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宿舍的群交 男人吃奶頭的動圖體驗

第六十九章 執行長對我的心意 有關于慕容旭執行長的新聞,一連好幾天都在電視上被不斷撥出。不管是一般新聞臺,財經臺,甚至是娛樂八卦臺,到處都有慕容旭執行長的身影。
從前的慕容旭執行長行事作風比較偏向低調,但是如今一旦已經昭告全球,正式成為慕容集團那受萬眾矚目的執行長,想要低調行事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我聽財經報導是這么說的,名列全球百大企業前茅的慕容集團,事業版圖觸及許多領域,版圖橫跨各國,財力驚人,實力雄厚,慕容旭執行長任何的一個決策,都有可能對經濟多方面有所影響,因而成為全球企業關注的焦點與風向球。
但這只是其一。
此外,慕容旭執行長的外型出眾,光彩奪目,俊美絕倫,直逼倒國內外一票男神明星,又兼能干鍛鍊,聰明果決,眼光精準,內外兼備,完美無缺。
一夜之間,慕容旭執行長就已經成了所有女孩子們的夢中情人了,每一個女孩子都想被慕容旭執行長俘虜,巴不得被他禁錮在身邊。
因此,八卦新聞只要報導慕容旭執行長的感情史,收視率哪有不暴漲的?
只可惜,慕容旭執行長潔身自愛,他沒有甚么豐富的情史可說,誹聞也沒半個。八卦娛樂新聞能說嘴的,也就是只有我上次在執行長辦公室外,那間女秘書們專用的洗手間里所聽到的前女友的故事。
那個故事我都聽過了,沒甚么好驚喜的,而八卦新聞所能做的,也不過就是拼命的加油添醋。
根據八卦新聞的報導,慕容旭執行長的奶奶,也就是慕容老夫人,當年在慕容旭執行長還在劍橋念書時,是如何想盡辦法讓慕容旭執行長答應和一位集團千金在一起。
記者和八卦名嘴們瘋狂起底那位千金,重點集中在那位千金是如何的愛慕慕容旭執行長,只是不管她多努力,都無法打動慕容旭執行長的心。
在與慕容旭執行長分手之后,千金痛苦了多年都未能忘情于慕容旭執行長,終于在兩年前,在父母的搓合之下,某餐飲集團小開的結婚,現在還生了一個小男孩……等等。
八卦新聞甚至把那位千金的照片給翻了出來。當我、筱芬和其他育幼院的孩子一看到那位千金的照片時,都覺得那位千金好漂亮喔,而且又是高學歷,多才多藝……
不過,那位千金的美麗與失戀,再再都只是為慕容旭執行長無人能敵的魅力錦上添花,再多增添上一筆罷了。
而且,八卦新聞居然沒報導出來那位被慕容旭執行長秘密拒絕的千金……哼哼,可見我的消息還比他們靈通!
話說回來,既然慕容旭執行長目前單身,所以很自然的,他就成了全球身價最高的黃金單身漢。
沒有一個女孩不想成為那個上輩子要做一百億件好事,今生或許才能有那么一丁點兒渺小機會,能夠在數不清的女孩當中脫穎而出,當上慕容旭執行長的女朋友的那個幸運兒。
由于我在慕容集團總部里打工的緣故,因此我老早就知道這種在慕容集團里才有的特殊現象,只不過如今,這現象已經從集團總部里燃燒出來了。
**
一連好幾天,我都沒有見到慕容旭執行長,甚至連宇先生也沒見到,看來他們是真的很忙。
我的膝蓋早就不痛了,也好得差不多了,可是慕容旭執行長的司機先生都還是每天準時接我上下班,接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有一天,我曾經試著和司機先生溝通,說我的腳已經好了,麻煩他轉告慕容旭執行長,我完全可以自己坐公車去工作。
但是王健司機先生給我的答覆讓我跌破眼睛……
「程小姐,執行長已經交代我了,要每天固定時間接送您上下班,直到您的打工結束為止。」
「啊……為什么?」在我驚訝得不得了。
「執行長并沒有說明原因,」司機先生平和地說,「總之,執行長這般交代了,我就是按照他的意思,把事情辦好就是了。」
「執行長知道我的腳根本不礙事嗎?」
「或許腳傷不是重點,」王健司機先生微笑著回答我,「重點是,如果程小姐欣然接受我們執行長的美意,我們執行長會非常地高興。」
「……是這樣的嗎?」王健司機先生說得是繼誠懇又肯定,但是我自己卻沒有把握。
我……會讓慕容旭執行長高興嗎?
