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2 外國女人與狗交配視頻

03

03
羅海俐離開后,徐昶熙從角落拿出一臺吸塵器。
從旁邊插座插上插頭,吸塵器『嗡嗡』叫了起來,徐昶熙緊接著彎身摩擦地板。
嗯……有點奇怪的畫面。
「我家人要我搬回家住,所以我打算退掉這個房間。」停下手邊的動作,他抬起眼望向我。「沒聽懂嗎?快幫忙我掃啊!」
看我沒有任何的表情跟動作,他吼了起來。
真是聒噪!
「你要我請假,結果來這里幫忙你掃地?」
都忘記我本來還要去麵包店打工,卻被這家伙絆住了行動。
「你以后不住這里了,代表你不用再繳房租了對不對?可是我還要啊!所以我才要去打工賺錢嘛!」
真是的,害我忍不住對他發飆了。
不,我本來就應該對他發飆。
白了個眼,徐昶熙將吸塵器放在我手里,拍拍我的肩膀。
「一個人掃很累,好心點!」轉過身進了浴室,他拿著濕抹布擦拭桌面。
「喂!」我切掉吸塵器的開關,讓這個小空間稍為安靜些。「我打工要遲到了啦!我沒時間陪你耗!」
眼睛瞄到桌上的時鐘,我不由得失措起來。
「我不能成為黑心勞工,拜託你讓我走啦!」為什么我都求成這種地步了,他還這么無動于衷的擦著桌子?
又走進浴室,徐昶熙把抹布丟到洗手臺搓洗。
「我想到我還有點事,剩下的交給妳,鑰匙我帶走了!」步出浴室,他走到門口。「妳要走的時候記得幫我反鎖,掰!」
簡單俐落的一聲道別,他理所當然地離開并把門帶上。
——這家伙在跟我開什么玩笑?
手機在口袋里響了起來,會在這種時間打給我的可能是佳筠、也可能是老闆。
不管怎樣,希望是前者。
拿出手機,來電者名稱讓我鬆了一口氣,但也讓我有些小慌張。
「喂?」清了清喉嚨,我小心翼翼開口。
『悅青姐!』電話那頭是佳筠的小小氣音。『妳今天怎么沒來?老闆說最近店里很忙呢!』停頓了幾秒,佳筠又說。
停頓的原因一定是因為老闆就在那附近。
「我知道啊!」但我怎么知道我會遇到一個不講理的白癡。「老闆有很生氣嗎?」我不是明知故問,只是期盼一點小小的希望。
『嗯……』結果答案讓我的心情瞬間蕩到谷底。『悅青姐,妳快來啦!不然老闆會更生氣耶!』
生氣是當然的啊!而且我也沒必要在這里做白工吧?麵包店還有薪水,這里只有氣死人的笨蛋!
「好,我馬上過去。」我就不信徐昶熙那家伙會把我怎么樣!頂多對我發飆幾句,沒什么好怕的!
掛了電話,我把吸塵器收放在它原本的角落位置,接著走出門外關上燈,再反鎖房門步下樓梯。
突然發現我挺有良心的,幫他把東西放回原位、還很細心的替他關燈鎖門,哪個受氣的人愿意做這么多嘛!

麵包店在我的租處附近,步行五分鐘便可以抵達。
有時候覺得走路五分鐘是小意思,有時候卻讓我的雙腿差點虛脫,人果然是不容易滿足的動物。
在家里放下不必帶到麵包店的東西后,我揹著斜肩包前往麵包店。
今天可能有點累,讓我感覺這五分鐘好漫長。
現在時間是六點四十七分,到麵包店肯定要被老闆發飆一頓了。
老闆是個三十幾歲的單身女性,曾經結過一次婚。
我跟佳筠相差一歲,我們都在我高二的時候來這間麵包店打工賺錢。
雖然老闆平時對待我們嚴格,但私下卻把我們當親姐妹般地關心、照顧。
「去哪里了?」來到店門口,老闆雙手插腰站在我面前質問。「我不是說最近店里忙不過來嗎?為什么遲到了?」
轉頭看了眼店內時間,她又轉過臉瞪著我。
「還是今天本來就不打算來?」不給我解釋的機會,老闆又丟下問題。
結果,我就這樣被老闆嘮叨了三十多分鐘。
「老闆唸好久哦!」
進了工作室換上工作服,佳筠靠近我。
「老闆今天心情好像很差!」往外巡視老闆隨時的視線,佳筠又小聲表示。「妳今天跑去哪里了?」最后,她終于問到了重點問題。
腦中浮現徐昶熙的笑臉,讓我無奈至極。
「還記得我多了一個男朋友嗎?」而且還是因為佳筠才冒出這個奇怪又壞脾氣的男朋友。
對于徐昶熙的事,佳筠應該會覺得很愧疚吧?儘管她看起來有點幸災樂禍。
「對不起啦,悅青姐!」向我雙手合十,佳筠低下滿滿歉意的表情。「多虧妳的幫忙我才沒跟男朋友吵架,真的很感謝妳!」
想到聯誼結束時她還開心的與男朋友通話,真是越想越不甘心!
唉,算了。
「工作吧!事情都發生了,還能怎樣?」
也許對某些人來說,多了一個外型不錯的男朋友是件浪漫的事,可是我倒覺得,我除了要擔心如蜂窩般的情敵們,還要忍受那些配不上他的批評言論。
比起這種無言的浪漫,我反而比較羨慕佳筠這樣的穩定感情。

