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氣質修養 男友拉我的手進他褲子

1-3 哪來的八卦 但我們兩個即使再怎么井水不犯河水,也沒辦法阻止班上那群瘋狂腦補王進行最嚴重最無知的腦補活動。
「聽說妳跟王宇皓從一年級就同班啰?」班上的痞子李思揚反坐在我前方的位置,笑嘻嘻的問著。
那時候王宇皓迷上了一種球類運動——躲避球,所以每到下課時段,他都會跑去跟班上同學打一場再上來。這樣他也爽。
「那又怎樣。」
「連續同班耶~不覺得很有緣份嗎?」他笑嘻嘻的說著。
「那又怎樣。」我完全不想理會他,繼續寫著自己的生字本。
「王宇皓有提到他喜歡妳耶。」
「那又怎樣。」
說完這句話的當下,我覺得我的內心好像揪了一下。是真的還假的啊。
「班上所有人都知道啰。」他語氣怎么越來越煽動。
「怎么可能,你別再講這些有的沒有的了。」我忍不住抬起頭回應了他。
李思揚笑得更大聲了。
「要上課了,你回去吧。」身后又傳來那個冷冷的聲音。
「欸,皓子,你家的思涵說她不喜歡你欸。」李思揚瞬間跳到王宇皓身邊,親暱著搭著他的肩膀說著。
「哎,快回座位吧,老師都要來了。」他輕輕把那只不懷好意的手臂撥開。
真是尷尬的十五分鐘。
偷偷望向旁邊的男孩子,他一邊喘著氣用紙巾輕輕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瞧瞧他身上的熱度,彷彿連我都快要被蒸氣包圍。
「干嘛?」
「沒事,我眼睛扭到才剛好看到你!」我氣呼呼地轉過頭去。
我內心充滿許多憂愁,總覺得我必須要做些什么,才能讓謠言止步。
就這樣一天過一天,不知不覺的,我們就一起來到小學五年級了。
終于又要分班了,想到可以離開王宇皓的魔掌,我內心雀躍無比。
「靠!怎么又是你!」我在教室里失控地大喊,手指還筆直的指著眼前的男孩子。
他冷冷的看著我,然后皺眉說道:「妳這樣……不覺得很丟臉嗎?」
接著他頭也不回的回到座位上,留我一個人在崩潰的教室門口站著。
他說的沒錯,等到我恢復理智的時候,我終于感受到剛剛這么大呼小叫,似乎真的有那么點丟臉。
「妳為什么要為了跟王宇皓同班而悶悶不樂啊?」筠婷喝著福利社賣的光泉牛奶望著我問著,「嗨,這妳的位置啊,借坐一下好嗎?我來找她的!等一下上課就走喔!」
我趴在桌子上毫無生氣,就像是遭逢巨大打擊的模樣。可能也是因為我露出了這過于悲慘落寞的模樣,所以那個被筠婷坐到位置上的女孩對她露出了一個憐憫的微笑,然后就去找其他人聊天玩耍了。
筠婷被分到七班去了,留我一個人……不,留我跟王宇皓兩個人繼續待在四班。
四,這個數字,大概是禁錮我一生的魔咒吧。
「妳不懂啦。」我揮揮手一副快點想打發她的樣子。
「我是不懂呀,」筠婷歪著頭說著,「王宇皓人那么好,妳為什么好像特別討厭他?」
什么?他人女人氣質修養 男友拉我的手進他褲子好?
他人好的話,鱷魚都會牽老奶奶過馬路了呀!
雖然他之前幫我圓過場……嘖,我不小心又想起了小學三年級那個該死的升旗典禮。
「妳覺得他人好,是因為妳沒被他冷過!」我忿忿的說著。
「冷?妳說講話很冷嗎?」筠婷疑惑的問著,「還是笑話很冷?但我不記得他有講過笑話啊?」
媽呀,這個女的難道已經轉投陣營歸順于王宇皓后援會嗎?
