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輪亂小說 爸爸太深了疼輕點小說

Chapter02- (04) 下午,學校舉辦了才藝成果發表會,之前就有聽文欣說他們熱舞社會上去表演,所以幾乎全校都擠在這個小小的禮堂內,歡呼跟鼓掌的聲音幾乎就要掀了屋頂。
冠謙學長興致勃勃的,好像也想上臺去表演一樣。
「啊,出來了出來了!學妹欸不是嗎?」冠謙學長忽然抓住我的手,興奮的指著臺上。
我順著學長的手往臺上一看,文欣正站在中間,自信的笑容讓人無法把視線從她身上移開。
音樂一下,尖叫聲更是震耳欲聾,我的肢體協調程度和文欣有如天壤之別,她跳那么快手腳都不會打結,如果我參加熱舞社,肯定時不時都被笑。
文欣一直有引以為傲的及腰長髮,現在綁了起來,用夾子夾住瀏海,清新的風格讓不少男孩子無法不去注意。的確,若不論文欣那種迷迷糊糊的個性,就以男生的角度來看,文欣是個很迷人的女孩。
我偷偷覷著冠謙學長的反應,沒想到學長也看到入迷,我不禁笑了出來,暫時也把自己當成一個男孩子,去欣賞文欣的迷人。
總在看到了自己身旁一直熟悉的人的長處時,才會發現其實每一個人都很厲害,唯一平凡的似乎只有自己。不論是楊家侑還是文欣,甚至是現在坐在一旁的冠謙學長,都有讓我羨慕卻又學不來的專長。
好像每個人都跑在最前方了,而我依舊站在原地那般,感到好孤寂。
我忍不住抬起頭,環顧著整個擠滿人的禮堂,在這一片喧囂中,只有自己知道那種被遺棄的安靜。詭異的靜謐,蔓延在心底。
「學長,我是不是很沒用?」我用著近乎是自言自語的音量,想去抓住任何一塊浮木。那是一種微弱的求救。
「……不會,妳比誰都堅強,相信自己。」冠謙學長竟然出乎意料的聽見了,他微微低下頭,掛在嘴角的笑靨溫柔,拍了拍我的手,然后緊握,就好像是給我力量一樣。
我終究還是忍不住眨眼,眨掉眼眶里所有的怯懦,感覺有了勇氣,然后我輕輕抬頭,對著學長微笑了。
「謝謝你。」
這個世界上,還是有人會拉住我的手,帶著我一起往前跑的。
等才藝成果發表會結束后,冠謙學長就暫時和我分開,他說是有點事情要去辦,我點點頭,要他放心的去吧,我一個人也可以的。
文欣幾乎熱得汗流浹背,可是有不少男孩子送上毛巾和礦泉水,讓文欣處于超人氣的狀態。我原本不想去打擾文欣了,但是文欣眼尖的看見我,二話不說就跑了過來。
「好棒,妳還是過來看我了嗎?」文欣故意眨眨眼,可愛的笑了一下。
「少臭美了。」我失笑。
「啊咧,妳沒有帶水或毛巾,好傷心喔。」文欣無辜的看著我。
「那邊不就有一群要給妳?收下就好啦。」我戳了戳文欣的肩膀,無奈的看著她身后為數驚人的粉絲。
「不行,我要妳拿來的。」文欣賭氣的環住我的手,要不是我是個女生,說不準等一下會被那群男生拖去圍毆。
「好了,別玩了,快過來換衣服吧。」一個和文欣一樣綁著馬尾的帥氣女生走了過來,將文欣拖了過去。
「嗚,我還沒跟我阿娜答聊完欸,放開我,妳放開我啦小嵐!」
我就這樣目送著文欣被拉進去更衣室,心里為文欣默哀了三秒鐘半,才緩緩的走出去。
「妳也來啦,難怪我剛剛沒找到妳。」楊家侑微笑著走來,但是和文欣一樣流了很多汗,大概是剛練習完籃球。
「嗯,因為文欣也有上去表演,所以我就和學長過來看看了。」
「學長?」楊家侑疑惑的看著我。
「是烹飪社的學長。」
「這樣啊……」楊家侑瞇起眼,黑色的雙眸仔細的凝視著我,彷彿在審查著這番話的真實性,我感到有些受傷。
「對了,妳今天可以陪我去買個東西嗎?」
我頓住,「我想大概不行。」
