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深哦花兒香 電動棒夾住不許受不了

第四十三章 專車接送 早晨鬧鐘在枕頭邊叫我起床的時候,我真想一拳奏扁鬧鐘。
昨天晚上慕容旭執行長對我微笑太久了,我不知道翻到幾點才睡著,又不敢看鬧鐘,以免有心理壓力,內心會一直狂叫,「啊,兩點了,我還沒睡著……啊,三點了,我還沒睡著……」
那就更不用睡了。
吃過早餐,我出了育幼院,正要出去等公車時,看到一輛很漂亮的黑色汽車停在育幼院門口。
我望著那輛車,奇怪這附近怎么會有這么漂亮的汽車出現時,汽車的門開了,一位穿著制服的年輕男子下了車,繞過汽車尾巴走向我。
「請問是程凝雙小姐嗎?」穿制服的年輕男子很有禮貌地問我。
「……對,我是。」我才十六歲,被這么有禮貌說是「程凝雙小姐」,差點要脫口而出,「不對。」還好我沒這么說。
「太好了。好深哦花兒香 電動棒夾住不許受不了」年輕男子露出斯文的笑容。
「請問……我認識你嗎?」
穿制服的年輕男子面帶笑容,回我,「您不認識我,我是慕容旭執行長的司機,是執行長派我來接您的。」
「啊……甚么?」我瞠大了眼睛,懷疑自已所聽見的。
于是,穿制服的年輕男子又非常有禮貌地說了一次,「慕容旭執行長派我今天早上來接您去總部上班。」
「接……接我上班?」我驚訝到合不攏嘴。
「是的,請您上車。」司機先生說著,就走到了車子后座那裏,幫我開了車門。
「這……」我躊躇著,沒有移動腳步。
「請上車。」司機先生又說了一次,站在車門邊等我。
這時,我的手機忽然響了,我趕緊由包包里拿出手機。電話是方潔璇打來的,她跟我說,慕容旭執行長有派車子接我去上班,讓我放心上車,又問我早餐吃了沒有。我回答了她的問題,可是當我還想要問方潔璇問題時,她就跟我說再見,很匆忙的掛了電話,好像很忙的樣子。
我把手機收回包包里,看了一眼那位司機先生,然后就坐進了汽車的后座。司機先生看我坐好了,就拉了旁邊的安全帶,告訴我怎么繫安全帶。
這一定也是慕容旭執行長交代司機先生的吧?
車開出了育幼院所在的這條窄窄的街道,我還有點渾渾噩噩的。車子里很安靜,也沒有放音樂。這輛汽車跟昨晚慕容旭執行長所開的那輛汽車不一樣,常聽聞那些有錢人或是大老闆都有很多汽車,看來我已經親身體驗到了。
我的心里有好幾個很大的問號,不過,說到底,那些疑問都抵不過一個失望。
慕容旭執行長既派人來接我,為什么他不親自來接我呢?他昨晚都親自送我回來了……
我這樣可能太過得寸進尺,但是我內心真的是這樣渴望的。如果能看到他本人,我愿意走四個小時的路到慕容集團總部上班,累死也沒有怨言。
不過,剛剛在電話里,那方潔璇的聲音很急,講話很快,難道他們已經開始忙碌了?
我也不知道問司機先生好不好,但是我還是忍不住開口問了,「那個……司機先生,我想請問,為什么執行長會派你來接我去上班?」
可能我的問話不是很得體,但是隨便啦,沒有人教過我要怎么說話,我就照自己想問的來問就好了。
「執行長是今天清晨五點打電話給我,問我能不能銷假上班,因為他說,您的腳受傷了,上下班不方便,讓我直到下星期都來接您上下班。」司機先生說。
「清晨五點……直到下星期……」我愣愣地,還在狀況外,「那執行長呢?……我是說,你不用接送他嗎?」
「執行長已經在清晨的時候出國去了。」
「出國?」
「是的,執行長臨時有一個重要的事情要到新加坡去處理,接下來幾天都不在國內。」
「啊……」我低喊一聲,「去新加坡了嗎?」
不知道是不是我表現得太驚訝或是太失望,被司機先生給看出來了,因為接下來司機先生對我說,「慕容旭執行長正式接任執行長一事,雖然消息尚未對外宣布,但其實他已經做執行長的事情有一陣子了,慕容集團里的大小事務都要他決策,所以很忙,臨時出國是常有的事情。」
聽了這話,我趕緊問,「那正式宣布成為執行長后,是不是就更忙了?還是與現在差不多?」
「這我也不知道,或許會更忙一些吧,」司機先生回我,「聽說董事會對于執行長的能力,全部都欽佩不已,大家早就希望他趕緊正式上任,對外公布了,但是執行長本人卻又拖了一陣子。」
這句話引起我的好奇心,「為什么?」
「沒甚么,就因為執行長不想讓人覺得,今天他能坐上慕容家這全球排名在一百名內的跨國大企業的執行長的位子,只是因為他是慕容家的孫子。他希望他的能力可以讓全部的人都心服口服,同時他也交出了漂亮的成績單后,才正式對外公布。」
「……」我聽了,半響說不出話來,但心里對慕容旭執行長的仰慕,已經像喜馬拉雅山那么高了。
「其實很多商業週刊或財經新聞,最近這一陣子都討論得沸沸揚揚了。等到執行長由新加坡回來,我想,應該就會正式對外宣布了。」
「喔……」
聽完司機先生說的話,我沒話說了,默默地把頭轉向了窗外。

第四十四章 很難抖掉的肩膀 司機先生把車子開到了慕容集團總部的地下室去,他停車的位子,我記得是慕容旭執行長停車的位子。
