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漲金色夢鄉 電影里的那些經典臺詞

第四十五章 他們的差別 我心里嘀咕,這宇先生到底跟在我旁邊是要干甚么?他是覺得今天很無聊,所以要看看在我有身上有沒有甚么令他覺得很好笑的事情,可以讓他好好地笑一笑,解解悶嗎?
對了,他昨天晚上不是活動很多?今天這么早來上班?難道他沒有玩到天亮?
或者是,他真的沒有睡覺,玩到天亮以后就直接來上班了,又或者是,他聽了慕容旭執行長的話,沒有玩到天亮,只玩到半夜,回家睡兩三個小時就來了……那他的精力也太好了吧?
好奇的我,決定要來偷看他有沒有黑眼圈。我緩緩地側過頭,眼睛往上斜,視線往他的眼睛飄去。
……好像有淡淡的一圈黑眼圈。我還想再看清楚一點,眼睛不知不覺地用力,結果,宇先生突然低下頭,一對美麗的眼眸與我的剛剛好對在一起。
「凝雙,妳在看我嗎?」宇先生微微瞠著眼睛看我。
「沒有啊!」我趕緊別過頭否認。
「呵呵……」宇先生笑了兩聲,但是笑得很客氣,不是他嘲笑我的那種大笑。
原本我以為他會繼續逼問我,沒想到他卻沒有這么做。走過一個轉角的時候,他突然停下腳步,我沒有馬上跟著停下來,
「凝雙。」他叫住我。
我這才停下腳步,轉過身去。
「妳的包包。」他笑著把包包遞給我。
我退了兩步,伸出手去接過包包。
「今天我來接妳下班回家。」宇先生突然說出了這句讓我驚訝的話,說完,就準備轉身離去,完全沒有要等我回答他的意思。
「欸……」這次換我叫住他了。
「怎么?」
「慕容旭執行長的司機先生說會送我回去。」我說。
「不,我來送妳,王健司機邊,我會去跟他說。」宇先生全然沒有要詢問我意見的意思。
「可是……」
「不用可是了,我來接妳。」宇先生說完,對我眨了下眼睛,一揮手,轉身就快步走掉了。
我望著宇先生那和慕容旭執行長幾乎不分軒輊的高挑英挺背影,都還沒反應過來這到底是甚么情況的時候,我又看到好幾個女職員笑嘻嘻的對他打招呼,而他的回應算是熱烈的吧……如果和慕容旭執行長相比起來的話。
赫然我察覺到,那些女職員對慕容旭執行長的態度,和對宇先生是截然不同的。
對宇先生,慕容集團的喬韓宇副執行長,她們的態度比較熱情,相對來說,也就是比較輕挑,在說「副執行長早」時,臉上笑靨如花,音調比蜂蜜還甜,彷彿她們隨時都可以對宇先生拋媚眼,送飛吻,撩裙擺。
當然,宇先生也會給予不辜負她們期待的回應。
然而,對慕容旭執行長,她們雖然極其的愛慕,但是卻因為這愛慕中,還帶有幾分的景仰,幾分的敬畏,所以在慕容旭執行長的面前,她們完全不敢那樣肆無忌憚的嘻嘻哈哈,反而是戰戰兢兢的偷偷愛慕著,暗中祈求著慕容旭執行長能夠賞給她們一個不經意的微笑。
在察覺出這分別之后,驀然我有些得意。
天啊,原來我程凝雙雖然頭腦不靈光,但是我的觀察力居然好像還挺敏銳的!
我沾沾自喜,不知道到此時若是有別人經過我身旁,看到我的臉,會不會見到我在竊笑?
中午休息的時候,我坐在銀行部門前的廣場乘涼休息,方潔璇秘書突然來廣場找到我,把一個紙袋子遞到我面前給我。
「這是妳破掉的那件洋裝,我現在還給妳,很抱歉沒能修好它。」她很快地對我說。
我站起身,一邊接過袋子,一邊驚訝地問,「方秘書,妳沒有跟執行長出國嗎?」
「這次出國很臨時,其他的秘書已經先跟執行長去新加坡了,執行長交代我先留下來整理一些重要的文件,我現在才要去機場。」說完,方潔璇看了一下手錶,「哎呀,執行長的司機等我很久了,我要走了,不然趕不上班機!」
丟下最后一句話的時候,方潔璇秘書早就蹬著她的高跟鞋,趴噠啪噠的小跑步,往地下停車場的方向跑去。
方潔璇秘書的背影,曲線玲瓏有緻又苗條,很賞心悅目。
昨天晚上慕容旭執行長說的話,突然在我耳邊響起,「如果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怎么在我底下做事?」
那時慕容旭執行長指的是幫我選洋裝的孫經理,但是我突然明白過來,這其實是泛指每一個在他手下做事,職務又很高的人。
所以方潔璇秘書一定也比我想像中的還要能干。
強將手下無弱兵,就是這個意思吧?
而我……
連走路都會跌倒……
我默默嘆了口氣,走回有銀行部門的那棟建筑物,把紙袋子放到置物柜里,然后開始下午的工作。儘管我的工作又輕鬆又簡單,但是我很認真的工作,因為我做的工作雖然毫不起眼,但是我覺得這樣會讓我感覺和慕容旭執行長比較接近……
假設我和慕容旭執行掌之間的距離有一百萬公里,那我認真地扮演好我的小角色,我跟他之間的距離可能會縮短一公分。
一公分,好悲情喔……
唉唉……等等,程凝雙,妳不是要認真工作嗎,怎么思緒又飄到慕容旭執行長的身上?