「為什么?」
「學長掉了錢包,而他剛好有幫忙畫我們班的海報,所以我今天要請他吃個晚飯。」我抿唇,輕輕笑了一下。
但我卻看見楊家侑眼中的慍,不知道怎么著,我有些害怕。這個人突然讓我覺得很陌生。
「幫忙畫海報的……就是妳現在說的那個學長?」楊家侑的語氣輕鬆,若不看眼睛我不會了解他正在生氣。
「嗯,他等等會過來。」我忽然不敢有任何的大意,深怕他會更生氣之類的。
「我知道了。」楊家侑淺淺的揚起笑容,慍怒稍微的被隱藏住,但看進那雙深邃的黑眸內還是很清楚。
「你在……生氣嗎?」雖然是明知故問,不過還是希望我們之間能不要這么有壓迫感。
語落,楊家侑僵硬的咬著下唇,最后喪氣的垂下肩膀,用一種很落寞的目光注視著我,「我只是吃醋。」
我苦澀的吞了吞口水,我最害怕的就是聽到這個。
「我和學長只是朋友。」我尷尬的笑了一下,不懂自己解釋這個干嘛。
楊家侑微微抬頭,半疑惑的眼神,但還是笑了,這次是不帶慍怒的笑,「嗯。」
總覺得自己做錯了什么。
「我回來了,妳學姊超煩的,一直要我畫張圖給她……咦,朋友嗎?」冠謙學長一路走來時,嘴里還碎碎念著,一看見楊家侑就住嘴,微笑朝我問著。
「嗯,是我同班同學。」
「嗨,你好,我是她的學長兼朋友。」冠謙學長爽朗的笑了一下,楊家侑也禮貌的點頭。
「剛剛說學姊要你畫圖,怎么了嗎?」我知道還是別讓他們兩個聊起來比較好,所以盡可能的扯話題。
「說到妳學姊我就有氣!什么我的良心被狗啃,只幫妳畫海報,奇怪,她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啊!學妹,妳要相信我什么都沒說!」冠謙學長一副就要發誓了的模樣,我不禁失笑。
「所以學姊就要你幫她畫圖。」
「對啊,害我在那邊一直畫,還被她嫌到沒一塊好的。」冠謙學長忍不住抱怨著,而我朝一旁的楊家侑看了一眼,他抿唇,然后點頭走離。
「欸……妳朋友要走啰?」
「嗯,他是籃球社的,要去練習。」
「真是辛苦啊。」
「是啊,跟學長不一樣。」
「什么啊,學妹妳這么說就不對了……」
有些事情,為什么會發展到這里,連自己都不是很曉得。
坐在一間雅致的餐廳內,冠謙學長顯得很開心,像個好奇的孩子一樣東張西望的,還不時轉過頭來對我露齒一笑。
剛才一放學,學長就毫不避諱的來到我的教室門口等我,雖然感覺更像是堵我。不管跟他擦肩而過的同學有多少是看著我們指指點點,他仍舊燦爛的笑著。
「真是的,學長不會一下課就跑過來了吧?」
「當然,萬一晚餐跑了怎么辦?當然不是說學妹妳會拋下我啦……可是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嘛。而且妳聽過沒有,屋漏偏逢連夜雨!要是學妹也不要我了那我不就……」
「閉嘴,我們走吧。」
雖然在走之前,我不斷接收到文欣納悶的表情,她看著我,還有望著窗外兀自想事情的楊家侑,我只是揮揮手,就拉著學長趕快離開。
「我還以為那是妳男朋友,今天在禮堂外面的時候看見的那個男生。」冠謙學長和我并肩走在一起時,忽然語出驚人的說。
「只是朋友而已。」
「是嗎?我覺得那個男生不這么認為喔。至少他可能不太希望你們只是朋友。」猛地,我一愣,學長的一席話讓我無法言語。
「很明顯呢,醋意。我想只要是男生都可以理解那種眼神,那種想把自己干掉丟到太平洋的兇狠。」冠謙學長說著說著就笑了起來。
「學長想太多了。」我有些尷尬。
并不是我和楊家侑之間有什么羞于啟齒的事情,只是單純覺得,不想再讓事情繼續複雜下去,到那個時候,連我也無法解決了,徒增麻煩罷了。
