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春菇咕咕咕 惟愿君心似我心步綰綰

第十七章 命中注定另一人 17-3 放手 阿溫還是接下指導瓈玥參加全國大專院校英語演講比賽的工作,練習的時候,我去看過幾次,兩人的互動越來越好,多虧林黛妍的雞婆,我才知道阿溫態度會軟化,是因為瓈玥拿下她臉上那副遮住一切的大眼鏡,和大學時期的我有三分像。
阿溫是在她的身上找尋我的影子。
無論他的動機如何,只要他愿意走出自我禁錮的象牙塔,對我來說都是進步。
我想了解他們的進展,因此興起辦聯合家聚的念頭,正好也彌補溫王子家族家聚永遠請不到「大家長」的遺憾,日子就訂在阿溫的生日當天,阿溫知道后又是一番推托,不過,他總拗不過我的堅持,只能妥協。
那日下著滂沱大雨,阿溫到我的租屋處接我,怕臉上的妝被雨水沖壞,我裸著素顏跳上阿溫的車,他一見我,眼中的藍眸莫名抹上一股複雜神色。
我不理他,掀開眼影盒,刷刷刷涂抹起來。三兩下畫好妝,我看向窗外,遮光玻璃映出我頂著鉛華的臉龐,面具雖頂得辛苦,但卻成功藏住了某些東西,我反倒怕了這場大雨。
「好大的雨!眼睛千萬不能淋到,否則我就要變成大熊貓了!」車內氣氛有點尷尬,我趕緊自己說些輕鬆話題,不過,沒有人笑。
「今天有點冷,怎么不多穿點?」阿溫撇頭看我只罩了件一點也不保暖的黑色皮外套,臉色有點難看。
「來杯熱拿鐵就好。」我轉頭對他笑了笑。
「還以為妳戒了咖啡,原來是假的。」阿溫嘴角微勾,臉部的線條這才柔和了些。
「反正我這人就是反反覆覆,滿嘴謊言,也不知哪句是真哪句是假。」我學起那日他生氣時的口氣說出同樣的臺詞。
「還會記仇。」阿溫打著方向燈,在路邊的小七前停下車。
「便利商店的熱拿鐵可以嗎?」
「可以,輝哥跟著黃妃紅出國后,我都不挑了,連即溶咖啡都可以接受。」我攤手。
去美國一年后,輝哥就把咖啡店頂讓出去,灑脫地拋下一切,和黃妃紅當起背包客浪跡天涯,害我從此喝不到好咖啡,癮頭上來的時候,沒星巴克就只能屈就便利商店的方便拿鐵了。
阿溫買咖啡的空檔,我窮極無聊,順手拿出包包里的塔羅牌把玩。
一張紙牌在我的搓玩間,飛了出去,正好黏在擋風玻璃上,我上前捻起,穿過玻璃上的雨幕,見到阿溫站在便利商店前的模糊身影,正和人交談。
我搖下車窗看個清楚,原來和他說著話的是要一同前去家聚的張瓈玥和另一個學弟倪惠宏。
兩人看起來是要騎機車去,可突來這么一場大雨,就算穿著雨衣還是免不了一身溼。
「瓈玥、惠宏!一起搭便車去吧!」我探出窗外朝他們揮揮手。
原以為他們會立刻沖上車,沒想到兩人交談幾句,突然七手八腳穿上雨衣,跨上機車,飛也似地奔入大雨里。
「喂!瓈玥!」
機車車尾燈很快在雨幕里縮成一個小光點,我只好作罷。
不過就是幾十秒的時間,狂潑而下的雨水已經把我探出窗外的臉龐打濕,回身才從后照鏡里見到自己頰上掛著兩行黑水,眼周成了熊貓,樣子頗嚇人。
補妝之際,阿溫上了車。
「我們不是要去同一個地方嗎?他們兩個干嘛啊?」我順口一問。
「不知道。」阿溫冷冰冰的回答讓我不以為然地瞥了他一眼,此際,他猛地抓住我補妝的手,一臉不悅。
「妳不化妝很好,為什么老是把自己弄成這副模樣?」
「你管我,放手啦。」我抽回手。
不會又要開始發作了吧?
