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的大多數 王爺不要了好深馬背上

第十七章 雙兒長大了 我兩手托腮,望著書桌前窗子玻璃上反映出來的我的臉,我看見我嘴角微微上揚,眼睛微瞇,一臉的少女情懷。
我繼續凝視著我的臉,不知不覺中,我看見我的臉漸漸與史前無敵英俊副執行長英俊的面孔重疊,然后我的臉消失,只剩下史前無敵英俊副執行長的臉在玻璃上。
我呆了一呆,征征地凝望著那張英俊溫柔的臉出神。
「小妹妹,我們又見面了。」副執行長低沉而又溫柔聲音在我耳畔響起。
我聽著那美妙的聲音繼續出神,回憶著白天里所發生的情景。
再過一會兒,不知道怎么搞的,副執行長英俊的面孔旁,驟然出現了「海叔叔」三個字。
「咦……」
我一個詫異,撐在手心上的下巴離開了手心,然后用力眨了眨眼睛,甩了甩頭,然后再睜大眼睛看向玻璃。
這時,玻璃里反映著的,依然還是我的面孔,不是英俊的副執行長的面孔。
「怎么我老是會看見史前無敵英俊副執行長啊……」我望著玻璃上的自己,嘴里喃喃自語著,最后右手握拳,輕輕敲了敲自己的腦袋。
***
第二天上班,一整個上午并沒有發生任何特別的事情。
那個需要喝青草茶降火氣的Gina沒有再出現,不管事的副執行長宇先生也沒有出現。
至于史前無敵英俊副執行長……我認真告訴我自己,千萬不要期望會看見他!
常言道: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因此,我想我還是不要太期待會見到他,以免自己沒見到他,心里會感到悵然若失。
而后來事實也證明,他真的沒有出現。只有好脾氣的郭大叔又帶了我一個早上。
我的工作真的很簡單,卻還要勞駕郭大叔再多帶我一天,這會不會也算是特權啊?
今天中午,我依然選擇了西式的餐點,點了一份義大利麵。
吃麵條的時候,我忘了提醒自己不要去想史前無敵英俊副執行長,所以一邊漫不經心地用叉子捲著我的麵條,眼睛一邊不安分的望來望去。
史前無敵副執行長沒有來。
我本來就不大會捲義大利麵,再加上我的漫不經心,所以一盤義大利麵被我捲得跟廚余沒兩樣。
下午也是平淡無奇地安全度過了。
我因為沒有再見到史前無敵英俊英俊副執行長而感到有些失落……唉,看來,不管我有沒有提醒自己,只要沒見到他,我都是會失落。
這感覺有點像是掩耳盜鈴似的。
所以說,做人要厚道,我以前在心底嘲笑那些迷戀吉他社或籃球校隊的帥氣學長的女同學,笑她們遠遠地看著她們迷戀的對象,為他們尖叫或是瘋狂,不切實際。
但是比起籃求校隊的學長,或是吉他社學長,我看啊,史前無敵英俊副執行長才是最遙遠的的那個!
真是現世報啊,嗚嗚……
下班回到育幼院后,我吃完晚餐,打開筆電,意外驚喜的看到了海叔叔的回信。
我興奮極了,失落感一掃而空,立刻閱讀海叔叔給我的回信。
「親愛的雙兒:」海叔叔寫道:「我很高興聽到妳說,妳在慕容集團里工讀得很開心,很適應那裏的環境。
「依照妳寫給我的信看來,妳的工作應該一下就上手了,海叔叔很高興,因為這表示我的雙兒很聰明,也很用心。
「在信里,妳也提到了一位名叫Gina的女職員。有關于那位Gina對妳的態度,的確不是很好,海叔叔并不欣賞。
「但是,海叔叔要告訴妳,妳到外面去打工,或是將來真正的工作了,會遇到各式各樣形形色色的人,不可能每個人都對妳很好,不可能每個人都是天使,妳必須要學習怎么去面對那些可能對妳不是很友善,或是對妳發脾氣的人。
「而且,也不是次次都那么幸運,有那位妳所說的『不管事的副執行長』來幫妳解圍。
「不過,倘若妳真的覺得受了委屈,那就到海叔叔這里來吧,對著我,妳可以抱怨,可以發洩,可以生氣,可以哭泣。
「海叔叔還是那句老話,有事情的話,千萬不要一個人悶在心里,知道嗎?雙兒要傾訴心事,要倒心里的垃圾,都儘管到我這里來,海叔叔永遠都會當妳的傾聽者,當妳的垃圾桶。
