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的隱私 男人與大美女親熱視頻

第六十三章 有點不悅 吃完感動早餐,我回房間準備好后,就準備要出門去了。
我帶著愉悅的心情,踏著愉快的步伐步出育幼院門口,心想只要坐上慕容旭執行長派來接我的車,就可以讓我欣喜的心情延續下去,直到集團的總部為止。
只可惜,事情的進展,往往都會跟預料的不一樣。
當我正準備用最陽光的心情,來擁抱美好的夏日朝陽時,卻在出育幼院門口的第一眼,就撞見了不在我意料之內的一幕。
我看見了宇先生在和王健司機先生兩個人正站在育幼院前的紅磚行人道上,宇先生不知正對著司機先生說些甚么,司機先生則是唯唯諾諾的樣子。
兩輛非常漂亮豪華的汽車就停在他們身后的馬路上。這兩輛我都看過,一輛是宇先生的,一輛是慕容旭執行長的。
錯愕讓我忘記了要張開雙手,擁抱朝陽。
不會吧!宇先生怎么會來了?我張開了嘴,在吶喊在心里面。
我裹足不前,征征的望著宇先生和王健司機先生說話。
還用說嗎,宇先生一定是跟司機先生說,他要來接我走。
沒過多久,宇先生和司機先生彷彿感應到我就站在育幼的的大門口似的,兩人竟然不約而同地都在同一時間轉過頭來,望向我。
他們的目光令我退縮了一秒鐘,但隨即我抓住了包包的帶子,往前小跑步到他們面前。
「程小姐早。」司機先生一看到我,就恭敬地對我道早安。
「雙兒,今天由我接妳去上班。」宇先生向前一步,滿臉堆下笑來對我說。
我帶著為難的眼神望向司機先生,雖然我知道他是不能公然違背宇先生的意思的。
不過,今天司機先生表現得有點不一樣,他看了我一眼后,用著非常恭敬的態度對宇先生說,「喬先生,執行長吩咐我,今天務必要送程小姐去上班,不能由別人接送,您若是執意要接走程小姐,這不是為難我嗎?」說時,司機先生臉上露出了難色。
「難道我是『別人』嗎?」宇先生一挑眉,眉宇間露出了在他身上少見的高傲,「剛才我就告訴你了,我人都已經來到這里,我可不想又白跑一趟。」
「但是今天集團里會很忙碌,喬先生您也會很忙,既然執行長已經交代了我,那么,接程小姐這件事情,就讓我來做就行了。」司機先生試著努力要達成慕容旭執行長交代要做的事情,同時又不得罪宇先生。
「你要我跟你說多少次,」宇先生蹙起眉頭,帶著不悅的神情和不耐煩的口氣說,「我送雙兒去上班后,就會去我哥那裏了。反正今天主角是我哥,我沒有那么忙,我那么早去會場做甚么?我說了,我哥那裏我會去說,不會讓我哥怪到你身上,你怕甚么?」
一聽先生的口氣不耐煩,臉色不好看了,王健司機先生便再也不敢吭聲,連忙低下頭,回道:「是,喬先生。」
說實在,向來我都只見過笑嘻嘻,彷彿對甚么事情都不在乎的宇先生,還沒見過有點不高興的宇先生。因此,連我也愣了一下。
過了半響,宇先生鬆開了眉毛,重新露出笑容,拉起我的手腕,對我說,「雙兒,我們上車走吧。」
我望了一眼司機先生,他也正看著我,一臉無奈。
我被宇先生帶到他的汽車前,宇先生開了車門,我卻站著沒有坐進汽車里,只站在車外躊躇著。
「雙兒,妳怎么不進去?」宇先生問我。
「我……」我支吾著,望向宇先生。
「進去吧。」宇先生笑著催我。
「那個……」
「哪個?」
我嚥了嚥口水,小心翼翼的問,「我可以坐執行長的車去公司嗎?」
聽到我這句話,宇先生似乎是愣了一下。我抬起眼睛注視著他,因為他剛才有點不高興,現在我又很不識相的說要坐慕容旭執行長的車,說實在,我真是說得有點怕怕的。
「妳……」
宇先生正欲說話,我卻突然由眼角的余光看到慕容旭執行長的汽車已經開走。
「啊!」我望著汽車,低喊了一聲。
通常不管是慕容旭執行長,宇先生,或是王健司機先生,他們來接我,都會調轉車頭,由進來這條街道的那個轉角把車子開出去。但是今天可能是因為宇先生的車子停在這里的緣故,王健司機先生沒有調轉車頭,卻是直接順著車頭的方向開走了。
這也就是說,我根本來不及和王健司機先生招手,請他停車,他就開車遠離了我。
不過,話說回來,宇先生人都特地來了,又是副執行長,他指名要接我,倘若我真是那樣做,也似乎太不給宇先生面子了。
可是,我真的不懂,為什么宇先生要一來再來?難道他生命里,能碰到最讓他覺得好笑的人,就是我嗎?
