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污小說片段 女生把衣服脫到底視頻

81

81
回教室途中,羊羹和小俐有說有笑的,我在旁靜靜觀察,一邊揣測這兩個人之間的關係。
小俐不是喜歡徐昶熙嗎?現在怎么跟羊羹那么要好?移情別戀了嗎?
啊,我想起來了!羊羹說過小俐很可愛,主動追求也是很合理的發展,而且小俐也沒有任何反感的表現,就這么湊成一對也滿好的,我非常支持。
偷看徐昶熙一眼,他看上去心情不太好,是因為本來喜歡自己的小俐愛上羊羹、心里有點吃味了嗎?
哼哼,活該!誰叫他總是對小俐愛理不理的,這下后悔了吧?
「妳干嘛看著我偷笑?」頭頂遭受一記手刀攻擊,我抬起頭,徐昶熙睨了我一眼。
「他們兩個會不會在一起呢?」指了指走在前方的羊羹和小俐,我有點幸災樂禍地說道。
「誰知道啊。」不出所料,徐昶熙超不屑的態度。
「羊羹感覺對女朋友很好,一定可以讓小俐很幸福吧?」一逮住機會,就忍不住想多酸幾句徐昶熙。
徐昶熙沒有接話,只是淡然地望著前方。
「羊羹的脾氣好像也不錯,又很有幽默感,真是個好男人啊!」故意說些徐昶熙沒有的優點,我要趁機讓他知道他的性格有多糟糕。
「他脾氣哪有好啊?什么幽默感?不就是一個常做怪事的宇宙人嗎?」不再沉默,徐昶熙毫不遲疑反駁。
這個人……
「妳一直稱讚他干嘛?怕他被羅海俐搶走,要我幫妳抓住他嗎?」
不等我回應,徐昶熙揪住羊羹的領子,將他拉到我身旁。
「要講就對他本人講,我走了。」語畢,徐昶熙加快腳步離去。
「咳咳咳,老婆是想殺了我嗎?」摸摸脖子,羊羹難受地擰眉。
「青,怎么了?」看了看徐昶熙逐漸遠離的背影,小俐疑惑。
徐昶熙這個人真的很陰晴不定欸!有時候可以互開玩笑、有時候又莫名發火翻臉不認人,他到底是哪個構造跟正常人類不一樣?
「妳有話對我說嗎?」調整好呼吸,羊羹問。
呃,總不能把我剛剛用來氣徐昶熙的話告訴他吧?未免太丟臉了。
「沒什么啦,我先走了。」恰巧走到科系大樓,我趕緊小跑步進去。
「青,我下午沒課,可以一起去嗎?」小俐追上我的腳步。
「一起去教室嗎?」這樣好嗎?思竹搞不好也在。
「嗯。」小俐用力點點頭。
「那走吧!」想了想,思竹說不定早就翹課回去了,這機率滿大的。
抵達上課教室,在小俐踏進去的那一刻,班上靜默了將近兩秒鐘,一度以為是思竹給出的壓迫感,不過她似乎真的翹課回家了。
找了空位坐下,班上幾個人不時地朝我們投來視線,夾帶著竊竊私語,雖然不帶惡意,卻也令人感到不自在。
他們認識小俐嗎?不然為什么看個不停啊?
「小念姐姐!」楊舒念走進教室,小俐興奮地向她揮手。
「妳怎么來了?」楊舒念到我們前方的位置坐下。
「來跟青聊聊天。」小俐開心地咧開嘴。
「不好意思,可以給我妳的電話嗎?」一直看著我們方向的其中一個男生走了過來,拿出手機向小俐提出要求。
「我?」小俐微訝地指著自己,那個男生羞澀地點了點頭。
還納悶著他們干嘛一直看著我們竊竊私語,原來是有人想追求小俐。
「小俐異性緣真好呢!」待男同學回到座位,楊舒念笑道。
「沒有啦,我只是看起來比較好追而已。」小俐自嘲地擺了擺手。「比起這樣的異性緣,我反而比較羨慕像青那樣的,穩定又強大呢!」話題轉向我,小俐瞇眼笑了笑。
很明顯這是在暗指某人,但我真的不想跟他有什么進展,至少目前不想。
「最近天氣又開始轉涼了,終于要到浪漫的冬天了!青,今年圣誕節要怎么過啊?」現在才快進入十月而已,小俐這個問題問得太早了吧?
對了,我記得思竹說過楊舒念討厭圣誕節,不曉得是不是真的?
