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性按摩經歷 步步生香趴下把腿張開

想出院的決心 寶貝對不起噢
是麻麻沒有保護到你無法讓你平平安安降臨于這個世界上
每夜的每夜麻麻只要一想到失去你就偷偷流淚
全是滿滿的自責滿滿的內疚………
或許對于失去的孩子痛到現在內心還隱約存在
就像一道無法抹去的傷痕時時刻刻提醒著麻麻
但麻麻會堅強起來勇敢面對的
因為麻麻還有一個很愛很愛的拔拔陪伴在身邊
雖然上天安排讓我們一家三口無法相會
但是我親愛的寶貝
麻麻和拔拔都期待著你重回我倆身邊的那一天噢………
* * * * * * * * *
「 皓!人家什么時候才可以出院?」悠哉的下午,苗語倩正慵懶躺在言皓的胸膛不斷撒嬌問道,自從她聽完平湘淇的故事后整個人就像被雷劈中般從那悲傷灰色系人格回到當初總是活力滿滿的苗瑀倩
雖然這樣快速的轉變嚇壞言皓等人使他們除了驚嚇還是驚嚇,但這樣也好他們內心是這么想的
───畢竟這樣的苗瑀倩才是他們所愛的苗瑀倩啊
「 不行」在苗語倩第五十九次堅持想出院的決心下,言皓依舊拒絕并朝她兩頰小力捏道:「 我不是說過妳的傷還沒好嘛!在醫生還沒說可以出院妳就死心吧妳」
「 欸痛痛痛痛!!!!」撥打言皓的手阻止他繼續殘虐自己可憐的臉頰,她皺了皺眉揉著被捏紅的兩頰,「 可是醫院很無聊啊………」張大雙眼可憐兮兮的望著他,苗瑀倩嘟嘴小小聲說道
她討厭醫院的生活除了休息吃東西復健外自己都只能躺在病床發呆都快長霉了
很多次她都很想叫他不要去上班留在這陪自己,但這想法很快就被她打消
畢竟言皓為了她常常公司醫院兩頭跑她不想在麻煩他了
「 乖!」見苗瑀倩一臉沮喪,言皓伸出手溫柔撫摸她的臉頰,「 所以妳要乖乖養病等妳康復后妳想去哪想做什么我都陪妳好嗎?」他也想拋下公司那些煩死人的工作只待在她身邊照顧她,只是無奈自己礙于總裁的身分加上言馨又展開復仇攻勢不斷併吞與言氏企業有商業往來的公司打算壟斷公司財源,他不得不照著眼前局勢走………
「 夠了夠了不要閃了姐姐我眼睛痛!」走進病房內克莉絲汀摀住雙眼不滿,一大早就讓她這個單身女郎看見這種閃瞎人的畫面有沒有天理啊請問
「 閃瞎妳這老女人最好」言皓微笑瞪著這兩顆超亮電燈泡,美好的氣氛突然被打擾令他不太高興
「 唉呦威皓哥這好歹也是公共場合別想做些邪惡的事情嘛」一旁的班杰一臉曖昧表情笑道,看的言皓眼角微微抽蓄很后悔當初怎么沒把眼前這小子給狠狠打爆
「 親愛的倩倩妳家老男人借我一下噢我公司有很要緊的事需要他幫忙」此時克莉絲汀微笑向苗瑀倩來個愛的啾咪又惡狠狠警告班杰要他照顧好苗瑀倩后便轉身毫不留情的拖著言皓離開
「 好了,什么重要的事不能在瑀倩面前講?」遠離病房后,言皓拉開勾著自己肩膀的手看向她問,他知道克莉絲汀說要處理公事只是個藉口他太了解這老女人公事這種東西她根本不放在眼里
「 聽說言馨來巴黎了」原本還嘻皮笑臉的克莉絲汀一走出病房態度立刻嚴肅
「 看來那女人巴不得將我活活逼死吧」他冷笑,看來這回再不反擊就得為自己收尸了
「 你打算怎么做?我可不會再看在她是你同父異母姐姐的分上不動她……」克莉絲汀冷眼警告,畢竟那女人做得太過火連安家也敢招惹,也不打聽打聽她克莉絲汀?安這個人是多想找死?
