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子第一次 男人女人床上高朝視頻

第七十五章 二十天都沒有問題 「雙兒,我們到了。」慕容旭執行長對我說話時,一面從儀表板下方拿出一個遙控器,對著別墅高大的雕花大門按了一下,大門便緩緩的向兩邊開了。
慕容旭執行長將車子開了進去,停下車,反身又按了下遙控器,雕花大門聽話的緩緩自動關上。
進去之后,里面是一個很大的花園,中央有一個白色的噴水池,慕容旭執行長開車由噴水池旁邊的水泥地繞了過去,來到別墅正門旁的一個木頭顏色橫紋鐵捲門前停下來。
「這里是車庫嗎?」我看著那道門問,因為我覺得那鐵捲門很漂亮,不像是我看過的車庫。
「對,這里是車庫。」慕容旭執行長手搭在方向盤上沒有放下來,側過頭來看了我一眼。
與我所見過的車庫鐵捲門比起來,這個鐵捲門氣質非常好。主人氣質好,連一個鐵捲門氣質都好……
這時,車庫門自動往上捲了起來。但是慕容旭執行長并沒有拿出任何的遙控器來開門。
「哇,執行長,這間別墅的車庫門好自動化,感應到你來了就自動打開了呢!」我盯著車庫的門往慢慢捲著,掩飾不住話語中的驚奇說。
慕容旭執行長抖著肩膀笑了,「這間別墅已經有年紀了,沒那么先進,所以車庫的門并不會自動開啟。車庫的門之所以會自動開,是因為這棟別墅的管家知道我們來了,從里面幫我開了車庫的門。」
「別墅的管家?」
「對,這間別墅雖然我幾乎沒有來,但是還是有專門的家管家在打理,保持乾凈。」
「喔……」我眨了眨眼睛。
有錢人家就是不一樣啊,連很少來住的別墅都要有傭人長住在此……
才說著,就有一位細長身材的中年男子,嘴上留著一撮小小的衛生鬍,穿著黑色的制服,由捲門已經全部捲起的車庫里走了出來,恭恭敬敬的在車邊垂首佇立。
慕容旭執行長緩緩將汽車停進車庫,下了車,來幫我開車門。
我下車時,那位管家也正巧由外面走進車庫里。
「執行長好。」管家兩只手臂貼在大腿旁,對慕容旭執行長行禮,一副訓練有素的樣子,然后又轉向我,恭敬地說,「程小姐好。」
「喔……你好……」我還是沒辦法習慣有人這樣叫我,所以回應得不大自然。而且,周管家喊我程小姐,這不是表示,他早就知道我要來這里了嗎?
「周管家,東西都買齊了嗎?」慕容旭執行長問。
「都買齊了,少爺。」
「謝謝你,那沒事了,你休息去吧。」
「是的,少爺。」
這位周管家兩只手臂貼著身體兩側,恭恭敬敬地跟我們行了個禮后,就轉身走出車庫。
哇賽,這完全是電視電影里才會出現的管家形象耶!