「小念,妳怎么都不講話?不喜歡圣誕節嗎?」我藉機套話。
「應該說以前比較討厭……」楊舒念支支吾吾的,很不像平常的她。
「現在就超喜歡的對吧?」小俐對楊舒念挑挑眉,賊笑。
「咦?什么跟什么啦?」我一頭霧水。
「就是——」
「沒什么好說的。」
楊舒念打斷小俐的話,不讓她說完。
「到底是什么啦?」我更好奇了。
在得到楊舒念的默許后,小俐曖昧一笑:「因為那天是我哥的生日啦!」
原來如此。
我也對楊舒念挑了下眉,她低下頭,臉頰有些泛紅。
「妳們真煩。」

再過兩天就是思竹的生日了,過去幾年我都有參與慶生,今年大概沒有我存在的必要了。
只是,仍然想做點什么表達我的祝福,畢竟跟她當了好多年的朋友,卻一直沒送點像樣的禮物,這次稍微破費一下好了。
思竹一向喜歡精緻的東西,偏偏這樣的東西又特別昂貴,希望我的荷包承受得住。
走進百貨公司,連續逛了五個樓層,終于看到一個順眼的包包,拿起來看到價錢差點沒暈過去。
一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元。
依我的經濟狀況,我只能選五千元以下的,也不知道百貨公司有沒有,沒有的話只好到其他地方看看了。
又逛了幾個樓層,我找到一個三千多元的手提包,酒紅色的外觀,材質摸起來滿細緻的。
就決定是這個了!
結帳后,我踏著愉悅的步伐走出門口,失蹤好幾天的北極熊再次出現,他一樣在贈送氣球、一樣與人們一起合照。
小跑步到他身后,他在轉身看到我時嚇得鬆開手,所有氣球全部飄到空中。
看他這么震驚,百分之百是我認識的人!
「你到底是誰?」抓住他的手臂,我極力想脫掉他的面罩,他也不甘示弱地反抗到底。
敵不過他的力氣,他從圍觀的人群中成功脫逃,我也趕緊追上去。
「銀奎!」不自覺地喊叫了這個名字。
奔跑的北極熊聽到呼喊,腳步猛然打住。
他停下來了,真的停下來了。
「是你嗎?崔銀奎,是你嗎?」是他?是崔銀奎嗎?
好不容易拉近兩人的距離,他的背影就在我伸手可及的地方,我想要抓住他,他又向前邁出步伐,讓我擁著空氣入懷。
「銀奎——」對著遠去的人影大喊,卻只有自己的聲音在耳邊環繞。
不肯就這么放棄,我回到百貨公司等待,認為他一定會為了工作回來。
「那個工讀生勒?怎么不見了?」一個疑似是百貨公司的男職員走了出來。「現在小孩真是的,竟然還會翹班!把他炒掉算了。」雙手抱胸,他左看右看,無奈地搖了搖頭。
「你說的是那個北極熊嗎?」猜想他可能知道北極熊的真面目,我心急地問。
「對啊,怎么了?」
「可以告訴我他是誰嗎?」
被我激動的態度嚇到,他錯愕地倒退兩步。
「抱歉,因為他可能是我一個重要的朋友,我想知道是不是他。」收回拉扯的手,我努力讓自己鎮定。
「那孩子喔?他是代替他朋友來的,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不好意思欸!」男職員抓抓頭,為難地說道。
「這樣啊……」失望地低下頭,我走離男職員的面前,在旁蹲了下來。
此時,男職員的手機響了起來。
「喂?你……你跑去哪里了?還不趕快給我回來!」他對著電話那頭大聲斥責。「什么?你肚子痛想先回家?工作是這樣讓你隨便來就來的嗎?喂?喂——」
似乎被切斷了電話,男職員立刻不滿地嘟噥。
「是那個北極熊嗎?」看來電號碼的話就可以確定是不是崔銀奎了!「可以讓我看看他的電話號碼嗎?」不想錯過任何機會,我向他提出要求。
「很可惜,他好像是用公共電話打的。」讓我確定來電為無號碼后,他收回遞出的手機。「他今晚應該不會再回來了,不好意思我先告辭了。」向我點個頭,他轉身走進百貨公司。
「等……」思考著要不要多問點什么的同時,他已經消失在我的視線里了。
崔銀奎,真的是你嗎?
