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 王子 爛貨我捏求我爛你的奶

Chapter01 – (06) 國文課一下課后,窗外原本就積著厚重的深灰色云層,沒多久后開始下雨了,而且是傾盆大雨。
從早上一起床就覺得整個房間都悶悶的,即使出門了也有種潮濕的悶熱感,更是遲遲不見太陽,就想著大概會下雨吧,現在真的成真了。
不過下雨了也好,感覺涼快多了,聽著嘩啦啦的雨聲,心情好像也放鬆了不少,真是不可思議。
「發呆啊?」楊家侑拿著柳橙汁晃過來我的位置旁,一貫開朗的笑容。
不管天氣如何,只有楊家侑的心情一年四季放晴。
對不起 王子 爛貨我捏求我爛你的奶 「我只是沉思。」
「最好。」聽見我這么說,楊家侑大笑了起來。
自從上次在籃球場上,楊家侑對我說了那番大概是告白的話后,楊家侑對我就更好了,舉動大方很多,好像也不怕人知道。
但是文欣拿筆敲了我的頭,直翻白眼,說全世界最晚知道楊家侑喜歡我的人就是自己。
然后我就被罵蠢蛋了。
我沒有因為楊家侑喜歡我而改變以往相處的模式,真要說有什么不同,就是無法再像以前那樣輕易的就勾肩搭背了吧,除此之外說話還是一樣互相吐嘈閑聊。
不過同學就常常拿我們兩個開玩笑,可是我和楊家侑都知道,這種事情不能隨便開玩笑,我和他要不就前進一步成為情人,要不就后退,連朋友也當不成。
可是我們都沒有,就只是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主導權在我手上,全看我前進還是后退,但我想無論前進還是后退都存在著問題。
所以我寧可懦弱的站在原地哪也不去。
楊家侑一直都是溫柔的看著我,體貼的不逼迫我一定要做決定,這是我之所以無法因為他的告白就不理他的原因。
文欣直說我真是人在福中不知福,有這么好的人喜歡我竟然還傻到不去接受。
而這還是我第一次被說這種話。
不過即使聽到這種話,我也只能呵呵傻笑個幾聲,什么也無法表示、什么也無法說出口。
就只是這樣而已,維持現狀。
快上課時,我照慣例的會到辦公室去替老師拿麥克風和上課的課本。英文老師的辦公室在三樓,我通常都得抓好時間,夠我來回剛好上課。
楊家侑雖然說要陪我去拿,但我還是笑著說不用,自己一個人走出教室,拐個彎上樓。
三樓除了有辦公室,還是三年級的教室,才一上樓,就看見不少三年級的學長笑鬧著在走廊上奔跑,男生真的是不管到幾歲都這么愛玩。
一進辦公室,英文老師就坐在他的位置上悠閑的喝著咖啡,一看見我就笑盈盈的。老師是個很和藹的中年男人,瘦瘦高高的,是那種在街上看到會認為是大叔型普通人,完全沒有老師的樣子,但也因為這樣顯得很好相處。
拿好麥克風和英文課本后,英文老師還把一袋包裝精緻的餅乾遞給我,「很好吃喔,我老婆做的,感謝妳每天都這樣上樓幫老師拿課本。」
「耶?謝謝老師!」我有些驚訝,但還是笑著收下。
「不會,回教室吧,快上課了。」英文老師呵呵笑了笑。
我出了辦公室后,還是忍不住站在三年級教室外的走廊上,大大的呼吸了一口氣,那種雨的氣味。
「怎么會上樓?」耳邊忽然出現那晚害我睡不好的聲音,我傻住,急忙后退,用英文課本擋住臉。
「幫老師拿課本。」我只露出一雙眼睛,看著他淺淺的微笑。
不帶敵意的笑。
「不是因為想見我嗎?」他促狹的說,眼里的冰霜融去,是很溫暖的目光。
