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罰實用指南 玩時很爽(今夜有約)

第二十五章 近在身邊的疼愛 能夠走在慕容旭副執行長的身邊,就這樣被他帶著走,讓我相當、相當的開心。
中大樂透頭獎的欣喜雀躍,遠遠比不上被慕蓉旭副執行長這樣帶著走的欣喜雀躍啊!
只不過,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我中比樂透頭獎還大的獎的代價,就是要承受來自其他人驚訝的眼光,或是其他女性職員羨慕中略帶敵意的眼光。
幸而這時候在大廳里幾乎已經沒有公司里的員工會走動了。
我和慕容旭執行長走到電梯處,他按了下樓。電梯到達后,我們進了電梯,他按了B1,電梯門關上。
剛才在大廳里,挑高寬闊的空間分散了一些我的緊張和侷促。此時,電梯里只有我和慕容旭副執行長,雖然沒有了別人的眼光,但是單獨和慕容旭執行長搭乘在空間狹小的電梯里,這簡直讓我呼吸困難。
慕容旭副執行長按完電梯后,退回到我身邊站著。
我們之間的距離,只有那么一點點。他站在我的右邊,我的右手臂和他的身體只差了一公分而已……
「咚咚!咚咚!」
突然有類似擊鼓的聲音在電梯里回響。
后來我很快弄明白了,那是我緊張害羞的心跳聲……
「工作了一天,累嗎?」他微笑著,低下頭來問我。
「不會很累。」我仰起脖子回答。
視線相交的那一瞬,我看見了慕容旭副執行長對我釋放出的溫煦的微笑。他眼中的溫柔,宛若春天里碧綠的湖水上,被悠然游過的白天鵝所激起的漣漪。
那一圈一圈的漣漪,一圈一圈的泛到了我的心中。
老天爺啊,真是要人命啊,可以不要這樣對我笑嗎?小女子我招架不住啊!
……喔,不,不,還是對我笑好了,我寧愿骨頭散掉也要見到慕容旭副執行長對我笑。
老天爺,我收回剛剛的話,禰千萬不要當真喔。
還好老天爺真的沒有當真,因為慕容旭副執行長沒有把頭轉走,也沒有收回笑容。
他一樣微笑著問我:「我剛剛看妳在捏腳,是不是站了一天,腳酸了?」
「嗯,有一點。」我飄飄然的回答。
「妳平常都怎么回家的?」他又問。
「坐公車。」
「妳上班已經站一天了,回去的公車上有位子坐嗎?」他關心的問。
「有時候有,就算一開始沒有,但是等到公車過了鬧區以后,乘客都下車了,我就有位子坐了。」我雖然飄飄然,但還好頭腦還能奮力運作,沒有當機,免強算是流暢的答完了,沒有在慕容旭副執行長面前表現出很呆很笨的樣子。
這要歸功于我的努力。我內心歡呼擊掌:「程凝雙,做得漂亮啊!就是這樣,繼續努力!」
叮的一聲,電梯到了B1,門開了,慕容旭副執行長伸出手臂,請我先出去。
慕容旭執行長用紳士的態度對我,令我又不習慣又緊張。
因為我不是淑女。
隨后慕容旭副執行長也由電梯里走了出來,對著由電梯出來后不知該往哪兒走的我說,「往右邊走。」
與此同時,我感覺到一只手臂輕輕搭在我肩膀上,把我帶向了右邊。
當我遲鈍的意識到是慕容旭副執行長把手搭在我肩上時,那只手臂就從我的肩膀上移開了。
我更加飄飄然了,輕飄飄而又盲目地跟著慕容旭副執行長走。最后我們走到了一輛黑色大汽車前,慕容旭副執行長跟我說,「車子到了。」
我回過神來,注意到附近沒有停甚么車,而眼前這輛車,看起來既豪華又氣派,跟我在電視上看到的昂貴的車一樣。
慕容旭副執行長帶我繞到車子的右邊,幫我開了車門,讓我坐進去。
這樣豪華的車輛,慕容旭副執行長再一次紳士的舉動,令我不得不認為,我應該像個淑女一樣坐進去。
對,就是淑女,加油啊,程凝雙!