「程小姐,我當執行長的司機已經很久了,」王健司機先生說,「從前我的爸爸女宿舍的群交 男人吃奶頭的動圖體驗也是慕容家的司機,我自小就認識慕容旭執行長,所以執行長的意思和心意,我多多少少還是能夠知曉一些的。只要您能接受我們執行長的好意,我們執行長一定會很高興。」
我記得宇先生跟我說過,這王健司機先生對慕容旭執行長非常的忠心,看來不是沒有理由的。那么……王健司機先生的話,可信度應該也是頗高的吧……
既然王健司機先生都說得這么肯定了,那我想,基本上應該就是八九不離十了。
「……嗯。」我仍有點半信半疑,但是點了下頭。
貪戀著這和慕容旭執行長之間的聯繫的我,按照王健司機先生所說的,欣然接受了慕容旭執行長的美意。
在我接受了慕容旭執行長的心意之后,我遲鈍的內心才開始逐漸的感覺到一絲又一絲的喜悅輕柔的堆疊。
那喜悅比衛生紙還輕薄柔軟,可是在它一層又一層輕盈堆疊上來之后,到了晚上睡覺前,它居然已經堆積成一座喜馬拉雅山了,最高峰處,高度有珠穆朗瑪峰那么高……

第七十章 意外的驚喜 每天追著慕容旭執行長的電視新聞和網路新聞跑,不知不覺就到了周末。
因為慕容旭執行長沒甚么緋聞可讓八卦新聞說嘴的,所以到后來都還是以財經新聞為主,財經的事情我沒甚么興趣,也沒辦法聽懂很多的細節,筱芬和育幼院其他的孩子亦是如此,因此,其實我們都只是在看慕容旭執行長的照片而已……
汪筱芬很夸張,每天晚上都在床上滾來滾去,喊著慕容旭執行長的名字,好像她這樣喊一喊,慕容旭執行長就會變成她的一樣。
「汪筱芬,妳很扯耶,不要再花癡了啦!」我被筱芬那種「求偶」般的叫聲叫到有點受不了了,只好從上鋪探頭下去,沖著她念了一句。
「程凝雙,妳根本就比我還嚴重一百倍好不好,不要裝矜持了啦!」筱芬不甘示弱的也探出頭來反擊我,「妳明明就愛死慕容旭執行長,居然還敢教訓我。上一次我和安妮修女撞見妳被慕容旭執行長送回來的時候,妳被他迷得連走路都跌倒,還敢說我!」
「哪有!」我被說中心事,馬上縮回我的頭,不敢給筱芬看到我的臉。
筱芬精明的很,才不放過我,「被我說中了吧!」
「妳不要亂講啦!」我像縮頭烏龜一樣,把頭縮進我的棉被里,用棉被蒙住我的頭。
星期五下班后,慕容旭執行長的司機照例開車帶我回到育幼院。然而,我卻為了要捱過周末,撐到下周一,才或許可能有見到慕容旭執行長的機會,因而無精打采,垂頭喪氣。
果然,慕容旭執行長一正式升為執行長后,就忙得不可開交了……
在電視上和網路上看到慕容旭執行長的感覺,對我來說以經越來越差了,因為,平常我都見不到他,而他的光環如此之大,那只會令我覺得他好遙遠,若不是慕容旭執行長都還派車子來接我,我都要以為我根本從來沒接觸過慕容旭執行長了。
這幾天的早餐和晚餐都很豐富,因為安妮修女已經將慕容旭執行長給我們育幼院的那張支票兌現了,所以我們都加了菜,大家因此都全然的把慕容旭執行長當作天使,沒有一個人不愛他。
飯后,我和筱芬和幾個年紀較長的孩子洗完碗后,我先去洗了澡,回到房間,打開了筆電,看看海叔叔有沒有回信給我。
……沒有。
放下失望,我開始寫信給海叔叔,把我郁悶的心情告訴了海叔叔,寫完后,筱芬才進間里來,從抽屜里拿評量出來準備寫評量。
看到筱芬這么努力,我又慚愧了,我也拿出海叔叔幫我買的評量,寫了一整個晚上,藉此忘記這一星期都沒見到慕容旭執行長的空虛。
我還算乖吧?別人是「借酒澆愁」,我是「寫卷忘虛」。
可是等到我和筱芬熄燈上床,講了幾句話,筱芬睡著后,那份被壓下去的空虛就開始反撲了。
我在內心吶喊:我好想念慕容旭執行長喔!我好空虛喔!