雖然說過不會再吵著找你了,但是……
——如果還能再見到你的話,就好了。

今天是思竹的生日,由于她一整天都翹課,我也沒什么時間去找她,直到現在下班了,為她挑選的禮物還是沒能送出去。
「這是什么?禮物嗎?要給誰?」佳筠拿起藍色包裝盒,興奮地問。
「一個朋友。」很少和佳筠提到思竹,講名字她可能也不知道。
「那個很帥的男生嗎?」佳筠應該是在說徐昶熙,畢竟那家伙是她印象最為深刻的人。
「不是。」我搖頭。「不知道妳還有沒有印象,我之前住院時,她很常來找我。」記得當時她們曾在醫院見過一次面,不過也過了挺久,佳筠早就忘了吧!
「啊,那個很漂亮的女生?」我很意外佳筠沒有忘記。「那時候就覺得妳們感情很好,希望妳們繼續保持下去喔!」相信她絕無惡意,只是內心仍舊爬滿了疙瘩。
尷尬一笑,我揹起斜背,向佳筠和老闆簡單道別后,離開了麵包店。
二十一點十五分,這個時間不知道思竹在不在家,或是還在外面跟朋友一起慶生呢?
打個電話給她吧!
『……喂?』那頭的反應顯然是看到我的名字,有點遲疑地接了電話。
「思竹嗎?」太久沒跟她說話,我也開始感到不自在。
『嗯,有事嗎?』思竹超客套的語氣。
我突然覺得好彆扭。
「妳現在有空嗎?」說出來了!
『怎么了?』干嘛?她不想看到我嗎?
「妳現在,在劉敬君家嗎?」
『……嗯。』
「那,我可以去找妳一下嗎?」
『找我?什么事?』
「不會耽誤妳太久時間的。」
『喔,好啊。』
「嗯,待會見。」
掛掉電話,我從包包拿出車鑰匙,將禮物放進車廂,戴上安全帽,發動引擎前往劉敬君的宿舍。
抵達后,我撥了一通電話告知思竹,抱著禮物靜靜等待。
不到兩分鐘,思竹打開門走出來,一身簡便的居家服。
「還以為妳會很晚才回家。」走到思竹面前,我順其自然搭話。
「為什么?」思竹一臉納悶。
「今天不是妳的生日嗎?喏,生日快樂。」遞出禮物,我微笑祝福她。
「妳干嘛破費啊?口頭祝福一下就好了啊!浪費錢欸妳!」沒有馬上收下我的禮物,思竹輕聲斥責。
我低頭笑了笑,硬將禮物塞到她手中。
「我都買了,收下啦!」看她還是不打算收下,我撒嬌道。
「……好啦,謝謝。」勉強收下禮物,思竹扁了扁唇。
原先還以為我們兩個再也不能正常相處了,今晚有來找思竹真是太好了。
「那我先回去啰!」揮揮手,我走到機車旁戴上口罩。
「欸,顏悅青。」思竹叫住我。
「嗯?」我望向她。
「對不起。」她忽地一句。
「妳干嘛啊?」我驚訝。
「好多時候,我都會想起和妳的回憶,回想的時候明明就很深刻,現在又覺得那些畫面變得好模糊。」移開眼,思竹不再直視我。「為什么我們的友情回不去了?為什么我們之間總有個隔閡呢?難道我們再也當不成朋友了嗎?」
思竹……
「欸,顏悅青,我們還可以當朋友嗎?」吸了吸鼻子,思竹重新凝望我。
我緩步走至思竹面前,給了她一個緊緊的擁抱。
「思竹,我也對不起,說了那么過分的話。」關于討厭我思竹,以及思竹也討厭我的那種話。
「那時候我真的受傷了。」思竹委屈地說。
「誰叫妳總是支持瑞德不挺我!」
「誰叫妳只關心羅海俐不理我!」
我有這樣嗎?
「瑞德還揍了我,妳知道嗎?」不曉得是不是能說的事,我忍不住說出口。
「嗯,羊羹有跟我說,那天我跟她吵了一架,本來不想原諒她,但她不斷跟我道歉,我就忍不住原諒她了。」拉開我,思竹摸了摸我的頭。
「她還真在乎妳欸!」我嘲諷。
「妳不是也狠狠報仇了嗎?她鼻梁都歪了妳還想怎樣?」思竹不說我還差點忘了自己有對瑞德動手。
好吧,我跟瑞德就當是一筆勾消了。
「而且,有幾次羅海俐都試著找我聊天,稍微相處了一下,覺得她的確不是什么壞人。」
真的假的?小俐主動找思竹講話?