「少臭美。」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后,匆匆忙忙的落荒而逃了。
我不習慣我們之間的轉變這么大。
但這也才了解書寧的喜歡從何而來。他的笑容讓人覺得舒服自在,和之前那種把人看透又釘死的眼神不同。
為什么會差這么多?不知道。
英文課才結束,那包英文老師的老婆做的手工餅乾就立刻被文欣和楊家侑還有我三個人分食完畢。餅乾真的很好吃,老師的老婆應該是個很賢慧的妻子。
「下學期我也要去幫老師拿課本。」文欣吃完最后一塊餅乾后,一臉有感而發。
「就為了餅乾?」楊家侑噗哧一聲笑了出來,瞥了文欣一眼。
「當然。」文欣幾乎是沒有思考的回答,我和楊家侑互看了一下,忍不住大笑起來。
只有文欣一個人滿臉疑惑。
中午過后,我沒吃午餐就撐著雨傘走到了學校內的對面那棟大樓。那棟大樓是圖書館,算是大部分高中里罕見的大型圖書館。
雨粗魯的打在傘面,讓我忍不住快步走著,踏過操場中央那有著爛泥巴的人工草地。
收下傘后,我在踏墊上弄乾鞋底,才走進圖書館內。
圖書館的柜臺一直有個笑容親切的工友阿姨幫忙辦理借書還書,不過此刻的圖書館內一片靜
謐,冰涼的空氣瀰漫在這整個帶著書香的空間。阿姨大概去吃午飯了吧。
我也只是一時興起想來這里的念頭,想要一個人獨處。
我往書架那邊走去,慢慢的瀏覽著書架上一些學校新添購的書籍,隨便的相中一本,挑了出來后,往圖書室的最里頭過去。里頭有兩張大張的桌子,和數張椅子,都是供學生在這里閱讀時坐的。
我坐在靠窗的地方,凝視著窗上附著的雨珠,還有窗外模糊的灰色天空,一股涼從腳底板竄上來,但也不算是冷。
其實心情也沒有特別憂郁,或者說什么要釐清思緒之類的,只是覺得偶爾這樣稍微把自己抽空,好像也很好。
一直都感覺有很多事情塞滿自己,不曉得應該清掉什么、留下什么,結果到最后什么都沒丟,不斷的放滿自己心里每個角落,等到真的有重要的事物需要存放時,卻什么也放不下了。
或許我缺少把一切都全部丟棄,從頭再來一次的勇氣。
「妳果然在這里。」他的聲音響起,迴蕩在這個安靜的空間。
我怔怔的,看著他朝我走來,一手輕搔著頭髮,極其自然的拉開椅子就坐在我身旁。
「你怎么知道我在這里?這次不是書寧告訴你的了吧。」我好笑的說。
「你們班上的人告訴我的。」他左手靠在桌上,托著下巴。
「你到我們班找我?」我不敢置信的問。
「嗯。」他倒也沒有否認什么的,反而是很大方的承認了。
「那你大概也找錯人了吧,我不是謝書寧喔。」我失笑。
「我找謝書凡。」他睨著我,低聲。
「算了,找我有什么事情?」
「沒事情,我只是一時不知道我想做什么,就跑來找妳了。」他不以為意的輕笑。
「無聊。」我嘆氣。
「就是無聊才來的。」
或許是通過電話以后,總覺得他身旁用來逼退別人的壓迫感消失了,也沒再用那種冰冷的眼神看我,平常得就像其他人一樣,可還是不習慣。
后來,我安靜的翻著書,他也沒說話,就那樣趴在我旁邊,原本以為會很尷尬,結果倒也還好。不曉得過了多久他都沒出聲,我從書中把視線移到他身上后才發現他就那樣睡著了。
面向我的睡臉有種說不出口的溫和,他原本就長得不錯,只是時不時帶著嚇死人的目光害我沒空去注意那些。現在的他看起來比較放鬆,像個孩子一樣,毫無戒備。
看著看著,一時竟也沒再把注意力放回書本上,而是細細端詳著他的睡臉,聽著他平穩的呼吸。
我似乎一直沒問過書寧,他們兩個是怎么認識的?
