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下面好濕 特級血狼小說免費閱讀

第七章 一男一女 在我眼前,出現了一男一女。
全球七十幾億的人口里,性別就只有兩種,男人或女人。在我眼前出現一男一女,這本來就是一件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事情。
只不過,眼前的這一對男女,他們進場的方式,對我而言,實在是太……香豔刺激了……
這一男一女,不是一前一后走進來的,也不是并肩走進來的。
當我回過頭去看見他們的那一瞬間,他們正交纏擁抱,臉貼著臉,似乎還有嘴對著嘴,一邊捲蛋捲似的沿著墻翻滾了兩圈……
噹噹!閃亮華麗進場!
如果說,像雙人花式溜冰那樣轉圈圈的轉進來,畫面會不會比較唯美一點?
想必剛才那一聲巨響,就是門被他們撞開的聲音了。
那兩個人轉了好幾圈后,最后終于在放著咖啡機的那個檯子前停了下來,靠著那張檯子,緊緊抱住對方的手臂并沒有鬆開。
接著,女子一把被男子拖起雙臀,坐上了檯子,在這之后,那女子的兩雙修長美腿便像藤蔓一般的纏住了男子的筆直兩只長腳。
要擁抱在一起轉那么多圈,難度應該挺高的,更遑論還有無縫接軌拖上檯子那一招,動作流暢,全程沒有失誤,看得我目瞪口呆。
奧運花式滿分!
男人背對著我,但女人是面對著我的方向的。只是那個男人身形高大,他的肩膀和身體幾乎遮住了那個女人,所以我只能看到兩只白白的細手臂,由男人的胳膊底下伸了出來,緊緊地抱住男人寬闊的背,還有那一雙藤蔓一般纏在男子筆直的雙腿上的一雙美腿。
簡直就像男人被一株香艷美麗的藤蔓給緊緊纏住似的。
我以為自己有幻覺,揉揉眼睛,定睛再看,還是看見被藤蔓纏住的男人。
目瞪口呆的我,兩只腳好像生了根,讓我挪動不了腳步,只能呆站在原地。就連目光也都被他們像磁鐵一樣的吸住了,完全轉移不了視線。
更扯的是,眼前這一男一女好像完全不知道我的存在似的,自顧自地發出歡笑聲……
亦或說是……浪笑?
那個……帥哥美女,不好意思,請問我的存在感有這么低嗎?
我聽見那個女人的輕盈的笑了一會兒之后,鶯聲燕語的問,「Julian,你確定不會有人過來這里?」
「我說了不會就不會,因今天那一場會議那么重要,除了我不用到場外,大家都去了,我哥和他的手下當然不可能不去。」
「你這人真是的……」女人嬌聲驕氣的地嗔著。
「我只是掛名的副執行長,不管事的,全慕容集團都知道只有我哥才是真正的副執行長,我沒必要去那裏裝樣子。」男人笑說。
「你還真不害臊。」女人哼了一聲,嬌滴滴的,半響后又不放心的問,「真的不會有人來這里?」
「你放一百個心吧,更何況我哥再過一陣子就要接任執行長的位子,所以今天他和他的手下有得忙了。我看一直到下午,都不可能有人過來這里。別說人了,連只螞蟻都不會經過。」那個男人直掛保證,然后輕輕笑了寶貝下面好濕 特級血狼小說免費閱讀兩聲,語調放得纏綿,「怎么樣,來這里好玩吧!」
「虧你想得到要到這里來,真服了你了。」女人咯咯輕笑。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我總要想些新奇的點子,人活著才不會太無聊。」男人又說。
「就你滿腦子的鬼主意。」女人說著,我看見兩只白白的手臂縮回了一只,可能是在男人的胸前拍了一下。
「不喜歡嗎?」男人輕挑的問。
「我不告訴你。」女人故意不回答。
「妳不說,我也有辦法讓妳告訴我。」男人說著,一邊頭就低了下去。
「哎呀……」女人拔高音調,一邊笑一邊喊,在男人背后的身影微微閃來閃去,好似在閃躲,結果被男人伸出一只手到后面給固定住了。
「妳不是想念我的吻,想了很久嗎……」男人說得更纏綿,頭也更低了。
我不覺嚥了下口水。
難不成他們是要……接吻了嗎……
喂喂!拜託一下,這里有人好嗎?