「唔、是嗎?也好。」學長的食指輕點著唇,像是思考著什么,然后微微一笑,那種看不出情緒的微笑。
到了一家小有名氣的餐廳時,我以為學長會很不客氣的點一堆,結果也只點了義大利麵而已。
「這樣你吃的飽嗎?」我對著服務生點了和學長一樣的東西后,轉過頭來有些納悶。
「應該吃不飽吧。」冠謙學長倒是很誠實的笑笑。
「那可以再點些別的啊,我又不介意。」
「沒關係。反正今天來這里,也不止是為了吃晚餐而已。」冠謙學長用著沉穩內斂的神情望著我,似笑非笑的,「妳有話想跟我說,對吧?」
我怔著,最后只能低下頭,抿緊唇不發一語。
「別憋在心里頭,說出來才會比較舒服。這也是妳找我出來的最大原因,不是嗎?如果我能夠被妳信任,那就別在這里就退卻了。」
「相信我。」

Chapter02- (05) 那個禮拜,烹飪社的學長姊忽然提議說要在段考后的第一個週末出去玩,還說一定要玩得很瘋,彌補他們最近讀書讀到快死掉的疲累。
我是沒什么意見,只是段考都還沒過就在討論,我不免也覺得好笑。
「書凡,妳覺得我們去高雄怎么樣?」珮璇學姊扯住我的制服衣襬,活像個要糖的孩子。
「離這里不遠,你們不是都去過好幾次了……」我忍不住嚥了嚥口水。
「又沒關係!對了,考完那天的放學,我們大家回去洗澡準備行李,立刻就去坐車吧?而且也可以去逛六合夜市!書凡妳也沒去過不是嗎?」
我以為其他學長姊會駁回的,結果竟然各個都興奮的點頭。連冠謙學長也不例外,害得我嚇出一身冷汗。
「這樣好,我們隔天也才會有更多時間去玩!」
不……
「那我要回去跟我爸拿錢。」
不要……
「那就這么決定啰?有沒有異議?好,沒有,全案通過。」
不要吧……
這個行程,就這樣倉促的定案了,我想有異議也不行了,只好跟著學姊他們歡呼,呼得一點力氣也沒有。
「不要這種表情嘛,一定會很好玩的。」冠謙學長笑嘻嘻的說著,我則安靜的看著他的笑
臉。
好吧,就相信學長這么一次。
體育課結束后,我又多跑了一圈操場,畢竟前陣子都感冒所以早上沒去晨跑,自己多少有點不習慣,所以只好趁著體育課多運動一些。
當我快跑完一圈操場時,遠遠的看見了側門有個高瘦的身影,總覺得越看越熟悉。
那個人走進了校園內,但是個很突兀的存在。因為他身上穿著便服,走在滿是制服的學生群內有些奇怪。
「啊,書凡。」
當我一被他喊住時,我愣住。看往那張白凈的臉上去,是賴維宸。
「你怎么會在這里……」我驚訝的看著賴維宸那張笑臉。
「唔,順路經過嘛,我等等有課,可是又想來這里看看,就溜進來啰。」賴維宸聳聳肩,露出潔白的牙齒微笑著。
「真是的,等等教官會抓人的!」我忍不住嘆氣。
「等到我被抓再說啰。對了,書寧是幾班的啊?想去看看。」
賴維宸不斷轉頭探著,似乎想看看書寧會不會出現。
「別了吧,等放學再去接她不就好了?你這樣會讓教官也盯上書寧喔。」
我承認,我又再次感到驚慌。
「讓我偷看一下也好嘛,如果妳們學校的教官抓到我,我絕對不會把妳們招出來的!」賴維宸雙手合十,一臉無辜。我知道書寧是學誰了。
「不行。」我的語氣不甚堅決,但還是希望賴維宸能打退堂鼓。
「可惡,那我自己去找。」賴維宸一臉沒得逞的模樣,彈了彈手指。
「不準。」我一把抓住賴維宸的手,寧可給旁人指點也不要他去找書寧。
「好啦,我不去就是了嘛。」賴維宸嘆氣著說。
「別一副我欺負你的模樣。」
「不是嗎?」
「不過妳穿制服的模樣還蠻可愛的,總算有個高中生的樣子。」賴維宸上下的打量著,然后笑出來。
我霎時一愣,無奈的撇撇嘴:「難道不穿制服就不像高中生了嗎?」