「雙兒,我帶妳由外面走進別墅里吧。」在我還望著周女孩子第一次 男人女人床上高朝視頻管家的背影時,慕容旭執行長對我說,「由車庫這里也可以走進去,但是妳第一次來,我想帶妳由正門走進去別墅里。」
「好。」我把視線由周管家的背影收了回來,對慕容旭執行長點了點頭。
我跟著慕容旭執行長步出車庫,車庫旁有一個通往別墅大門的階梯,我們爬上階梯,階梯只有幾格而已。
一邊爬階梯,我一邊仰頭望著這間別墅。
從外觀看去,這一是非常可愛且又有著清新氣息的屋子,它只有兩層樓高,白色的墻面,白色的細柱子,圓圓尖尖的藍瓦屋頂。
藍白配,正是和剛才一路所見的白云藍海相呼應的顏色。
上了階梯后,我們來到門廊下,我向左右望了望,兩邊都是延伸出去的門廊,一直延伸到轉角處,轉了個彎再繼續延伸。左邊門廊還擺著有軟墊的藤沙發。
慕容旭執行長開了門,我跟著他走進去,一放眼,馬上忍不住「哇」了一聲。
無法注意到客廳的亮麗舒適,我的視線直直的穿透了客廳,一直延伸到屋外的一片蔚藍大海,除了落地窗的窗欞之外,視野全然毫無障礙。
「執行長,原來由客聽就可以直接望到一片的大海呀!」我盯著那一片晶亮的大海,又驚又喜。
「在屋子里視野不夠好,我先帶妳到外面去看看。」慕容旭執行長領著我,穿過墻面漆著淡水藍色的客廳,走到面海的落地窗前,然后向兩邊打開落地窗。
落地窗一向兩邊打開,視野更廣更寬闊,這下真的是一點障礙都沒有了。執行長沒有關上落地窗,我們一起走到了外面。
落地窗外連接著一個不小的露臺,露臺的地板是用一片一片的木頭拼接起來的,靠進落地窗這里,還有一個頗大的圓形白色遮陽棚,下面放了白色的圓桌和四張椅子。
露臺外面有一個游泳池,游泳池外就有階梯通往下面的沙灘,不遠外就是遼闊一望無垠的海洋。
我實在是驚喜萬分,從一進到這間別墅以后,因為驚喜而張開的唇形從來沒有闔上過。
「這里好棒喔!」我除了好棒之外,再也說不出其他的話來。
「今天我們兩個人就在這里度過一天,可以嗎?」慕容旭執行長笑著說。
「可以,可以。」我點頭如搗蒜。
「是在這間別墅和沙灘度過一天喔。」慕容旭執行長好像不放心似的又多問了一次。
「一天算甚么,就算在這里十天,二十天,足不出戶都沒有問題。」我兩只眼睛盯著大海,瘋狂點頭,只是點完頭說完話,突然又發現我的話好像不知道哪里怪怪的……

第七十六章 藍眼淚別墅 「真的嗎?」慕容旭執行長低下頭,一邊笑一邊瞅著我問,「十天,二十天足不出戶也沒有問題嗎?」
「啊!」我喊了一聲,雙手摀住我的嘴。
我終于知道我剛才所說出來的話里,果然有個超級大洞洞。當下我立刻羞得低下頭,眼光在露臺上亂飄,好像快被太陽烤焦的螞蟻似的,心里著急得只想要怎么趕緊補救我的話里的漏洞。
「呵呵……」慕容旭執行長笑了,一只大手順勢在我滴下來的頭頂上摩娑了一下。「雙兒真可愛,如果我以后有機會能放十天、二十天的假,我就帶妳來這里度假十天、二十天。」
「真……真的嗎?」我心里一吃驚,倏地抬起頭,對上慕容旭執行長迷人的一對雙瞳,舌頭毫不猶豫的就打結了。
「當然,」慕容旭執行長目光不離我的臉,直瞅著我笑。「我不是隨口說說而已,雙兒,我是認真的。雖然最近我都會很忙,但是再過一段時間后,我應該還是會有機會放長假的。」
慕容旭執行長望著我的眼神,和那藍天碧海一樣,寬廣無垠,令驟然與他對視的我,望之心曠神怡。
試問人的眼睛能有多大,怎么就和碧海藍天一樣,能令我心曠神怡呢?殊不知,慕容旭執行長那雙美眸里,就偏偏有這樣的神奇魔力,可以裝下這一片遼闊的碧海藍天。
我望進他的眼眸里,驀然看見了化身成海鷗的我,在他眼里的碧海藍天中翱翔。
不覺我心神一蕩,神魂飄然了一下,差點失了魂魄。
我害怕被慕容旭執行長發現我被他搞得神魂顛倒,趕忙再度低下頭來,不敢讓他聰明的眼光再多看我會洩底的眼睛一分鐘……不對,是連兩秒鐘都不敢。
當我看著露臺上的木頭地板,兀自醉醺醺地享受著慕容旭執行長那可能已經對我許下的承諾時,我感覺到他輕輕把手搭在我的肩上,對我說,「雙兒,天氣熱,我們先進屋里倒杯冰果汁喝,消消暑吧。」
「好。」我說這聲好時,嘴里滿是甜酒的芬芳味道。
慕容旭執行長又把我帶進了屋里,但是仍沒有關上落地窗,保持室內和室外的相通。
如此一來,從屋內望向屋外,就更加沒有阻礙,那一片豔陽下的蔚藍大海和浪潮聲,彷彿就在我的身邊。
「雙兒,往左走,到吧檯那裏去。」
我們一進去,慕容旭執行長就把我導向左邊走去。一個吧檯就在我們的左邊。
慕容旭執行長一定很喜歡吧臺,否則為什么不管我跟他到哪里,哪里就有吧檯呢?