迷濛中,刺耳的手機鈴聲闖入了我平穩的睡眠,把手移到床頭柜拿起手機,我下意識的按住通話鍵。
現在時間好像是凌晨三點多,誰會在這種時間打電話來啊?
『喂,妳就這樣走掉?』這個聲音有點耳熟,而且好像就是那個讓我這兩天都睡不好的嗓音。
「嗯?什么歪掉?」他在講什么?聲音好像在生氣?
『明天我會去妳的教室找妳,皮繃緊一點!』
喀嚓!嘟……嘟……嘟……
掛掉電話了?抵不過厚重的眼皮,我鬆開手機并在轉過身之后立即睡死。
后來,我好像做了一個噩夢,夢里的徐昶熙帶著那個美女——羅海俐,兩個人一直拿枕頭砸我,然后越笑越大聲、越笑越開心……
所有的畫面在雙眼睜開后全然而止,夢里徐昶熙與羅海俐的奸笑還在我腦中徘徊,使我全身不寒而慄!
好險,只是一場夢而已。
下了床,手機不慎滑落地上,我才想起凌晨接了一通電話,然后隨手扔在一旁。
——電話?
回想電話里那道聲音,還真是熟悉到令人發毛!
撿起地上的手機,我趕緊按下通話紀錄,多希望那通電話也是一場噩夢。
猛然震動的鈴聲讓我嚇了一跳,來電的不是別人,是死黨思竹。
『喂?昶熙來教室找妳欸!情侶情深哦!還不快來教室!』
這個永遠搞不清楚狀況的小妞,還在那邊跟我說什么鬼話?
『他很著急的樣子,你們昨天發生什么事了嗎?該不會忘了避孕吧?』梁思竹的嘴巴亂講話都不會爛掉的嗎?
算了,跟她計較沒什么意義。
「別鬧了,妳那么早去學校干嘛?」我記得梁思竹不是這么認真、這么熱愛學校的好學生啊!轉性了嗎?
『今天第一節不是有課嗎?』
該死,我遲到了。