好啦,現在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才剛說完我想坐慕容旭執行長的車,慕容旭執行長的車就從我們眼前開走……
「哈哈哈……車走了……」宇先生看到慕容旭執行長的汽車已經遠走,不覺大笑出來。
喔,天啊,又被笑了,我好想哭喔……
「哈哈哈……程凝雙……哈哈哈……」宇先生一手扶著車門,又笑到腰都快彎了下去。
看到宇先生笑得這么夸張,我想,我心中的疑問,不用宇先生回答,就已經有答案女教師的隱私 男人與大美女親熱視頻了。
果然,在宇先生的生命里,我應該就是讓他覺得最搞笑的人了。
儘管我一點都不想搞笑,我還想要優美的在慕容旭執行長面前出現……

第六十四章 可以請你不要喊我雙兒嗎 在已經沒有選擇的情況之下,我也只能上宇先生的車了。
好不容易停止大笑,卻又沒能完全止住笑的宇先生,似乎是因為我又鬧了個笑話,所以令他的心情顯得格外的好。
「我們去吃早餐,好嗎?」宇先生一邊打著方向盤,一邊對我說。
「謝謝,可是我已經吃得很飽了。」我馬上回答,而且還在懊惱中。
不過,我不是因為懊惱而拒絕他,我說的是實話,我是真的很飽。
「妳早上吃了甚么?」宇先生問。
聽宇先生這么問,我這呆傻的個性便向他一一說了。「有歐姆蛋,馬鈴薯沙拉,培根,香腸,麵包,還有一杯熱奶茶,一杯果汁,一小盤水果,一杯優格。」
聽著我說那一串食物,我覺得宇先生好像有點在憋著笑。他的下巴微微抖動了兩下,等到我全部講完后,宇先生抿了下嘴,等到下巴沒有抖動之后,他才對我說,「嗯……很豐盛啊,沒想到你們育幼院的伙食還真的不錯!」
「喔……」我這才發現我給了宇先生錯誤的印象,連忙試著糾正過來,「通常沒有這么多啦,只有今天比較特別。」
「今天哪里特別?今天是妳的生日嗎?」
我笑了,「唉呦,不是啦!安妮修女生日都沒加菜了,更何況是我。」
「那今天為什么特別?」
「喔……今天……今天……」我遲疑了,在想要不要說出是慕容旭執行長特地幫我們訂的早餐,還是含糊帶過就好。
「快說呀!」宇先生催我,但是他自己才剛說完,突然馬上又接口,「等等!」
「等甚么?」我摸不著頭腦。
宇先生直視著前方的道路,等到停紅綠燈的時候,他才回過頭來,定定的注視著我,「雙兒,你們的早餐,不會是我哥送過去的吧?」
想不到宇先生居然猜出來了,我立刻睜大了眼睛,「啊……對……你怎么馬上就猜中了?」
宇先生不回答我,他只是把頭擺正,重新直視前方,嘴角上勾著一抹笑。我不知道他那一抹笑里有甚么意思。
「雙兒,」宇先生說,「明天和我一起吃早餐。」
噢,又是雙兒!
