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愛情故事 猛烈撞擊灌滿白濁花液

第十五章 被電到的感覺 「……有緣?」我有些征征的。
「是啊,我感覺我們倆挺有緣分的。今天這樣遇到妳,我既有些驚訝,也有些……」副執行長柔和的眸子微微閃了一閃,「有些開心。」
他說甚么?
有些開心?!
驟然間,風乍起,捲起了桃花林中一片片的桃紅色花瓣,讓桃花瓣在空中圍繞著我飛舞。
史前無敵英俊副執行長的一句話,就讓剛剛還生無可戀的我,突然之間變得非常生有可戀了。
簡直是超級勵志啊!
「對啊……」我頭頂上頂著一顆大太陽,非常陽光地笑了,「我們好像真的很有緣喔……」
但是我不好意思說,看見他,我也是開心得不得了。
噓!這是少女心中的秘密。
史前無敵英俊副執行長瞇著他那雙溫柔的眸子,一邊把我電到七葷八素,一邊置身事外的問我,「第一天來這里工讀,有沒有哪里不懂不會的?」
「嗯……我都會都懂……」我被電得亂七八糟。
「喔……」副執行長點點頭,眼中柔光四射,「都會都懂,那很好。」
我感覺史前無敵英俊副執行長好像挺關心我的樣子,心里快要高興死了。
程凝雙,我警告妳啊,不要笑出來,千萬不要笑出來!
「有沒有不習慣的地方?」副執行長繼續關心我。
「沒有,沒有不習慣的地方……」我望著副執行長的眼睛,持續被高壓電電擊當中,沒頭沒腦地冒出了句,「牛肉丸子很好吃……」
嚇!
我剛剛說了甚么?!
牛肉丸子很好吃?!
旁邊傳來輕聲的竊笑。
頓時我臉頰唰的一下滾燙了起來。
這時副執行長溫柔萬千的眸子閃了閃,星光燦爛。我看得出他眉宇間的笑意更深,但是他卻沒有笑出來。
「妳覺得牛肉丸子很好吃,我很開心。」副執行長微笑著,「我今天會突然過來,正是為了要關心一下集團總部里的伙食如何。謝謝妳先告訴了我,我認為妳這樣不經意的一句話,可信度是最高的。」
說完,一個帶著感謝的秋波送到我身上來。
方才我那還灼熱的臉頰,瞬間立即透清涼,外加全身輕飄飄有如置身在云端,還有一頭小鹿斑比在我心口隨處沖撞。
也因為副執行長這一句感謝的話,周圍竊笑的聲音逐漸停止。我更因此而感到相當光榮。
常言道,謠學生愛情故事 猛烈撞擊灌滿白濁花液言止于智者。今天我才發覺,竊笑也止于智者啊!
「這沒甚么啦……」我傻笑呵呵,心中的小鹿斑比,已經在我心中撞出了好幾個窟窿,又撞破了一排的柵欄,就要沖出我的心房了。
「如果有不習慣的地方,可以跟我說。」副執行長補上這一句。
「……好。」
「妳坐在哪里?」
聽他這么一問,我側過身,指向我坐的位子。
指著我座位的那根手指,正在上上下下抖個不停,彷彿我現在正在猛鬼餐廳里似的。
我倒抽一口冷氣,即刻縮回我的手,攥起拳頭放在我的心窩口上,另一只手過來壓住顫抖的那只手。
天啊,我希望副執行長沒有看到我發抖的手指!
「那妳快回去吧!」副執行長瞇起眼睛對我說。
「嗯,好……」我點了點頭,雙手底在心窩口上,顫抖的手指感受著小鹿斑比的亂撞。
我轉身穿過一排的慕容集團職員,回到了我的位子上。
行走的時候,我知道全世界的眼睛都盯在我的身上,而且并不友善。
可是我還在和我心中那頭亂撞的小鹿斑比奮戰中,所以我沒閑功夫去理會那些眼光。我只是默默地回到了我剛才坐的位子上,坐下,心臟狂跳并羞澀地看著我的餐盤。
不久后,我眼角的余光注意到許多站起來的人都坐下了,同時大家也都安靜了下來,都把頭轉向了同一個方向,像是在靜待著甚么事情的發生似的。
再也不是被注意的焦點的我,鼓起勇氣抬起頭來,循著大家目光的方向望去,見到了副執行長站在前方的正中央,正要準備和大家說話的樣子。
「全體慕容集團的職員,大家好。」副執行長說。
他的音量雖然只是適中,但是咬字發音極為清楚,不難聽清楚他在說些甚么。
只是就這么一句問候大家的話,整個餐廳的職員都拍起手來了。
果然是大神級的人物啊!