04

04
洗嗽完畢,換上外出的衣物后,我揹著斜肩包雙手環抱上課用的書本走下樓梯。
總覺得我好像忘了什么事,不過也在我走到我的機車停車格時,心中的疑問自動解開了。
我的車還在學校啊啊啊——
我一邊拿起手機撥給思竹,一邊在心里咒罵那個倒楣鬼徐昶熙。
都已經遲到了,現在又沒有代步工具,到底是怎樣?
「思竹,妳可以來載我嗎?」那個徐昶熙有時間到教室找我,干嘛不順便來接我風流小農民2 外國女人與狗交配視頻上課啦?
不,不來也好,給他載未必是好事。
『妳終于發現妳的車還在學校啦?笑死我了!』思竹不安慰我就算了,還在那邊嘲笑我!『我馬上聯絡昶熙,先這樣。』
不給我選擇的空間,思竹索性斷開電話,讓我開始緊張徐昶熙是不是即將到來。
他要是真的出現在我面前我該怎么辦?會不會打我?會不會踹我幾腳?
但是,為了打掃的事跟我作對,他不覺得很幼稚嗎?
梁思竹真的很故意!知道我會再打給她,乾脆關機了是嗎?
聽著那句『您撥的電話已關機……』真是越來越火大!
我現在根本不想見到徐昶熙嘛!見到他我會很尷尬啦!何況他又打電話恐嚇我!我干嘛非要跟他搭上邊不可?
一臺機車呼嘯而來,車上的騎士拿下他的安全帽,一頭棕色髮絲隨風飛揚,白皙的臉龐帶著即將爆發的氣息向我襲捲而來——
「對不起!」在他發飆前,我大聲開口。
我不知道我干嘛道歉、我也不懂我到底做錯了什么?總之,為了保命我只好低劣自己的人格。
嗚嗚,為什么我會這么懦弱呢?
徐昶熙似乎吞回了所有想說的話,一臉納悶的望著我:「知道道歉的話,昨天干嘛落跑?」
這家伙得了便宜還賣乖!他都不想想他有多惡劣嗎?
「嗯,我原諒妳,上車吧!」接過我懷中的書本放在腳踏墊,他還自以為慈悲?
只是……
「謝謝。」軟弱的我只敢低頭道謝,然后默默地跨上他的機車。
「安全帽要戴啊!被警察抓到誰賠錢?」才剛撫平他的怒氣,他又急著飆人。
「對不起!」接過安全帽套上,我在他背后做鬼臉。
唉!
爸、媽,你們生我的時候是不是忘了生『膽』給我?

到了學校,我在下車后把安全帽遞給徐昶熙,急著離開。
「妳在趕什么?」將安全帽掛在車肚兩側,徐昶熙將我的書本塞給我。「我又不會吃了妳,妳干嘛要這么緊張?」
從鑰匙孔拿出鑰匙,他拉著我的手前進。
我輕輕扳開他的手,一臉為難。
「我自己會走啦!」誰知道這家伙有幾個女朋友,我可不想莫名其妙被圍毆。
冷哼一聲,他一把扣住我的手掌,拉著我向前:「妳是我的女朋友,牽手不對嗎?」
女朋友?可是我從他那邊感受不到身為女朋友的愛啊!
分明就是想利用我斬掉他的爛桃花,他以為我是白癡嗎?
像上次去他家就是個很好的例子,故意說交了女朋友,好讓他可以享受一個人的清閑!
「我不要跟情敵很多的男生交往啦!」不想再受氣,我用力甩開他握著的手。「我不想被圍毆至死,你可以放過我嗎?」
讓我自己等待命運中的對象,不要干擾我的任何機會!
「昶熙?」
一個身影佇立在我們面前,是上次在他家見過的大波浪女孩羅海俐。
「上次沒看清楚,你女朋友滿可愛的呢!」對我瞇眼一笑,她繼續將目光停放在徐昶熙身上。
徐昶熙對她不太領情,沒有理會她直接拉著我往前走。
「她在跟你說話欸!你干嘛?」他這樣讓我更加確定我是在幫忙他躲避那個大波浪女孩!
回過頭望向那女孩,她剛好轉過怒視的眼,狠狠地瞪了我一下。
「妳跟梁思竹都是食品系的對吧?我在化工系,有事到那棟找我。」食指直直指向十點鐘方向的建筑物,徐昶熙爽朗的語氣。
「剛剛那個女生,是誰?」
別以為我會無視那個兇狠雙眼的女孩,我可不想走在半路被碎尸萬段。
「是你的女朋友嗎?上次也住在你家,你們不是像朋友那么簡單的關係吧?」
要不然就是極力追求徐昶熙的女生,再怎么樣我一定有很緊急的生命危險!
徐昶熙好像不太喜歡這個問題,也不怎么想回答我的樣子。
「妳想多了!她小我們一屆,是學妹。」
他以為這種理由我會相信嗎?哪個學長會隨便帶學妹回家過夜啊?
「妳已經錯過兩節課了,快去上課吧!」伸手弄亂我的頭髮,徐昶熙走向他上課的那棟大樓,也就是十點鐘方向的建筑物。
「討厭!」我埋怨了一聲,靠感覺把頭髮撥順。

