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妻100天 玩弄鄉村肉熟婦的小說

第十九章 有那么好笑嗎? 「謝謝你。」
當我見到那位好心男士先我一步幫我拾起那片雪花紙片時,我理所當然地認為那位好心男會馬上將雪花紙片還給我。
所以我伸長了手,手心朝上,準備從好心男手中接過雪花紙片。
可是空等了一會兒,雪花紙片不但沒有落到我的手上,反而朝相反方向飄飛而去。
咦?
我征了一征,眼光隨著雪花紙片飄飛。
雪花紙片往好心男的身體方向飄飛,我的眼光也往好心男的方向飄飛。
雪花紙片往上升去,我的眼光自然也就往上升去。
就這么升著升著……
赫然一張臉就這么樣毫無預警的,近在咫尺的出現在我的面前,幾乎臉要貼到臉了!
「哎呀!」我沒有心理準備,冷不防被嚇了一大跳,一聲驚叫,身子順帶后退搖晃。
「小心。」好心男扶住我的肩膀,我身子晃了一晃,沒有跌倒。
「謝謝……」我穩住身子后道謝,接著猛的一個抬眼,目光往那張臉上一掃,緊接著又是一聲:「哎呀!」
「我說,」那張英俊臉的主人瞇起一對桃花眼笑著,「妳怎么一直哎呀哎呀的喊啊!」
「宇……宇先生!」我瞠大眼睛,驚訝地望著眼前的好心男。
是的沒錯,那位幫我撿雪花紙片的「好心男」,正是香豔片的男主角,宇先生是也!
「哈哈哈哈……」宇先生眉眼一個舒展,注視著我哈哈笑了起來。
我皺眉。
他在笑甚么?
「早安啊!」宇先生笑得一臉春色,迷人的桃花眼里迸出一堆的桃花瓣來。
「喔……早、早安!」
「妳一大早就掉了滿地的紙啊!」宇先生一邊說,一邊就把他目光落到了方才拾起的那雪花紙片上,看了一看,「這是甚么……」
「喔……」我沒多想,坦白地說,「我背英文單字需要一邊背一邊寫,所以……」
「所以這些都是妳在背英文單字的時候寫的?」宇先生一對桃花眼睛睜大了些,問我的時候,閃爍的眼光都只在那張紙上打轉。
「對。」
「噗……哈哈哈哈……」突然宇先生緊急抬起另一只手,摀住了嘴,但是噗哧一下,他的手一鬆,他就哈哈大笑了起來。
這是在笑甚么?
「哈哈哈哈……」宇先生看著那張紙,還在大笑個不停。
他到底在笑甚么?
「那個……」我是丈二小女金剛摸不著頭腦,忍不住問了,「你在笑甚么?」
「我在笑……哈哈哈哈……」宇先生本來要回答我,但是他臨時又看了一眼那張紙,然后就笑到甚么話也說不出口了。
我一點也笑不出來。
以他那種爆笑法,令我越來越感覺到尷尬和侷促。我望著宇先生,見他幾乎是笑到前仆后繼,漸漸的我便有點不高興起來。
我瞅著笑到眼淚都快要掉出來的宇先生,皺起眉頭垮著臉,一聲不吭的等他笑完。
「哈哈哈哈……」還在笑。
「你笑完了嗎?」我沉不住氣,乾脆直接問了。
「笑完了……哈哈……笑完了……呵……」宇先生一邊回,一邊努力收起大笑的臉。
好不容易他停止了大笑,但是他的嘴角旁還在抖動,眼睛里到處都還殘留著大笑后的余波蕩漾。
我臉有點小臭。
「我記得妳叫程凝雙,對吧?」宇先生目光閃爍無比的注視著我。
「對。」記憶力挺好的嘛!
「妳說……這張紙上的英文單字,都是妳在被的時候默寫的?」宇先生跳動的目光里,氾濫著剛剛笑出來的眼淚的波光。
「對。」我撇嘴角。
你剛剛不是問過一次了?才讚你記憶力好呢,那么快就忘了,要不要吃銀杏?
「妳怎么會寫成這樣……哈哈哈哈……」大笑重新開始。
「……」這是恐怖大笑輪迴地域嗎?
「哈哈哈哈……」
我不想跟他再糾纏下去了。
「宇先生,」我口氣有點不大好,「我上班要遲到了,請你把紙還給我。」
「好……」宇先生又瞄了一眼那張紙,「哈哈哈哈……」
我瞇眼,覷著大笑中的宇先生,心道:「宇先生,如果你是哈哈笑個不停地取笑我,小心你的下巴會被你笑到掉下來……」
或許宇先生看出我的恐怖掉下巴詛咒了?他邊笑邊凝視著我,眼中漸漸出現一絲的疑慮,終于重新一點一點的止住了笑。
「那張紙還給我吧,我還要上班。」我皺眉扁嘴,伸出手去。
宇先生把紙放到了我的手上。
我順勢往紙上一看……
登時一呃晴天霹靂!
媽呀!紙上是甚么鬼畫符!每個英文字母的大小,可以相差到幾倍不說,還都各自龍飛鳳舞,各自為政哪!
看來,宇先生撿到了我快要睡著時默寫的那張了……
一股糗火從肚子里燒到了我的臉上……
神哪,讓我化作一輕煙,無聲無息地飄離宇先生面前吧……
「上班……」宇先生眉一挑,把他的長袖襯衫的袖子撩起一些,露出了手腕上的手錶,望了一眼,像吹口哨似的那般喔了聲:「凝雙,現在已經……八點四十分了。」

