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寢室的亂欲 男人吃奶又摸b動態圖

第六十七章 車咚 (2) 我抬眼張嘴,望著離我很近的宇先生,看他瞇著一雙美眸,水波蕩漾的從上而下凝視著我。
從宇先生眼眸中蕩出來的水波好強啊,居然在我的眼睛和他的眼睛當中那一段空氣里,也蕩出了余波,漣漪一般的一環一環向外散開來,只是那漣漪跟水波一樣強,比較像是「雷射水波」!
還好我的臉前面有一道透明的防護罩,從宇先生眼中射出的「雷射水波」都被那道防護罩給彈了回去,不然,憑宇先生眉宇間那幾分和慕容旭執行長的相像,我必定會被那水波給震暈了去。
縱然如此,我卻還是愣了好幾秒鐘,用力眨了幾下眼睛。
在宇先生還在從他漂亮的眼中射出「雷射水波」時,我混亂的思緒正試圖整理并釐清我現在的處境。
我一向不大靈光的頭腦,此時卻異常靈光的把我和宇先生兩人現在的姿勢畫成了一張電腦繪圖……
我坐在宇先生的豪華汽車里,被宇先生兩只強健的手臂包抄,我被他逼得背頂著汽車的門板,整個人在宇先生的包圍之下,退無可退。
我用透視眼看了這張電腦繪圖,霍然間,兩個字在我腦海中浮現出來。
「車咚」!
在電視連續劇里,我看過所謂的「壁咚」。
英俊帥氣的萬人迷學長,在樓梯間壁咚嬌小可愛又單純的暗戀他的學妹……這種曖昧又令人臉紅心跳的橋段,我早就看過不只一次了……我是說,在電視劇里。
在現實生活中,我當然沒有親眼看過壁咚,更沒有親身經歷過。
噢,不!難道,我現在正在經歷壁咚的害羞變奏曲,車咚嗎?
這一想,我立刻趕覺到一股熱氣,熱呼呼的正由我的體內上升到了我的臉部。
「凝雙,」宇先生仍是低垂著眸子,凝視著我,「我說了,叫我韓宇,妳剛才叫我甚么?」
「啊……」我征征的抬眼望著宇先生,想起我剛剛又喊他副執行長。
此時宇先生的眼神是很認真的,我看不出任何開玩笑的成分在其中,而且,還帶著一絲脅迫的意味……
「凝雙,」宇先生低沉著嗓音說,「既然你不愿讓我喊妳雙兒,那妳也怪不得我不讓妳喊我宇先生或執行長,而且我現在告訴妳,連我的英文名字我都不讓妳喊,妳沒得選,妳只能喊我韓宇。」
「我……我……」我結巴了。
雖然宇先生的「雷射水波」沒有震暈我,但是此時他這種認真的眼神,和慕容旭執行長眉宇間的相似度真的比他輕挑的時候還要高上許多,我……我快要被迷惑了!
「聽到了嗎,從現在起,妳只能叫我韓宇。」宇先生的嘴角旁溝著一抹笑,語氣里帶著專制和霸道。
「喔……」我頭腦亂糟糟的。
「妳現在叫一次。」宇先生嘴角旁的笑意又更深了。
「我……」
「叫我韓宇。」宇先生的臉前進了一公分……不,兩公分!
他的鼻尖幾乎就快要碰到我的鼻尖,兩瓣性感的嘴唇在我嘴唇前的空氣中游移。
「我……我……」
宇先生離我實在是太近了,于是我本能的閉緊了眼睛。
此時我的頭腦亂七八糟,但就在我腦子亂到變成海嘯殘骸時,在那一片打結的腦神經中,突然有一條腦神經跳了出來,刺激了我一下,然后我就被聰明之神大大的光照了!