「也不是這么說啦,就……感覺嘛。」賴維宸搔搔頭,我也只能苦笑。
「喂,那邊的,幾班的啊?為什么給我穿便服?」教官遠遠的走來,人未到聲先到。
「啊,完蛋了,那我先走了,掰啦。」賴維宸一臉大難臨頭,但還是朝我微笑,搓了搓我的頭后,迅速的離開了現場。
我還呆呆的目送著賴維宸離開,直到自己的手被扯住,拉到一旁還差點跌倒時,才知道自己再多等一下就會被教官抓到了。
「還發呆,被抓住有妳受的。」到了一旁比較少人的廊上,我才轉頭看見了梁愷堯。
「你為什么會在這里?」我還有些愣住,不能反應。
「這里是學校,我在這里很正常吧。」他一臉無奈,似乎覺得我的反應很奇怪。
「才不是問你這個……」我咕噥。
「不過,那個男生還真是光明正大啊,就這樣跑來找妳。」他低下頭,與我對視,語氣低沉沙啞。
「又不是來找我的。」我皺眉。
「是嗎?那剛剛拉手是怎么一回事?」他挑挑眉。
「那只是……等等,你剛剛一直在旁邊看嗎?」
「不可以嗎?」
只要遇到這個人,我就完全沒輒。就像對書寧一樣。
「不想跟你說了,可以嗎?我想回教室了。」
「不可以。」他伸手將我圈住,圈在他和廊上的柱子中間。
「不要這樣,別人會看到,你是書寧的男朋友。」我有些不悅的皺眉,又是這種太過親密的舉動,我不喜歡。
「不需要妳提醒,我知道。」他湊近,和我的臉貼得很近,我不禁瞪大眼,這次下意識的就遮住嘴巴。
「妳會很慶幸妳遮住,不然我會在這里吻妳。」他淡淡的說,但嗓音低沉。家庭輪亂小說 爸爸太深了疼輕點小說
我覺得自己的心臟又開始跳得很快,快到好像下一秒就會停掉。
「我說了,別捉弄我。」我試圖裝出兇狠的模樣,但總是在他面前就弱了一截。
「我沒有要捉弄妳。」
我忍不住眼神一凜,甩了他一巴掌,手心微微刺痛發燙,他沒有什么情緒。
「不該是這個樣子,我們兩個不應該有這些舉動。麻煩你搞清楚我們兩個是什么關係,該有什么樣的舉止,自重一點。」話總是說得太快、太急、太傷人,想收回來時通常已經來不及了。
他轉過來,左臉頰紅了一片,眼神變得銳利,讓我完全不敢輕舉妄動。
「妳覺得我們是什么關係?我覺得我們什么都不是。不要搬書寧出來,男朋友又怎么樣?那個能代表什么嗎?」他的話語緩慢,瞇起眼咬牙。
「代表什么?代表你不應該和女朋友的姊姊曖昧!」我朝著他低吼。
「那分手就可以了嗎?」他忽然鬆開手,站直,我不再受他的限制。
「什么?」我不敢置信的看著他,不能相信他隨便的就能把分手說出口。
「只要分手,我就可以理所當然的接近妳了嗎?這樣才算是應該嗎?」他斂下銳利的神情,緊鎖著我的目光。
「不可以,為什么要分手?你接近我做什么!」我克制不住的握緊雙拳,受夠他那樣不斷的影響著我的情緒。
突然,鐘聲打了,整個校園迴響著鐘聲,但是他的那句話還是如雷一般的劈進我的耳里,清晰不已──
「那如果我喜歡妳呢,可不可以?」
我蹲在女廁里,緊緊抱著頭,整個人混亂不已,連現在該有什么情緒都不知道,好像怎樣都不對,只知道此刻無法面對任何一個人。
額頭的溫度透過緊貼著的袖子傳到手臂上,我緩慢的呼吸著,溫熱的,整個人宛如又發燒似的,思緒混沌不清,只覺得自己好像是假的,好像這一切都是個無聊的玩笑。

但其實不是的。
我在想,事情就和心一樣吧,如果心偏了,就再也無法扶正了吧。
如同那些解決不了的事。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27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