結果……
我在坐進去的時候,脖子和腰身因為緊張而僵硬,然后,我的額頭撞到了車子門框處。
「唉呦……」我忍不住抱頭喊了一聲,一邊彎著身體,歪歪斜斜的坐進了車里。
淑女夢碎……
「妳還好嗎?」慕容旭副執行長沒有關上車門,俯下身子問我。
我轉過半邊的臉去,不敢正眼看他。我真的覺得很糗。
「還好。」我說,手滑到了發痛的額頭上。
這時,忽然慕容旭副執行長伸手進來,把我摸在額頭上的手抓了下來,然后另一只手抓著我的下巴,把我的臉扳了過去,讓我的臉可以正面面對著他。
他那張俊美無雙而又完美的臉,近在我這張平凡普通的臉的眼前,
是地下停車場很悶的緣故嗎,因為我覺得快要不能呼吸了,我快要窒息了……
他認真地注視我的額頭半響,然后輕輕揉著我額頭發疼的地方,微笑道:「有點紅了,但是應該沒事。」
我整個人都愣住了,呆住了。
我呆呆著凝望著慕容旭副執行長,驀然有點想哭的沖動。
我總是在心底深處的最深處,偷偷渴望著能夠被某個人疼愛。
長久以來,坐在這個寶座上的人,當然就是海叔叔。但是海叔叔對我的疼愛,只能透過信件,透過他派來育幼院找我的「送禮物叔叔」傳遞。
對我來說,我更需要的,是被一個就在我身邊,有血有肉,我既摸得到,也觸碰得到的人的疼愛。
比方說,就像現在這樣一種情況。

第二十六章 難道我是第一個? 可不可以,當我傷心難過的時候,會出現一個溫暖寬闊的胸膛,讓我躺在里面哭泣;當我開心的時候,那個溫暖寬闊的胸膛,也會讓我抱著瘋狂大笑?
可不可以,讓一個溫暖、有溫度的胸膛,取代一臺冷冰冰、沒有溫度的電腦?
多少年來,我不敢奢求可以見到海叔叔一面。但是,渴望一個有溫度的胸膛……會太奢侈了嗎?
思緒在不知不覺中就飄至這里,令得我的眼睛里有些酸澀,還有小氣泡在刺我的眼睛。
「程凝雙,妳怎么啦?」
突然間,我聽見慕容旭副執行長問我。
匆忙中一抬眼,我的目光就對上了慕容旭副直行長注視著我的雙眸。
在他迷人的瞳孔里,微微露出了一絲詫異的神色。
糟,我出神露餡了吧?
「沒……」我支吾著,正在拉回我的思緒。
「在想甚么嗎?」慕容旭執行長又問,「我看妳的表情,似乎有點……」
「嘎--」
驟然一陣驚人刺耳的聲響,響遍了整個地下停車場,把我從情感漩渦里拉了出來,也尖銳的打斷了慕容旭副執行長的問話。
慕容旭執行長和我,不約而同的把眉心都擰了起來,我還甚至用手摀住了耳朵。
我們不約而同的向循著剎車聲望去。
一輛非常漂亮的寶藍色跑車,像寶藍色的彗星一樣,閃進了我們的前方。
「嘎--」
剎車聲持續刺破地下室的安靜,緊接著,一個漂亮的甩尾,那輛跑車技巧超高的停進了我們對面正前方的一個停車位里,熄了引擎。
兩邊的車門都開了,一個身材高挑修長的帥氣男子,和一位穿著鮮紅色細肩帶洋裝,腳上蹬著一雙亮晶晶的高跟鞋的漂亮名媛,同時由車里走了出來。
名媛是誰我不認識,但是位帥哥,我是知道的。
正是宇先生是也!
他怎么連開車都那么高調囂張啊!