等大家停下鼓掌后,副執行長才繼續說話。
「相信不少人剛剛都聽見了我對那位小妹妹說出我今天怎么會突然過來員工餐廳的理由,」副執行長用著他那沉穩,穩重,充滿了磁性的聲音說。
在提到我時,副執行長帶著笑意的目光掃向我。我臉頰又是一熱。
副執行長眼光放回全體員工身上,「在座的每一位,不分職位與職務,對我們慕容集團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員……」
才說到這里,大家又拍手了。
副執行長伸出手,請大家安靜。大伙兒立即安靜。
副執行長繼續說道:「民以食為天,我今天過來,是想親自看看我們慕容集團對底下的員工的伙食,究竟有沒有盡力照顧好。我上一次過來,已經是……」
我只聽到這里,就不斷分心,再也無法集中注意力了。
站在大家面前的副執行長,有著另一股令人無法抵擋的魅力,任何一個人都無法不去注意他,不面帶著微笑去聽他說話,不因為他的話語而去仰慕他,去傾慕他。
這是一種與生俱來的領袖的氣質。
這還只是站在這員工餐廳里呢!如果副執行長與大明星一同站在舞臺上,那么,大明星的光環大概要黯淡無光了。
胡思亂想之中,我雙手支著我的下巴,把頭的重量靠在手心上,歪著頭,目不轉睛地望著副執行長。
我的嘴角,早就不知道從甚么時候起就開始不斷上揚。而我注視著副執行長的雙眼,也早就跟著嘴角上揚的弧度,一起微瞇了起來。

第十六章 我們之間的秘密 驟然又是一陣掌聲響起,驚醒了神思不知道游蕩到哪里去的我。
我從腮幫子那裏放下手來,渾渾噩噩地跟著大家一起拍手,注意到副執行長沒有再繼續說話,這才知道原來副執行長的「演說」已經結束。
在一片熱烈的掌聲,和滿山滿海的崇拜眼光注視之下,副執行長離開了他所站的位置,看來是準備要離開餐廳了。
我的視線情不自禁地跟著副執行長挺拔的身影移動,狹窄的視線里塞不下除了副執行長以外的人事物。
我猜,如果此刻給我一面鏡子,鏡子里所反映出的我的眼神和表情,肯定是和其他女職員一樣,充滿了掩飾不了的崇拜與愛慕,眼睛還像吹泡泡那樣冒出一堆的愛心。
思緒驟然墮入了學校里的籃球場。我看見學校里的女同學圍在籃球場外,一邊尖叫一邊看英俊的學長帥氣的打籃球,情緒一整個澎湃熱烈。
每每那種時候,我都還在心底竊笑那些女同學呢,并暗自慶幸自己對帥氣的學長或同學徹底免疫。
但是,萬萬沒想到我程凝雙就在遇到史前無敵英俊副執行長后,居然也在毫無反抗招架之力的情況下,輕易地被感染了愛慕花癡病毒……
……
不過,我覺得我很幸運的是,因為光是副執行長剛才在大庭廣眾之下對我那兩句簡單的小小關懷,又幫我脫離丟臉的苦海,我就已經是那個被幸運女神眷顧的幸運兒了。
昨天一次,今天一次,很夠了,我不貪心,也不敢再癡心妄想更多。
沒想到,當副執行長經過我坐的這一個長桌時,他的頭轉了過來,他那迷人的目光,從桌子的那一頭,投向了坐在桌尾的我,并且給了我一個微笑。
確定是對我微笑沒錯!
幸運之神居然又再一次神奇的降臨在我的身上!