然后我在枕頭上抓亂了自己的頭髮。
唉……治標不治本果然還是不行!寫評量沒用!
只是,內心空虛,翻來翻去都睡不著怎么辦?我不想數羊……
就在這時,靈光乍現。
對了……不如寫個對聯好了。
我程凝雙雖沒有詠絮之才,但是亂掰的能力還不至于沒有吧?
黑暗中,我張大眼睛乾瞪著黑黑的天花板,搜索枯腸……
……有了!待我程凝雙說來!
上聯:舉杯消愁愁更愁。
下聯:埋卷填虛虛更虛。
橫批:還需對癥下藥。
「喔,yes!」我雙手握拳,在空中敲擊了一下。
我程凝雙腦袋不好,讀書不好,居然還能對得出來,雖然亂七八糟,也不正確,還有一句是用李白現成的,國文老師會直接給我零分,但我還能想其他的句子就
是萬幸了!
太棒了,我明天一定要寫信跟海叔叔說,他一定會稱讚我!
我在枕頭上咧嘴笑,沾沾自喜了一會兒,但是不久后,我就因為「用腦過度」導致「精神疲乏」,漸漸的就沒了意識,陷入了昏睡……
再醒來時,窗外已是鳥聲啁啾,乳白色透明的光線由窗外射進房間里。
今天我雖不用上班,但是筱芬今天要去打工,我起床時沒聽見筱芬的聲音,知道她已經去早餐。我趕緊爬下床,趿著拖鞋到餐廳去,吃完早餐后,筱芬急急忙忙出門去了,我則在后院子里掃地。
夏天就算是早上也很熱,沒多久,我就已經掃得汗流夾背。但是我沒有歇息,又繼續掃了一段時間,身上的衣服越來越濕,我的口卻越來越乾,于是我打算先進去育幼院里喝點水,然后再出來繼續打掃。
我把掃把靠著墻放好,一個轉身,卻沒想到安妮修女就站在我的身后,嚇得我大喊了一聲。
「安妮修女,妳甚么時候來的?」我揉著胸口說。
「抱歉,雙雙,嚇到妳了。」安妮修女一臉的抱歉。
「沒關係,我正要進去喝水。」我笑笑。
「雙雙,」安妮修女瞇著眼睛笑著對我說,「喝完水后就別掃了,先到客廳那裏去吧!」
「為什么?我還沒掃完后院。」
「有人來找妳,所以妳先去客廳吧!」
「有人來找我?」我疑惑的歪了下頭。
從來都沒有人來找過我。
安妮修女用那雙被下垂的眼皮蓋住了眼角的眼睛瞅著我,臉上帶著深深的微笑,「雙雙,妳一定很奇怪怎么會有人來找妳……妳知道是誰來找妳了嗎?」
「誰?」
「是慕容旭執行長。」
「甚么!」
一聽到慕容旭執行長的名字,我即刻驚訝地用雙手摀住自己的嘴。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35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