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謝謝你 燃情高粱地上滾來滾去

Chapter01 – (08) 「這樣畫這可以嗎?」
冠謙學長搔搔頭,手上拿著麥克筆,有些靦腆的看著海報上一只可愛的兔寶寶。
「當然,畫得真好!美術班真不是蓋的!」我豎起大拇指,看著那只表情可愛到可以瞬間秒殺所有女孩的兔寶寶。
「很少在畫這種可愛的東西,好不習慣喔。」冠謙學長不好意思的說著。
「但是真的畫得很好啊!只是完全想不到學長會是個學畫的人。」
文欣看著海報,嘴里讚嘆著,卻還是說出這番讓冠謙學長無奈的話。
「什么意思啊……學畫的人難道就不可以像我這樣嗎?」冠謙學長哀怨的盯著文欣。
「不是啦,我是說冠謙學長明明就是那種看起來很適合從事戶外活動的人,卻是美術班的,而且還跟人家唱反調,不去美術社而是參加烹飪社,真的是很怪咖。」文欣嘖嘖道,「要不是我們班級的海報需要人幫忙,剛好書凡跟我說學長會畫圖,不然我還真不知道!」
冠謙學長像是被堵得無話可說那樣,垂下肩膀,拿著整盒的麥克筆到一旁去,安靜的畫畫。
「書凡,那剩下字體設計的部分,可以交給妳吧?」文欣笑著,高舉著那張海報。
「是沒問題啦……只是妳要做什么?」我接過海報,瞇起眼。
「這個嘛、總之就是有很多事情要忙啊!」文欣乾笑了幾聲,拍拍我的肩膀后竟然就給我跑出去了。
「唉,算了。」我把海報重新攤回閱覽室那張大大的桌子上面,「學長,不要太介意文欣說的話,你真的畫得很棒。」
冠謙學長抬眸,盯著我好一下子后,才緩緩露出笑容,「我不會介意那個啦。」
我也回以一抹笑。
因為這次有個班級海報的活動,畫得最好、最有創意的班級似乎有獎勵和一千元當作班費的樣子,所以文欣一得知這個消息,立刻說什么要動用我廣大的人脈去搜尋會畫畫的人。
其實一說到會畫畫,我立刻就想到冠謙學長了,因為烹飪社的社團活動時間一做完點心后,冠謙學長都會拿枝原子筆和白紙就隨便畫個四格漫畫讓我們消遣時間。
冠謙學長雖然常常在烹飪社里面搞笑,但是認真起來還是很厲害的。基于冠謙學長又是美術班的,雖然知道這有些卑鄙,但還是私下的拜託冠謙學長幫忙了。
沒想到學長幾乎是沒有考慮的就答應了,還說因為美術班的人都不能參加海報比賽害他有點無聊。我只能無奈的笑笑,如果美術班的參加那就沒人能爭第一了啊。
今天則是因為學長剛好有空,就直接到我們班來找我,問我可不可以午休到閱覽室畫海報?我問過老師,確定沒問題后就來了。
因為是午休,整個學校靜悄悄的,大家都累了一個上午在上課了,所以有不少人都是一趴下不久就入睡了。
可能也和下過雨有關,天氣比較涼爽了一些,好入眠。
文欣是中午說什么一定要看看冠謙學長是圓的扁的,便興沖沖的跟著我一塊來了,結果好啦,人看完也跑了,真不曉得文欣是來干嘛的。
「對了,書凡妳和阿堯熟嗎?我是說妳妹妹的男朋友。」冠謙學長拿著麥克筆又輕易的完成了一個Q版的愛麗絲,然后問著。
「還可以。」我停下動作,頓了一會,繼續描上邊框。
「是嗎,妳妹妹都沒有跟妳談過有關阿堯的事情嗎?」冠謙學長轉了轉麥克筆,一臉若有所思。
「書寧應該跟我談他才對嗎?」我挑眉。
「也不是這樣說啦,只是姊妹間不都會聊些有關自己的私事嗎?例如男朋友就是一個很好的話題啊!」麥克筆又隨手的在海報上一畫,冠謙學長把愛麗絲畫得更活靈活現。
「還好吧,我不太會去過問書寧的事情,除非她跟我講。」我聳聳肩,總算是把海報的標題給寫好了。
冠謙學長這回倒是沉默了一下,畫出了整個愛麗絲夢游仙境,過程都很安靜,我也覺得還是不要自己主動打破沉默比較好。
「我想還是跟妳說好了,畢竟我們都這么熟了。」冠謙學長蓋上麥克筆的蓋子后,雙手都放在桌上,表情有著一絲猶豫。
「說吧。」我不禁也正襟危坐。