眼前的景畫面相當吸睛。
儘管沒有人的相貌,能夠比得上帥到沒天良的慕容旭副執行長,但是這個宇先生,因為外型和眉宇之間,都與慕容旭副執行長有些相似,因此,也是讓女孩子們尖叫的男神一枚。
而宇先生身邊的女子,五官玲瓏漂亮,氣質出眾,身材嫋娜。
他們倆人一由車子里走出來,就好像要準備走上星光大道的明星似的。
只聽那美貌的女子柔柔的問宇先生,「你現在回公司來,等一下又要回家換衣服,這樣我們來不來得及去餐廳吃飯?」
「來不及有關係嗎?」宇先生滿嘴不在乎的語氣,「餐廳那裏不敢把我的訂位取消的。」
「我知道他們不敢,」美貌女子繞過跑車,優雅走到宇先生的身旁,「可是,我們吃完飯后又要去高空酒吧,接著還要去Daniel的派對,我是怕去派對會太晚。」
聽到這話,我不禁愣了一愣。
明天不是周末,是上班日,那個宇先生晚上還有那么多節目,他不累嗎?玩得這么兇猛啊……
「妳放心,」宇先生露出英俊勾人的笑容,「我們如果晚到一個小時,我們就多待一個小時,如何?」
「我不是這個意思……」
宇先生和美麗姜罰實用指南 玩時很爽(今夜有約)名媛對話的時候,臉不經意地轉向了我們這邊,一個瞥眼,看到了慕容旭副執行長站在車邊,便對慕容旭執行長招了招手,露出一排潔白整齊的牙齒笑著。
緊接著,他的目光移到了汽車的擋風玻璃處,透過玻璃,看見了坐在車內的我。
宇先生的臉上露出了相當驚訝的表情。
「你在看甚么?」美麗名媛問,循著宇先生的目光,她的目光也淡淡掃了過來。
在她看見慕容旭副執行長的那一瞬間,她先是愣了一愣,接著又顯得有些尷尬侷促,美麗的眼睛一飄,恰巧飄到我這邊,也看見了我。
然后,她那對美麗的大眼睛,睜得更大了,彷彿看見了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
宇先生和那美女干嘛那么驚訝干嘛?難道我不該出現在這里嗎?
就在我滿肚子疑問時,宇先生撇下了美女,走向了我們。
「這是怎么一回事?」宇先生一邊走來一邊問,他的眼里散發著銳利的目光,透過擋風玻璃射到了我的臉上。
「甚么怎么一回事?」慕容旭副執行長問。
宇先生沒有立刻回答慕容旭副執行長的話,他的眼光還是盯在我臉上,直到他走到慕容旭副執行長面前,視線里已經看不見被車頂擋住的我為止。
「我們車子從不搭載年輕女人的慕容旭副執行長,竟然今天會讓一個高中女孩坐在你的車里?」宇先生語氣滿滿的驚奇。
這下換我詫異了。
難道說,慕容旭副執行長從沒讓年輕女孩坐在他的車子里嗎?
咦?
如此說來,我……該不會是第一個吧?
驀然間,我心中開出一朵小小的花來。
「今天雨下得太大,太突然了,她家里住得很遠,所以我送她回家。」慕容旭副執行長平淡地回了宇先生。
宇先生聽了,彎下腰,一邊笑,一邊對著車子里的我招了招手。
我尷尬地隨便揮了兩下手。
這樣算是打了招呼了吧?
打完招呼后,宇先生重新直起身子,對慕容旭副執行長說,「既然這么巧都碰到一起了,不如,我們四個一起去吃飯吧?吃完晚飯后,一起去高空酒吧看夜景,喝個紅酒,如何?」
「不了,你們兩個去就好。」慕容旭副執行長一口就回絕。
「別馬上拒絕啊,機會這么難得……」
「凝雙明天還要工讀一整天,要站一整天,我必須讓她早點回去休息。」
咦……我聽錯了嗎?我好像聽到慕容旭副執行長沒有連名帶姓的喊我「程凝雙,而是「凝雙」……
好親切喔……
我心中又冒出了另一朵小花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30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