不給你也說不過去!只是我并沒有帶在身上。」我望向柳園中郁郁蔥蔥的樹木,他們的主子一定躲在里面呢!「但是,我也不想為難你們,要不這樣吧!我趕時間,我把這趟貨走完了,就帶你們去取權杖!而且權杖的期限還早著呢!你說如何?」我把玩著我的香水瓶,何叔依舊不停的揉著眼睛,痛得直吸涼氣!估計是我噴得太多了,他又沒有躲讓!
只聽見園中一聲清嘯,樹木閃動了幾下,彩衣姑娘轉頭看了許久,才又轉過頭來對我說:「相信丁姑娘也不會拿硯池門幾百口人來開玩笑!我們等你就是!」
她轉身縱上了樹尖,尖聲叫起:「放行!」
我急忙拉住巴納朵,扶住吳幫頭,在我們后面出發的車也趕到了,九哥奔過來,牽住了馬頭,迅速向前趕去!
「巴納朵,你回去轉告你阿爸!若是你們的東西不隨著丁掌門一起到,那就自己去喂蛇吧!」彩衣姑娘語氣中充滿了憤怒,一抬手,幾張樹葉全數釘進了陳玉保的腿上,沒至葉柄!
巴納朵牽住我,急速向著車隊的方向離去!

第八十七章 木巖寨子的少數民族風情游  第八十七章 木巖寨子的少數民族風情游
這一路的疾奔,估計柳園的主人放狗都追不到了!
直到進了錯桿山,我們大隊人馬才稍微停下,短暫休息!
「我叫巴納朵,我聽他們漢人都叫你夫人,但是柳園的人卻叫你丁姑娘,我就喚你聲姐姐吧!」巴納朵展開了笑顏,如果綻放的杜鵑一樣燦爛,濃濃鼓掌動態圖片 在一起在一起是什么歌的南方音別有一番風味。
「我肯定要比你大些,叫我姐姐,你并不吃虧!」我急速想著怎么來解釋我的身份,之前在中原,我說我是蠻族,大家都深信不疑,因為古代通信不便,見過真正蠻族并且會下蠱的肯定不多,但是現在我可是到了蠻族的地界了!
我望向巴納朵,「我雖說也是蠻族,可和你們不一樣!你們愛火,我們愛水,我們的族人都是隨著水流四處漂泊的!呃……叫做傣族!」冷汗都下來了,多虧了以前旅游玩過火把節和潑水節!我一定要取得巴納朵的信任,說不定還能為我們的走貨幫上點忙;一旦巴納朵對我們產生敵意,那么不僅走貨失敗,大家的生命安全都成問題了!
這種傳得疑神似鬼的蠱術,巴納朵似乎是相當的精通呢!我無非也是誤打誤撞,所有宗教界老大的保佑啊!
「傣夷?我聽阿爸說過,說那邊的人可愛乾凈了!」巴納朵晶瑩的眼眸中完全沒有了戒備。
「我們這次來,一是想看看我的族人有沒有在你們這里停留過,二是想互通有無,這漢人的產物,確實很有多獨到之處!」我淺淺的笑著,想起巴納朵取蛇膽的整個過程,我不由得再次提高警惕!
「休息一會兒,前面就是木巖寨子了!我們可以在那過夜!剛才我已經通報了我家阿爸有貴客盈門,他很快就會來接我的!」巴納朵指了指前面茂密的樹林。
剛才?不會吧?她可是一直跟我在車廂里的呀!我疑惑的表情讓巴納朵撲哧一笑,「呵呵,我的姐姐呀,我養的蛇早就已經出發了!」蛇!我的天呀,這個小姑娘身上到底有多少條啊!我全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在巴納朵的指引下,我們終于到達了木巖寨子,寨門壯碩,頂上放置著詭異的牛頭骨!所有的人們都熱情的捧著米酒夾道歡迎著遠道而來的我們!
圓圓的酒罈里插滿了可以吸的麥秸,濃郁的酒香彌漫了整個寨子的所有角落,一個高大的中年人豪爽的笑著迎上來,「我尊貴的客人,謝謝您把我的小女兒帶回了家!我們整個部族都會銘記你們的!」濃密的絡腮胡加強了這個人的豪爽之氣,「巴納朵是我的小女兒,我是她的阿爸,也是這里的族長!你們就稱呼我烏沙巴,請!」
嘿嘿!多少我也是混跡于大江南北的旅游狂人啊!我依照大多數少數民族的規矩,喝下了迎客的酒!因為以前導游說過,就算是這些少數民族的世敵,只要是喝迎客酒和喜酒,就決不能動武,必須等大家的喜事結束才能正大光明的打斗!具體是那個民族的規矩,我忘記了!但是我想大概都差不多嘛!五十六個民族是一家!這首歌可是我參加歌詠比賽的御用指定項目!
寨子里的人們熱情的幫助我們安頓好了車隊,天色才一黑,寨子中央就燃起了巨大的篝火!哇塞!火把節啊!這個篝火可比旅游景點的壯觀多了!烤著的羊肉味夾雜著米酒的香醇燃燒了每一個客人的熱情,一頓晚宴,笑跳不斷!巴納朵和著族人的鼓點跳起了熱情的舞蹈,眾人的聲音匯流成了一個合唱團,濃郁的民族風情讓我完全忘記了此行的目的!我如同旅游一般跟著他們一起哼唱、跳躍起來!
狂歡持續到了天色微明,大家才陸續散去,我勒令眾人必須幫著打掃完篝火灰燼才能休息!好歹也是在別人的地界上,別人好酒好肉的招待了咱,咱好歹也別像是財主一樣!抹嘴就走啊!
清晨,巴納朵的笑聲吵醒了我,我揉著眼睛下了木樓。昨晚兩戶熱情的人家讓出了自己家的木樓,供我們休息!
我洗去了臉上厚重的妝,翠兒幫我恢復了女裝,一下樓就看見巴納朵拿著吳幫頭給她的絹花笑個不停!
「姐姐,這個真好看!」巴納朵圍著我轉了兩圈,「你真好看,就像花兒一樣!」
小姑娘的語言里沒有絲毫的吹捧,純凈得讓我都臉紅了,「姐姐,我阿爸說,今天想跟你談談!不讓我跟著!明天就帶你們回桑烏寨子去!那邊有我的哥哥姐姐們……」我微笑著點了點頭!
好歹巴納朵的父親是個族長,我必須跟他好好的溝通呢!巴納朵繼續留下來好奇的看著我們的貨物,東摸摸西摸摸的!我在翠兒的陪同下,來到了烏沙巴的木樓前!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560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