「我跟他同班五年來從來沒聽過他講半句笑話!」
「那冷什么……」
「沒事……妳當我沒說過。」算了,我不想再解釋了。越講我頭越痛。
「什么嘛,小氣鬼。」
「欸?陳思涵?」窗臺突然出現一個熟悉的面容。
該死,是李思揚。
「天呀,陳思涵又跟王宇皓同班啦~」他樂得到處宣傳這個大八卦。
我遮起耳朵想當個逃避現實的驢子。
可惜我真不懂這是哪門子的八卦,我跟男主角可說是八竿子打不著呢。除了一直同班以外。
但我不知道的是,小小的愛戀正在我們幼小的心靈中悄悄發芽。

1-4 紙條的秘密 后來我才知道,原來學校分班的規則是按照名次去排的。
班上的第一名跟第二名,會一直維持在原本的班上,第三到第十名則是會散落在左右班級,離原始班上越遠的,代表成績越差。
這是什么鬼分類法?
正好這么不巧,我就是班上永遠的第二名。
因為第一名永遠都是王宇皓。
怎么,我必須要來個絕地大亂考才能夠遠離王宇皓這個人的視線範圍嗎?
噢,我錯了,王宇皓從來不看我一眼。哪來遠離他的視線範圍。
「我很好奇欸,妳有跟王宇皓說過話嗎?」筠婷問著。
我們到現在即使分了班,還是約好一起放學回家。
筠婷跟我家很近,大概只有一條巷子的距離,從我們同班開始,我們就常常互跑到對方家里玩,所以我們總會約定好在文化走廊的盡頭等對方下課。
「不記得了。」我不耐煩地回著。
「怎么會不記得,妳不覺得他說起話來有種酷酷的感覺嗎?」筠婷興奮得像是個小迷妹似的。
「哪有。」我只記得他當時叫我離他遠一點。
還有說過什么對話嗎?
媽呀,我們同班五年我竟然只記得這句對話!
「妳是不是喜歡王宇皓啊?」我突然這么問道。
突然間張筠婷整張臉漲紅,眼睛睜得大大的,如果不是我剛剛說了話,我還以為她中邪了。
「我……我哪有!!!!」她大聲的反駁。
「好好好,我知道妳沒有。妳乖妳乖。」連我都能感覺到她剛剛說的話后面有跑出很多個驚嘆號。
「妳不要亂講話欸。」她扁著嘴,加速了腳步向前走。
「好啦好啦,妳不要生氣啦。」我拉住她的手臂懇求道。
呣。
誰都看得出來妳喜歡王宇皓吧。這個笨瓜。
隔天早上,我們還是一起上課了。
一路上我們一樣說說笑笑,彷彿昨天她的臉紅、羞澀、激烈否認都是一場美麗的誤會一般。
然而,當我準備進教室時,她突然拉住了我的衣角。
「給妳。」她臉紅撲撲的,那羞澀的模樣被別人看見了,還會以為這是她要給我的情書勒。
「噢。」我拿著那張從她紅色制服口袋里拿出來的紙條回應著。
紙條摺得很精緻,像一朵美麗的花朵。
當時大家都很流行傳紙條,而且紙條不能對折再對折這樣而已,一定要搞個花式才讚。當然我也不免俗的學會了一招半式。
「妳進去再看。」她最后叮嚀著,「千萬不要跟別人說喔!這是我們的秘密!」
「好。」我答應她。
她離開前,還不安的回頭看了我好幾眼。
直到我完全坐到座位上為止。
直到我坐到位置上,慢慢從書包里拿出鉛筆盒時,我才發現王宇皓已經到了。
他今天反常的乖乖坐在座位上,沒有跟其他男生一起去打躲避球。
正當我看向他時,他也抬頭與我四目相接。
「早安啊。」他突然對我打招呼。
「啊啊啊啊!」我被他嚇了一跳,「喔,早安。」
「一大早在叫什么啊……」他皺起眉頭看著我。
我有叫你跟我打招呼嗎?是你嚇到我耶,怎么不反省一下。
「沒事。什么事也沒有。」
我們這學期的座位終于沒有排在一起了,但是卻變成神秘對角線。他坐在我的左后方,跟一個可愛的小女孩一起坐,小女孩好像很想認識他,不過感覺他好像也很少跟他的新鄰居講話。
我把鉛筆盒跟作業本拿出來,規規矩矩的放在桌上。
然后偷偷把那張紙條鋪在作業本上,小心翼翼的將它打開,深怕拆開時會把寫著重要秘密的紙條撕破了。
結果那張紙竟然只是外包裝!
里面掉出了兩張紙。雖然都一樣摺得精緻美麗,但其中一個特別破爛,充滿了摺痕。感覺是摺了之后又打開,然后又摺起來反覆好幾次的模樣。
另外一個比較漂亮的,上面是筠婷寫的圓圓字跡:給思涵。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38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