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少妻好嗎 寶貝不哭進去就不疼了

Chapter.8-2 男神,斷了 詩韻看著姚逸,他靠這么近,她一個母胎單身都有些緊張了,害的她臉都有點僵了,等等啊剛剛他是不是說了什么啊,男朋友什么的……
那我適合,做妳男朋友嗎?
「什么!」回過神的詩韻終于意識到剛剛姚逸說了什么,瞪大眼睛,語調也提高不少。
離的近就越容易被嚇到,可能也是詩韻氣勢太強,嚇的姚逸往后一縮。這真是血淋淋的例子,想調戲妹子反被妹子嚇到。
姚逸為了平復心情,喝了一口飲料,這才說話:「我一直想,在上次會烤后都過多久了,妳估計是忘記了,才來提醒妳一下。」他側頭看著詩韻,左邊臉頰的酒窩又加深了:「別忘記我說了什么哦。」
詩韻汗了汗,正想要表達什么,姚逸又換了一種平靜些的表情轉過來:「妳喜歡蔣偉杰嗎?」
「什么?」話題怎么轉過來這里的啊?
「只是聽說妳喜歡蔣偉杰,就想問看看。」姚逸露出了個燦爛笑容,在下巴處比了個七:「不覺得我更帥氣嗎?」
詩韻:「……」
「好啦只是,」姚逸的表情變得平靜:「蔣偉杰那家伙帥歸帥,但是個性太沉悶了,像妳話怎么多的人一定受不了。」
詩韻啊了一聲,搖搖頭:「我不覺得學長沉悶啊。」他們兩個相處的時候,她都不覺得無聊的說。
「不無聊嗎?」姚逸看似有些不相信,瞇起眼睛看著詩韻:「看著我的眼睛,不要違背自己的心。」
詩韻笑了:「真的不無聊,真的。學長很好的,人也很好啊。」
姚逸默了默,嘟嚷道:「我也不錯啊,怎么就不喜歡我?」
詩韻問了句什么,姚逸側頭看著詩韻:「我是說,我也很不錯啊,怎么就不喜歡我,喜歡蔣偉杰有什么好的。」他的左手放在詩韻的椅背上:「別喜歡蔣偉杰了,喜歡我吧!」
「啊?」詩韻愣了愣,頭腦不太好使:「你是認真的?」
「當然,我喜歡妳啊。」姚逸臉也不紅,講起這話特別沒說服力。接著又是一笑,摸了摸詩韻的頭:「妳喜歡誰我怎么能控制呢?」
詩韻摸了摸剛剛姚逸輕撫過的部位,愣愣的看著姚逸。姚逸又是笑了笑,拿起餐盤:「先走了,記得吃飯,不餓也吃點東西填填胃。」
姚逸說喜歡自己,詩韻是沒有忘記的,雖然她一向心繫蔣偉杰,但是有人喜歡還是件開心的事情,縱使她無法回報姚逸什么。
只是……她好像真的沒對姚逸講清楚過。想到這邊,詩韻忍不住抱頭,可惡啊,她一向把他當朋友,怎么就沒想到,他從來沒把她當朋友呢?
當朋友也好、當學妹也好,她唯一不能當的就是他的戀人。
想到這里,詩韻就拿起手機,準備傳訊息給姚逸——
框啷一聲,又好似什么東西掉了下來,詩韻抬頭,只見蔣偉杰陰沉沉的看著自己。頭皮發麻,趕緊又把原先姚逸空下的座位上的東西拿起來,奉承的要蔣偉杰坐下。
蔣偉杰猶豫了下,咚的一聲坐在椅子上,臉臭到一個極致,這樣的表情還能帥到一個極致,也是不簡單。
這個中午的氣氛真的古怪啊——
蔣偉杰突然陰沉的開口:「剛剛姚逸跟妳說了什么?」
詩韻心頭一驚,夭壽,蔣偉杰好像是剛剛才來,怎么知道姚逸剛才在這里?當然,蔣偉杰馬上回答了她的疑問:「我剛剛一直坐在你們的后面,不要裝蒜,還剛好聽到了什么,我喜歡妳之類的,還摸頭是吧?」
其實他坐在他們后面那桌有一段時間了,詩韻的位置又背對著他,所以才沒發現。本來蔣偉杰也沒有想太多,只是當姚逸坐下時,他便開始有了警戒心,死死的盯著他們的背,賣力的聽著,只是幾乎沒聽到什么就是了。
感覺是很不得了,于是就走過來了。
詩韻沉吟了一會兒,才把姚逸剛剛說的話都講了一遍,除了那句『別喜歡蔣偉杰了,喜歡我吧!』以外。
蔣偉杰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偏過頭去盯著詩韻看,「好像還少講了些什么。」
「沒、沒有啊!」詩韻結結巴巴的回答,這更讓蔣偉杰起疑心,繼續懷疑的看著詩韻。
詩韻躊躇了一下,才緩慢地把所有的話講出來:「他說別喜歡學長你了,去……」這一個小停頓,讓蔣偉杰又轉過來看著詩韻:「他說去喜歡他吧……」
詩韻低著頭,偷偷摸摸的盯著蔣偉杰看,只見蔣偉杰拿著筷子,啪嚓一聲,筷子應聲而斷。

