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亂論小說 爸爸好大好爽好熱好漲

Chapter02- (06) 因為段考接近了,每個人都繃緊了神經在看書,連文欣都一改平常一下課就跑來找我的習慣,認真的標注著考試的重點。
我轉著筆,課本上的內容怎么樣也無法吸收進去,怎么看都是平面字體,一動也不動,腦袋里完全沒有課本上被螢光筆畫過的重點,只有一片虛無的空白。
這陣子連睡覺都是難以入眠的狀態,晨跑時也跑得心不在焉,幾度都跑到快撞到電線桿才回過神。撫著昏沉的腦袋,有種抽離現實的不真實感。
自己為什么會變成這樣自己很清楚。
楊家侑這陣子也比較沉默,可是因為整個校園瀰漫著考試的氛圍,班上的人各個都自顧不暇了,所以也沒注意到。但我卻把楊家侑的寡言全看在眼里。
「還好吧?看書看到傻了?」我從福利社回來時,帶了罐水給楊家侑。
楊家侑輕輕抬頭,接過我的水,淺笑,「總是要認真一點,萬一考砸就不好了。」
「是嗎?我以為你是不會介意這種事的人。」我也微笑。
「我可是很用功的。」楊家侑揚起嘴角,很勉強的。
我不語,安靜的注視著他看著課本的側臉,一種蒙上陰影的憂郁。我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去過問,還是、就裝作沒看見?
「沒事吧?」但我終究還是改不了這雞婆多事的個性,問了。
話一出,楊家侑頓時僵住,他轉過頭來看我時,臉上表情嚴肅陰沉,但他手一伸就擁摟住我,我只能尷尬的靠在他身上,在這個只有我們的教室里。
楊家侑的表情我并看不見,只能感覺他身上散發出的那種陰郁,那種不是很妙的感覺。
「妳還是背叛了嗎?」
一席話,我霎時愣住。
「什么?」
「為什么要靠得那么近?在走廊上的時候。」他埋在我肩窩里,聲音沙啞,我腦袋卻還是轟的聲──無法思考。
「……你看見了嗎?」我靠在他肩上,語氣顫抖。
「對不起。」
對不起,這句話在我聽來只有滿滿的無奈。
「就非得要這樣嗎?弄得大家都受傷。」楊家侑的手環在我的腰際上,不斷施力,我完全貼在他身上,想逃,卻辦不到。
「不要接近他了,好不好?」
好不好?就算我說好,那又有什么用?并不是我自己去接近他的。并不是。
「……嗯。」
只不過從我允諾楊家侑開始,就注定要傷害到更多人。
「怎么啦,最近心情看起來都不太好的樣子。」上樓替英文老師拿課本時,老師眼尖的發現了我的不對勁,語氣溫和的問著。
「快考試了,有點緊張。」我抬頭,微笑了一下。
「是這樣嗎?老師覺得妳有心事喔。」英文老師眨眨眼,調皮的笑了,那一瞬間的老師突然好像和我年紀相仿似的。
「沒什么心事啦,老師你都偷偷在注意我喔?」我抱緊課本,故意的瞇起眼看著老師,一副「被我發現了」的表情。
「唉呀被妳發現了,看來我的偷窺技巧還不夠好。」英文老師微微嘆息,但還是很配合的演出。
就像大家都在那一剎那收到了劇本,連喊開麥拉都還沒,就要即興演出,等到我走出了辦公室,導演才喊卡。
人的一生好像就是不斷的演戲,扮演各式各樣的角色,演到都變成自然了,比小丑還要糟糕。
下樓前,我看見了靠在走廊欄桿旁沉思的梁愷堯,不過我沒出聲,只是看了一眼他和楊家侑一樣憂郁的側臉后,頭也不回的走了。
總得解決這亂糟糟的一切,一定要有個誰來解決。
不過其實說到底也只有自己才能去結束這些事情。
妄想著有誰會來拉妳一把?別傻了。
因為進度都上完了,老師就開始不斷的進行複習考,每一節上課都是。只有考卷內容一直變、一直換,一天下來考的考卷量也頗驚人的。
我寫過一張又一張,也不確定自己是真的會了,還是說根本就只是無意識的寫著。但是看到考卷上的成績后,又有半晌覺得放空的自己是天才。
除了早上有和楊家侑攀談一會,之后的時間我們兩個都沒交集,包括和文欣也是。原本相交的線好像被截斷,恢復成各自平行的狀態。
