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爽步步生香 用力好粗好大好深快點

第三十七章 我該怎么免疫呢 汽車只轉了兩個彎,開了不到十分鐘,慕容旭執行長就把車子開進一間從外觀看起來就很氣派的建筑物的地下室里。
「我們已經到尊爵酒店了嗎?」我驚訝地問。
「對。」
「好快啊。」我把臉幾乎快要貼在玻璃上,仰著頭向上望著尊爵酒店。
地下室里,一樣都是停著非常豪華的汽車。慕容旭執行長把汽車停好后,叫我等一等,他自己先下了車,繞過車子,來幫我開門,又幫我解開安全帶。
慕容旭執行長一貼近我,我又差點窒息了……上帝啊,我該怎么免疫呢?
「雙兒,下車了。」慕容旭執行長柔聲喚著我。
「……好。」
我下了車,跟著慕容旭執行長走到電梯那裏,進了電梯,電梯里很漂亮。我看到慕容旭執行長按了32樓。
「啊,在32樓吃飯啊……」我沒想過是到那么高的地方去吃晚餐,而且是32樓。
「怎么了?」慕容旭執行長低下頭來問。
「喔,沒有啦,」我搖著手,坦白地說,「我只是從來沒有去過那么高的地方吃飯。而且32樓會不會太高了……」
我才說完,慕容旭執行長就呵呵笑了兩聲,這時我才知道,我又說了好笑的話了。
呵呵笑完,慕容旭執行長注視著我,帶著微笑沉默了片刻,然后才說,「那今天就是妳的第一次了。」
我靦腆地笑了笑,視線不覺由慕容旭執行長的身上移到電梯的門上。
這里的電梯門和剛才百貨公司里的電梯門一樣,都亮到像鏡子似的,反映著我和慕容旭執行長的身影。剛才沒能仔細瞧瞧我們兩個在鏡子里的樣子,現在我倒是可以好好的看一看了。
穿著新洋裝和新鞋子,外表變得「稍微能讓人看得上眼」的我,身旁站了一個高大挺拔,英俊不凡,成熟穩重,地位崇高的男人。
這個像天一般高的男人,如今卻因為海叔叔的關係,站在我的身旁,不嫌棄我,反而還對我很好,照顧有加。
驀然我有一種奇妙的感覺……
可是我都還沒看個過癮,叮的一聲,電梯到了32樓了。
「到了?」我有些錯愕。
「對。」慕容旭執行長笑回。
「怎么那么快?」我還在錯愕中。
「這個電梯比較快。」慕容旭執行長很有耐心地回答我的蠢問題,「我們出去吧。」
他讓我先出電梯,我出了電梯后,就放慢腳步,等他帶路。
我們經過了華麗的長廊,慕容旭執行長帶我走進了一間非常優雅的餐廳,里面有著非常高貴典雅的裝潢,我知道這種是比較像歐洲的裝潢,但是叫不出那種裝潢風格的名字。
不愧是吃法國好爽步步生香 用力好粗好大好深快點餐啊,裝潢這么古典高雅……
一位穿著非常漂亮的制服的侍應生立即前來,問我們有沒有定位,慕容旭執行長說了名字,侍應生瞪大了眼睛,連忙畢恭畢敬,屈膝哈腰的帶著我們往里面走。
一邊走,侍應生一邊對著小耳麥不知說了些甚么。
我環顧了餐廳里面,餐廳里燈光雖然柔美……嗯,我的意思是,有點黃黃暗暗的,不像育幼院天花板上的日光燈,或麥當勞里面一般那么明亮,但是我還是看得出里面的人,不管男女老少,衣著都非常漂亮。