Chapter.8-3 男神,你神木R! 詩韻看著那雙啪掉的筷子,蔣偉杰居然單手就把一雙筷子折斷了,她抖了抖:「學學學學、學長冷靜啊!」千萬不要跑去打人啊!
蔣偉杰沉沉的說:「我很冷靜。」說完,又順手折斷了湯匙。
我去!這樣哪里冷靜啊!詩韻連忙慌張解釋:「啊啊啊,相相相信他也是沒有惡意的!兩個學長都很棒啊,然后雖然兩個都很棒,但是我我我更喜歡你啊——」
「更喜歡我?」蔣偉杰一聽,轉了過來看著詩韻。
今天真是大家都要插話Day,連男神也插話了。詩韻怔怔的看著蔣偉杰,緩慢的點點頭。
蔣偉杰一默,「原來只是更喜歡是嗎?」接著又轉過去,準備再找一個東西折。
「啊啊啊,最喜歡!最喜歡!」詩韻又慌慌張張的解釋,手都揮了起來。「學長,最高」還比了個讚。
蔣偉杰看著詩韻,才淺笑道:「這還差不多。」
「不生氣了嗎?」詩韻試探的問,直到蔣偉杰點了點頭,她才鬆一口氣,剛剛那個氣勢真是太恐怖了……
「不過——」詩韻又湊過去問:「剛剛是吃醋嗎?」
蔣偉杰睨了她一眼:「無聊。」說完就端著盤子離開了。
呃……說的也是,他可是心如止水的蔣偉杰欸,怎么可能吃醋呢?問了個白癡問題的詩韻,就這么度過了午休時間。


下午第一節課開始,蔣偉杰一如往常待在系學會辦公室騷擾(?)蕭明恩,只是蕭明恩最近顧著打《凌劍江湖》,最近似乎又有什么新活動,忙著刷關。
打了一會兒,歇息一下,突然發現蔣偉杰的手上有一道傷,蕭明恩看了過去,指了指:「怎么回事?」
蔣偉杰不著痕跡把手藏到背后:「折筷子傷的。」
「折筷子?」蕭明恩皺眉,發現副本關卡開始,又盯著螢幕繼續打:「是很生氣嗎?折什么筷子。柜子好像有醫藥箱,自己去擦藥。」
蔣偉杰看著蕭明恩,接著自己去尋找醫藥箱。他很生氣嗎?好像是,只是聽到老夫少妻好嗎 寶貝不哭進去就不疼了姚逸要程詩韻不要喜歡自己就挺火的,好像說的只有他會對詩韻好,他蔣偉杰才是會對詩韻最好的人好嗎?
好像講他在辜負詩韻的心意,誰說他不喜歡她的……
蔣偉杰隨意的上了層小護士,貼上了OK繃,將醫藥箱放回柜子,蹦的一聲關上柜子。
這聲響把蕭明恩這尊大神給驚擾了:「關柜子輕一點,不要蹦蹦蹦的。」
「你不要吵,我在想事情,煩躁!」蔣偉杰吼了回去。

蕭明恩目光從螢幕移開,看著蔣偉杰:「你系會長還我系會長?再吵就出去。」
蔣偉杰只好忿忿的,安安靜靜的,雙手抱臂坐在沙發上。
說的也是,他為什么對程詩韻那么好呢?從最一開始發現她不怎么理自己時,居然還跑去找她。
在姚逸跟她手牽手出現時,可以騎機車回家的他,居然跟著坐上了公車。
學生會烤肉那時,聽到姚逸跟她的合唱,他怎么就生氣的走掉了呢?
還有她鼓勵自己繼續做游戲的時候,燒烤店遇到她時,心情竟明朗的像是晴天一般。
迎新的時候的合唱、演唱會時的合唱,都是想要唱給她聽的心情。
迎新闖關的時候,看到她摔倒在石地上,卻被姚逸抱著站起來,心情真是酸到不行。
等等,怎么每一段都有姚逸……
「蕭明恩。」蔣偉杰喊了一聲。
蕭明恩的聲音傳了過來:「刷、關。」
蔣偉杰:「……」
「欸,你說喜歡一個人,是什么樣的感覺?」
「什么樣的感覺?」蕭明恩專注的看著螢幕,華麗的操作著:「無時無刻想起她,看到她就特別開心,不見她就難過,想要對她很好很好,看到別的男人和她一起就想殺過去砍那個男人。」
蕭明恩突然微微一笑,想起了一個人。
蔣偉杰點點頭,「是嗎?」
「怎么了,喜歡了誰嗎?」蕭明恩抬頭:「程詩韻嗎?」
蔣偉杰抬頭,看著蕭明恩。蕭明恩呵呵笑了一聲:「很明顯好嗎?我看只有她沒發現,哦,可能你也沒發現自己喜歡她。」
蔣偉杰點頭,默了默,接著露出笑容,看著蕭明恩:「嗯,我好像真的喜歡她呢。」接著笑容又更加燦爛,補了一句:「而且還是很喜歡。」
這個呆瓜直屬學弟,蕭明恩笑著搖頭:「喜歡就去追吧,否則就要跟人跑了。」
「她不會跟人跑的。」蔣偉杰笑了笑,走到了蕭明恩的旁邊坐下,搔了搔頭,看起來居然有點嬌羞,「可是,要怎么追啊?」
蕭明恩:「……」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577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