但是不用刻意去聊天,忽然也感到很輕鬆,什么都不需要報備,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獨來獨往很好,如果寂寞不在更好。
中午,我拆開從福利社買來的麵包,邊吃邊翻著講義,耳邊的風聲有些吵,很像斷訊的那種嘈雜聲,但心一轉,便也不想去介意那些。
「書凡,外找喔。」
班上有位女同學,走來敲敲我的桌面,然后指著教室門口外面。
我點頭道謝,走了出去。
出去后,看到書寧在走廊上來回的踱步,她抬頭看見我后眼眶瞬間盈滿淚水,我有些錯愕,不能反應,只感覺到書寧撲在我懷里的溫度。
「怎么了?」我拍拍書寧的頭溫柔說著,但說實在的,看到淚水讓我有點煩悶。
「愷堯……愷堯說要和我分手。」書寧抽咽著,引來不少人的側目。
我的思緒被炸得零碎,手只能不斷的拍著書寧的頭,嘴里喃喃說些無意識的安慰話語。那個家伙,真的這么做了。
「為什么他要和我分手?」書寧手緊緊抓著我的制服,大哭了起來。
「乖,沒事了……」當下,我已經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么了。
「為什么嘛?我做錯什么了嗎?」書寧不斷的搖晃著我,捶打著我的胸口,哭得凄厲。
我任由書寧不斷的發洩自己的心情,忍受旁人的注目,死死盯著站在樓梯口的他。他一臉平靜,似乎也不覺得自己做了什么,然后緩緩走來。
「別哭了。」
他過來抓住書寧不斷捶打我的手,低聲。
「我做錯了什么嘛?」書寧頓時一愣,然后轉過頭去,對著他哭吼。
「妳沒錯,是我錯了。」他淡淡的說,我的心猛地一揪。
「我不要分手!」
書寧拔高的音量,我忍不住抓著書寧的肩膀,「好了,書寧,別這樣。」
「妳滾開,滾!」書寧朝著我怒吼,憤怒和悲傷扭曲變成一種哀痛的臉,直視著我的目光嚇人。
我覺得好像又回到了當初。
我放開了書寧,下意識后退了幾步,覺得全身都在顫抖。
「別鬧了。」他的語氣微微加重。
「你以為我都不知道你們做了什么嗎?是不是把我當成笨蛋了啊?」書寧淡漠的說,冷笑出聲。
「我從沒把妳當成笨蛋過,也是我自己接近她的。」他說,表情平淡,我卻心驚。
「你們真的太過分了!」書寧流下眼淚,我愧疚不已,想說什么,卻都來不及了。
只見書寧反手一甩,他昨天被我打紅的左臉此時又挨了一巴掌,所有人莫不是抽息,連我都被那響亮的巴掌聲給震懾住。
他沒有說話,但是他轉過來看了我一眼,隨后頭也不回的走了。我知道他再也不會走進書寧的世界了。
書寧瞬間像是崩潰,跪倒在走廊上,放聲痛哭。所有人都見證了他們的結束。
我靠在墻上,用雙手摀住整臉,不想追上去、也不想安慰任何人了。
「還好嗎?」忽然,楊家侑來到我身旁,輕輕按住我的肩膀,語氣溫柔。
我虛弱的對他一笑。
這場戲,沒有結束。
連導演都不知道要在哪里喊卡了。
腦中想起了那天和冠謙學長吃飯時,他和我說過的話。
「如果一定要和大家走不一樣的路,才能夠獲得幸福,那就和大家分開走吧。」
冠謙學長捲著義大利麵,吃了一口后微笑著說。
「可是一個人會很寂寞。」我說。
「寧可一個人寂寞,也不要明明身處著大家都在的地方,卻感到更孤獨。」
我不語,低下頭來,好好省思著自己一直以來所犯的錯。
「不要什么都盲目的去追隨,偶爾也聽聽自己的心在說什么。」
「我自己想的不一定是對的……」
「別人的就一定對嗎?」冠謙學長輕笑。
那時候我才醒悟了什么。
只有別人猛地大喊,告訴自己快摔下懸崖時,才知道自己一步一步的邁向深淵,才了解一直以來牽著自己往前走的是虛無,是自己的盲目。
我在快摔下懸崖的時候,被學長拉了一把。
該醒了。
是自己還在執迷不悟,還以為有些事情會有希望,其實早就成了定局。由不得改變,也無法改變了。
該改變的是我。
那天,我擁抱了學長,或許自己有些激動,但學長身上真切存在的溫度,讓人覺得很安心。學長輕輕摸了摸我的頭,狀似靦腆。
「我不知道原來給學妹意見能被抱一下,歡迎以后隨時找我訴苦。」冠謙學長紅著臉,害羞的開玩笑。