「好啦,時間不早了,快回去吧!」看了看手錶,思竹催促我回家。
「嗯,那我走了。」向她揮揮手,我戴上安全帽。
「對了,妳的生日我有去妳的臉書留言,妳干嘛不回啊?」準備催下油門,思竹又大聲說道。
臉書?
「本來想多傳一封簡訊給妳的,但是妳都沒回,我以為妳還在生氣勒!」思竹接著說道。
「抱歉,我那陣子很少看臉書動態。」我吐了吐舌。
「妳真的很過分欸!好啦!快回家啦!」
「嗯,生日快樂喔!」
「謝謝,明天學校見!」
跟思竹和好了,好開心!真的好開心!
原來,我們一直以來都對彼此有些誤會,現在能解開心結真是太好了。
思竹,謝謝妳再次成為我的朋友。



82

82
十二月二十四日,平安夜。
黃昏的街道,四處可見應景氣氛的圣誕樹,懸掛在上的燈飾閃閃發光,擦身而過的戀人們滿懷期待的笑臉,每間餐廳的門外公告著訂位已滿,似乎都在為明天的節日醞釀滿滿的浪漫。
這樣的日子,總會忍不住想起那個最掛念的人。
而這種時候,也會更深刻地感受到自己只有一個人。
朋友們都有自己的伴侶或約會對象,偏偏今天又不用上班,沒有忙碌讓我轉移注意力,一直待在宿舍太悶了,我決定到外面走一走,順便散心。
『青,今天跟羊羹學長出去玩,明天再一起幫我哥慶生喔!愛妳。』這個見色忘友的小俐,竟然選擇羊羹拋棄我。
話說回來,這兩個人真的開始交往了嗎?
不知道該去哪里,碰巧經過一間賣場,就當是混個時間進去逛逛吧!
買了一些零食和泡麵,我結帳后走出賣場。
二十點三十七分,這個時間大部分的小吃店都結束營業了,看來晚餐只能吃剛剛買的泡麵了。
「悅青妹妹!」走到機車旁正要拿出鑰匙,身后傳來呼喚,轉過頭,于馨姐姐提著兩包特大號的購物袋,沉沉地向我小跑步過來。
拿著重物奔跑很危險欸!要是不小心跌倒了怎么辦?
「啊!」預感應驗,于馨姐姐著實地跌了個狗吃屎,鬆落的兩個購物袋,里頭的東西通通散落一地。
腦中不自覺晃過一個場景,那個某人也曾像于馨姐姐這樣,在我面前跌倒了。
「沒事吧?」趕緊沖上前扶起于馨姐姐,我替她拍掉身上的灰塵。「妳怎么一個人買這么多東西呢?」
「啊,水果都摔爛了。」于馨姐姐撿起落在一旁的蘋果,惋惜地說。
不知道該說什么,我默默地撿起地上的東西,一一放回于馨姐姐的購物袋。
「我幫妳一起拿吧!」儘管說過不想再去他們家,但又不忍心看于馨姐姐一個人辛苦地回去。
沒關係,只要送到她家門口就好了。
「謝謝妳,悅青妹妹。」于馨姐姐滿懷感激地望著我。
真是的,她家那三個男人在搞什么?怎么會放她一個人出來大採購呢?尤其是那個倒楣鬼,明明是家里最閑的人,卻連這個小忙也不愿意幫!
「我有車,要不要騎車比較快?」我問。
「嗯,麻煩啰!」于馨姐姐點了點頭。
我的車太小了,腳踏墊的位置只夠放一個購物袋,另一個只能麻煩后座的于馨姐姐抱著,因此我前后都被購物袋夾攻,第一次覺得騎機車也是要有技術的。
「悅青妹妹,妳可以嗎?要不要換我騎?」于馨姐姐有些擔心地說。
「沒關係,我出發啰!」比出沒問題的手勢,我輕輕催下油門,一路上時速都不敢超過五十公里。
「悅青妹妹,為了感謝妳,等等一起吃個飯再走吧!順便一起過個平安夜!」于馨姐姐開心地說道。
「不用啦!真的!真的不用!」我一口回絕她的好意。
「為什么?妳很久超污小說片段 女生把衣服脫到底視頻沒來找我們玩了耶!難道討厭我們了嗎?」于馨姐姐立刻轉為失落的語氣。
「當然不是!我怎么可能討厭你們!」
「那就來嘛!一起過平安夜啦!好不好?」
呃。
「好不好?好不好啦?」
我……
「好嘛!妳都這么幫我了,不能讓我回報一下嗎?嗯?」
人家都這么拜託我還拒絕的話,就真的太沒品了。
「嗯,我知道了。」
「好開心喔!耶!」

站在門前,心中的情緒很複雜。
「悅青妹妹,進來呀!」于馨姐姐催促沒有移動腳步的我。
「啊?好。」算了,想再多也沒用,順其自然吧!