可能是從來沒有好奇過的關係,即使是現在也一樣。
當我陷入自己的思緒時,他卻睜開一只眼,看著我,促狹的微笑,「偷看我睡覺啊?」
「才怪。」我一愣,收回自己的目光。
「嗯……我不介意再睡一下讓妳多看一會,不過等我醒了要收錢。」
「就算不收錢我也不看了。」我哼聲,書本上的文字忽然都拼湊不起來。
「那就是承認妳剛剛看了。」
我怒瞪了他一眼,他就只是嘻皮笑臉的。
我們之間又靜默了好一下子。
「我覺得你來找我有可能是想問我書寧的生活習慣之類的,只是沒開口。」我邊翻頁然后無心的隨口說著,沒去注意他的表情,只是討厭沉默帶來的尷尬。
「嗯?」
「通常妹妹的男朋友來找自己,不都是想問一些關于自己妹妹的私事嗎?」
「不一定吧。」他應著。
「告訴你也沒差。」我頓了一下,看向窗外,嘴巴變得好像不是自己控制那樣──
「書寧喜歡吃蘋果,如果惹她生氣了就送幾顆蘋果給她,很快就會氣消。她喜歡聽鋼琴曲,不知道要送什么東西給她當禮物的話,買幾張鋼琴曲的專輯就可以了。書寧也喜歡畫畫,這個你知道,可以三不五時買幾本空白畫本給她去練習和涂鴉。然后她沒有安全感,不喜歡一個人,不要常常讓她覺得孤單,最好是多說點笑話之類的逗她開心……」
我就這樣滔滔不絕的說著,怎么樣也停不下來,甚至不知道該怎么停下來才好。
「那妳呢?」他就只是淡淡的一句話就中斷我的話。
「什么?」我疑惑的蹙眉。
「我不是要聽有關于書寧的事情,別只是一直說書寧的事。」
然后,他的眼神變得沉穩,淡淡的溫柔,輕啟唇:
「說說妳自己吧?」
那時,他的笑淺到彷彿看不見,卻能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視網膜里。

Chapter01 – (07) 放學時,雨仍然沒有要停的跡象,不過雨勢有稍微小了一點。
而我站在穿堂內,猶豫著要不要乾脆一路沖到公車站算了?
至于書寧,我想交給他就行了吧,變一把雨傘出來對他來說應該不是一件難事。
就這樣,我心里暗自計算著從這里一路跑到公車站牌大約要多久?濕透的機率和面積會有多大?
算了,想到最后也只能豁出去,在這里乾站著也沒用,等等雨又變大就麻煩了。我先一步踏出左腳,深呼吸口氣,準備要助跑然后一鼓作氣沖到底。
「喂,別跑出去啊。」突然,我感覺有人搭上我的肩,我疑惑的轉頭。
只看見楊家侑一臉無奈,手上還拿著一支雨傘。
「你怎么知道我想跑出去?」我收回左腳,淺笑。
「想也知道,一副就要沖出去的樣子。我有雨傘,一起走吧。」楊家侑一臉「我早就知道妳想干嘛」的模樣,然后又輕笑了聲。
「可以嗎?」
「當然,不然我叫住妳干嘛?」
漫步在雨中時,我和楊家侑沒說什么話,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我卻也不會感到尷尬什么的。或許這是我喜歡和楊家侑一起相處的原因。
「啊,我都忘記妳妹會跟妳一起放學了。」走到半途,楊家侑突然不好意思的笑著說。
「沒關係,梁愷堯會陪她一起走,別擔心。」我無所謂的聳肩,只是從嘴里說出他的名字讓我一陣不習慣。
「真的沒問題嗎?」楊家侑仍然不放心的問。
「不然你還要再跟我一起走回學校確認嗎?」
「如果妳要那也是可以。」
「真是的,不需要啦!」
然后楊家侑和我一起站在公車站牌旁等著公車來,還陪著我上車。那時候我才知道我們其實回家的方向都一樣,只不過他會比我多坐一站。
楊家侑之所以平常都和我沒坐同一班車,是因為都留在學校打球,不過今天下雨了,所以就提早回家。
我坐在靠窗的位置,楊家侑坐在我旁邊,從書包里拿出手機和耳機,似乎是想聽歌的樣子。
「要聽嗎?」楊家侑拿著右邊的耳機,朝我笑得一臉自然。
「……好啊。」半晌,我接過耳機,放在左耳旁,聽見了悠揚的旋律流瀉入耳中,心情沒來由的感到放鬆許多。
「突然這么說可能很奇怪,不過我的手機比較少流行歌曲,輕音樂比較多,因為我不太喜歡聽有歌詞的歌曲。」楊家侑靦腆的說,看了我一眼后又別開。
「我也是。」
語落,楊家侑驚訝的看向我,最后在唇畔抿起一抹寵溺的笑。
我一樣頭靠著窗,左耳聽著緩慢輕鬆的旋律,且努力控制著不讓自己再像之前那樣,不斷的讓自己的頭去敲窗子,但事實證明如果不在清醒的狀況下做不到。
楊家侑的手伸過來,將我的頭移到他的肩膀上,我愣了愣,聞到一股淡淡的肥皂香味。幾乎有那么一瞬間,我以為他是梁愷堯。
「等到站了我會叫妳,休息一下吧。」
我知道不可以,不能接受這份好,將來一定會出問題的。
可是我終究被睡意給抵消那份擔心。
下車后,楊家侑從車窗內和我揮手,滿臉的笑意,讓人看了也忍不住跟著微笑。緩緩的,我看著公車駛離我的視線。
我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到了書局去逛了一下,也許是隱隱約約知道書寧不會那么早回家,與其孤獨一個人,不如隨便晃晃。
踏入溫暖明亮的書局后,我瀏覽著放原子筆和螢光筆的架子,暗暗想著有沒有缺什么,趁現在都補一補,放進鉛筆盒內比較實在。
一邊走著,我拿了一枝深藍色的筆和黑筆,還有一直不斷被我快速消耗完畢的立可帶的替換帶。如果認真的要去想,那我缺的東西還真是多。
逛到擺放筆記本的地方時,我忍不住停下了腳步,看著印刷漂亮的筆記本封面,忽然的陷入思緒。
以前國中時好像曾經寫過日記,不過沒有恆心,也才寫了短短兩個月就罷休了。不知道現在比較長大了會不會比較有耐心和毅力?