「至于妳所提到的慕容集團里的兩位副執行長,我比較熟悉一些的,是讓妳心里小鹿亂撞的副執行長。另一位……我并不大認識。
「不過妳放心,我和那位…史前無敵英俊副執行長彼此是有共識的。
「他知道我們的關係,不會主動跟我提起妳來。再說了,我和他都很忙,都有很多事情要處里,沒特別重要的事的話,基本上是不會聯絡的,一年下來見不到一次面,甚至連一通電話都沒有。
「就算我們見到面了,雙兒也要相信海叔叔,妳孤獨的大多數 王爺不要了好深馬背上叫我不要說的秘密,我就一定不會說。
「所以,不要擔心妳的秘密會被我洩漏,海叔叔的嘴會拉緊拉鏈,絕不走漏半點風聲。
「但是相反的,海叔叔也希望雙兒不要和那位副執行長說起你我之間的事情。至于為什么,我自有我的道理。
「另外,海叔叔很高興妳跟我分享妳的秘密,我一定會很珍惜我們之間這個有共同的秘密。
「當我看到雙兒妳說見到副執行長時,心里的小鹿竟然會亂跳亂撞一通,海叔叔心里居然有些感觸。
「我的雙兒,看來已經長大了……」
我一邊讀著海叔叔的回信,一邊忍不住在電腦前笑著。
當我看到海叔叔最后那句「我的雙兒,已經長大了」時,我簡直有一股難以克制的沖動,想要滾到海叔叔的懷里,讓海叔叔一邊摸著我的頭,一邊對我用溫柔的語調說:「我的雙兒已經長大了!」
話說回來,自從海叔叔派人送了我筆電,開始一步一步的走進我的心扉,打開我的心房之后,我就常常暗自希望可以親眼見到海叔叔一面!
每一年海叔叔派人送來生日禮物和生日蛋糕時,我都對著蠟燭許下想要見到海叔叔一面的生日愿望。
只可惜,我知道這個愿望要成真,應該很難。
見不到海叔叔的感傷,就宛如秋天被風吹起的落葉,在我心頭被凄涼的吹起,落下,吹起,又落下。
枯黃的樹葉,就如同我枯黃的愿望一般……
……
喂喂!等等,程凝雙,妳在感傷個甚么勁啊!
好了好了,收工收工!
把見不到海叔叔的感傷收起來,只把海叔叔對妳的好,無限放大再放大,這樣就好了!妳就會分分鐘笑到合不攏嘴了!
對,就是這樣!

第十八章 陣陣雪花 我才剛把無謂的感傷打包收起,我身后房間的門就打開了。從玻璃窗的反映中,我見到室友筱芬推門進來。
我沒回頭,只是用手支著下巴,繼續由玻璃窗的反映里看筱芬。她在后面墻上的鏡子前綁頭髮,綁好后才走到我旁邊的書桌前坐了下來。
「凝雙,妳剛看完海叔叔的信嗎?」筱芬沒有看我,只是從抽屜里拿出一大本學習評量,一邊翻著評量一邊問我。
「嗯,對,」我有些驚奇,「妳居然馬上就猜到啦!」
「因為妳一個人在傻笑啊!」筱芬翻定了一頁評量,準備動筆開始寫。
我大驚,「我沒有回頭啊!妳從窗子玻璃上看到我在笑?」
「不是,」筱芬隨即否認,「是妳很夸張,連背影和后腦勺都會笑。」
「哈!」我馬上抱住頭,「沒有這么夸張吧?」
「就跟妳說有……」說到這里,筱芬正好轉過頭來,本來是不經意的瞧了我一眼,后來就定格了,定定的注視著我。
「妳干嘛這樣看我?」我被盯得不自在,不由往后退,「難道我今天變成王昭君那樣的大美人了嗎?」
「妳想太多!」筱芬哈哈大笑。
喂,給點面子!
「那妳看甚么?」我問。
「妳的眼睛難得水汪汪的,我還以為妳剛剛有掉眼淚,」筱芬把頭轉了回去,看著評量,「不過聽到妳說王昭君,我就知道是我多心了。哈哈……」說完又抬起頭來笑了兩聲。
「唉呦,我沒事哭啥呀!」我嘴里故作輕鬆,其實心里倒是緊張了一下。
一直以來,筱芬都很羨慕我有個對我很好的海叔叔,她總希望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有個海叔叔出現在她的生命里,但可惜事與愿違。
筱芬比我大幾個月,現在已經滿十七歲了,再不希冀會有一個海叔叔出現了。
至于筱芬說我眼睛水汪汪,我猜,可能是剛剛我突然發神經在感傷的時候,有少少的眼淚在我眼眶里涌現的緣故。
但是我不希望給筱芬看到我的眼淚,因為我有一個海叔叔,而她沒有,我如果因為這樣而落淚或感傷甚么的,或許會讓筱芬認為我這個人不懂得知足感恩。
我已經是史前無敵幸運兒了,千萬不可以再得隴望蜀!