話說,我長得不漂亮,功課一向都不怎么樣,更沒有特殊才藝,對男孩子們來說,只是個小真空小透明,從來都不曾被注意過,更別提交男朋友這件事情了。
所以,當我一意識到他們可能是要接吻時,我的雙頰不但熱辣辣的滾燙起來,還尷尬到無地自容。
倘若此時我清喉嚨,刷個存在感,這樣一來,他們雖然會停止接吻,但是場面應該會很尷尬吧……
既然他們從一進門到現在都沒注意到我的存在,光是「妳眼中只有我,我眼中只有妳」,那么,我乾脆就悄悄的溜走好了。
這個房間地板上鋪著地毯,我只要腳步聲輕一點,一定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離開這個房間!。
打定主意以后,我背好包包,輕輕地提起兩個分別裝著新洋裝和制服的紙袋子,然后盡量不發出一點兒聲響,準備要繞過沙發前的茶幾。
我躡手躡腳,像個小偷似的,還有點兒給他小小緊張。
程凝雙,加油啊!
「輕輕的我走了……」我心底默念,請徐志摩助我一臂之力。
我成功不發出一點聲響的繞過了茶幾。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盈沿著茶幾往前走。
「我輕輕的招手,作別西天……」
框啷!
突然我的左方發出一聲清脆聲響。
上帝啊!
我撇過頭去,發現是我手中的紙袋不小心撞到了另一張小檯子上的一尊花瓶,結果花瓶當然倒了下去,瓶身與檯面相碰撞,因而發出了框啷聲響。
我本能反應,趕忙彎下身去扶正花瓶。
花瓶沒有破,里面沒有插花,也沒有水流出來。
默默地把花瓶扶正,我直起身子,抱著那一男一女或許沒有注意到我的僥倖心態,打算繼續神不知鬼不覺地溜出這個房間,。
不過,當我一轉過身去時,我的眼光就剛好對上了前方四個驚訝的眼光。
原來那個男人早已經轉過身來,和他身后的女人一同用著詫異的目光望向我。
這一瞬,三張臉孔都僵了。
我再度驚呆,全身僵硬,呆站在原地瞪著那男人和女人。
「Julian,你不是說沒有人嗎?」女人扭了一下,嬌滴滴的抱怨。
「這里不可能會有人啊……」男人離開女人,往前跨了一步,目光一直落在我的身上沒有離開,「喂,妳……」
「……」我啞巴了。
「妳是誰?怎么會在這里?」男人邁步朝我走來。
本來我腦中一片空白,但當那男人往前跨出一步時,突然我全身的血液嘩啦沖上了我的腦門。
「對不起,對不起……」我驚慌失措,隨手一抓,拎起我兩個紙袋,拔腿就倉皇狼狽的逃出了這間房間。

第八章 落跑 在我剛奔出這間休息室門口的時候,我聽見身后那個男人喊了一聲:「喂!」這應該是叫我吧?但是我頭也不敢回,只是拼命往前奔走,因為我很怕他追出來。
雖然……我不覺得我有做錯事,這一切,都只是一場臉紅心跳的誤會而已。
就在像無頭蒼蠅般的我正要奔走過轉角的時候,我又再度迎頭撞上一個人。
「啊!」我喊了一聲。這一撞,比起剛才與副執行長那一撞又更猛,因為我的速度比剛才快了不少。
「小心,小心!」被我撞的那個人非但不生氣,還連說了兩次小心。
只是,這聲音怎么好像有點熟……好像在哪里聽過?
接著,我的兩只胳膊被那個人輕輕抓住,把我推離了那個我一頭撞進去的胸膛。我覺得這個被推離的動作很孰悉,寬擴結實的胸膛也很熟悉,因此我抬起頭,不覺又「啊」了一聲。
一張英俊的臉反映在我的瞳孔里。而這張英俊的臉的主人,正是早上那個才被我撞過一次的副執行長。
「小妹妹,又是妳啊!」副執行長英俊的臉上有些詫異,魅力十足的一雙眸子注視著我,似笑非笑地說著。
此時此刻,我真的覺得尷尬到了極點了。
短短的時間里面,我怎么會撞上同一個人兩次啊,而且,這兩次都是因為我的冒失,對方又是與海叔叔有關係的,地位崇高的英俊副執行長……
天啊,我真的覺得好糗喔。
「你……不是去開會了嗎?」我脫口而出這句話。當然,話才出口,我隨即又更加尷尬的愣住了。
天啊,程凝雙,妳的頭腦是糗到生鏽了嗎?怎么講話這么不經過大腦?
