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真好作文 總裁往我花蕊里到紅酒

第十三章 愛恨嗔癡的幻影 13-1.2 黑色游戲(2) 「上個禮拜看完外婆后妳提早和安卓大哥回臺北所以不知道,那天債主帶了些人來家里砸東西,要我們把錢全部還清,媽抱著我大哭,說她不知道該怎么辦。」
「早就說好每個月定期攤還,也定了契約執行這么多年都沒事,怎么突然變成要全部還清?」爸爸欠的是地下錢莊的錢,債主就是錢莊的老闆,因為一直以來都有默契,我們從來也是按時還錢,這么多年來雖有些小誤會但從未被如此刁難過,若關雪生說的是真的,還真是沒道理。
「我也覺得奇怪,所以追出去問,債主說,何穎柔付了一筆錢要他們這么做。」
「怎么可能?」
阿溫聞言,也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真的。因為何穎柔后來有來我們家鬧。」
「你為什么都沒告訴我?」我真的快要瘋了。
「姊,家里的事我一直讓妳一個人操心,所以我決定要自己幫媽解決。何穎 柔的事我怕妳難過,所以就沒說了。我原本一直幫阿狼哥拿貨給買家,可以從中抽頭,但是那些錢根本不夠還債,剛好阿狼哥放了一些貨在我這里,我就私下賣掉了。」
「錢你拿去給媽還債?」我瞪大雙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關雪生點點頭。
原來我一直誤會他,會不會是因為之前我一直罵他都不把錢拿回家幫忙還債,他才會做這么危險的事?
「雪生,缺錢你可以告訴我,為什么要這么做?」阿溫忍不住插嘴,但我擋下他,不能茍同地說道:「阿溫,你給我的夠多了,這筆錢我絕對不會再讓你插手。」
說這話的同時我也察覺到,我對阿溫而言是多么大的一個負擔,那一刻我突然深深地憎惡起自己,那是一種幾乎要陷入絕地的自卑,足以讓我想要從這段愛情里逃離的自卑,因為我覺得自己再也配不上他。
可關雪生的聲音仍舊滔滔不絕地在我耳邊繼續著,那些都是一個比一個還要殘忍的事實,在我所不知道的時候,直接、間接因為我而發生的事。
「我騙阿狼哥說貨不見了,阿狼哥知道我有姊姊,就說要抓妳抵債,所以??所以,那天剛好在街上遇到何穎柔,我就故意對她大叫『姊,快走!』阿狼哥馬上派人跟蹤她,然后把她綁走。」
我覺得頭好漲好痛,好希望一切只是一場夢。
「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姊,她一直欺負妳,欺負我們家人,我只想要給她一點教訓,可是我不知道會這么嚴重??」他說得支支吾吾,我聽得心驚膽跳。
「馬上放了何穎柔,這不關她的事,萬一她怎么了,我會一輩子良心不安。」我扶著額頭,虛弱地望向關雪生。
「姊,對不起??已經來不及了,我真的不知道阿狼哥會強暴何穎柔,更不知道我們抓到何穎柔會帶來那么大的麻煩。何穎柔的爸爸和阿狼哥的大哥竟然是好朋友,活著真好作文 總裁往我花蕊里到紅酒大哥知道后很生氣,要阿狼哥馬上放了何穎柔,阿狼哥現在很怕大哥知道他對何穎柔做的那些事,所以他把所有的氣都出在我身上。姊,妳千萬不能被阿狼哥抓走,他??」
「夠了!關雪生。」我覺得整個世界天旋地轉,拒絕再聽下去。
阿狼哥強暴何穎柔??
光是這句話,就夠我死一百次了。
為什么老天要讓這么可怕的事情發生在何穎柔身上?就算她該得到報應,也不應這么殘忍,這對一個女孩來說,太過驚心動魄,光想都覺得錐心噬骨,更何況是親身經歷??