「啊!」我一聽,甚么糗都忘了,嚇到由地板上彈跳起來,「我遲到了!」也顧不得要那張根本就可以丟掉的紙了。
「凝雙,等一等。」宇先生從背后叫住我。
「等不得!我遲到了!」我心里急得要命,沒空理會他。
我肯定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不但沒有停下來,還只顧著繼續往前跑。
話說,雖然宇先生位居副執行長高位,但是宇先生卻給我一種不太正經,甚至有點玩世不恭的感覺,因此當他叫我等一等的時候,我并不太想「立正站好」。
我一心所想的,就是只有「我、遲、到、了」!
我腳底抹油飛毛腿沖進放有置物柜的房間里,把包包隨便塞進置物柜里。
接下來我一個轉身,宇先生高挑的身影和笑嘻嘻的俊臉,馬上闖進我的視線里。
「啊啊!」我猝不及防,大喊一聲。
「跑這么急做甚么?」宇先生笑著,他的一雙眼睛,在這光線不足的房間里,更顯晶亮。「這張紙妳還要不要?」說時,他一邊就把那張紙亮到了我眼前。
淬!這張丟臉的紙我只想馬上將之毀尸滅跡!
我唰的一下從宇先生手中抽回紙,隨便揉成一團,胡亂塞進我的口袋里。然后丟下一句「謝謝」,急著要離開置物間。
「凝雙,等一等!」
才剛跑到門口,我就聽到宇先生又從后面喊住我。

第二十章 你眼睛痛嗎? 我停下了奔跑中的腳步,轉過身,見到宇先生帶著俊美的笑容正走向我。
「我們一起走吧!」他經過我身邊時,低下頭微笑對我說。
「一起走?」我眨了兩下眼睛,不明白他的意思。
「我們集團里,從沒用過像妳年紀這么小的工讀生,妳……」宇先生頓了一頓,然后一對漂亮的眼睛對著我閃了兩下。

