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開美女胸衣 好大用力再深一點嗯嗯

CHAPTER-04母花(3) 「妳在發什么呆?」洪育修走近我,「妳不會又想破壞別人家的花吧?」
之前我用阿花砸了鄰居的一盆花,這幾天鄰居又搬來了一盆新花,同樣是玫瑰花,也一樣開得美麗無比。
我抱著阿花,蹲在那盆花前面,有些渙散的看著那株美麗的花朵。
「曾千花?」
「不知道這朵花的媽媽,當時生下她時是什么心情?」
「生?妳用錯字了吧,應該說『繁殖』。」
話說到一半,花的主人走了出來,那是個和藹的大嬸,看到我們正在欣賞花,喜孜孜的朝我們一笑,「你們也喜歡花啊?」
我笑開,「對啊,好漂亮呢!」
「這花真的很美呢。」大嬸看了眼花,接著一臉無奈,「上次不知道是誰砸花,這么美的花怎么捨得砸?」
「就是啊,砸花的人真是太壞了。」我一臉抱不平。
只見在一旁洪育修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我,像是對我的行為感到很無言。
「所以你們也不知道是誰砸的嗎?」大嬸問。
「不知道耶。」我一手抱著阿花,一手握住大嬸的手,表現的十分熱心,「如果哪天知道兇手是誰,一定會告訴大嬸的!」
「好,謝謝啊。」
「嘿嘿。」我扯開嘴角一笑。
「我有事要出門,你們慢慢看花吧。」
「好的。」我向大嬸揮揮手,「大嬸慢走喔。」
大嬸回頭朝我們一笑,接著便離開了。
當她離開后,洪育修一臉嫌惡的看著我,用著十分酸的語氣開口:「妳還真不要臉。」
「嗯?」我看向他。
「花明明就是妳砸爛的,妳竟然還好意思一副抱不平的樣子,都不覺得可恥嗎?」
我偏頭想了一下,然后看了眼阿花,「阿花跟我都覺得這么做確實不太好啦。」
「那妳還這么做!」
「可是那花看起來有點貴,我不想賠。」我避開洪育修的眼神,「既然我決定不承認了,那為了要與鄰居打好關係,我只好裝作抱不平啊。」
聞言,洪育修微微抽動嘴角,不愿直視我,對我的行為感到不予置評。
「對了。」我湊向洪育修,「你不覺得我挺會演戲的嗎?」
「啊?」
「不覺得我剛剛演得很好嗎?一點都不像是砸花的兇手,我對自己的演技還算有自信呢!嘿嘿。」
畢竟我可是演過四任女朋友,演技算是我小小可以自豪的事情。
洪育修蹙眉看著我,接著嘆了一口氣后撇過頭,連一句話都沒說便離開。
我這才意識到他又生氣了。
差點忘了這家伙為人正經,對于我的行為肯定是很難接受的。
「洪育修。」我小跑步跟上他,「對不起啦,剛剛我的確是有點壞,不要生氣解開美女胸衣 好大用力再深一點嗯嗯啦。你要去哪里?我陪你去。」
他靜默,連瞧都不愿瞧我一眼。
「不然我去跟大嬸承認花是我砸的嘛!」
「妳要怎么做都不干我的事!」
「別這樣啦,我也是有心跟你打好關係耶,別潑我冷水嘛。」
「但我可不想跟妳這種人有什么關係。」洪育修言語冷漠,始終不愿正視我,就好像打從心底的厭惡我。
彷彿我這個人沒有任何價值,讓他對我感到無比嫌惡。
『真是倒楣才生了妳這個死ㄚ頭!』
倏地,多年前媽媽對我說的話閃過腦海,讓我心頭一驚。
我停下腳步,抱著阿花的手不禁加重力道,我感覺到我的手指深深嵌入阿花柔軟的身子里。
見我沒跟上,洪育修這才終于轉頭看了我一眼。
我微微低著頭,嘴里開始喃喃自語:「阿花,我怎么忘了呢?」
打從一開始我就不討誰喜歡了啊。
連自己的媽媽都不喜歡我了,那我現在干嘛要洪育修接受我?