我用力的打了學長的背,也笑了。
學長摸了摸被打的地方,痛苦的蹙眉,露出一種看起來好像幸福又好像難受的奇怪表情,我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學妹好暴力,要不是妳剛剛有抱我一下,我會罵人。」學長哼了聲,但是看我笑得很開心,也就不那么介意了。
我知道,這是一種救贖。
同時我也明白,和書寧的這場戲──
要落幕了。

Chapter02- (07) 幾天下來,我和書寧都處于僵持的狀態。
沒有一起上學,連放學見到面也是各自離去,連看都不看一眼。我摸摸鼻子,自己走到公車站去坐車。
楊家侑偶爾會陪我,但大多數時候都留在學校比較多。
而回到家,我和書寧之間的凝滯也讓爸媽感到奇怪,不過他們兩個都沒有過問,反而讓餐桌上形成一種詭異的氛圍。
我總是洗完碗之后,就會自己上樓念書。平常家里會有的笑鬧聲,此刻都不見了,我卻感到鬆了一口氣。這才是真實。
扮演了那么久的角色,也終于是該放下了。
我翻了翻筆記,把重點又熟記了一遍,似乎放下沉重的擔子之后,做起事來簡單多了,連腦袋都意外的清醒。
手機震動了起來,在桌面上發出極大的聲響,我被嚇了一跳,但還是接了起來。
「喂?」
「對不起。」耳邊傳來低沉沙啞的嗓音,我的耳朵麻了的剎那,我就知道是誰了。
「對不起什么?」我強裝鎮定,不過只有自己明白心跳聲早已出賣自己。
「我努力過了。」
「你到底在說什么?」
「我努力過不要喜歡妳了。」
我怔怔著,然后對著手機什么也說不出來。儘管已經知道這件事了,但是又再次從他嘴里聽到,就是不習慣。
「現在說這個也沒有用了。」我低聲。
「我知道。但我想跟妳說,那天會和書寧分手,是我自己覺得對不起她,所以才提的。」他語氣頓了半晌,「被她甩這巴掌,完全是活該。妳打我的那巴掌也是,妳沒有錯。」
「錯的是我。」
就像他那天對書寧說過的話一樣,卻沒想過聽起來會這么痛心。
「我們都錯了。」我低聲,嘶啞的說。
他沒再說什么,我跟他說了再見后就迅速的掛掉了電話。也許是潛意識里不想再聽到更多。
我靠在椅背上,抬頭望著天花板,亂哄哄一片的腦袋,突然不知道要從何整理起比較好。
總覺得今晚大概會失眠。
段考的當天,一發下考卷,我就屏氣凝神、專注的瀏覽過試題一遍,我稍微鬆一口氣,還好考題的範圍并不大,都是自己有讀過的地方。
寫的過程中還算順利,可以預見這張考卷的成績。
「哈啰學妹,學長貼心的帶水過來慰問學妹了。」下課時,冠謙學長一路從三樓晃下來到福利社買了水,又晃上二樓特地拿來給我。
「你還真的是很閑,都不用看書的喔?」我好笑的看著學長,收下那瓶礦泉水。
「沒關係,天才就算不看書還是可以考得很好。」冠謙學長故意一臉臭屁,我不禁笑了出來。
「確定不是天兵嗎?」
「學妹,妳就非要這樣吐嘈我嗎?」
閑聊了幾句后,冠謙學長才一派悠閑的回到樓上,我則看著這瓶水有些無言,算了,人家送水給妳喝,不喝白不喝。
「討厭啦書凡,那個學長最近為什么這么常來找妳?」文欣到了考試的當天反而變得鬆懈,不過通常鬆懈的意思就是非常有把握才敢這樣。
「順路吧。」我轉開保特瓶,喝了幾口。
「最好,從三樓到一樓,然后回到二樓拿給妳再回三樓。過程中哪里順路了?」文欣故意戳著我的肩膀,一臉懷疑。
「人家就順不然妳想怎樣?」
「哼,不可以腳踏兩條船喔。」
「我一條都沒踏好嗎?」
文欣又扯著我叭拉叭啦說了一堆,最后我索性閉嘴,反正我再怎么講也講不過文欣。她伶牙俐齒到我都覺得這個人以后可以參加辯論社。
然后,我微微偏頭,看見楊家侑趴著,狀似在休息,但總覺得不管說了什么,最后總是會進到他的耳里,聽在心里。
「妳有沒有認真在聽我說啊?」文欣整個人湊了上來,把臉在我面前放大。
「別靠我那么近。」我一把推住文欣,阻止她再接近我。
「干嘛這樣,我們都這么熟了是不是?」文欣故意一臉曖昧,用手肘撞了撞我,然后又三八的吃吃笑了起來。