「我回來了!」跟著于馨姐姐進門,她開心地朝屋內大喊,徐大哥立刻走過來接應。「看看我還帶了誰呀!」說完推我向前,我尷尬一笑。
「很久沒過來一起玩了呢!」徐大哥微笑道。
「今天要感謝悅青妹妹的幫忙,不然這么多東西我還真拿不回來呢!」于馨姐姐吐吐舌,笑道。「不小心買太多,本來想打電話叫你來接我,結果我忘記帶手機了。」
于馨姐姐真是個糊涂蛋啊!
「妳也買太多了吧?」徐大哥略帶錯愕地望著兩包購物袋。
「你也餓了吧!我去廚房準備一下晚餐啰!」聳聳肩,于馨姐姐裝傻地晃進了廚房。
「那,妹妹妳先看個電視吧!還是要到我房間用個電腦也行喔!」提起兩包購物袋,徐大哥邊說邊走向廚房。
反正也不知道可以做什么,就借電腦上網逛逛臉書吧!
我記得左邊第一間是阿森的房間,還是右邊才是?反正不是阿森就是徐昶熙的,那徐大哥的房間大概就是剩下的兩間之一了。
打開其中一個房間,亮黃色的磁磚地板,一張雙人床,深藍色的床單上有著一臺筆記型電腦,木製的書桌上也放置一臺桌上型電腦,一旁的小桌子上又有一臺筆記型電腦。
哇,徐大哥不愧是工程師,連電腦都買了三臺。
不知道他要借我哪一臺?小桌子這臺是白色的,而且尺寸比較小,好想使用看看。
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去問一下好了。
「請問,我可以用哪臺電腦呢?」望著廚房忙碌的兩個人影,我小心翼翼出聲。
「都可以喔!三臺電腦都可以上網。」徐大哥爽快表示。
「謝謝。」道謝后,我開心地奔回徐大哥的房間,迫不及待想要打開那臺漂亮的白色筆電。
不知道是不是太粗心了,我竟然進錯房間,門也順手地直接甩上。
我在搞什么?房間總共有四間,為什么偏偏進到了這家伙的房間?我的運氣也太差了吧?
床上的人動了一下,卻沒有馬上醒來。
放輕腳步走到床沿,我伸手在他臉前揮了幾下,確定他是不是真的睡著。
弄出這么大的聲音還可以睡得這么熟,他是豬嗎?
后退幾步準備離開房間,肩膀不慎撞到一旁的架子,腦門受到一股地心引力直擊,要痛不痛的,我摸著腦袋瓜,望向落在地板的白色物體。
白色,毛茸茸的,一對熊耳朵……
——熊耳朵?
這個是……
緊張地拿起來觀看,是上次在百貨公司看到的那個北極熊頭套!
這個怎么會在這里?戴著這個的人不是崔銀奎嗎?那時候我還叫了他的名字,而且他也停下腳步了啊!
如果不是他的話……
「妳怎么會在這里?想嚇死誰啊?」
是這個人嗎?
「妳在發什——」察覺我手中的北極熊頭套,徐昶熙明顯倒抽了一口氣。
會是……徐昶熙嗎?
「為什么,你會有這個?」提問之前心里已經有了確定的答案,我卻不想直接承認。
徐昶熙撇過頭,沒有接話。
「在百貨公司的那個北極熊,是你嗎?」我接著提問。
徐昶熙還是沒說話。
「為什么那時候不讓我知道是你?」為什么要讓我得到希望又陷入絕望?
既然一開始就不存在崔銀奎,就不應該讓我產生錯覺!