侍應生領著我們走到了一扇門前,門一打開,里面是一個隱密的包廂,裝潢當然跟外面一樣漂亮。
我們才剛踏進包廂,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立刻從我們身后走了進來,我聽到侍應生喊那男人,「蔡經理。」
蔡經理臉上掛著熱烈的笑容,走到慕容旭執行長面前寒暄,也是鞠躬哈腰的。他眼睛很尖,一眼就瞄到了我,笑著走來幫我拉開椅子,請我坐下,在我面前放下一本很漂亮的餐牌。
在我坐下的同時,慕容旭執行長卻自己拉開椅子坐下。
蔡經理又跑到慕容旭執行長身邊,彎著腰,一面的餐牌給慕容旭執行長,一面問他要點甚么餐。
「恭喜您,升了執行長一職。」蔡經理笑嘻嘻地說。
「都還沒正式對外公布,你的消息倒是靈通。」慕容旭執行長斜看了蔡經理一眼,臉上雖沒有太多的表情,但是也不至于太過冷酷。
「您年輕有為,雖說消息沒公布,但是大家都知道了,只等著新聞撥出來呢。」蔡經理嘻皮笑臉,拍著馬屁說。
原來是還沒有正式公布啊……我終于懂了。
「雙兒,妳看看餐牌,看想要吃甚么?」慕容旭執行長沒有繼續搭理蔡經理,轉而對我說。
「好。」
于是我打開了前面的餐牌,看了又看,翻了又翻,密密麻麻的原文我都沒看,只挑中文來看。那些中文,有一些當然是一目了然,但是另外有一些,每一個字拆開來我都認識,合起來卻讓我有點茫然。
我好像懂,又不是很懂。
大約我的茫然又被對面的慕容旭執行長看出來了吧?因為他突然又喊了一聲我的名字。我抬起頭來望向他。
「要我幫妳點嗎?」他微笑著問。
這時候,我真覺得慕容旭執行長是救星啊!
「好。」我馬上闔起餐牌,非常感激的點了兩下頭。
然后慕容旭執行長就和蔡經理說了要點的餐。蔡經理非常恭敬地記下,幫我們倒了礦泉水在亮晶晶的玻璃杯里,然后才轉身走了出去。
等到房間里終于只剩下我和慕容旭執行長之后,我一邊說,「這里好漂亮啊!」一邊將這個房間環視了一次。
真是燈光美氣氛佳……
最后當我的目光回到原點時,我發現慕容旭執行長正從我對面凝視著我,眼里的溫柔,把這里的柔美的燈光都給比了下去。

第三十八章 臣服 在柔美的燈光中,慕容旭執行長定定地凝視著我,微笑著,喊了我一聲,「雙兒。」
那時我正好拿起玻璃杯喝水,所以只是「嗯」了一聲,眨著眼睛望著他。
慕容旭執行長眼睛笑得更瞇了,「等一下用完餐后,我會帶妳回去。」
「啊……」我聽了忙揮手,「不用了,謝謝執行長,我可以自己坐車回去。」
「時間不早了,妳住得那么遠,回去會很晚,我不放心,還是由我帶妳回去比較妥當。」慕容旭執行長試著跟我溝通。
「可是……」我躊躇著。
「不用可是了,」慕容旭執行長溫和地打斷我的話,從他的眼睛里,散發出一種源源不絕的魅力,「難得有人陪我吃飯,我希望我們可以慢慢地享用晚餐,不要吃得匆匆忙忙的。我請妳陪我,當然要送妳回去。」
天啊,全世界的電力都集中在慕容旭副執行長身上了吧?我其實一點都不想拒絕,我很想就這么一直和他相處下去,就算被電死我也無怨無悔!