我趕忙轉移話題。
「哎呀,她該不會和倪惠宏在交往吧?不能這樣啦!」
「你管她。」阿溫學著我的語調,讓人為之氣結。
沖著我來就對了。
「你很煩耶!你明明知道張瓈玥是我找來給你—」
話未畢就被阿溫打斷。
「取代妳的嗎?關關,我跟妳說過幾次了,我不要!」阿溫緊攫著我的雙肩,語氣強烈。
「我也跟你說過幾次了,我們之間已經過去了,這是命!」我奮力甩開他緊抓的手,從包包里拿出一副塔羅牌,那個我堅信不已的佐證。
無論怎么算,阿溫和張瓈玥的緣分都是「戀人」牌。
「妳信那套,可我不信!」阿溫搶過我的牌,憤恨地丟擲在后座。
「我有看到!」雖然很模糊。
「口說無憑!」阿溫還是拒絕相信。
「那這個呢?由不得你不信!」我被他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擾亂惹火了,伸出左手,讓無名指上那圈典雅的銀戒在幽光下閃著炫光。
平時我是不戴的,可自從得知他和張瓈玥關係越來越好后,為了時時刻刻提醒自己,我戴上了。
我,關瓔珞,已經結婚,會和我過上一輩子的,是我一定會找到的安卓,而不是已經錯過的阿溫。
「那么他現在在哪?」
口口聲聲說要幫我找安卓的阿溫,卻反過來踩住我的痛處。
我瞪著他。
「如果我知道,我還需要回來嗎?」我遏止不住將要洶涌而出的淚水,扭頭面向窗外,可仍舊阻止不了喉頭哽咽鼻上發酸,只能仰頭逼自己把眼淚吞回去。
「為什么不流(留)下來!」阿溫驀地一個用力,將我壓在他歐春菇咕咕咕 惟愿君心似我心步綰綰懷里,說了一句不知道到底想做哪種表達的雙關語。
「發生了那樣的事我還能留下嗎?」我將他推開,冷然開口。
「那件事不是妳的錯,是我!不要用這種方式懲罰妳自己!」
「那就當是懲罰你。」我拭去眼角不小心滑落的淚滴,努力讓語氣顯得沒有溫度。
車內氣氛僵著了。
良久,阿溫像火山爆發一樣猛然大吼:「好!如果這是妳要的,我就如妳所愿!」
是啊,如我所愿。
然而,他卻仍不愿放過我,執著在那段不可能的愛情里的他,用一首歌硬是把我框在過去里,打壞了我內心好不容易保持的平衡。
可惜不是妳。
在KTV的包廂里,眾目睽睽的,最討厭在眾人面前表現的阿溫,唱了這首歌。
我想摀住耳朵,我想立刻逃走,可他的歌聲卻將我牢牢釘在椅子上,我一直到他放下麥克風走出包廂才如夢初醒,顧不得場子原是我在主持,疾步奪門而出。
阿溫站在KTV的長廊上,伸手拉住我,洶涌的淚如潮水在那一刻全然涌出眼眶。
他顫巍巍地伸出手,捧起我的臉,拭去落下的淚水,卻越拭越多,我的眼淚失控,在他掌心里奔流,滑過他的手背,溼了一地。
「對不起。」阿溫嘶啞的嗓音,讓我更為心碎。
「為什么你要這樣破壞我好不容易求得的平靜?」我再也壓抑不住失聲大吼,聲音在窗外大雨瓢潑里顯得支離破碎。
「真的,沒辦法了嗎?」阿溫猛然將我擁入懷中,我如被電擊般猛力掙扎彈開,往大雨中沖去,仰頭對著墨黑的天空,發出沉痛的哭嚎,讓大雨將我臉上面具般的偽裝洗去,露出我真實的模樣。
阿溫突然從背后將我擁住,我再一次反身狠狠推開,嘴里大嚷著:「阿溫!求你別這樣,我已經不愛你了!」
他渾身濕淋,大雨打在臉上讓人睜不開眼,我卻能清楚看到他藍眸里的淚光,以及他低沉破碎的話語:「可是我還愛著妳。」
※他的執著,讓我發現自己的世界,在那一刻,崩塌了。

第十八章 道是無情卻有情 18-1 真心話 我從廁所小房間出來的時候,先是看到大面鏡里反射出的人,才留意到那人便是張瓈玥,她將黑框眼鏡拿在手中,臉上濕漉漉的,鼻頭眼眶儘管掛著水珠,仍難掩紅腫。
她哭了。
我隨即意識到剛剛的畫面,也許她全看見了。
恢復平靜,我走上前。
「如果妳看到了什么不想看的,請妳忘記,因為都已經過去了。」鏡里的張瓈玥,雙手握拳,像在極力忍住什么似,渾身微顫。
「記得我告訴過妳的那些話,我是認真的。」我伸手覆在她的肩上,望著她清秀的側臉,腦海涌上些許熟悉感,就像看到當年青澀的自己。
張瓈玥她,一定很喜歡、很喜歡阿溫。
我也相信,她會努力讓他幸福。
「好好愛他。」
說完,心里非但沒有鬆一口氣的感覺,胸口反而更為緊窒,幾乎要換不過氣。
張瓈玥斂下雙目沒有看我,雙唇微起,唇瓣輕顫了下,我以為她要回答我什么,卻只是推開門加快腳步離去。
我望著倒映在鏡中那一臉懵然的自己,有些東西涌上心頭,突然不太確定,一直以來的堅持就竟是為了什么?