抱著兩本厚書爬四樓到教室,可能是腳步太快我覺得好喘!
學校是有電梯啦!不過等電梯的人爆多,就連上課時間也有一堆嬌嬌女從一樓搭到『二』樓。
我真的很懷疑那些女生的腳是不是生來裝飾的?有夠令人生氣!
到教室好喘好喘!還好教室有開冷氣,不然我現在一定熱汗狂流!
「妳終于來啦!剛好趕上第三節課!」一個勝利手勢,梁思竹翻開桌上的課本,頁數隨便落在某個數字。
坐著喘口氣后,我拿過思竹的礦泉水,咕嚕咕嚕喝了好幾口。
「累死我了!」將礦泉水擺回原位,我用手擦擦濕潤的嘴角。
「顏悅青妳好髒哦!有點形象好不好?」作噁地看我一眼,梁思竹扁起唇。「要是昶熙看到妳這副模樣,他會后悔吻妳、后悔跟妳交往的!」
思竹將衛生紙遞到我面前,我拿過來擦擦嘴巴。
我根本不想當徐昶熙的女朋友啊!而且他也沒過問我的意見。
「他不是有女朋友了?那個羅海俐啊!」重點就是徐昶熙已經有一個很正的女朋友了,到底還留著我干嘛?
我才不相信他會在短短幾天喜歡上我!又不是白癡,誰會那么蠢?
迴避目光,梁思竹的表情變得可疑,好像我說對了什么不該被我知道的事。
「哎喲妳想多了吧!是那個女生纏著昶熙,所以昶熙才……」看到我死直的視線,梁思竹似乎還想找其他的藉口塘塞。
「所以徐昶熙才趁機跟我交往,好讓他可以甩掉那個羅海俐!」
天啊天啊!我完全被利用了!
再怎么樣也不能利用我這個純情的小角色嘛!我是想談戀愛沒錯,可是我不想當空頭女友!
不管我有多悲愴,梁思竹在一旁哈哈大笑起來。
她沒良心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不過每次都讓我想踹她幾腳。
「可是昶熙對女生很好欸!雖然有點不禮貌,可是他很體貼啊!妳看他今天不就去載妳了嗎?」思竹嘮叨了一堆,但我總感覺她好像搞錯了重點。
「那是因為來載我可以順便找我報復。」跟思竹講到她懂,可能要經過一百年了。
「被害幻想癥。」聳聳肩,思竹把臉轉向講臺上的老師。
講臺上的老師不斷的看向我跟思竹這邊,希望他不要把我記著,要當就當思竹一個人吧!
唉,偏偏考試的時候思竹都會考高分,我就成了那個低分被當的可憐蟲。

今天的課只上到第六節,我到底是來干嘛的?真是對不起爸媽。
垂頭喪氣的走到停車場,我感動地抱著我的機車,昨天把它留下來真是過意不去啊!
「哈啰?」在我替機車感慨的時候,有人點點我的肩膀,還很客氣的打了聲招呼。
「妳好?」嚇我一跳,是徐昶熙的情婦羅海俐。「找我嗎?」還是她以為我會跟徐昶熙同進同出?
可是很明顯我現在是自己一個人啊!難道她在埋伏我?
或許,我不該這么懷疑別人。
「嗯,找妳。」點點頭,她的臉上沒有半點表情。
哇,她皮膚好白哦!眼睛也水汪汪的!
如果我是男生的話,搞不好會迷戀上她也不一定呢!
「妳……是昶熙的女朋友嗎?」像是猶豫了一番,她微微瞇起雙眼,小心提問。
她好像很喜歡徐昶熙的樣子?
「關于我跟徐昶熙喔!呃,那個……」都是那家伙在自導自演,跟我沒有任何關係。「我想妳問他會比較清楚。」
該死我這個膽小鬼!我干嘛要說這種讓人更加誤會的話?
「直接說你們在交往就好了啊!」她不知道哪來的怒氣,尖銳的聲線讓我震懾。「昶熙是我的!他是我的!妳不準搶走他!」
向前扯住我的肩膀,她使勁的搖晃我,不難看出她對徐昶熙是真的很喜歡。
拉開她的手,我以平淡的口吻說道:「像誰是誰的這種問題,并不是妳單方面就說得通。」
我也不知道我干嘛說這個,只是覺得羅海俐這樣有點自私。
再怎么樣徐昶熙也是一個個體,怎么能說是她的就是她的?
「所以妳想搶走他?」甚至曲解我的含意,她緩慢向后退。「妳并不了解昶熙,更別說是愛他了。」話說有好多好多意思,但我沒有解讀出任何一個正確答案。
『愛』這個字所代表的意義,就像天空的太陽,看似眼前卻遙不可及!至少我一直是這么認為的。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565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