「太殘忍了,你太殘忍了。」跌坐在地,我抱緊北極熊頭套,埋臉哭泣。
「殘忍?」失笑了聲,徐昶熙淡然啟口。「還以為給了妳一個生日驚喜,結果是妳誤會了我是誰,還對著我叫出那個陌生的名字,然后,再聽到妳對我說殘忍。」
抬起頭對上徐昶熙的微笑,一個帶著悲傷的笑。
「妳對我叫那個名字的時候,我也想過,要不要就讓妳以為我是他,但是,那樣做的話,到頭來我們都會很受傷。」
腦袋一片空白,做不出任何思考和反應。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在妳看著某人的時候,那個人不一定看得到妳。」掀開棉被,徐昶熙走下床離開了房間。
我……
為什么我不管說什么,都會狠狠地刺傷一個人的心呢?崔銀奎是、徐昶熙也是。
『北極熊不是快絕種了嗎?雖然會讓人感到傷心,但不久后也不會有人記得牠們了吧?』
『至少在遺忘前,讓北極熊覺得有被重視就好,至少讓牠們覺得,還是有人愛過牠們的。』
銀奎……
怎么辦?我該怎么辦?
說什么、做什么都不對,我到底該怎么辦才好?
「悅青妹妹,妳怎么還不出來呢?」
于馨姐姐無預警走進房里,我趕緊低頭抹掉淚水。
「妳在哭嗎?那個昶熙又做了什么好事了吧?待會看我怎么修理他!」跪坐在我身旁,不懂狀況的于馨姐姐氣憤地說著。
「不是那樣的。」是我的錯,是我傷害了徐昶熙。
「那……」于馨姐姐望著我,不知該如何是好。
「不好意思,都怪我搞砸了氣氛,我先走了。」難得的平安夜都被我毀了,繼續賴在這里只會影響到他們一家人的和樂。
「悅青……」于馨姐姐拉住我。「什么事不能好好說嗎?不能說出來讓我幫幫妳嗎?我真的想幫妳啊!」
幫我?要怎么幫我?
就這么注視著于馨姐姐,想起了她抽屜里那個紅色青蛙的鑰匙圈,為什么徐昶熙曾經喜歡的這個人,最后和自己的哥哥結婚了,他還能和他們生活在一起?
那這個人呢?她又怎么能和他自由地相處?彼此有過的感情,真的可以如此輕描淡寫地帶過嗎?
難道只有我看待感情的方式不同嗎?所以我才會被崔銀奎傷得這么深、這么重?
「那,教教我吧!」告訴我應該怎么做,才能像他們那樣,不再被過往的情感綁票。
「嗯?」于馨姐姐困惑地蹙眉。
「告訴我妳是怎么做到的,你們之間的感情,妳是怎么讓徐昶熙釋懷的?」
不敢想像提出這樣的問題有多冒昧,此刻只想讓自己快點擺脫一切的混亂,不管是對崔銀奎的事、或是徐昶熙。
于馨姐姐愣了好久,微開的唇久久沒有動靜。
「姐姐喜歡過徐昶熙吧?為什么傷害他之后,還能這樣跟他在同一個屋檐下生活呢?」
我想知道,時間真的可以帶走一切嗎?
低下頭,于馨姐姐彎起嘴角,握緊了我的雙手:「我不會否認跟昶熙有過的關係,但是,我可以確定那絕對跟他對妳的喜歡不一樣。」
——咦?
「那時候的他,還是個不成熟的小男生,人都會在成長過程中喜歡上誰,而我只是他短暫又純粹的初戀。」
摸了摸我的頭,于馨姐姐接著說:
「妳看到的鑰匙圈,并不是那么具代表性的東西,昶熙之前會帶著它,也只是想釐清那個清純的喜歡和對妳的喜歡,有什么不同而已。」
『是很重要的東西嗎?』
『已經不太重要了。』
『其實我也在等把它拆掉的那天。』
「好吧,我承認我當時甩掉他的時候,他有試著挽回我,但是現在再給他一次機會的話,他會很清楚他需要的不再是我。」
這并不是我想索求的答案,可是……
是否,崔銀奎也不夠成熟,也不過是在成長過程中喜歡上誰,而我只是他短暫又純粹的其中一場戀愛?
于馨姐姐的話,我聽得好受傷。
「于馨姐姐,很晚了,我先回去了。」放下北極熊頭套,我緩緩站起來,無力的雙腿有些搖晃。
「悅青妹妹,小心!」于馨姐姐緊張地起身扶住我。
「沒事。」走出房門,徐大哥正好走過來,我向他點頭示敬后,走向大門。
「悅青妹妹……」打開門走出,隱約的呼喊。
感受著迎面吹來的風,雙手十指交扣,我往掌心哈氣,還是一樣覺得寒冷。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在妳看著某人的時候,那個人不一定看得到妳。』
『人都會在成長過程中喜歡上誰,而我只是他短暫又純粹的初戀。』
——吶,銀奎。
我好像也體會到了,心冷的感覺。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569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