我悄悄趁沒有人注意到我的時候,用手敲了敲我的頭,讓盤踞在我腦海中的慕容旭執行長先暫時到我腦海角落里的板凳上坐一下。
給慕容旭執行長坐冷板凳還是有用的,因為我思緒沒有亂跑了。
只不過,快到下班時間時,我平靜下來的思緒又開始紊亂,因為我想到宇先生說要親自送我回家。

第四十六章 吃飯的理由 下班時間到了以后,我一走出銀行的玻璃自動門,就神經質的到處張望。
沒看到宇先生……
我稍稍鬆了一口氣。與其被會讓我神經緊張的宇先生帶回家,我寧愿被只會專心開車,不會主動跟我攀談的司機先生帶回家。
但是下一秒我就不太確定了。宇先生早上告訴過我,他要跟司機先生說由他帶我回家,那司機先生會不會就不來了?再怎么說,宇先生也是副執行長,又是喊慕容旭執行長「哥」的,司機先生沒有理由不聽他的話吧?
我打定主意,我等一下先快速到地下室去,如果那位王健司機先生在地下室等我,我就趕緊上他的車回家,如果沒有,我一定要在宇先生找到我之前趕緊沖去坐公車。
到了有置物柜的房間里,我脫了背心拿了包包,準備要往電梯的方向走去,只是,我一出房間門,就非常驚訝的發現宇先生已經在置物柜房間的外面等我了。
「啊!」我一個不小心就喊了出來。
「干嘛表情那么驚悚?我又不是殺人魔。」宇先生本來背靠在墻上,見到我走出來,就笑著走向我。
「你真的來接我?」我愣愣地說。
「對啊,我不是開玩笑的。我們走吧。」說完,他一手又搭上了我的肩膀,帶著我往電梯那裏走。
「欸……」
「我已經跟王健說了,今天由我接妳回家。」宇先生說。
「那我自己回家。」
「妳這是要拒絕我哥嗎?」宇先生突然搬出了慕容旭執行長。
「甚么意思?」我問,沒有馬上轉過頭腦。
「我哥臨出國前因為對妳放心不下,特地親自打電話給正在休假中的司機,請他銷假接送妳上下班。可是今天我告訴司機,說今晚由我來代替他送妳回家,妳如果拒絕我,也就是間接拒絕我哥,不是嗎?」宇先生說得很快,好像不用逗點一樣。
還好我聽得一字不漏。但是他這幾句話說得雖快,卻堵得我無話可說。我不禁愕然,難道我的弱點被宇先生抓到了嗎?
「喔……」我沉默了。
宇先生見我沒再拒絕,更放心的搭著我的肩膀走。他的腳步很快,像我這種身高的人,跟慕容旭執行長或是宇先生這種身高的人走在一起,真的是很辛苦。
「欸……可以走慢一點點嗎?」我的膝蓋又有一點痛了。
「喔,對不起,我忘了……」宇先生突然想起我的膝蓋,驟然放慢了腳步。
經過大廳時,宇先生很識相的把手從我肩上放了下來,我頓時鬆了一口氣。我們用正常速度的步伐走到電梯那裏,進了電梯,電梯里只有我們兩個,我刻意和宇先生保持距離,以免他的手又搭上我的肩膀。
宇先生注意到了,正笑著要說甚么時,電梯門開了,我低下頭,正想學早上那樣出其不意的溜出電梯里時,居然被宇先生早一步的把手臂搭上了我的肩膀,帶著我走出電梯。
「欸……」我失敗了,懊惱的抬頭看了宇先生一眼。
在宇先生的電眼里,卻閃爍著勝利的光芒,嘴角也浮現出一絲勝利的上揚角度。
好吧,我知道了,用過一次的伎倆,我就不能再用第二次好漲金色夢鄉 電影里的那些經典臺詞了,會不靈的。
我默默地跟著他,走到了他寶藍色的跑車邊,他幫我開門,讓我進了他的跑車。汽車的座位有點低,我覺得有點怪怪的。
「不習慣?」他笑問,看出我因為座位低而感到不自在。
「對。」我沒有想要隱瞞。
我見他要彎下腰來,赫然意識到他是要幫我繫安全帶,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發現我不大會用安全帶,但我也沒空想那么多。
「我自己來。」我慌忙說,然后在汽車座位上扭來扭去找安全帶。
「在這里。」他拉出安全帶給我。
「謝謝。」我有點窘,不過算了,我早就窘慣了,也不差多這一次。
在宇先生的注視之下,我因為不自在而顯得笨拙,好不容易扣好了安全帶,然后我望向宇先生,有點小地鼠示威的意思。宇先生露出一排漂亮的牙齒笑了一笑,幫我關上車門,繞到他自己的那一邊駕駛座去,開了車門,進到車子里。
車子發動以后,宇先生很快就把車駛出了地下室。當我的視線接觸到天空時,我第一眼就看見了滿天的彩霞。
一縷縷如薄絲般的白云,被夕陽染成一片火紅,綿延了一片天際,直到地平線的那一端,異常的美麗。
顯然宇先生雖然在開車,也是一眼就見到了這滿天浪漫的彩霞。
「好美啊!」宇先生發出了讚嘆之聲。
「對。」我附和宇先生,同時心里感到有點惋惜。
如果是和慕容旭執行長一起看到這片晚霞,那該有多好啊!
開到了第一個大十字路口時,剛好轉成紅燈,宇先生停下車子,轉頭望向我,對我說,「凝雙,我們去吃飯,然后我再帶妳回家。」
「啊……甚么!」我別過頭,吃驚地望著他。
「去吃飯呀。」宇先生輕鬆的又說了一次。
「為什么?」我不懂,這也太突然了吧……
「因為我覺得今天的夕陽這么美,我們不去吃飯,太可惜了。」宇先生嘴角勾著一抹笑說。
當他說出這個理由的時候,我不禁愕然。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32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