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戲吻戲車震 求你快添了我受不了了

步上紅毯 「 親愛的妳不要緊張嘛人家一定會把妳畫的美美的相信我!」化妝間里頭,男子拿著一大堆琳瑯滿目的化妝品在苗瑀倩臉上涂涂抹抹,完工后他抿了抿嘴露出得意的神情拿起鏡子照向她,「 登登登登───歡迎全世界最美麗的新娘子」
「 我的天!!萊恩……這真的是我?」一臉驚訝,苗瑀倩簡直不敢置信鏡子中的女人竟會是自己
淡淡的妝點讓她清秀的臉龐增添了些許艷麗,柳葉細眉很自然的鋪展在清澈的眼眸上方,薄薄的唇涂上了唇蜜看起來閃閃發亮,原本那頭黑色長髮則綰在腦后整個人看起來風韻成熟
──天….這根本就是化腐朽為神奇嘛!
「 萊恩謝謝你把我畫的那么美……謝謝你」苗瑀倩相信今天她一定會是全世界最美麗最幸福的新娘
「 哇賽這是我家那個不修邊幅的姐姐嘛?根本比易容術還要神!!!」一走進來苗瑀熙見到自家姐姐嘴巴都大的可以塞下一整個拳頭
「 齁萊恩我也要變成全世界最美麗的伴娘!」
「 熙熙寶貝,若把妳這可愛小伴娘畫的太美妳姐姐這當新娘的光彩豈不被妳搶光了?」
「 好啦這次就不搶奪妳這新娘的光彩,不過等我結婚我一定要成為比妳還要正的新娘」苗瑀熙對著苗瑀倩說道,看在今天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就讓給她吧
「 哼等班杰要娶妳再說吧」苗瑀倩一旁涼涼地開口
「 我可愛的新娘準備的如何呀?」此時穿著合身西裝的言皓走了進來,當他看見苗瑀倩時眼神充滿了激賞和驚艷,「 妳今天真的好美!」步道苗瑀倩面前,他溫柔的牽起她的手輕語著
「 唉呀呀這畫面真的太閃太強大!我們就不打擾你們小倆口了掰掰」見言皓一臉就寫著要他們這兩顆電燈泡『自動離場』的表情,于是萊恩便很識相的拉著苗語熙趕緊離開
「 欸姐夫先說噢離婚禮還有50分鐘所以想干嘛要把握時間噢,我會在門口掛上請勿打擾的放心請慢慢享用」苗瑀熙嘴角漾出一抹邪邪的笑
「 滾啦妳」苗瑀倩朝她丟了顆抱枕,現在是怎樣連親生妹妹也把自己推進虎口里,「 到底她是你妹妹還我妹妹啊還笑那么開心?」看見言皓站在一旁笑的合不攏嘴苗瑀倩朝他肩膀重重捶了一拳
「 妳這樣根本是在謀殺親夫!!妳都不會捨不得嘛?」摸著被攻擊的肩言皓一臉無辜問道
「 哼我都還沒嫁給你哪里來的親婿啊小心我反悔不嫁了噢」苗瑀倩一臉得意說著
「 什么?我可不準妳反悔噢未來的言太太!」挑了挑眉,言皓伸出手朝苗瑀倩微微隆起的腹部笑道
「 對了有個人,我想………妳應該會很想見她吧」
「 誰?」苗瑀倩疑惑問道
「 瑀倩我先到會場招呼那些商場界的朋友了噢」言皓親吻了她一下,走到門口朝進來的一位婦人有禮貌的打了聲招呼后便離去
轉過了身一見到走進來的那名婦人,苗瑀倩頓時倒抽一口氣
她萬萬沒想過這輩子還會再遇見她
那個曾經為了愛人而拋棄自己的媽媽………

媽媽 當方姍盈走進休息室一看見苗瑀倩她停下了腳步
苗瑀倩那銳利的眼神穩重的口吻蛻變的外表都讓方姍盈感到強烈的陌生感
她已不在是自己腦海中那嬌小散發青澀氣息的孩子而是即將步入禮堂的新娘
看來這十年,自己真的錯過了好多好多………
「 瑀倩……我是媽媽啊」強忍著情緒,方盈珊伸出手想擁抱她足足十年沒見到的女兒
「 可以不要碰我嗎?」委婉的推開了方姍盈的手,苗瑀倩深了一口氣后勉強擠出笑容看向她說道:「 謝謝妳來看我,若沒有什么事的話麻煩請妳離開」迅速撇過頭,苗瑀倩緊咬著下唇強迫自己不可以哭出來
她可是花了十年的時間去撫平那個被母親拋下所帶來的傷痛啊……
「 妳……還是不愿意原諒媽媽嗎?」見苗瑀倩如此排斥自己,方姍盈不禁流下眼淚,「 也是,十年前就那樣拋下妳和別的男人離開臺灣妳會不認我這個母親也很正常」無奈搖搖頭,畢竟當初是自己要拋棄她如今想要挽回這份親情看來是不可能了
擦了擦眼角的淚,方姍盈露出淡淡的微笑望向苗瑀倩輕語:「 妳爸爸會打給我訴說妳的境況,像是妳每次考試都是第一名、校外教學問我該買什么零食餅乾給妳帶去、不小心發了高燒在醫院打了好久的點滴……等等一堆日常發生的趣事呢!」
「 我還記得當妳和瑀熙都邁入青春期時,他打來的第一句話就是說『我真想拿刀砍了那些想誘拐我家大小寶貝的兔崽子們』,一直抱怨著一大堆乳臭味干的小伙子不斷寫情書送鮮花向妳們姊妹倆獻殷情,搞的他這個做老爸的都快高血壓發作了……只可惜我并不是個好媽媽并沒有好好陪在妳們身邊……」方姍盈一想到自己這十年來并沒有盡任何身為母親的責任滿是愧意,苗瑀倩則是靜靜坐在沙發上不語
「 爸爸………已經過世了」沉默了一段時間,苗瑀倩開口
「 妳說翔合…過世了?」無法承受如此震撼的消息,方姍盈整個人癱軟在地久久不語
「 摁,當我們發現時已經是血癌末期了」苗語倩很床戲吻戲車震 求你快添了我受不了了平靜的回答,雖然闔上眼但痛苦的感覺仍不斷蔓延在胸口令人無法喘息
爸爸離去的前一晚上,還和我聊起妳來了呢………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06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