筱芬很快就進入認真讀書狀態,我看了,不免提醒自己明年初就要大學考試了,我也該像筱芬那樣努力才是。
海叔叔曾經不只一次的對我表示,他沒有要我一定得考上一流的大學。我天生不讀書的料,我相信海叔叔早就很清楚明白這一點。
但是海叔叔希望我可以盡力,至少考上一間還不錯的大學,畢業了以后,我就可以比較容易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可以自己養活自己。
這是一種非常安全,同時又充滿了海叔叔對我的未來的關心的期望,特別我又是個孤兒,有分可以養活自己的工作很重要。
海叔叔的一片心意,我懂。
這么一想完,我便關上電腦,打開抽屜,從一疊海叔叔派人送來的評量里抽出一本,也和筱芬一起開始專心寫評量。
不過,由于隔天還要打工,所以我只寫到十一點鐘就上床去睡覺了。我不想因為睡眠不足,而在工作的時候出差錯。
萬一,我是說萬一,明天史前無敵英俊副執行長突然從天而降,我可不想在他面前有不好的表現。
隔天,在到慕容集團總部的公車上,我發憤圖強,拿英文評量本出來讀,里面還有我用手寫的一堆紙條。因為我有個很特殊的習慣,就是背英文單字時,一定要用手寫才容易背。
只是我才讀了幾頁,周公就帶著棋盤來找我下棋了……呵呵……
當我驚醒過來時,我赫然發現慕容集團總部近在眼前,公車馬上就要到站了!
我匆匆忙忙收起英文評量,結果紙片差點全部飛出來,我趕忙隨隨便便抓起那些紙塞進包包,順便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
不會吧!居然比平常還晚了十分鐘。
在我睡著的時候,應該是塞車了吧!我趕忙按了公車上的下車鈴,然后沖下車去。
坐公車總是在時間上比較難以抓得準確,所以我會提早出門。現在公車晚了十分鐘,我只剩下幾分鐘就遲到了。
好吧,這時候看家本領一定要馬上使出來了。看我的……
腳底抹油飛毛腿!
一下車,我不由分說的就舉起腳底抹油飛毛腿,準備要飛沖到銀行部門去。
我的腳底抹油飛毛腿,跋山涉水奔馳過平坦的大廣場,跑進了有著銀行部門的那棟大樓里。
在大樓的大堂里還用腳底抹油飛毛腿,像在非洲大草原上那般奔跑,我也有點不好意思。
于是我放慢了飛毛腿,只用快走的方式穿過了大堂,到了一個轉角處。
轉角這里人就少了許多,于是我又重新施展我的飛毛腿,奔進了一個小門,準備要先沖到有置物柜的房間那裏去放我的包包。
要到置物柜的房間那裏,我還需再轉兩個轉角。
照理來說,在轉角處理應更要放慢速度,但是我一心只怕遲到,所以我仍然沒有減速。
在我安全轉過第一個轉角后,通過一個走廊,馬上就到了第二個轉角。
在第二個轉角處,我仍然沒有讓飛毛腿慢下來。
常言道,夜路走多了就會碰到鬼。但是沒人說,轉角多轉了兩個,就會出包滑壘啊!
不幸的事情終于發生了。
我身上包包的背帶,就在我跑過第二個轉角處時,不知道被甚么東西一勾,包包便整個由我肩上滑落。
「啊!」
我隨即喊了出來,轉頭一看,我的包包雖沒滑落到地上,但是包包卻掀了開來。
剛才匆忙間被我隨手亂收進包包里,用來默寫英文單字的字條,白雪一般的漫天飛舞,然后旋轉飄揚撒落一地。
這一瞬,我臉都黑了。
古人果然睿智啊,早就知道了「欲速則不達」這樣的真理!都快要遲到了,竟然還發生這種拖慢我速度的事情。
欲哭無淚的我還能怎么辦呢,當然只能蹲下身子,用最快的速度去撿那散落一地的……雪花。
就在我努力撿那一堆「雪花」時,忽然在我的視線里,出現了兩只修長的腿。
我沒空理會那兩只長腿,繼續撿「雪花」。
這時,那兩只修長的腿蹲了下來,在我要拾起某一「雪花」的時候,一只男性的手快我一步伸到了那「雪花」上,幫我撿起了那片「雪花」。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29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