洪育修走向我,似乎有些擔心我突然的低落,「曾千花?」
我抬起頭對上洪育修的黑眸,接著扯開嘴角,恢復我一貫的笑容,「我不想去跟大嬸承認花是我砸的,我覺得好麻煩。」
聽到我這話,他再次皺起眉,準備要念我一番。
在他開口前,我搶在他之前說話:「你生氣也好、不能接受我也罷,我都沒關係。」
我直視著他,看見他緊皺的眉頭鬆懈,轉而一臉愣住,似乎不懂我為什么突然說了這些。
「不管你對我的態度如何,我都無所謂。」
我燦爛一笑,卻沒發覺自己抱著阿花的力道越來越重,彷彿是在壓抑心里某份激動的情感。
「我,都無所謂的,嘿嘿。」
不管是媽媽。
還是送我阿花的謝宗達。
或是偶爾會對我溫柔的洪育修。
不管他們怎樣對待我,我通通都無所謂。

CHAPTER-04母花(4) 雖然次數不算多的很夸張,但昌翰今天又帶那個女人回來了。
因為覺得吵,所以我又跑了出去,在走廊待了好一會后,覺得十分無聊,就想找隔壁的洪育修消磨時間,于是便厚顏無扯的按了他家的電鈴,準備去他家坐客一下。
「干嘛?」一見到我,洪育修沒好意的看著我。
我一笑,「我男友又帶女人回來了,收留一下我好不好?」
只見洪育修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看了我一眼后,十分無奈的把門拉開讓我進去。
「謝啦!」
這家伙是個標準的刀子口、豆腐心,雖然有時候說的話不是挺好聽,個性又有點開不得玩笑,脾氣也不是挺好,還常常會念我一些有的沒的,但確實是個好人,在我有難時從來不曾真的見死不救。
或許就是知道洪育修本性溫柔,我才敢一再招惹他吧。
我大拉拉的坐在他家客廳,在他家總是莫名的感到放鬆。我看向他,「你可以去念書或做其他事,不用理我沒關係。」
我知道念書對他來說很重要,我只是想進來他家,倒也沒有非要人家陪我的意思。
「我當然不會花時間理妳。」語落,洪育修乾脆的走進房里。
我安靜的坐在客廳,想到洪育修在念書、他媽媽也在休息,于是也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
「阿花,我們要安靜點喔,不可以太吵。」我朝阿花比了「一」示意安靜,然后就開始發起呆來。
看著白色天花板,感受這寧靜的氣氛,我不禁小小吐了口氣。
「真是個祥和的家呢。」
我想起十四歲以前住的那個家,雖然同樣只有媽媽和孩子,氛圍卻完全不同,那個家總是十分凌亂又吵鬧無比,瀰漫在屋里的只有菸味和酒味,從來不曾像洪育修家里有著美味的飯菜香。
回想起十四歲以前的生活,真是段讓人不堪回憶的日子。
雖然現在的生活也沒比較好就是了。
「呵。」我不禁自嘲自己,「算了。」
我將阿花舉高,扯出一抹難看的笑,「反正我就注定過這種爛掉的生活,是吧,阿花?」
我輕閉上眼,慢慢沉澱自己的心思,試圖不讓自己再去回憶往事。
忽然,洪育修打開房門,朝廚房走去喝水,接著若有所思的看向我,被他的視線盯得不自在,我不禁問:「怎么了?」
只見他瞬間將眼神避開我,裝做一副沒事樣。
但分明就有事想問我。
我起身朝他走去,「你有話要說吧?說啊。」
「我……」
我朝他逼近,企圖以逼近讓他快點說出口,沒意識到自己與他的距離僅止一張紙,兩人的身子幾乎都快貼在一起了。
洪育修很快的注意到我們靠得太近,一臉尷尬的退了兩步,我瞥見閃過他臉頰的一陣紅。
像是發現了極好玩的東西,我興致很高的朝他笑開,「你害羞喔?」
「沒、沒有!」
「剛剛我們靠很近,我看到你臉紅了!你就是害羞沒錯!」
「那是因為我很慌亂!」
「慌亂就是因為害羞啊。」我朝他逼近,一臉玩味,「洪育修,你該不會沒交過女朋友吧?」
看他長得人模人樣的,書又念得好,雖然脾氣有點臭,也有一點啰嗦,但還算是個溫柔細心的人,應該有交過才是啊。
洪育修將我推開,臉頰越來越紅,「少啰嗦,不關妳的事吧!」
看來是真的沒交過。
第一次覺得這家伙也是挺可愛的嘛。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574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