「那個……我……我要上班了。」我突然睜開了眼睛,勇氣百倍的盯著宇先生,大聲對他說。
離我很近的宇先生雙眼發光,好像想要吸取我體內某種東西般地反盯著我。
「我……我要上班了。」我慌忙重申了一次,把頭別到一邊去。
然而,儘管我把頭別到旁邊去,我還是知道宇先生一雙勾人的眼睛仍是直勾勾的盯著我瞧。
就在我越來越不知所措之際,他突然慢慢滑下了一只手臂,然后把手臂往后縮回,我聽到喀吱一聲清脆的聲響,宇先生幫我解開了安全帶。
但是宇先生的身體和目光還是壟罩著我,所以我的安全帶雖然鬆了,我卻還是不敢動。
宇先生鬆開我安全帶的手又回我的臉旁邊,再從我的臉旁邊順著車窗滑下,他的手指,只差幾毫米就要碰到我的臉了。
接著,我又聽到喀吱一聲,這回是車門被打開的聲音。接下來,我的身體就跟著被打開的車門一起往外倒了出去……
「啊!」我意識到我就要跌出車外,伸手在空氣中一陣亂抓。
一只手牢牢地抓住我了亂揮的手,然后我感到一個極大的力氣把我往回一拉,我就被猛地拉回汽車里,撲倒在一個寬闊的胸膛里。
還用說,那個胸膛就是宇先生的胸膛!
「啊!」我又一聲驚恐地叫喊,用拳頭垂了那個胸膛兩下,拼命往后退。
緊接著,我感覺到我的屁股底下驟然一空,有微風吹過,下一秒,我就失去了重心,摔出了車外,跌坐在地上。
「哈哈哈……」宇先生一邊大笑一邊下了車,手中拎著我的包包過來,走到我面前,彎下腰把我從地上拉了起來,然后把包包丟到我懷里。「沒事吧?」
「沒事。」我狼狽地望著宇先生,反身拍著我的屁股。
好痛喔!
「凝雙,」宇先生笑容燦爛的對我說,「我今天沒辦法跟妳一起上去了,我要去我哥那裏找他。還有,今天我們會很忙,我應該是會忙到不能來找妳,所以妳下班的時候,就真的要讓我哥的司機送妳回去了。」
說完,宇先生舉起手,把手指放在太陽穴那裏對我輕輕一揮,笑著說聲掰掰,然后逕自回到車上去。
沒多久,汽車引擎聲作響,宇先生開車走了,只留下我一個人呆愣在原地。
?

第六十八章 執行長的耀眼 銀行里從早上起,空氣中就瀰漫著一種隱藏起來的、努力被抑制住不要爆發出來的氛圍。
一種像是慶典一樣的歡欣氣氛。
那當然,因為今天慕容旭執行長正式接任執行長一職的公文出來了。
不管男職員女職員,大家的臉上都洋溢著歡欣,工作得都特別勤奮。我想,如果慕容旭執行長是古代的帝王,那一定是深得民心的君王,是會名留青史的那種明君。
中午吃完飯,我仍是一個人獨自坐在廣場陰涼處的臺階上,乘涼發呆,望著廣場上那些身上都掛著員工識別證的青年男女來來回回的經過。
很多人手上都拿著一杯咖啡,我覺得那種拿著咖啡,打扮亮麗的上班族,對我來說有一種非常時尚且具現代感的意味,我喜歡看著這樣的景象。
突然眼前晃過一個熟悉的身影,我定睛一看,是許久不見的郭大叔。
「郭大叔!」我朝郭大叔喊。
郭大叔轉過頭來,看見我坐在臺階上乘涼,臉上露出笑容,朝我走了過來,但是沒有在我身邊坐下,只是站在我面前。
「凝雙,好久不見啊!」郭大叔親切地和我打招呼,看起來非常高興。
「郭大叔,好久不見。」我笑著說。
「今天集團里有大喜事,妳知道吧?」郭大叔問。
「我知道,今天慕容旭副執行長正式升任執行長。」
「真是眾望所歸啊!」郭大叔爽朗地笑著,「大家引領期盼,等好久了,終于等到這天了。」
我咧著嘴笑,沒有回應。
「今天的新聞應該會撥出慕容旭執行長升任執行長的記者會,妳晚上回家去可以看新聞注意一下。現在有很多新聞都已經報導了。」郭大叔滔滔地說著,臉上的神情可以說是眉飛色舞。
「郭大叔,你高興得好像中了樂透彩一樣。」我說。
「哈哈,被妳看出來了,哈哈……」郭大叔笑完,彎下腰來對我說,「慕容集團的股票,先前因為慕容旭執行長正式接任執行長一職的風聲,就已經漲了好多,今天一正式對外公布,一開盤就漲停板了。我荷包賺得滿滿的,妳說我能不高興嗎?以后一定也是『錢』途無量,哈哈……」