在司機先生倒車進停車格的時候,對面的停車格那裏駛進了一輛開得頗快的寶藍色跑車,咻的一聲停進了停車格,技術高超。
我認得那輛跑車,那是宇先生的跑車。
果然,就在我坐的這輛車剛停妥時,對面的跑車門開了,宇先生從跑車里走了出來。
與此同時,司機先生來幫我開了車門,我趕緊拉回視線,動手試著解安全帶。
「今天下班的時候,再麻煩程小姐到這里來,我在這里等您。」司機先生對我說。
還好安全帶很容易解開,我解開安全帶之后,回了司機先生一聲,「好。」然后就拿了我的包包下車。
誰知我一下車,迎頭就撞上了剛走來車邊的宇先生。
「啊!」我嚇了一跳,喊了一聲,不禁退了一步。
就在我啊那一聲時,司機先生正好恭敬地喊了一聲,「喬先生。」
「怎么是妳坐著我哥的車過來?」宇先生一邊問,一邊一手拉住了倒退中的我,使我免于差點跌坐回車子里的窘境。
「我……」我看著宇先生,結結巴巴。
「喬先生,是執行長請我去接程小姐的。」司機先生看我答不出來,就幫我回答了。
「為什么?我哥不自己去接嗎?」宇先生驚訝地問。
「執行長清晨出國去了,所以特地打電話交代我,說程小姐腳受傷了,讓我去接程小姐。」
聽完了司機先生的回答后,宇先生自然而然地把眼光往我的腳落了下去,看到我兩只膝蓋上大大的OK繃。
宇先生的眼光看起來挺銳利的,彷彿在審視著甚么,因此我很自然地把腳就往后縮了一點。
宇先生摸著下巴,又將眼光移到我的臉上,若有所思地望著我,然后眼睛盯著我,嘴里卻在問司機先生,「是我哥親自打電話給你的嗎?還是方潔璇秘書打的?」
「是執行長本人親自打給我的。」
「嗯……好。」半響后,宇先生好像想通了甚么似的,重新笑開來。他微微彎下腰,要從從我手里拿走我的包包,「來吧,我幫妳拿包包。」
「啊,謝謝,不用了……」
這時宇先生發現我的手上也有貼OK繃,便硬是由我手中拿走包包,「妳的手也受傷,讓我來拿吧!」
「我可以用揹的。」我說這話時,包包早就在宇先生的手里了。
「我可以幫妳揹。」宇先生說完,真的就把包包揹在他的肩上。
「不用啦……」
我想要伸手拿我的包包,沒想到宇先生居然順勢抓住我抬起來的手,拉著我的手腕,笑著對我說,「我送妳上樓。」
然后不由分說的,宇先生就拉著我走了。
「我自己可以走……」我覺得莫名其妙,想要掙脫他的手,但是掙脫不了。
宇先生的腳步很快,我不知道他走那么急做甚么,我跟不上他,只好小跑步,但是如此一來,我的膝蓋雖不是傷得很嚴重,但還是被摩擦得有點痛,我只好忍不住對他說,「可不可以慢一點……」
經我這一講,宇先生才想起來我的腳上有傷,下一秒鐘,他就放慢了腳步,低下頭來對我說,「對不起,我忘記了,我們現在走慢一點。」
「你為什么走那么快?」我又忍不住地問他。
「剛才的司機叫王健,你別看他是我哥的司機,他對我哥很忠心的。」宇先生放慢腳步以后,就把手臂搭在我的肩上。
「他很忠心,跟你走很快有甚么關係?」我一邊說,一邊聳著我的肩膀,想要抖落他的手臂,但是沒有抖掉。
「因為我不想讓他看到更多我們兩的事情。」
「咦……甚么?」我愣了一下。
甚么叫做「我們兩的事情」?我跟宇先生有甚么事情嗎?
宇先生低下頭,看到我傻傻愣愣的表情,突然笑了出來。
「有甚么好笑的?」我撇了下嘴,心里有點不大高興。因為我被宇先生笑,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而且我都不知道他在笑甚么。
奇怪,我有那么好笑嗎?
因為是由司機直接專車送來,所以我到的時間尚早,在電梯里,居然沒有碰到其他的職員,所以宇先生的手依舊搭在我的肩膀上。
我悄悄的彎曲我的膝蓋,目的是想讓我的肩膀離開他的手臂,但是沒想到我的想法被他視破了。
「我的手臂很重嗎?」他問,臉上又出現了那種既帥氣又輕挑的笑容,然后還加重了手臂的重量。
幸虧一樓馬上就到了,我馬上半蹲,順利溜出他的手臂範圍,然后快步走出電梯,又再接再厲,快步走到大廳。
雖說早到了,但是離上班時間也不遠了,慕容集團里這么多員工,上班時間又都很忙碌,會提早來的一定有,只是或許開車來的不多,像我這樣搭乘大眾交通運輸工具的人不會由地下室電梯上來,所以儘管電梯里沒人,大廳應該還是會有不少人。
人很多的話,宇先生應該就不敢亂搭手臂在我肩膀上了。
果然大廳里已經有員工在走動了。我鬆了一口氣,放慢了腳步。
宇先生從后面追上來,但是他腳長,所以一副不慌不忙的樣子。
「走那么快,腳不痛了?」他揶揄我。
「剛剛突然不痛了。」我在心里悄悄白了他一眼。
我走的方向,是往置物柜那裏的方向,宇先生和我肩并肩走著。
沿路上都有女職員開心地和宇先生打招呼,這也就算了,但是些女職員和宇先生打完招呼后,都還要再瞄我幾眼,這讓我有些小小的不耐煩。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32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