「阿堯和我已經是很多年的朋友了,從小認識到大的,因為這樣,我很清楚他的個性……」好一會,冠謙學長似乎都在思考著如何開口。
「什么意思?」
「他本身比較容易寂寞一點。」冠謙學長用指關節輕敲著桌面,皺眉,「所以他能不能給女孩子需要的安全感我并不曉得,畢竟他自己本身就有點缺乏安全感。」
我靜默。
「總之,還是希望妳妹妹和他交往是真的有抱著可能會感到不安的覺悟。」
此刻,我已經不曉得自己該作什么樣的回應了。
班導看到一個中午進度就如此大的海報,完全的讚嘆,還自信滿滿的說我們肯定會第一的
但我想也是,畢竟冠謙學長都幫忙這么多了,不第一也很對不起他。
「我說妳啊,哪找來這么會畫圖的人?每個班級不是都得參加海報比賽嗎?哪來的人會背叛自己班來幫我們。」楊家侑驚訝的看著這由愛麗絲夢游仙境當主題的海報,從眼里看得出佩服,也看得出疑惑。
「厲害吧。」我只是笑了笑。
「又不是妳厲害。」
「拜託,好歹這些字是我設計的吧?」
楊家侑喜歡吐嘈我幾句,我不以為意,還是習慣這樣子相處。
這樣比較好。
然后現在一到下午,只要有必須上樓到辦公室拿書的課,我幾乎都是小心翼翼,能夠避開他就避開他,畢竟我自己很清楚不能夠牽扯太深。
當我拿好課本從辦公室一走出來,我遠遠的就看見一路朝這里走過來的他,沒有半分思考的,我抓好課本不斷的往樓下跑,速度能有多快就有多快。
就算他不是要找我,我也不想和他面對面,我會不知道自己該說什么。
只會讓彼此都尷尬而已。
明明教室就近在眼前,我卻仍舊被那搭上我肩膀的大手給逼迫著轉過身。
「干嘛跑?」他蹙眉,語氣頗為不悅。
「……我趕著回教室。」
我別開視線,有些不安的挪動著身子,畢竟這里是走廊,人很多,被人說閑話就不好了。
「離上課還有一下子吧,我很可怕嗎?」他半無奈的揚起嘴角,又是那樣的似笑非笑。
「有事情,還是之后再說吧,我真的沒空。」我咬咬唇,掙脫開他,不再去看他的表情,轉身就跑回教室。
上課時,我總上得恍恍惚惚,難以集中精神,越是想要專注,感覺頭就越痛,連眼前的世界都開始崩落,很想睡上一覺。
緊緊盯著課本上的英文單字和文法,字都糾結成一團,無法分辨其意思,真的很糟糕。
「沒事吧?」文欣坐在我一旁,輕輕敲著我的桌面,有些擔憂的問著。
「沒事。」我用著氣音回答,還不忘淺淺笑一下。
可是一微笑就感覺扯到面部神經,頭就連帶的更痛。
真想就這么一頭撞死算了。
下課時,書寧意外的跑來找我,還一臉高興。
「怎么會跑到這里來?」我疑惑,原本想用下課時間小憩一下,結果還是不能。
「不能來找親愛的姊姊喔?」書寧鼓起雙頰,我只有舉雙手投降。
「那親愛的妹妹有何貴事?」
「呵呵,我是想說……姊妳能上樓幫我問問愷堯禮拜六有空嗎?我想要我們三個一起去買東西。」書寧笑嘻嘻的,我卻啞口。
書寧看我這樣,微偏頭,「不可以嗎?」
「可是我和他……沒有很熟。妳今天放學跟他一起坐公車回家的時候問就可以了啊。」我為難的笑著。
「嗚,可是我今天要留下來打掃教室……而且我昨天就有跟愷堯說今天不用等我了。」書寧可
憐兮兮的用無辜的雙眼瞅著我。
「就算他有空,我星期六也沒有空……我要和朋友出門。」我勉強的推託。
「延到下個禮拜嘛,這是我和愷堯第一次出門約會欸!妳不來怎么可以!」書寧雙手合十,不斷哀求。
「既然是妳們第一次約會,我就更不應該去了啊!」我無奈的聳肩。
「討厭,都這樣。」書寧失望的說。
「……好啦,我去問問看他有沒有空,然后我再去跟我朋友說說看,可以了吧?」
「太棒了!姊,我最愛妳了!」
就是會不自覺的去溺愛她,把她捧在手心當個公主一樣,就算全世界都偏心她,我也沒有任何的怨言。

Chapter01 – (09) 星期六時早早就起床了,不是因為覺得和他有約所以應該早起什么的,只是單純的就睡不著了。