這樣做,應該是對的吧??
我的腦海里浮現和阿溫稍早對話的記憶,絲絲纏纏地縈繞著,久久不能散去。
「阿溫,你只是還活在過去里,你愛的是過去那個我,不是現在。」
「那妳也不用幫我找什么幸福。」
「聽聽你自己內心真正的聲音,難道,你對張瓈玥一點感覺也沒有嗎?」
阿溫被我這句話問懵了,也許他真的沒有認真想過這個問題,我笑了笑,決然轉身離去,沒走幾步,阿溫又追了上來擋在我身前。
「等等!還有一件事。妳上次要我查全允尚??」
安卓有消息了?
阿溫的話讓我瞬時忘了傷心。
「怎么樣?」我急切拉住他的衣袖,他不自然地抖了下,瞅我一眼又迅速垂眸,側轉過身。
「是有這個人,但已經死了。」
死了!
我大驚,整個人說不出話,腳下一軟,差點站不住,幸好阿溫眼明手快扶住我,才沒一屁股摔在地。
「關關,他兩年前就死了,不會是妳老公。」阿溫低沉穩定的聲音安撫了我。
兩年前就死了?
見我疑惑,阿溫接著解釋:「當年我和何穎柔訂婚宴上,何氏企業製毒的秘密會被踢爆,關鍵人就是全允尚,他是那個販毒集團里的人,負責韓國線的毒品販運,但事發之后他就死了。」
不可能啊,那天阿狼哥的確是對著安卓叫「允尚哥」,雖然莫名消失,但之后安卓明明好端端出現在美國,還和我共同生活了一年多,那么,死的那個「全允尚」又是誰?
「應該說,全允尚這個身份在那時就死了,他對韓國很熟悉,所以我推測妳老公是韓國人,或許King和他的姓相關。」
我努力想著那堆護照里的名字。King??Kim??
難道,安卓真正的身份是??
「阿溫,幫我查『金在熙』,韓裔美國人!」說出這個名字后,我便強烈感覺到一種暗示,心臟突然以不正常速度加快,最后渾身顫抖,幾乎喘不過氣。
「關關!」阿溫見狀趕緊一把抱住我,將我移到大廳角落的沙發上休息。
「我沒事,你先回包廂去吧。」我深吸了幾口氣,心跳終于恢復正常,緩和之后,見阿溫一臉憂心,便對他搖搖手,催促他離開。
阿溫沒立刻走,反倒趨前捧起我的臉,藍眸深深望近我眼底。
「今晚大家玩著真心話大冒險,我知道妳不會參與,但最后,我還是請想聽聽妳的真心話,可以嗎?」
「只能問一個問題。」我凝望著阿溫,想著最終的結束該是誠實的吧,于是點頭答應。
「妳曾經真正愛過我嗎?」
我點頭,伴隨著向下的力道,在拋光大理石地上落了一圈又一圈的水漬。
再抬眼望向阿溫,那原本蒙灰的藍眸在滾下兩顆晶瑩淚珠后,透出了湛亮,嘴角上揚的微笑,竟是異樣的幸福輪廓。
他輕輕將我擁進懷里,最后一次感受他的氣息,心中是萬般的不捨,但我終究要把他推向別人。宿命,讓他注定不屬于我。
※我真的曾經愛過他,只是那都已經過去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589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