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出軌自述 男女一邊摸一邊脫視頻

1-11 對你下戰帖 不知應該高興還是要感到難過,回到座位之后,王宇皓沒有跟我提到任何一句有關于石斑魚的事情。
嘖,大家還說你從以前就喜歡我!
如果真的喜歡的話,還會悶不吭聲嗎?
身為他長達三年的「緋聞女友」,我突然內心感到稍許的憤憤不平。
「我啊,跟張筠婷打了一個賭喔!」我突然開口說道。
他就像是從夢里醒來一樣,有點恍神地看著我。
你看吧,誰叫你要在國文課之前打球,現在想睡覺了吼!
「一定是很蠢的賭。」他聳了聳肩膀。
「才不是呢!」我小心翼翼的用氣聲說道,「我說我要拿下畢業考班上的第一名!」
聽完我的宣戰預告之后,竟然有長達一分鐘女人出軌自述 男女一邊摸一邊脫視頻的沈默。
「喔。」然后他撇過頭不看我了。
什么鬼!這男的瞧不起我啊!
士可殺不可辱,這口氣誰吞得下去!
「反正,我一定可以擺脫一輩子第二名的宿命。」我生氣的說。
「欸,陳思涵,妳為什么對名次那么執著啊?」他突然皺起眉頭問著。
「蛤?」對名次執著?
「第一名有什么好值得炫耀的嗎?」
「那你干嘛每次都把第一名搶走!」我突然大吼。
「陳思涵,妳干嘛?」這時才發現,我打斷了國文老師的課程。
「老師,沒事……」我紅著臉囁嚅的說道。
「沒事就乖乖上課,不要在下面偷偷聊天!」
結果班上開始傳出嗤嗤笑聲。
「都是你啦!」我忿忿地小聲說著。
「我又沒做什么。」這時候還給我裝什么無辜。
「哼哼。」我轉過頭不再理他,
現在回想當時的那一幕,有時候會想著,為什么他沒有繼續追問我理由呢?
為什么這么想擺脫第二名的原因?
但是他沒有繼續追問我,因為他是王宇皓,不是陳思涵。
國小畢業考,根本沒有人會認真準備。
因為大家都被籠罩在畢業的情緒里,誰認真在意這個國小時代最后的戰役?
我想,大概只有我,或是還有王宇皓吧。
那次的成績出爐,我還是沒有贏。
還是以一分之差輸給了我的宿敵。
雖然我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可是最后還是忍不住自己的眼淚。
「妳別難過嘛,輸給王宇皓又沒什么,他本來就是妖怪等級的呀。」張筠婷拍著我的背安慰著我。
我低著頭坐在校園花圃的一隅,內心充滿了許多澎湃的情緒,好想用言語抒發我內心的情感,但是卻彷彿腦袋被挖空一樣,一個詞彙都擠不出來。
這時候應該要多罵幾句髒話的,拜託我都跟王宇皓下了戰帖,這實在是太丟臉、太難看了。
「我再也不要見到他!」我最后大吼出這句話。
「好好好,不見他,不見他,」筠婷像是在哄小孩般說著,「我聽說他要去念臺北市的國中,你們應該就不太會見到面了吧!正如妳意,這一切都是老天爺的安排呀!」
我一邊聽著筠婷那猶如江湖術士般的說法,一邊思考著等會兒回到教室要怎么面對王宇皓。
他要碼就是對我維持面癱的表情,不然就是對我哈哈大笑……不過我想哈哈大笑應該是李思揚的風格。
不知為何我突然鬆了一口氣。
「思涵,話說妳覺得我該不該去找石斑魚寫畢業冊呀?」
欸,妳這個花癡女,妳的好朋友還在煩惱眼前的難關,怎么妳已經跳頻到石斑魚那邊去啦。

1-12 畢業紀念冊 當我帶著像泡水核桃一般腫脹的眼睛回到教室之后,班上一群女孩子包圍著我,不停問我怎么了。
我只能裝沒事的的微笑說只是過敏而已。
突然覺得好想回到那個隱密的花圃,或是安靜的廁所躲起來,感覺或許會自在許多。
一直到打了鐘,王宇皓才回到座位上來。
我沒有跟他說話,他也沒有想調侃我的意思,就這樣沈默著。
突然,一張小碎紙遞了過來,上面出現王宇皓端正的字跡:『對不起。』
跟我道歉做什么?我突然覺得自己的臉都漲紅了。
『?』我明知故問的回了回去。
『沒事。』最后他只讓我看了一眼,就把紙條收回去了。
跟我道歉,是因為覺得傷害到我嗎?
可是他并沒有做錯任何事情,是我太過自以為,所以煽了自己一個巴掌,又能怪誰呢?
我低下頭望了望我桌上的課本,突然有種對自己失望的感覺。
那陣子,非常流行一種自己購買的彩頁的畢冊,是自己可以在上面涂寫的那種。大家會在上面寫一些自己的小檔案,然后說一些自以為很了不起的秘密,然后說一些矯情的話語作為畢業的結語。
當然,我也買了一本。第一個幫我『開冊』的就是張筠婷。
「妳干嘛要特別在上面寫妳喜歡的人是秘密啊!那乾脆不要寫算了。」我一邊翻一邊嚷嚷著。
「妳不懂啦!不然是有什么好寫的~我也是參考我們同學的啊!」
「我也寫了好幾本,覺得好膩喔,」我轉著筆思索著,「而且覺得自己的字好丑。」
「妳的字不丑啊。」
「可是王宇皓的字就超美的。」我嘆著氣。
「欸,陳思涵,有時候我真的覺得妳是不是得了一種病啊?」筠婷皺起眉頭認真的望著我。
「什、什么病?」
「『王宇皓癥候群』啊。」她用食指左右晃了一下,還發出嘖嘖的聲音。
「那啥鬼?」
「妳不覺得妳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想跟王宇皓比嗎?妳這樣過得也太辛苦了吧!說真的王宇皓有這么好嗎?妳是不是也有點太夸他了?」筠婷扁著嘴說著。
「我哪有夸他,其實也是大家都拿我來跟王宇皓比啊。」
「哪有,明明就是妳太在意他。」
「誰在意啊!」我忍不住翻了好幾個白眼。
「哼哼哼哼,妳這個人就是死鴨子嘴硬啦!」她竟然也跟著我一起翻白眼!這小妞真的是太可惡啦!
「不跟妳說這個了,哎,下個要給誰寫啊~」我伸伸懶腰,「都快畢業了,大家也都寫得很膩吧。」
「妳有給王宇皓寫嗎?我怎么都沒看到。」她翻了翻我的冊子疑惑的說著。
「沒呀,他應該不會寫這種東西吧~」
「怎說,我們班女生就有請他寫欸。」筠婷皺起眉頭看著我,「妳會害羞妳就直說嘛。」
「我才沒有害羞!!!」我大聲嚷嚷,然后瞬間把我的冊子搶了回來。
可惡,被激了。
我生平最痛恨的就是有人激我。
「欸,你寫!」我把我的彩頁畢冊大力的放在王宇皓的面前。
「啊?」他一臉疑惑的望著我。
「別廢話了,你寫就是了。」我插著腰霸道的說著。
「喔,好吧。」他一臉很困擾的說著。
可惡,你在一臉困擾什么呀!這個家伙!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39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