書寧還在睡,雖然對于不能和梁愷堯還有我出門有些不開心,但是好好的安撫一番,答應書寧下個星期一定可以時,也就沒事了。
我跟媽說就不在家吃早餐了,媽點點頭,要我記得出門要買個東西吃。
隨后,我扎好馬尾,穿上運動鞋就出門了。
記得那天放學,我特意待在公車站等他,他看見我時有些訝異,不過并沒有表現得很明顯,只是安靜的尾隨我上車,坐在我一旁。
「你跟我約星期六見面那件事情……可以延后嗎?」沉默了好一會,我才開口。
「……為什么?」他沒過大的反應,淡淡的問。
「書寧想約你這個禮拜六出門,包括我在內,她希望我們三個一起去逛街。」我托著下巴,望向窗外。
「那她為什么沒有親自來告訴我?」
「書寧不是和你說了今天要留在學校打掃?她原本是想告訴你的,可是后來發現沒時間,請我來問你。」
「我可以說不要嗎?不要延后。」
語落,我驚訝的轉頭,只見他平靜的臉和深邃的眼眸,我知道他是說真的。
「我會回去跟書寧說你有事。」我斂下自己的驚訝,低頭凝視著自己的鞋子。
「……嗯。」
我不曉得有什么樣的事情,就非得兩個人獨處時才能說,重要到連書寧都不能知道嗎?她才是他正牌的女朋友,我卻什么也不是,這真的讓人覺得很奇怪。
不過也是,我從來就不了解他這個人,總覺得他有太多的秘密,可能我這輩子都不會明白。但也罷,他也從來就不是我的誰。
走近公車站時,已經看見他的身影了。
「……早。」他看著我,眼神像是打量,又感覺不是。
「早,吃早餐了嗎?」我下意識的拉拉衣服,怕自己有哪里沒整理好。
「還沒,到街上再一起去吃吧。」
隨后,我和他坐公車到了市區,因為是假日的關係,街上的人潮很多,不外乎都是一些和我年紀相仿的人。
然后他也彷彿已經在心里有個行程和計畫那般,走起路來不必四處張望,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哪。
我也就不語,安靜的尾隨在他身后,盯著他寬闊的肩膀,心頭空。
「妳想吃什么?」到了早餐店,在柜臺前他問著。
「巧克力厚片,和奶茶。」我沒有半分思考,只是忽然很想吃而已。
他點點頭,對著店員點了兩份一樣的東西,或許他只是懶得再思考要吃什么,不如跟我點一樣的比較快。
因為早餐店的人太多,我和他就不想在店里吃,外帶出去。但一路上,我只是看著他從容的模樣,和我聊天時也沒有過多的彆扭,只是我們都很清楚我們現在是以什么樣的關係一起出現在街上。
不能否認我的內心升起強烈的罪惡感。
「你好像還沒說,約我出來要做什么?」坐在公園的長椅上,我拿起厚片慢慢的嚼了起來。
他用吸管喝著奶茶,沉思似的凝視著遠方。
見他不說話,我也只能自討沒趣的慢慢品嘗這份早餐,要說有什么不自在的話,倒也是還好,但還不能說是問心無愧的輕鬆。
「妳之前不是問過我,是不是對妳有敵意嗎?」他把奶茶放在一旁,轉過頭來看著我。
我愣了愣,低下頭,「嗯。」
「沒有,我從來就沒對妳有敵意過。」他低語。
「但你看著我的眼神讓我覺得你就是有敵意。」
「認真要說的話,那是因為我還沒和妳說過話,不了解妳這個人,加上妳又是書寧的姊姊,我多少會有點敏感吧。」他輕笑。
「敏感什么?」我抬起頭微微蹙眉。
「覺得妳會有護妹心切的情結啊。嗯,不過妳也的確是這樣沒錯啦。」他摸了摸下巴,說著時還笑了出來。
「我當時看著妳的眼神,沒有什么意思,生來如果不笑就是這樣,抱歉呢。不過,后來發現妳對我的眼神感到更奇怪,那個時候,應該就是覺得妳這個人還真是莫名其妙。」
「真是對不起喔……」我咕噥。
「當然,找妳出來也不止為了說這些……」他仰頭,吐了口氣,「感覺想要說的真的好多,不知道從哪里開始好。」
「和書寧有關、還是和我有關?」
「都有吧,大概。」
「那在你還不知道說什么之前,我可以問你個問題嗎?」我放下吃到一半的厚片,用奶茶潤了潤喉嚨。