我聽宇先生今天已經喊了我幾次的雙兒,覺得再這樣下去可不行,萬一宇先生喊習慣了,改不過來了,那「雙兒」可就不再是海叔叔和慕容旭執行長的「專利」了。
不行不行,上次我沒能和宇先生溝通成功,今天一定不能再拖下去了。
于是我嚥了嚥口水,悄悄瞄了一眼宇先生,然后輕聲說道:「那個……宇先生……」
宇先生輕輕抖著肩膀笑了笑,「嗯?」
「可不可以……」我又嚥了嚥口水,「可不可以請你……請你……」
「雙兒,妳今天早上吃果凍噎住喉嚨了嗎?對我,有話就直說吧!不必吞吞吐吐。」
又一次雙兒!
好,副執行長,這可是你叫我直說的喔,那我就說了喔!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后沉沉地將氣吐了出來。「是這樣的,可不可以請你不要喊我……雙兒。」
終于我鼓起勇氣,一鼓作氣將這句短短的話說出口后,我再度緩緩轉動我的脖子,偷瞄向宇先生。
我看宇先生臉上的表情似乎和我說出這句話之前差不多,沒有甚么改變,只是半響沒有接話出來。
宇先生地沉默讓我突然有點害怕他生氣了,所以我把脖子往前伸了一點,臉轉過去了一點,試圖想要看清楚他臉上的表情。
居然……我看到一絲的晦暗陰沉像一層薄霧般壟罩在他的眼睛上。
他的眼神令我真的開始擔憂了,我擔心他這回真的生氣了,因此眨了一下眼睛,想確認一次究竟他的神情。
但是這時宇先生突然很快地轉過臉來,瞧了我一眼,然后又很快的轉回頭去,注視前方的公路。這時我們已經早就上了高速公路了。
「宇先生……」我嚅囁著。
本來還陰沉著一張臉的宇先生,驟然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還大聲喊了:「啊哈!」
在喊這句「啊哈」的時候,宇先生臉上的烏云霎時散得無影無蹤,整張臉都很明亮。
宇先生的臉也變得太快了吧?他有去學過川劇的變臉嗎?
「啊哈甚么?」我跟不上他情緒的變換,覺得有點莫名其妙。
「這下被我抓到了吧!」宇先生大聲說。
「我被抓到了甚么?」我一肚子的疑問。
「我抓到妳又在偷看我了!程凝雙!」
啊,原來是這個!
「我不是在偷看……」我馬上嘴硬否認。
「哈哈……」宇先生笑得好似他勝利了一般。
不過,看來宇先生沒有生氣,我偷偷鬆了一口氣。但是,我心里最關心的,還是他愿不愿意不再叫我「雙兒」這件事。
「宇先生,那個……」我兩手的食指在大腿上輕輕摩擦,「剛才我說的那個件事情……」
「那件事情?」
甚么?才這么一會兒功夫,宇先生就忘記了我剛才所說的?
好吧,那就好再說一次了,沒理由在這里放棄。
「宇先生,我剛才是說……」
「我知道,妳不用再說一次。」宇先生說得很快,打斷了我。
我見到宇先生臉上的笑容還在,但是或許是因為他必須專注地看著前方,所以令我覺得他的笑容有些微微的僵硬。
車子里靜默了片刻。
片刻后,宇先生瞇起了他的桃花電眼,「我可以叫妳凝雙,不喊妳雙兒,但是……」說到這里,宇先生的嘴角又再次勾起一抹笑。
看到那抹笑,我有種怪怪的預感。
「但是甚么?」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34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