「 妳先回病房,我有事先出去」言皓交代她幾句后便走出醫院
────看來他得好好去拜訪這個同父異母的姐姐了

姐姐 包廂里煙霧瀰漫,斜靠在菸灰缸的菸頭掉下一點灰燼
女人正微笑看著眼前面無表情的男子
「 我說,親愛的弟弟你來找我應該不是純粹想續續舊吧?」女人打破沉默的氣氛開口,她拿起菸吸了口后吐氣在男子的臉上
「 妳有把我當弟弟過嘛….『姐姐』」聽見女人喊著自己一聲弟弟,言皓一臉不屑
「 的確,我是不把你這骯髒女人所生的私生子看作弟弟」見言皓不領情,女子臉上仍然保持微笑說道,「但好歹你我身上都留著『他』的血液是同父異母的姐弟不是嘛」
「 言馨,要報仇就沖著我來」言皓冷冷說道
「 噢?你現在是在害怕那女人的安危嘛?」言馨笑道,看來那女人真的是他的弱點呀
「 這些不關她的事」
「 是呀這并不關她的事……但她錯就錯在愛上你這個私生子!」憤怒拿起桌上水杯朝他臉上潑水,言馨就像頭負傷的猛獸惡狠狠瞪著言皓,她突然伸出手指著他邪笑說道:「 我告訴你只要和你言皓有關的一切人事物我都要毀滅,我要讓你體會自己所愛的人從自己身邊消失的痛」
───言皓,這是你和那女人欠我的
* * * * * *
“ 麻麻!拔拔是不是愛我?”年僅五歲的言馨皺眉看著坐在梳妝檯前打扮的媽媽問
“ 傻孩子怎么會這樣問呢?”王苡萍一聽女兒這樣問便轉過身將她抱起,她輕輕摟著言馨點了下她的鼻子笑道,“ 爸爸不是前幾天說要帶馨馨去游樂園玩嘛?他還說要送妳一只好大好大的泰迪熊耶”
“ 那為甚么拔拔都不回家?馨馨也想要有拔拔陪”每當放學她看見同學們都有拔拔麻麻接送都好羨慕
將言馨輕輕放下,王苡萍很有耐心的回答:“ 拔拔很愛馨馨的只是都得上班沒時間回家陪馨馨,所以馨馨要體諒拔拔知不知道”
“ 那拔拔愛麻麻嗎?”言馨的童言童語就像一把韌刀插中王苡萍的心使她無法喘息
王苡萍看著自家女兒正瞪大雙眼等待自己的答案笑而不語,便請管家婆婆帶言馨回房睡覺了
老實說王苡萍沒辦法回答言馨這個問題
因為她也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到底有沒有愛過她…..
言家將王苡萍的葬禮辦得很低調
九歲的言馨正站在靈堂中央凝視著媽媽的照片
她沒有哭也沒要鬧
就那樣靜靜的站在那……聽著自己的心碎裂的聲音
而在王苡萍過世后不到一年的時間,言威麟又娶了梁家葳并將他們母子倆帶進言家
「 馨,這是阿姨替妳煮的粥吃看看好嘛?」晚餐時間,梁家葳體貼替言馨盛了晚自己煮的海鮮粥
「 別一付假惺惺的我看了就想吐」言馨看也不看她伸手將梁家葳手中的粥給打翻,「 別以為他娶了妳我就也得認同妳,妳和他都是殺人兇手我永遠都不會放過妳們兩個」自從母親死后,言馨再也沒有稱呼過言威麟一聲爸爸而是用『他』來代替
「 我………」聽著言馨這般話梁家葳根本沒有反駁的余地,自己的確破壞了她的家庭搶走了她的幸福
───就連她的媽媽也是因為自己而跳樓生亡的
「 妳這孩子到底鬧夠了沒有?」言威麟一走進餐廳見狀便氣急敗壞的往言馨臉上狠狠打了一巴掌,或許失去媽媽讓這孩子的個性變得如此扭曲但并不代表她可以放縱自己的脾氣
「 怎么我有說錯嘛殺人兇手?」撫著紅腫的左頰,言馨抬頭狠瞪眼前曾是自己所尊敬的父親冷笑
「 言馨若妳再用這種口氣和我跟妳媽媽說話妳試看看」
「 請問我該用什么口氣和你說話,是對一個父親一個言董事長還是…一個搞外異性按摩經歷 步步生香趴下把腿張開遇害死妻子的殺人兇手!!!!」言馨的眼中他已不是那個小時后最愛自己的爸爸,現在的他只不過是自己最恨的人殺害媽媽的兇手
她突然明白為甚么小時候當自己問起媽媽爸爸愛不愛她這個問題時媽媽所流露出的悲傷
因為媽媽早已知道爸爸已經不愛自己了
他早就愛上了外頭的女人也有了私生子
這個家,早已逐漸崩塌不再幸福溫暖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05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