「嗯。」
「你……是怎么和書寧認識的?」想問的話明明就不是這樣,腦中想的和嘴里說的老是有出
入。
「原來是想知道這個啊。」他笑了笑,「美術社,我是在美術社認識她的。」
我皺眉。
「那時候只是想蹺掉一節社團活動時間,因為不大想去練習。所以我就在學校里亂晃,剛好經過了美術社。」
「不要跟我說什么你對書寧一見鍾情了之類的。」
「難說,也許就是那樣吧。不對,應該說得更明白一點,我對書寧的好感有時候難以稱之為喜歡,可是又不能說只是欣賞……嗯,找不到更貼切一點的形容詞。」他不好意思的搔搔頭,拿起厚片。
「……我真的很懷疑你的真心。」我忍不住握拳,不管是對于他的態度,還是那番話。
「需要挖出來給妳看嗎?不過對于感情這種事情,有時候就是這樣,老是不知道該怎么解釋、怎么形容,說不定哪一天我會喜歡上妳啊?」他淺笑,或許那笑容不能說是輕浮,但我卻心驚了一下。
「不行。」我語氣低沉,「你不行喜歡上我。誰都可以就是你不行。」
語畢,他有點驚訝的看著我,最后溫柔的笑了一下,「我知道了。」
我不會讓他對我說的話起任何反應,當成是說笑一樣就好了,我不希望我們之間存在著曖昧這種模糊的情愫。
畢竟我不想傷害這世界上對我來說舉足輕重的人,我的妹妹。
或許,這樣也算是把話說開了一些,當我和他結束剛剛的話題后,我問了他知道要說什么了嗎?他推託著說忘了。
但只要仔細看著他的眼睛,可以很清楚知道他還記得。不過我也沒有追問了,既然他不說,那就代表打破沙鍋這個方法,是不識趣的。
結果,我們兩個竟然就這樣在街上逛著,沒有忘了時間,不過相處起來卻輕鬆了不少,像朋友那樣。
「啊,我們去看電影好不好?」靠近電影院時,他忽然說著,轉過頭來高興得像個孩子。
和認識之前還真是判若兩人。
「可是一場少說都快要兩個小時,萬一書寧找不到我怎么辦……」我有些緊張,并不是沒看過電影,只是以往看電影都是和書寧或其他同學來,沒跟男孩子單獨進過電影院。
曖昧最容易在陰暗的地方滋生了。
「拜託嘛,我好久沒看電影了。好不好?」他雙手合十,故作可愛,總覺得他像是在模仿書寧一樣。
一樣都讓我沒輒。
當我點頭后,他把他的斜背包交給我,要我代為拿著。我接下后,他跑過去排隊買票,場次是從一點開始,現在已經十二點半了。
人似乎也不少。
站在大太陽底下,還真不是普通的熱,明明都算是秋天了。我從口袋掏出面紙來擦汗,卻感覺到他的斜背包在震動。
是手機嗎?
雖然說有些不禮貌,但還是拉開拉鍊,拿出了螢幕正在發亮且震動的手機,而螢幕上的名字卻讓我愕然。
是書寧。
又來了,又是那種讓人喘不過對不起謝謝你 燃情高粱地上滾來滾去氣來的罪惡感纏身,我拿著手機頓時有些不知所措。
「買好了!怎么了?有人打來嗎?」他揮著兩張電影票,走過來時看著我手上的手機,疑惑道。
「是書寧打來的。」我表情凝重。
「干嘛這張臉?」他笑著拍拍我的頭,「先安靜一下喔……喂?」
他要我暫時不說話后,就接起了電話,語氣從容自在,一點也沒有不安。他大概不管是跟誰出門,都能笑嘻嘻的說謊吧。
他和書寧對談的過程中,在該笑的時候會笑,卻是皮笑肉不笑,除此之外,語調會有高低,但面無表情。好可怕,這個人這種時候特別可怕。
也許是能夠那樣輕鬆的說謊讓我覺得很佩服吧……因為說謊的不只有話語,還有語氣和笑聲。那些都是假的。
此刻,他讓我感到更陌生了。
「好了,我們先去買個喝的,等等走回來之后差不多就快開場了吧?」他掛掉電話后,才真的朝我投以一抹微笑。
我卻怎么樣也笑不出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26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