我在慕容旭執行長的招呼下,坐在吧檯邊面向大海的一張高腳椅上,慕容旭執行長進去吧檯里,從冰箱里拿出果汁、冰塊和裝著水果的保鮮盒,幫我做著冰果汁。
我欣賞著慕容旭執行長為我做冰果汁的樣子,那張俊美臉龐上的表情是如此的溫和,動作看起來是那么的從容、悠閑、優雅。
……唉唉,我又被吸引住了,慕容旭執行長真的是好危險的人物喔,他就算甚么都不做,就只是站在那裏,還是完美到用詩也無形容,隨便都能讓我著迷。
做完冰果汁之后,慕容旭執行長笑著把透明杯高腳杯里裝的澄黃色果汁遞給我,上面還插了一片帶皮的鳳梨,鳳梨一半在杯外,一半在杯內,還有一根彩色吸管。
我吸了一口。
「哇,好好喝喔!我沒喝過這么好喝的鳳梨汁!」我驚喜地喊著。果汁一入口,酸甜滿溢,口齒生香,好喝極了。
「好喝就多喝點,一整罐喝完也沒有關係。」慕容旭執行長自己也倒了一杯,走出吧檯,笑著問我,「雙兒要坐在里面,還是坐在外面?」
「外面。」我毫不遲疑地說。
我穿著牛仔短褲,身上的T恤也很薄,再加上海風不斷,遮陽棚效果很好,所以覺得沒有熱到難以忍受。
我看慕容旭執行長平日不管多熱都穿西裝,雖說他應該常在冷氣房里待著,但是也有不少在外面走動的時間吧?他那樣都能忍,今天穿著這么休閑,應該更不是問題。
「那我們出去吧!」慕容旭執行長經過我身邊時,拍拍我的肩,我就下了高腳椅,和慕容旭執行長一起走了出去。
我們重新在遮陽棚下面圓桌旁的椅子上坐了,那椅子很舒服,因為上面有軟墊。我一坐上去,把冰果汁放在圓桌上后,整個人就攤在椅背上,享受海風吹拂,舒服極了。
今天的天空似乎是知道我和慕容旭執行長要來,所以特別的蔚藍,白云朵朵,像漂浮在天空中的小島。湛藍的大海一望無際,在地平線的那端與藍天銜接。
海面上亮晶晶的,拍打到海灘上的浪花夾帶著白色泡沫,好像有珍珠被鑲在浪潮尖上似的。
「執行長多久來一次這里?」我轉頭,一邊欣賞海風吹亂慕容旭執行長的頭髮那副帥樣,一邊問。
這時慕容旭執行長也跟我一樣,把背靠在椅背上,但是他的姿勢很好看,就算是慵懶,也帶著十足的貴氣,不像我沒個樣子。
「一年能有一次到兩次就不錯了。」慕容旭執行長回答。
「啊,」我惋惜嘆道,「這里的海景無敵,別墅也好漂亮,一年只來一次,多可惜啊!」我抬頭,望著旁邊沒被遮陽棚擋住的別墅外墻和藍色屋頂。「執行長,這里藍色的屋頂和藍天碧海很相襯呢!」
慕容旭執行長微微一笑,「這間別墅有個名字。」
「甚么名字?」
「『藍眼淚』。」慕容旭執行長意味深長地凝視著我說。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35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