與此同時,我像一個超大磁鐵,把整間餐廳里所有集羨慕、驚訝、不屑、妒忌之大成的複雜目光,又再次吸引到我的身上。
但是我已經沒辦法去理會那些眼光了,對此時此刻的我來說,這個舞臺上,就只有我和副執行長,鎂光燈聚焦在我倆的身上,其他人都在黑暗里……
對我迅速的微笑完畢之后,副執行長很快地離去了,后面好幾個追隨他的部下,緊緊的跟在他身后,隨他一同離去。
副執行長那微笑雖短,但是后勁很強。直到副執行長離開很久之后,我都還是輕飄飄的飛在半空中,都快成仙女了。
這種感覺,就好像全宇宙茫茫星球里,只有我一個人被太陽王挑選中,被太陽王用他溫煦的陽光照射,而其他的星球,就只能黯淡的躲在宇宙黑暗的角落里似的。
如此幸運,因而即便被眾多不友善的眼光包圍掃射,我也覺得無所謂。
今天回家以后,我要好好感謝上帝,感謝月老,感謝邱比特,感謝愛神維納斯……
我的一整顆小心心,都被春天繽紛的花朵包圍繞,因此剩下的飯都吃得心不在焉。
幸虧牛肉丸子們因為有了在同伴滾地之后,轉眼間就被無情而又殘酷的丟進垃圾桶里,結束了前期光彩后期悲劇的短暫一生,所以現在全都很乖,沒有再從盤子里彈跳出去。
我傻笑著吃完我的午餐,又心不在焉的把餐盤放回回收處,然后腳底踩云,帶著愉快萬分的心情離開餐廳。
還好下午上班時,我并沒有因為開心過了頭而犯錯。
相反地,我還非常小心,而且,我還特意努力給每一個進來銀行的人一個親切開朗的笑容。因為我希望每一個來到這間晨星銀行的人,都會真心喜歡這間被史前無敵英俊副執行長所「管理」與「統治」的銀行。
「凝雙,妳做得很好。」下午又陪了我一陣子的郭大叔對我說了這句話。
郭大叔離開后,我一個人順順利利的完成了我簡單的工作。雖然這沒甚么好得意的,但是我還是很開心。
我帶著愉快的心情去坐公車,一路傻笑著回到了育幼院。
晚上吃完晚餐后,我迫不及待回到房間打開筆電,首先檢查了一遍收件匣,看看海叔叔有沒有給我信。
結果沒有。
這很正常,因為海叔叔很忙,他不會每天回我信。
海叔叔回信的頻率向來是一個星期兩次,多一點也不過三次,不拘哪一天。
但是等他回我信時,他會根據我寫給他的點點滴滴回覆我,不但一點也不馬虎,字里行間還會處處讓我感到窩心。
只是因為我這次太想早點得到海叔叔的回音了,以至于我的心中產生了一點點小小的失望與失落。
沒關係,程凝雙,海叔叔一定會回信的,別太著急啊,只要抱著和平常一樣的心情等待就好。我安慰自己。
釋懷之后,我反倒是開始波不急待地打起字來,跟海叔叔鉅細靡遺的報告了今天在打工時所發生的事情。
從早上的Gina和宇先生,到中午吃飯時的情況。
我告訴海叔叔,員工餐廳里的食物對我來說,好吃到不得了,然后,那位英俊非凡的副執行長出現了,我的牛肉丸如何調皮,我如何說出呆話,而他又如何睿智的幫我解決了丟臉,他是如何的受人愛戴與愛慕……等等。
至于小鹿斑比在我心中撞出大窟窿一事,我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靦腆的寫了。
「海叔叔,」我寫道:「你不會笑我吧?我只是因為我長到這么大,都從來沒有遇到過這么英俊的人,還近距離接觸!
「重點是,副執行長對我很溫柔,還給我一種莫名的親切感……所以,我心中的小鹿斑比就失控惹……
「海叔叔不能笑我喔!
「海叔叔想想,小鹿斑比在我心中睡了十六年的覺,從來都沒有甦醒過呢,今天一醒過來,我就完全管不住也拉不住牠,這應該也挺正常的吧?你不能笑我喔!」
寫到這里,我在筆電前咬下唇思索了一下,決定把其他女職員也拖下水。
「海叔叔,今天在場全部的女職員都跟我是一模一樣的!不只有我這樣喔!」
寫完我就安心了一半。
這真是一個相當明智的決定啊,科科。
只不過,左思右想,我總還是覺得不夠穩妥,幾番琢磨之后,我又加了兩句。
「海叔叔,我不知道你跟副執行長熟到甚么程度,但是既然我把我心中的小秘密告訴了你,那這就是我們兩個之間的秘密了喔!
「下次你見到副執行長的時候,不能說出我們之間的秘密,絕對不行喔!不然以后我都不要告訴你我心里的秘密了。」
我邊寫邊偷笑,因為海叔叔被我威脅了。
每次海叔叔被我威脅的時候,他的回信一定都是充滿了保證,一種讓我會邊看邊打從心底微笑,甚至是笑出聲音來的保證。
寫完,按下傳送鍵后,我本來忙于打字中的手終于閑了下來,而我熱切的心,也因為對海叔叔傾訴完畢,終于逐漸歸于平靜。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29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