原來還有女寢室的亂欲 男人吃奶又摸b動態圖這種事情啊!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去上班吧!」郭大叔直起腰說。
「好。」我也從臺階上站起來,拍拍屁股,回到銀行那裏。
下班時,是慕容旭執行長的司機先生接我回育幼院的,還跟我說,明天仍會來接我。
晚上吃飽飯后,我和筱芬和其他年紀小的孩子們都坐在擁擠的客廳里,孩子們很吵,追逐打鬧,但是很熱鬧。這里很奇特,年紀小的孩子不大喜歡看電視,比較喜歡在一起玩,我和筱芬是年紀較長的,會守著電視機,有幾個讀國中部的弟弟妹妹會跟我們一起看。
那時大家都跟著筱芬一起在看連續劇,但是我卻看得一點也不投入,心里掛記著中午郭大叔說慕容旭執行長會上新聞的事。
好不容易等到連續劇演完了,大家在等下一個時段的偶像劇。但是那部偶像劇沒有那么好看,所以我馬上問大家,「我可以看一下新聞臺嗎?」
「奇怪了,凝雙,妳怎么會突然要看新聞?」筱芬轉過頭問我。
「因為我聽說今天慕容旭執行長會上電視。」我實話實說,因為我知道慕容旭執行長對筱芬有著無法抗拒的魅力。
果然,不只筱芬,一聽到慕容旭執行長的名字,大家眼睛都亮了起來。
「慕容旭執行長!」筱芬第一個驚呼。
「趕快換,我也要看。」大家起此彼落的都跟著喊了起來,非常急切地想看看那位送豐盛早餐的慕容旭叔叔長得是甚么樣子。
電視遙控器常常都是掌握在筱芬的手里的,但是由于筱芬對慕容旭執行長「情根深種」,所以筱芬連一秒鐘都沒有猶豫,立刻舉起手來,把遙控器對準電視。
「好,馬上換!」
新聞臺有好幾臺,我們隨意先挑了一臺,居然運氣那么好,主播臺上漂亮的女主播正好就在播報慕容旭執行長升任執行長這個新聞,而新聞畫面,就是慕容旭執行長的照片。
女主播口齒清晰地報導著,「在全球百大企業里名列前茅的慕容集團,今日正式對外公布消息,執行長一職將由慕容家族長孫,慕容旭正式接任……」
女主播的身旁,就是一張慕容旭執行長的特寫照片。
「哇!」
不管女主播說甚么,內容都已經不重要了。在電視機前的大家一看到慕容旭執行長的照片,全部一同驚聲尖叫。
等到新聞畫面切換到慕容旭執行長記者會的畫面時,大家更是驚叫連連,叫到連那些小弟弟小妹妹們都不玩耍了,紛紛圍到電視機面前,一起擠著要看慕容旭執行長。
「哇,好帥喔!」大家都喊了起來,好像這輩子沒見過這么英俊的人一樣,聲音都淹沒了電視里的聲音。
這時,四歲的小甜跑到我的身邊,吵著要我抱她。小甜個頭很小,但是非常可愛,也很聰明。我笑著抱起她,讓她坐在我的大腿上,跟我一起看電視里的慕容旭執行長。
電視所撥出來的畫面,有時候是慕容旭執行長的特寫,有時是拉遠的鏡頭,但是不論遠近,在鏡頭前的慕容旭執行長,不但和他本人一樣英俊,而且光采動人,英姿挺拔,其他的人站在他的身旁,全都黯淡無光,讓電視機前的人連注意他們一眼的意愿都沒有。
面對著無數的媒體記者,慕容旭執行長的態度從容,他總是面帶淡淡的微笑,神情不怒不威,卻又讓人心生敬仰,不敢僭越半分。
電視上的慕容旭執行長,風姿俊朗,光華四射,耀眼奪目。我忍不住猜想,是不是連天上的太陽神,見到慕容旭執行長后,也要閃一邊去,捶胸頓足痛哭。
說不一定太陽神還會大喊:「既生陽,何生旭!」
幻想到這里,我忍不住偷笑了一下。
繼而我腦中突然閃過慕容旭執行長對我的微笑,對我的呵護,我禁不住又掩嘴再次偷笑。
「凝雙姐姐,」小甜突然把脖子扭了過來,一雙大眼睛眨了眨,清澈的眼神直直地望著我,「妳為什么一直偷偷的在笑?」
「啊……」我低頭看坐在我腿上的小甜,輕輕捏了她的小鼻子,「妳這小鬼靈精,妳知道甚么叫偷笑嗎?」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34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