「姊,對不起,都是我的錯??」關雪生垂頭喪氣地道歉,卻已經于事無補。
「關關,我們先回家,那個阿狼哥一定會再回來找你們麻煩,這段時間妳絕對不能離開我的視線半步。」阿溫走過來攬住我,當他的大掌包覆住我時,我才知道自己的手竟冰得像從冷凍庫里抽出來似,幾乎毫無溫度。
我不知道后來是怎么回到家的,那段時間,我的心緒很亂,滿腦子都是我害了何穎柔被強暴,她現在一定非常痛苦,那么,害了她的我,又有什么資格活得好好的。
「關關,妳先去盥洗,睡一覺,其他的事我來想辦法。」阿溫的聲音渾厚溫暖,在我耳畔低語,可那時,我什么話都聽不下去,我推開他,一步一步,退到他伸手能觸及的距離之外,拒絕他的陪伴與幫助。
「阿溫,去找何穎柔吧,她比我更需要你。」
「關關!妳—」阿溫話未說完,手機鈴聲截斷了他的話,他接起電話,臉色一變。
我知道,我們兩人的路就從此處開始分歧。
他說了一會兒電話,放下握著手機的手,頹喪地垂下肩頭,滿臉憂傷地對著我道︰「是穎柔,阿狼哥放了她。」
「去吧,阿溫,去找何穎柔,她才是真正需要你的人。」
「為什么妳總是要把我推給她?難道妳就不需要我嗎?」阿溫發了怒,他走上前狠狠抓住我的肩頭,痛心吼道。
「你們明明先在一起的,可是因為我的介入走到今天這個地步,何穎柔因為我,被人強暴了,大家說得對,我就是個該死的妖女,你為什么還和我在一起?你走!走!」我開始發了瘋似地大吼大叫,將手里能夠砸的東西都向他丟去。
阿溫怒極,他果真轉身走向玄關,取了車鑰匙開門離去。
那扇門在我面前闔上時,我渾身頓失力氣,癱軟在地,只能不停哭泣,因為我身上背負的罪太重,根本不知何洗去。
※這場荒謬的愛情游戲,就終止在此吧,我累了,也禁不起再多一個人被傷害。

第十三章 愛恨嗔癡的幻影 13-2.1 失控(1) 電鈴聲響起時,我已經喝了很多酒,彷彿過了一世紀那樣漫長的時間,電鈴依舊不屈不撓地響著,于是我拖著沉重的步伐,打開了門,卻在看見來者當下,如被雷擊中般,無法動彈。
是安卓。
我們就這么在門邊互視良久,寒流來襲的夜里,連呼吸都幾乎凝結。
「進來吧,外頭冷。」我說道。
我轉身往里走,身后響起關門聲,就像是關去了我愛阿溫的門,從此在無可能,窩回待了一整晚的沙發,我也不理安卓,繼續發呆。
「發生什么事?Jacob呢?」安卓緩緩在我身前蹲下,輕柔問道。
我抬眼,在他的注視下,視線越來越模糊。
「我讓他去找何穎柔了,她比我更需要阿溫。」
過去那些執著現在看來不過是執迷不悟,不該我的,永遠不會屬于我。
我已經害了一個何穎柔,不能再害阿溫。
「安卓,我決定跟阿溫徹底了斷。」
我頹然癱著,雙眸空洞瞪著天花板,眼淚如斷線的珍珠啪嗒而落,骨子里那份倔強,永遠都會在碰到安卓時霎然潰堤,腥鹹的淚水成串劃過雙頰滲入嘴里,像是苦酒那般澀然難嚥,梗在喉間灼燙潰瘍。
安卓垂首緊抵著我的額際。
「我說過,只要妳累了,受傷了,隨時都能回來,我一直都在。」
「也許我真的是個妖女,我總是帶給身邊的人厄運,你們全都離我遠遠的比較好。」我搖頭,眼底充滿絕望。
「妳不是妖女,妳是我的關關,會發生這些事是意外,不是妳的錯。」他捧起我的臉,一字一句鏗鏘有力說道。
「怎么不是我的錯?關雪生為了報復何穎柔對我家的傷害,故意誤導阿狼哥,讓他們以為何穎柔是我把她抓走,她才會被阿狼哥強暴,可是何穎柔會找我麻煩也是因為我搶了阿溫,甚至關雪生會偷賣阿狼哥的毒品也是因為我成天罵他賺錢不拿回家幫外婆治病,說到底,一切的悲劇都是由我而起!若早知道他們會這樣對穎柔,我倒寧愿被阿狼哥抓走的是我——」嘴突然被封住,截斷了后話。
「我不允許。」
他第一次對我這樣用強。
我感受到他的大掌捧著我的后腦,舌尖忽悠地竄入口中,輾轉纏綿,原本我仍抗拒,雙手一開始仍反射性地抵住他的胸膛,抗拒未果,不知不覺竟回應起他的吻。
「關關,妳是我最珍視的寶貝,請妳也要好好珍惜自己。」
半晌,他離開我的唇瓣,附在我耳畔悠悠絮語。
「安卓,我累了。」我嘆著氣,「執著一段不屬于自己的愛情真的太磨人,我想放手了。」
也許,我愛上的,從來都是自己想像中的愛情,那種你跟我是同一種人的知音感太美好,讓我執著著不肯放手。
可是,走到今日這一步,我猛然驚覺,這一場執著通往的是地獄,只會把每一個漩渦里的人都拖入悲劇。
這一刻,我好似能懂當初安卓所說的,放手也是一種愛。
所以,我決定放手,不再執著和阿溫的愛情。
「無論妳做什么決定,我都支持妳,只要妳好好的。」
墻上的古老掛鐘敲下十二聲響,又是新的一日。
安卓的溫柔讓我的心彷彿漂泊多時的孤舟,終于找到一方得已遮風避雨的良港。
「謝謝你。」我靠在他的胸膛上歇憩,實在太累了。他低首尋到了我的唇,又落下一吻,那吻帶著他對我的萬般呵護,我破碎的心似乎一點一滴被縫補起來,不知不覺便一發不可收拾。
午夜繾綣,情慾橫肆,我知道自己的陷溺,已不再只是那冰藍的凝眸,還有不知何時早已常駐在心中的另一抹堅毅挺拔的背影。
無論發生什么事,我知道,他一直都在。
那一夜,一切失控了,我們卻都不敢說出那些彼此都隱約知道的默契。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588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