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天使之吻 清純校花淪為胯下玩物

Chapter 4不愿想起的回憶(九) 時間會沖淡一切,原本恩恩天真地這樣以為,可是,事實卻不是如此,隨著時間一天天地過去,她反而感受到愈來愈多同儕間的壓力。走在校園里,恩恩常常會接收到許多來自四面八方異樣的眼光,在圖書館工作時,也會不經意聽到謾罵訕笑的耳語,甚至自己的部落格留言版上也不時有人匿名留言來取笑她。就這樣煎熬了一個多月,恩恩的母親看著自己的女兒日漸消瘦,她擔心地問女兒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恩恩,妳是怎么啦?有什么不開心的,告訴媽媽。』母親關心地問恩恩。
『媽咪,我…。』母親的關懷讓恩恩將連日來壓抑在心中的委屈瞬間傾洩而出,于是,她將整件事情的始末原原本本地告訴了母親。
聽完了恩恩的哭訴之后,母親并沒有責怪女兒,她反而安慰著自己的孩子。
『女兒啊,辛苦妳了,要獨自一個人面對這一切事情,還必須忍受同學的異樣眼光跟閑言閑語。妳的難過,媽媽都能夠體會。』母親給了恩恩一個很大很大的擁抱,而恩恩,只是躲在母親的懷里,不斷地抖著身子,不停地啜泣著。
『晚上我再和妳爸爸商量,我們儘快幫妳辦理轉學,給妳換個環境,讓妳遠離這些是是非非。』
『謝..謝謝…謝謝媽咪。』恩恩抽泣著跟母親道過謝,她知道,只要能離開這個環境,她就會暫時獲得解脫了。
『只是,我的寶貝女兒啊,媽媽跟妳說。』母親雖然心疼女兒的遭遇,但是仍然不忘記鼓勵她:『妳還年輕,許多現在看起來很嚴重的事,過幾年之后,妳再回過頭去看看,妳就會覺得,其實那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總之,妳一定要記住,千萬不要因為這樣而放棄自己,也不要因為這樣而放棄追求幸福,知道嗎?』
『嗯,好的,媽咪。』恩恩眼眶含著淚水,抿著嘴唇,對著母親點點頭,只不過當時的恩恩,只想著要趕緊從深深的痛苦中抽身,她并不知道這告白信事件所蕩漾的余波對自己日后會造成多么嚴重的影響。
于是,就這樣,在父母親的協助之下,從那時候起,恩恩離開了那個讓她遍體鱗傷的地方。

Chapter 4不愿想起的回憶(十) 多年后的今日,恩恩坐在電腦前,她在腦海里仔細地審視自己的這一段過去,她連到自己的相簿,看到相簿中當年的那些好姊妹們的身影,那時候隨著她的離開,這些所謂的好姊妹也都漸漸和她疏遠了,她感嘆著,人與人之間的情誼,竟是如此脆弱,如此禁不起考驗,所有過去的一切,就像是作了一場夢一般。恩恩思索了許久,最后,她決定把這段過去用文字紀錄下來。
勉強自己去掀開過去的傷痕是一件極為痛苦的事,好不容易花了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終于,恩恩把回憶寫好了,她小心翼翼地將文章設定為保密,并且設上了密碼,然后儲存在自己的部落格里。
『這樣算是替自己了了一件心事了。』壓在心頭上多年的一塊石頭終于卸下來了,恩恩感覺整個人彷彿重生般輕鬆。
恩恩又回到留言版再看了一遍那則留言。
『學生證。』恩恩這才注意到留言當中所提到的重點,她找到了自己的隨身包包,那是她在學校里幾乎從不離身的包包,她翻遍了整個包包,小說天使之吻 清純校花淪為胯下玩物無論她怎么努力找,都找不著她的學生證,她驚呼:『我竟然把自己的學生證弄丟了,而且,最嚴重的是,暑假都過一大半了,我卻沒有發現。』
恩恩很努力地回想,她想知道,自己到底是在什么時候把學生證弄丟的?只是,都過那么久了,再加上剛剛所有的腦力幾乎都用在回憶悲慘的過去,現在的她,整個腦子里頭一片空白,不管她再怎么用力想,也絲毫想不起來。
『只是也不知道對方撿到的學生證究竟是不是我的學生證?』恩恩喃喃自語地唸道:『可是留言里面有提到他是思惠的朋友,而且也有寫出我的系級跟姓名,照這樣看來,那張八成是我的學生證準沒錯。』
『唉,這個李志華不知道是不是就是以前那個李志華學長?』恩恩又看了一眼留言上的名字,她擔心地說:『如果是的話,那不就很尷尬嗎?』
『哎呀,不管啦,先想辦法把學生證拿回來再說吧。』恩恩按下回覆留言,她希望可以在開學之前趕快把自己的學生證拿回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25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