我覺得那閃爍的眼睛里隱藏了一些甚么意思,可是我看不出來那隱藏的意思是甚么。
不過,我卻還是心虛了。因為我是靠著海叔叔的關係進來工讀的,聽宇先生剛剛話里的意思,很明顯,慕容集團擺明了就是為我破了例。
糟糕,這樣會不會特權耍得有點大?真是越想越心虛……
我抬起眼皮,望向副執行長宇先生,被他的桃花眼一閃,便趕緊將我的目光飄向遠方,小聲地問,「我怎么了……」
「哈哈哈哈……」驟然副執行長宇先生又哈哈大笑了起來,「妳干嘛一副心虛做了壞事的樣子,我又沒說甚么!」
我心臟一個緊繃!
歐……果然我被看穿了,真是的!
「我哪有……」我小聲的狡辯。
宇先生兀自笑著,接著他伸長了手臂開門,然后又擺開手,做出「請」的動作,讓我先出房間。
我從宇先生身旁走了出去,宇先生馬上跟了上來,在我身旁走著。
我被他弄得腦袋都亂了,又緊張著遲到的事,因此只是低著頭,不發一語,腳底抹油飛毛腿也正在低速快走中。
我和宇先生兩人穿過大廳,一同走向銀行部門。
這時候大廳沒有甚么人,因為大家早就已經到了自己的工作崗位了。只有一個警衛在一個通道口旁的柜臺后「站崗」。
安靜的大廳里,我鞋跟的聲音和宇先生鞋跟的聲音敲擊著地面,發出啪噠趴噠的聲響。
這棟大樓的墻面,幾乎都是透明的玻璃,我感覺到我身旁的宇先生似乎轉了頭,往旁邊的透明玻璃墻面望了出去,朝外面注視了幾秒鐘,然后輕輕地哎呀了一聲。
我的好奇心被他的那一聲哎呀給勾了起來,視線下意識的循著他的視線,也跟著遙望出了落地玻璃窗外。
沒料到我頭都還沒轉過去,突然一只手臂往我的肩膀一伸,搭住了我的肩頭。
我吃了一驚,往另一邊一抬頭,發現宇先生正低頭對我微笑。
用膝蓋想也知道,除了宇先生之外,此刻沒有人能搭住了我的肩膀。
除非那個警衛可以把手伸長兩公尺遠,或是有……阿飄……
宇先生、手伸長了兩公尺的警衛、阿飄。
還用想,答案當然是一,宇先生啊!
搭住我肩膀的宇先生,一面對我露出迷人的笑容,一面像星星般的對我眨了一只眼睛。
奇怪了……
這是甚么情況?
宇先生手累了?所以他的手要搭在我的肩上。
宇先生眼睛痛?所以他要這樣眨眼睛。
在如此大庭廣眾……不,大庭「少」眾之下,宇先生這樣「勾搭」我,不大好吧……
不如我試著抖抖肩膀,看能不能抖掉他的手好了。
「啪噠趴噠!」
就在我輕柔卻賣力抖肩膀的當中,突然安靜的大廳里響起了一陣又快又響亮的高跟鞋小跑步的聲音。
那聲響漸漸的由遠而近。
就在高跟鞋小跑步的聲響來到我們身后時,突然高跟鞋的聲響戛然而止,緊接著,一聲嗲聲嗲氣的女人聲音從我的斜后方傳來。
「Julian!」
這是宇先生的英文名字,我還記得。
我轉過頭,看見我和宇先生的左后方站了一個非常漂亮,穿著打扮非常時尚,臉上化著濃妝的年輕小姐。
那位年輕小姐那因為化妝而完美的大眼睛,先是注視著宇先生好一會兒,然后看向我,最后目光落到了宇先生搭在我的肩膀上的手。
「嗨!琳琳!妳怎么會在這里?」宇先生的語氣聽起來充滿了驚奇。
可是我一聽就覺得宇先生很假。
「我來找你啊!」叫琳琳的小姐把目光由我的肩膀處重新移回宇先生的臉上,嬌嗔質問著宇先生,「Julian,你昨晚為什么都不接我的電話?」
「琳琳,妳怎么跑到我上班的地方來了?現在是我上班時間呢!」宇先生顧左右而言他。
我仰起脖子看了一眼宇先生。只見宇先生用張大了的眼睛看著琳琳,表現出相當吃驚的模樣。
可是我的直覺告訴我,他是裝出來的。
「上班時間?」琳琳伸出白白的手,用手指指著我質問宇先生,「現在既然是上班時間,那你勾著她的肩膀做甚么?」
啥?我就這樣莫名其妙的中了一槍!
真倒楣!
我試圖想要掙脫宇先生的手,可是我上上下下的抖了又抖,他的手依舊宛如一根纏人的老木,橫在我的肩膀上。
「我覺得我沒有必要向妳解釋。」宇先生對琳琳說話的口氣蠻不在乎,說完,他又低頭看了我一眼,對我微笑,天花亂墜的眨眼睛。
喂!宇先生,你的眼睛還在痛嗎?
還是顏面神經失調?
「Julian,我沒想到你居然連這種……」琳琳的聲音已經氣到孕妻100天 玩弄鄉村肉熟婦的小說發抖了,「這種黃毛丫頭你都可以……」
咦?等等,黃毛丫頭?這是在說我嗎?我從剛剛到現在一句話都沒說,怎么又中槍?
「琳琳,現在是我的上班時間,妳先回去吧,有事等到今天下班以后再說。」宇先生語氣明顯的不耐煩,要琳琳打發走。
「不行,我們現在就把話講清楚!」琳琳伸出手來抓住宇先生的肩膀,霎時一股化妝品的香味由她身上飄傳出來。

好香啊……

近距離的看琳琳,我發覺她的眼睛挺腫的,好像是哭過,只是她用大濃妝蓋住,不注意看,倒是沒那么明顯。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30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