想了想,還是決定不要亂花錢好了,畢竟誰知道我會不會又買了然后放著,那就很浪費錢了。
結帳后,我出了書局,一路直走到街上的麵店,點了四碗的牛肉麵外帶。

因為今晚特別沒有動力煮飯。
等著牛肉麵的過程中,我拿出口袋里的手機,按亮螢幕,想看看幾點了,不知道爸媽回家了沒有?
但看到時間的同時,我也看到靜靜躺在螢幕畫面的未讀簡訊,他的名字清晰的映入我的眼簾。不過我的直覺告訴我別打開、不要讀。
所以我等著螢幕暗了之后,收入口袋。至少,現在不要讀。
提著重重的四碗牛肉麵,我漫步著回家。
「哇,姊,今天吃這么好!」才一進門,把牛肉麵放在桌上而已,就聽見書寧重重的腳步聲從樓上一路傳下來。
我看著書寧興奮的樣子,只是聳聳肩,「今天不想煮飯。」
「沒關係,牛肉麵也很好!」書寧一副餓壞了的樣子,我打開了牛肉麵的蓋子,香氣隨著白煙冒上來,然后我去拿了家里的筷子給書寧。

「快吃吧,爸和媽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了。」
書寧點點頭,忍不住大快朵頤了起來。

難怪每個媽媽看見自己的小孩吃得很開心時就感到很滿足,此時我想我也差不多是這樣的心情。
不過這大概也和書寧的個性有關,有些人生來就得人疼,而且讓人疼她疼得理所當然,毫無怨言。書寧正是如此,而我反之。
「什么味道這么香啊?」
「爸,有牛肉麵喔!姊買牛肉麵回來,趁熱快吃。」
「妳姊這么慷慨!老婆,快來吃吧。」
「好,不過書凡呢?」
我關上房門,書寧他們的聲音都被我隔絕在外。我沒胃口,沒食慾,心里掛記的還是口袋里沉甸甸的手機里頭那封簡訊。
天氣不佳時總是天黑的快,窗戶外面依然下著雨,灰濛濛的天空還映著城市里閃閃爍爍的霓虹燈,微微發亮。我沒打開燈,隨意的把書包擱置一旁,倒在床上,抬頭看著昏暗的天花板,從口袋里掏出手機。
我感覺手在抖,但仍是點開了簡訊。
只有短短的幾行字,卻還是讓我感覺到眼睛的乾澀,想趕緊閉上,去除已經在腦海里縈繞不去的話語。
我一直以為我是個遇到事情會勇于面對,然后擊垮所有不順的人,但是事實證明,我也不過就是個普通的人,還是會想逃避。
就是這樣懦弱的態度。
自從書寧和我在公車上遇到他之后,我便要求書寧照以往的時間搭公車,而我會晚十分鐘坐下一班。
書寧不了解為何要這樣,我只笑笑的聳肩,說不想打擾他們,而書寧低頭囁嚅著說又沒關係。
我知道這有關係,因為我不想太過深入書寧和他之間。
早上還飄著細雨,我就看著書寧撐一把傘出門,目送書寧離開,并在門口吹了好一會的風,感覺思緒有點亂。
這時候我又想起了他,還有他的簡訊。
他傳來的簡訊里,完全沒有問我是不是有空,愿不愿意去?就單方面的要我出來。我不曉得他找我出去的意義何在?
我不希望被其他人誤會,也不希望書寧認為我們有什么,我和他甚至還稱不上是朋友。
就只是比陌生人要好一點,就一點而已。
很苦惱,我想不去赴約,卻又覺得這樣很沒有禮貌,還是說傳個簡訊,說我沒有空好呢?
我已經覺得自己完全的混亂了。

「禮拜六早上九點,到公車站等我。
不見不散。」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26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