說這種人是資優生打死我都不信,只有在看見校榜時才會發現天才其實都是神經病的。從文欣身上就可以了解這一點。
鐵一般的證據。
下午,考試依然順利,說我有鬆懈了那也是事實。如果我都覺得難度適中了,就更別論文欣為什么這般輕鬆的考著,就像平常小考一樣使三分力就讓其他人倒一片了。
我得說,鐘聲一敲,收卷時相信大家心情都是愉悅的,畢竟終于擺脫了考試的地獄。
但是我一想到等一下回家真的要收拾行李坐車去高雄時就整個虛脫,很想跟學姊說不想去了,但一定會被勒死。
還是算了吧。
昨晚跟爸媽提說今天晚上要去坐車時,他們還驚訝的問我為什么,我只得慢慢解釋,爸媽才點點頭,要我去玩的時候注意點。
老早有覺悟要跟學姊他們High個夠了。
抱著骨頭會散的決心。
我緩慢的收拾著書包,想著為時兩天的酷刑,有種不如一槍斃了我吧的念頭。考完試而已,腦袋立刻就被這些奇怪的念頭占據了。
真不曉得剛剛都考了什么。
「妳放學有要去哪嗎?」楊家侑提著書包,走到我身旁來問著。
「嗯,回家整理東西后趕著去坐車。」我把筆袋放進書包后,就背了起來,抬頭瞄了楊家侑一眼。
「坐車?」楊家侑顯然有些疑惑。
「是啊,烹飪社的學長姊說什么考完試后要到高雄去玩,就叫我們今天放學后個人用品整理一下,到車站去集合。」我聳聳肩,不以為意。
「烹飪社……整個社的人都要去嗎?」
又是那種質疑,令我有些不舒服。
「大概是吧,他們很有興致。」
「一定要去嗎?」楊家侑顯家庭亂論小說 爸爸好大好爽好熱好漲得有些遲疑。
「嗯,不去的話學姊大概會把我五馬分尸。」我無奈的笑著。
「……那自己小心,有事就打電話給我。」
「好,謝謝。」我走到門口,還是轉頭微笑了下。
只不過楊家侑臉色就沒有那么好看了。
我坐公車回家后,把昨晚就收拾好的行李擺一邊,快速的沖個澡,然后換上便服,才急急忙忙提著行李下樓。
這時正巧碰到剛回家的書寧,我停下腳步,書寧也只是淡漠的盯著我,還是覺得有些不習慣,不習慣的痛心。
「那個……我要出門了,會在外面住一兩天,晚餐我都準備好放在桌上了,想吃的時候再自己微波一下。」
書寧聽完后,逕自上樓,我也沒再說些什么,就匆匆出門了。
坐公車到車站時,發現也只有冠謙學長一個人。
「啊,妳來了,學長超寂寞的……其他人都還沒來,我想妳學姊一定還在化妝洗澡。」冠謙學長就像一只失寵的貓,看他一副想撲過來給我摸的模樣。
「我也是洗個澡才過來的,只是我沒化妝,太麻煩了。」
「沒關係,自然就是美,跟妳學姊不一樣,她不化妝簡直帶不出門……」冠謙學長還想繼續說下去,卻被后面的珮璇學姊一把架住,十字架了學長的脖子。
我光看就覺得那會死人。
我轉過身,不去看那殘忍的畫面,把手機拿了出來,按亮螢幕后瞥了一眼時間
簡訊,有簡訊。
這次我沒有猶豫,就直接點開來看了。
望著簡訊內容良久,我靜默不語,周遭的聲音忽然都傳不進耳內了,世界變成一片沉默,靜得讓人覺得好心慌。
按掉簡訊之后,我關機了。這種時候不會想打電話給別人,更別說接到其他人的電話。如果能夠把自己關機就好了。
「書凡,我們去買車票吧,大家都來了。」
珮璇學姊丟下奄奄一息的學長,開心的喊著我,我點點頭,閉上眼吸了好大一口氣,最后微笑跑著過去。當妳被全世界遺棄,而妳發現至少有一個地方愿意收留妳時,會讓自己突然很想哭泣,喜極而泣。
還是有人會喜歡自己的,我想著。
上車前,大家都買了東西準備當點心吃,冠謙學長似乎很喜歡吃義大利麵,即使是買超商的那種微波食品他也無所謂。
我則是挑了瓶綠茶而已,反正是要去逛夜市,用不著去之前就吃東西,等到了夜市再多吃一些。
看著車門緩緩關上,列車行駛和鐵軌摩擦發出的聲音,有那么一剎那讓我陷入了無窮盡的思緒,還有那封簡訊。
「妳覺得妳贏了嗎?」──書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27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