還有,妳跟人家很熟嗎?怎么講話的語氣好像一副跟人家很熟,都很了解人家的行程似的?萬一這副執行長跟海叔叔說我很沒禮貌,那該怎么辦啊?海叔叔會不會不高興我的冒失與失禮?
當我還兀自呆愣著想著這些時,英俊的副執行長開口說話了。而且,他非但沒有不高興,居然還對我微微笑了一笑,向我解釋,「我要親自回來拿一樣重要的東西去開會。」
「喔……喔……」我的舌頭又打結了。
正在我不知所措之時,我突然聽到后面有傳來一聲,「哥!」
當下的我寒毛都豎了起來,我知道剛才那個休息室里的男人走出來了。此時的我更加倍的慌亂,在我的大腦已經失去運作功能的情況之下,我做出了最本能的一切反應。我不敢回頭看那個男人,也不敢抬頭再看副執行長,我只是低著頭,看著地板,丟下一句「對不起」后,又一次的狼狽匆忙落跑。
我已經沒有印象自己是怎么去按電梯,進電梯,走出慕容集團的總部的,總之,當我的頭腦開始正常運作的時候,我人已經坐在回恩光育幼院的公車上了。
在這一個多小時的公車上,我細細回想剛才所發生的事情,心里還是亂糟糟的。剛剛的那一切,彷彿跟我的世界是切割開來的。
回到育幼院后,看見已經放暑假的小弟弟小妹妹在前院奔跑嬉鬧,我才終于有一種回到我的世界的感覺。在走回我的房間的走廊上,我遇見了安妮修女。
「雙雙,今天去面試還順利嗎?」安妮修女慈祥地問我。
「還順利。」我沒有說出今天發生的事情,「海叔叔都幫我安排好了,所以一點問題也沒有。」
「雙雙,妳的衣服么破了?」安妮修女注意到了我破掉的袖子。
「不小心勾破了。」我簡單回答。
「喔,真可惜,那是妳的海叔叔送給妳的生日禮物呢。」安妮修女惋惜地說。
回到房間后,發現房間里只有我一個人。
房間很小,所以床鋪是上下舖的。我的床是在上鋪。
我爬上我的床,把制服和那件水藍色洋裝攤開在床鋪上,又脫下海叔叔送我的這件洋裝,穿上一件T恤,把這件洋裝和那件水藍色的洋裝放在一起,心里有種說不出口的、奇怪的滋味。
抱著這種奇特的心情,我躺到了床上,把衣服都推到了墻邊,雙手枕在頭下,兩眼直直地盯著天花板,不知不覺中,我又重新墮入那好像不屬于我的世界
被我撞了兩次的副執行長那張的英俊面容不斷的在天花板上出現,彷彿有人用投影機投射著他那張充滿魅力的臉給我看。
有的時候,那個抱著女人旋轉進來的掛名副執行長的聲音會在我耳邊回響,每當這時候,我就會搖搖我的頭,不愿想起那個會令我臉紅心跳的尷尬事件。
直到聽到門「碰」的一聲,我才猛然回神過來。
我從床上翻身坐了起來,低下頭,看見筱芬跑了進來。
筱芬是我的室友,跟我同年,我從床上坐起來的時候,她剛好抬頭看到我。
我們感情算是融洽,她一面問了我幾句有關于工讀的事情,一面到她書桌的抽屜去拿東西,然后又匆匆忙忙跑了出去。
晚上吃飽飯后,我一個人先回到了房間里,打開筆電,開始寫信給海叔叔,報告今天去慕容集團的事情。
我老老實實地把我撞到副執行長,衣服袖子被勾破,副執行長買了一件洋裝給我的事情,都一五一十地向海叔叔報告,可是當我要寫到那個掛名的副執行長時,我遲疑了一下。
我不確定我要不要跟海叔叔說我看到的事情,因為,畢竟那有牽涉到一點點男女之間的親密關係,我會害羞。
可是,我又不慣于隱瞞海叔叔任何的事情。
所以最后我刪掉了那個掛名的副執行長的「愛情戲」,只簡單地說遇到了另一位不管事情的副執行長。
通常海叔叔不會立即回信給我,因為海叔叔很忙。
因此在寫完信寄出去之后,我就躺回了床上,突然想到明天就要開始打工,不知道為什么,心里莫名的有一種小小的期待、興奮和緊張。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28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