「好……」我征征的說。
這時候,侍應生端了一大籃子的麵包進來,我被香味吸引住了,才忍不住把視線移往麵包那裏。
在這世上,唯一能稍稍與慕容旭執行長身上的電力抗衡的,大概只有在我肚子極餓的時候,有人送食物到我面前了。
侍應生要幫我們夾麵包,慕容旭執行長卻說,「我們自已來。」
于是侍應生后退兩步,微微彎腰鞠躬,然后才走出去。
每個見到慕容旭執行長的人,幾乎都是用這種態度對他。他像帝王一樣高高在上,高貴凜然。儘管他不怒不威,但任何見到他的人,都會自然而然地臣服在他腳下,不光光是因為社會地位的差別,而是因為他天生的氣質。
「雙兒快拿麵包吃吧,妳一定餓壞了。」他笑說。
「好。」他對我跟對別人不一樣,可是我也是臣服在他腳下的其中一位。
我看著籃子里有好幾種的麵包,眼睛跳來跳去,不知道要先選哪一種,因為每一種都很可口的樣子。
或許慕容旭執行長是看我一副舉棋不定的樣子,想要幫幫我吧,因為他突然伸長了手,用籃子旁邊盤子里的夾子幫我夾了一個可頌,放進我眼前的盤子。
「先吃這個吧,他們的croissant很有名的。」他說。
我聞到了一陣奶油香,垂涎欲滴,對慕容旭執行長咧著嘴笑了笑。既然他都已經親自幫我挑了麵包了,那我就不客氣,開動啦!
我拿起可頌,咬了一大口……
唉呦我的媽,這也好吃到太不像話了吧!瞧瞧,這么鬆軟,這么濃的奶油味,又溫溫熱熱的……
才一分鐘,我就吃掉一半了。
「雙兒,」慕容旭執行長笑說,「別吃這么急,而且麵包不要吃太多,等一下還有好幾道有名的菜,最后還有甜點,他們的甜點也非常出名,妳現在吃太快太急,吃飽了,一會兒吃不下,會后悔的。」
「好……」我嘴里一邊說好,一邊還又貪心地咬了一大口。
看著我,慕容旭執行長又呵呵地笑了。我直直地望向他,發現他背靠在椅子上,面帶微笑凝視著吃東西的我。
這時我才突然意識到,原來從剛才到現在,他都在看我吃麵包。我把麵包放進盤子里,有點不好意思。
「看來我把妳餓壞了,」慕容旭執行長略帶著歉意說,「如果我不是要帶妳來這里用餐,也不用繞到百貨公司里去換衣服換鞋子,妳早就可以吃飯了。」
「執行長,你千萬別這么說,」我搖手,「你知道嗎?你今晚帶我來這里,真是給了我一個非常珍貴的經驗,因為若是要靠我自己,我應該是不可能來這種地方吃飯的,就算我以后工作了,也是絕不可能的。」
我說的斬釘截鐵,目的是要告訴他,多餓那么一下下是沒關係的。
但是聽完我的話,慕容旭執行長卻只是目不轉睛的凝睇著我,沒有多說甚么。
我以為我說錯話了,他生氣了。我小心翼翼地往他雙眸瞧了過去,卻發現他的眼中所流露出來的,完全沒有一絲生氣的痕跡。
然而,我卻也看不出他眼中的意思。所以我也不知道該說甚么了,我默默垂下目光,望著鋪著銀色桌巾的桌面。
包廂里一下子就靜默了下來,
還好,慕容旭執行長打破了沉默。他重新瞇起眼睛,對我說,「既然如此,雙兒妳就要更加好好地享受這一餐了,如果不怕吃撐了的肚子,就盡量吃吧!」
我馬上接著說,「別擔心,執行長,我的肚子很有彈性的。」我一邊說,還一邊拍了拍我的肚子。
慕容旭執行長露出一排美麗的牙齒笑了,他的頭往旁略略一撇,笑完了才又轉回頭看著我。
他這動作,帥得我不想把視線從他身上移開。
「快吃吧。」他說。
「那我把這個吃完喔。」我捻起在盤子里的麵包,開開心心地吃了起來。
等我吃完以后,慕容旭執行長笑著對我說,「雙兒,看妳吃東西的樣子,會讓旁人覺得妳吃的東西很美味。」
我用傻笑回應他。
這時,包廂的門開了,剛才那個侍應生拿著一大盤沙拉走進來,但是當侍應生要轉頭關門時,門卻突然被一只手按住,關不起來。
一個身材高挑的男子身影隨之出現在門邊,我和慕容旭執行長同時都將頭轉向門口。
那個高挑的男子走了進來,我馬上認出男子的面貌,隨即著實地吃了一驚。
那不是宇先生嗎?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31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